我缺錢,正在煩惱,在想要找酒店小姐或酒店兼職工作,該如何找起?請點進來讓你了解公關小姐,伴遊小姐,按摩小姐,指壓小姐,女兼職的管道。

台南女公關,男公關如何用肉體換金錢?

來源: 台南女公關 發佈時間: 2008/3/25 下午 04:44:36 流覽:  返回 打印
台南女公關 這城市中就有這樣的一群人,他們晝伏夜出,在黑暗中交易著自己的青春肉體,以換回足夠豐厚的報酬!

這個世界堭q來都有黑白兩極,黑夜和白晝交替更迭。有白晝自然就有黑夜,這城市中就有這樣的一群人,他們晝伏夜出,在黑暗中交易著自己的青春肉體,以換回足夠豐厚的報酬!平常的人總是以有色的眼睛去看待他們,甚至連他們自己也是如此。他們在黑夜堸紫菑顑]色更黑暗的工作,黑暗的色調模糊了他們的青春年華,也消磨了他們的生存技能……

台南女公關 來到溫柔富貴鄉—台北

第一次見到長期在某酒店工作的阿山時,很有些訝異,陽光下的他顯得如此的疲倦不堪,呵欠連天,手堛滬遠洃@根接一根。他說,不靠香煙提神,一會兒就會睡著的!看到他的這副樣子,讓人不忍再多問什麼,看得出來,那種累是累在了身體上,更是累在了心堙A不免讓人動容!阿山來自遙遠的農村,為了遠離貧困,他選擇了離家有萬里之遙的溫柔富貴鄉——台北。

剛來的那段時間堙A沒有任何學歷和專長的阿山只好去做建築工,每天睡工棚,一個月靠著微薄的薪金度日,每天休工後,也像其他的工友一樣,坐在天橋街頭看穠麗的夜色、穿梭的行人。那樣的境況下,祖祖輩輩說了無數代的“勤勞致富”就像是一句夢話,時時刻刻挑逗著你的神經,卻絲毫也不現實!

對著深圳的繁華,阿山茫然無措,不知道何時才能成為這個城市堣ㄢQ歧視的那類人!

被某酒店錄取了

終於有一天,在這樣的理想驅使下,阿山看到了這樣的一則小廣告:“某酒店招聘男公關,月薪兩萬元以上……”不用再看下面的內容,渴望一飛沖天的阿山就決定一試了!他隱隱約約地明白這個“男公關”的真正工作含義,可他並不知道自己的這個決定究竟意味著什麼,只是執拗的堅持著一個原則:再也不能被貧窮所折磨了!

第二天,阿山穿上了自己最好的一件衣服,鼓了勇氣去參加了面試,面對著一群和自己同齡的時尚男孩兒,阿山不免有些自慚形穢,“老闆”冷眼看著挺拔清秀的他,露出了一縷笑意……不久阿山得到通知:自己被錄取了!

難堪的一夜

第一天上班就是在夜堙A“老闆”讓阿山陪一位四十多歲的太太,緊張、羞澀、不知所措……當時的他完全懵了,腦子堣@片空白,完全想不起“老闆”的教誨,只知道乾澀地迎合著她!阿山原本以為這次准要砸鍋了,可誰知那位太太卻對他表現出了超乎尋常的寬容,一步步地誘導著他完成了這一項項並不算困難得工作步驟。阿山說那時候自己渾身都脹得通紅,是疲勞更是羞恥,但沒法子,他停不下來,這樣的日子才剛剛開始……

終於過去了,阿山的身體和大腦都像被掏空了一般。那位太太臨走時丟給他2000元的小費,說日後還會來照顧他。看著那一整摞嶄新的鈔票,阿山整個人都是迷糊的,他癱坐在床邊,久久不能起身!他不明白:原來這個富貴溫柔鄉里的鈔票竟然是這樣賺來的!一瞬間,“勤奮、努力、上進”之類的辭彙在他的腦子堭Y塌潰陷!

努力掙錢,早日脫離這個行業男公關

過年的時候,阿山回了一趟老家,甩手給了父母5000元的過節錢,老父老母接錢的雙手就那樣停頓在了半空中,像是被兒子這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著了。鄉下的人比城堛漱H衰老得快,剛剛年過四十的父母看起來卻已經像是六十多歲的老人了。阿山不禁想起自己每日堭筍搌漕漕ヱ人,原來從年紀上算,都可以做自己的母親了!她們可以夜夜笙歌,揮金如土,而自己的父母卻只有窩在著窮僻的山溝,一天天等待著衰老……憑著阿山的“勤快能幹”,阿山家富有起來了,弟弟娶到了村支書的女兒。現在阿山的父母已然成為了村子堻怞竟眳薵漱H,父親大半輩子都沒能直起來的腰板終於挺直了!走到哪里都會有無數羡慕的眼光緊隨其後!弟弟曾經無數次說也要跟著哥哥進城討生活,說不定也會像哥哥一樣發大財!阿山堅決不肯同意,他說,“怎麼也得給咱家堹d條根兒啊!”家堣H都不明白阿山這話的意思,只有他自己心堬M楚,這份工作還得繼續下去……如今的阿山最大的願望就是努力掙錢,掙到足夠多的錢,可以使自己脫離這個行業。可這足夠多的錢到底是多少?何時才能夠掙足?自己脫離了這個行業又能夠幹什麼?阿山依然是茫然無主……

富婆經濟:解讀女性另類風流……

男公關,是經濟發展城市的一個特殊的社會群體,屬於特殊的“亞文化”階層。它隱秘地興起、湧動于深圳,成為欲望之城除“二奶”之外的另一道風景。而這幫所謂的“男公關”年齡大多都在20出頭,本是初入世道,卻個個滿目瘡痍,面對這些男孩,人們不禁反思:女權是勝了還是敗了?

他們中大多中學畢業,有一些有中專學歷,很少大學學歷者,大多無一技之長,在紛繁的都市難以找到合適的工作,於是應召到娛樂業,出賣年輕的身體是唯一養活自己的手段。每當別人問起他們為什麼不拿掙來的錢去學英文學電腦學一技之長,為將來掌握一門生存技能?他們的臉上泛現的是三十年代曹禺筆下上海交際花陳白露的悲哀,他們沒有將來,他們只利用現在多掙一點錢,過瀟灑的生活。他們腦袋堣w根本沒有讀書學技的概念。白天睡到下午5點,晚上12點開始工作。通過資料得知,大型酒店平均每晚接待的香港富婆不下70位,有一酒家十多天前重新開張,一群來捧場玩耍的富婆就有44個。富婆愛在有“男公關”的酒店開生日派對,富婆與富佬的消費形態的不同在於:富佬若是群夥玩樂,東道主一般將所有包下的小姐費用一起買單;但是,富婆不同,東道主只付全部的酒水錢,男公關則各自買單,別人替付犯忌。或許這是女性展露其經濟權利的獨特方式,因了一份特別而突顯出神秘。

社會常常有不同類型的掃黃活動,但是往往將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賣淫者身上,而忽視了始作俑者——龐大的嫖客群。暫不說這對勞動者的不公平,至少這違反了市場供求規律,忽視了雞和蛋的互生原則。也正是因為這樣,色情行業屢禁不止,而且隨著市場需求的擴大更加刺激市場供給。金錢是風流市場的特殊杠杆,一夜幾千金的重賞下,何處不生勇夫。陽光的背面是陰影,風流行業正是伴隨經濟繁榮而誕生。同時,他們的故事動搖了很多人對女權的堅持和對女性的信仰。

台南女公關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