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缺錢,正在煩惱,在想要找酒店小姐或酒店兼職工作,該如何找起?請點進來讓你了解公關小姐,伴遊小姐,按摩小姐,指壓小姐,女兼職的管道。

實錄:酒店小姐的淒婉愛情故事二

來源: 台南酒店小姐     發佈時間: 2008/3/11 上午 09:53:17     流覽:    返回  打印
吸毒品的少女“雪兒
   一些酒店是特殊的違法犯罪土壤和溫床。諸如販毒者乘機而入,向一些心靈空虛的酒店小姐兜售毒品,使一些打工妹淪為吸毒女,在昏暗的包廂塈]雲吐霧,麻醉自己,成為不該早早凋謝的蓓蕾。
  有位年僅16歲的外號叫“雪兒”的小姑娘,千里迢迢來到深圳打工,住在一家便宜的旅館。第五天的晚上,一個來此打工、叫王勇的青年,以“老鄉”的身份和雪兒搭起訕來。
   剛跨出校門、涉世不深的“雪兒”在老鄉王勇的甜言蜜語下,將她如何離家出走打工掙錢的遭遇講述了一番。王勇安慰道:“小妹妹,你只要吸了我這藥,保你會忘掉心中的痛苦與煩惱。” 在王勇的誘惑下,雪兒吸了幾口 “白粉”包制的青煙,頓時感到頭暈腦脹,心中難受,昏睡過去。
   一覺醒來時,雪兒覺得口乾舌燥,想喝開水,睜眼一瞧,只見王勇赤身裸體躺在自己的身邊,嚇了一跳,“謔”地一下坐起身來,一看自己,竟然也是一絲不掛!
   原來,自稱老鄉的王勇是個販毒者和色狼,雪兒從此逐漸染上毒癮而不能自拔,為擺脫王勇幫其販毒的教唆和粗暴的性騷擾,她悄然離開了他,去廣州市打工掙錢,但毒癮不斷地向她襲來,她便邁進了酒店,走向了“做業務”(賣淫)而獲錢款來吸毒的墮落深淵。 >>>“女大學生”移形換位乞騙被揭穿
   日前,筆者在公安機關強制戒毒所採訪到了這位早已失去昔日少女光彩、成了面黃肌瘦的“老太太”的雪兒
   “你這三年,吸毒花了多少錢?”
  “不小於100萬元吧。”雪兒喃喃地說:“除了吃喝玩樂,買高檔服裝、金銀首飾外,大都用於吸比黃金還貴的白粉,化成青煙燒掉了。”
   “吸毒每天要花多少錢?”
  “一天可吸掉數3000元。”
  “這些錢從哪里來的?”
  “大都是在酒店堙A那些臭男人們給的。”雪兒毫無掩飾地表白道。
   “你在酒店接觸的男人中,真誠相愛的意中人有沒有?”
  “有呀,有6個。”雪兒不假思索地報出了數目。
   “你怎麼記得這麼准?”
  “作為一名少女,對於有感情的男人是難以忘懷的,好男人在我這樣的少女心中永遠是抹不掉的!”
  “那你接觸的其他男人又有多少?”
  “酒店都是逢場作戲,沒有准,記不清,有時一晚上遇上幾個,玩一玩,錢到手就完事了,過後誰也不認識誰!” 雪兒臉不變色心不跳地說。
   “你小小年紀,不怕染上可怕的性病嗎?”
  “不知道!”雪兒略有所思道,“聽毒販說,人因吸毒,身體就會沾上濃厚的毒性,這樣就可以抗禦和排除外來毒素,所以我可能不會得性病,至少目前還沒有得什麼性病。”
實錄:台南酒店小姐的淒婉愛情故事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