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缺錢,正在煩惱,在想要找酒店小姐或酒店兼職工作,該如何找起?請點進來讓你了解公關小姐,伴遊小姐,按摩小姐,指壓小姐,女兼職的管道。

一個大學生的穩私(伴遊小姐)

來源: 伴遊小姐     發佈時間: 2008/1/30 上午 11:42:42     流覽:    返回  打印
伴遊小姐,全程伴遊小姐
(一)
  這個工作可能不屬於365行之內內吧,與行業內人士閒聊戲說這是因為那年春節晚會有個小品,陪人鬧磕收費發展而來的,也許有些道理吧,會掙錢的人總是會抓住商機,所以無商不奸,不奸不商,伴遊公司的老闆就是利用象牙塔里比較單純的學生牟取暴利的。
   所謂伴遊公司也不過是一間租來的民房罷了,印一些跟名片差不多的宣傳卡,然後從勞務市場找來幾個尚未成年的兼價勞工,在比較繁華的十字路口散發,這就算是正式運作了,卡片上既有業務範圍,又有誠聘字樣,老闆就既不愁沒生意,也不愁沒工作人員了。
  伴遊公司的老闆算是賊精的,他們大多都是無業遊民,混混,來自於本市附近小縣或小鎮,而且又屬於沒文化沒素質的那一種,員工大多都是大學生,老闆卻或許小學沒畢業,想想還真是什麼滋味都有了。
   最多的感受還是苦了,公司收費是一位伴遊小組2000元服務費,陪伴客人八至十小時,伴遊小姐與公司對半分成,更有黑心的老闆拿60%,而且都要扣除第一次工資,算是孝敬老闆,謝謝他還你入行。因為伴遊公司很多,他怕你跳槽這也是他制我們的手段之一。所以說苦,哪有什麼工作,自己的勞動被別人剝削一半或多半的,就是“作台小姐”也只給“媽咪”交個台費,用這個比喻是不太恰當的,說句心婺隉A其實我認為伴遊也屬於交相色情服務,但絕不屬於完全的錢色交易,畢竟,我們受過高等教育。
(二)
  第一次工作,就是應聘的那天,我打了卡片上的電話,約了中午在鐘樓見面,就像電影埵a下黨一樣,在電話電我自我介紹了我的特徵和穿著,老闆派人來接我。
  一個二十六七歲的女人走到我面前說:“你打的電話嗎,?”
  我點頭:“是的,你是……”
  她說:“我是業務員,你叫什麼名字?在哪上學?”邊說邊打量著我。
  我想,她可能是挺謹慎的,我告訴她:“我叫小憂,是XX大學的學生”。
  她還問了好多問題,大多是核實我的身份,最後說:“你以後叫我小芳姐,我們公司叫小芳伴遊,正好,馬上有客人要伴遊,開車來鐘樓接,等會你就去試試,不行那邊還有幾個,過認識一下吧”。
   我們四五個女孩站在路邊等著,終於又跟地下黨接頭一樣,接到了一輛黑色“本田”小車,小芳坐上去跟客人談,我們站在客人能隔著玻璃看見的地方等。
  一會兒,小芳下車對我說:“小憂,客人看上你了,你去吧”,我急了:“我什麼都不懂,我不敢去”,小芳:“沒事,就是玩兒”“可是……”還說,我被她推了上車:“回來給我打電話,工資對半開,回來給你,別擔心”。
  天啊,這是什麼工作。
  “小姐,你叫什麼名字?”客人問我。
  “我……,我叫小憂”,我好緊張,跟高考進考場前一樣緊張,豪不誇張,我有點結巴了,臉也發燒了,我想可能現在特別紅了吧。
  “哈哈,你別誤會了,我是外地的,一個人無聊,找個人聊天,還有給我導遊。”有沒有問題,客挺和藹的。
  “啊?真的,那我放心了,原來真的只是陪聊,沒問題的”。
  我們邊開車,邊聊著,氣氛一直都很好,說是我給他導遊,其實是他帶著我玩,下午他請我吃了飯,然後開車把我送回了學校。
  (三)
  有了第一次經歷,比較輕鬆的賺了1000元,無疑是對我大大的鼓勵,當然凡事都是雙刃劍,有好的一面,壞的一面也客觀存在,更因為唯利是圖牟取暴利的老板,因為他們接電話時總是誘導客人:“服務內容很多,比較隨意的,你們自己安排,費用?就是2000元,全包括,小費?沒有的,你願意給就給,不給,我們的工作人員不會向你要的,因為她們都是高素質,形象佳,開朗大方的大學生,先生,你現在需要嗎?”面對這麼有誘惑力的宣傳,客人當然動心了,有動機不“純”的客人還免不了要直接了當的問明白“有沒有‘特殊’服務?”老闆更有一套“蒙”客從的:“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們這都是大學生,你們可以交朋友,那是她們的個人自由,她們都是很大方的,放心吧”。這樣說會讓客人覺得伴遊小姐不錯,又不是做專職“小姐”的,費用又低。
   那次,我陪一個客人聊天,聊了一會兒閒話,他就切入正題,更與我交“朋友”,我裝糊塗說:“我們已經是朋友了”。
  他又說:“特殊朋友,可以嗎?”
  看著他色迷迷地眼神,我特反感:“什麼特殊?”
  他熬不住了:“晚上陪我,好不好?”
  “不好,我們剛剛認識”我故意推託。
  “我給你錢,你開價”
  “先生,我想你弄錯了,錢不是萬能的,有些東西你買不來的”
  “對不起,對不起”他裝得很紳士:“如果談錢是侮辱你的人格,那我們談感情,我會對你好,你做我的情人,學費、生活費、日常開支,你都不用愁,有什麼困難,我可以幫你”
  他並不死心,臨走要了我的電話號碼,說要慢慢陪養感情。
  其實,碰上這樣比較通情達理的客人,還算好應付的,遇上那種沒修養的客人,就難過了,免不了被糾纏半天,最後腦羞成怒,要求退錢,遇上這樣的事,公司是不會管的,我們的戰略就是,能悄悄地溜就溜,溜不掉就把自己的1000元錢退給人家,再給客人解釋好半天,道歉的話說一火車才算結了。
如果碰上流氓加法盲的客人,那就慘了,居說,還發生過這樣的事。客人要求“特殊服務”,退錢也不行,非要不可,最後施實了強迫手段,事後,有的女孩就自認倒楣,有的和客人“私了”了,這就是中國傳統的觀念使女孩不敢申張,最後不了了之,但也有通過法律維護自己權益的,真是世界之大,什麼事都會發生,會麼人都會有。
  (四)
  伴遊小姐中也有不少被金錢誘惑而走向“小蜜”、“情人”乃至做“特殊服務”。我經常告誡自己,要有堅強的意志,其所以做這個工作,是因為需要知識,而學習知識需要金錢,不是因為需要錢而需要錢。
   俗話說:“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有一個臺北客人非常有素質,對我杉杉有禮,一天的相處,讓我自己都分不清,他是我的客人還是我的男朋友,聊人生,聊未來,聊他的經歷,我們都有一種一見種情的感覺。
  晚上,在他的房間堙A柔柔地燈光,伴前輕輕地音樂,浪漫極了,他輕輕地摟著我,說著綿綿地情話,吻著我的臉,吻著我的眼睛,我幸福地接受了一切……
  第二天,我們分手了,他離開了台中,在我還留戀著昨夜的一夜激情的時候,卻發現包堣偵糪伬啈h了一疊錢,我哭了……
  (五)
  每次工作都是一種挑戰,我們拿作青春賭注,每一個女孩都有一個“灰姑娘”的夢,期盼開著“大奔”或“卡迪拉克”的白馬王子來接自己一同走進紅地毯的另一端,然而事事總與願違,白馬王子沒來,只來了白馬王子的“叔叔”或“伯伯”,還著可憐的灰姑娘走在紅地毯以外的地方。
  這就是“款叔”“款哥”包養大學生,比較流行的說是:“有償的希望工程”,他們說找個大學生做“小朋友”感覺好,又實惠,大學生文化素質高,開支又不大,一像“小姐”那樣貪得無厭,滿身的風塵味。
  我們的工作就是充滿危險和誘惑,既高雅又庸俗,而且帶著神秘色彩。
  隨著社會的發展,新新事務的出現是必然的,人的物質需求滿足了,精神上的空虛,需要去填充,如果把伴遊公司正規化,規範管理,它肯定也是一個受歡迎的行業,情感伴聊、導遊導購、公關文秘、商務陪同、介紹古城文化以及家政家教等。
   讓伴遊走向成熟,舍去它醜陋的一面,完善它好的一面.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