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虐錯夫人後,總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虐錯夫人後,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虐錯夫人後,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虐錯夫人後,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虐錯夫人後,總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6-30 16:22:03

真千金薑酒害得江城陸氏集團總裁陸時宴的小青梅成了植物人。陸時宴為了報複她,強娶了她。他各種淩辱折騰她,薑酒成了江城最大的笑料。直到小青梅醒過來,她收到了一份離婚協議書,纔得到瞭解脫。離婚後的薑酒,一躍成為有名的神醫,身邊越來越多的青年才俊,他們個個爭著搶著要把她娶回家。前夫陸時宴霸道的把她阻在樓梯間:“薑酒,你是我的女人,我不準你嫁彆人。”薑酒直接賞了他一巴掌:“滾!”後來陸時宴搞清楚,當年在孤兒院救他的根本不是小青梅,而是他前妻薑酒,他承受不住這樣的刺激,一刀穿胸而過。“我眼瞎,我該死,酒酒,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薑酒絕決的轉身而去,身後男人腥紅了眼睛,卑微的跪下來哀求:“酒酒,我們複婚好不好?”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薑酒精神很不好,並不理會陸時宴的話,轉身往蘇怡寧的病床前走去。

後麵陸時宴看她不理他,心情很是不爽,他大步走到薑酒身邊,伸手拽住她的手臂:“我和你說話呢,你冇聽到嗎?”

薑酒抬眸淡淡的說道:“我在你心裡是什麼,我還是清楚的,陸總。



陸時宴冷語:“你倒有自知之明,不過今兒個我給你個機會,你現在跪下來求我,我就給蘇家一條活路。



薑酒根本不相信陸時宴的話,他不可能因為她下跪就給蘇家活路,這樣說無非是故意的。

薑酒冷冷的說道:“這世間我纔是最不希望蘇家好的人,他們倒閉了纔好呢。



陸時宴心知肚明薑酒為什麼這樣說,但他就是見不得薑酒這樣漠然。

“你還真不虧是蘇家生出來的,和他們一樣冷血無情。



薑酒現在一點不想理陸時宴,她轉身欲往病床前走去,身後陸時宴卻伸出了手。

“藥拿來?”

薑酒不明所以:“什麼藥?”

“先前不是去看病配藥了嗎?我幫你塗下。



薑酒拒絕道:“不用,我塗過藥了。



陸時宴似笑非笑的望著薑酒:“下麵也塗過了?這是趁我不在,自己玩自己,不讓我......”

薑酒不等陸時宴說完,羞躁的掉頭瞪著陸時宴:“陸時宴,夠了,你這是羞辱我冇完了是不是?你......”

薑酒話未說完支撐不住,眼一黑,身子軟軟的往地上倒去。

陸時宴伸手抱住她,發現她眼睛緊閉著,臉頰紅得厲害,而且他抱住她,發現她的身子滾燙一片。

薑酒這是發燒了?陸時宴立刻朝外麵叫起來:“林潤,快去叫顧臨川過來。



“是的,總裁。



昏迷中的薑酒徹底不知道外麵發生的事情了,隻隱約聽到有人在說話,什麼發燒了,什麼因發炎引起的。

總之耳邊一直有人說話,不過她根本睜不開眼。

等到她再醒過來,已經半夜了,周遭安安靜靜的一點聲響都冇有。

薑酒摸出手機看看時間,半夜十二點,難怪冇人呢。

她一邊掙紮著欲爬起來,一邊順手打開了之前和周錦的聊天記錄,打算刪掉自己和周錦發的訊息。

若叫陸時宴發現她和周錦的聊天記錄,指不定生出什麼事。

隻是薑酒眼下精神狀態不太好,所以她刪掉周錦前麵聊天資訊時,手不經意間點到了後麵周錦發來的情愛視頻。

病房裡,瞬間響起曖昧的喘息聲,以及低低的嗯嗯啊啊的歡愛之聲。

薑酒驚呆了,手忙腳亂的意圖關掉視頻。

恰在這時病房門被人推了開來,陸時宴從外麵走了進來。

薑酒石化了,臉頰不由自主的紅了,她覺得太羞恥了,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可惜陸時宴完全不理會她的羞恥,他似笑非笑的出聲。

“這是退燒了?都有精力看視頻了,不過你確實應該學習怎麼取悅男人,不要一躺到床上,就跟條死魚似的。



這奚落嘲諷使得薑酒心裡的羞恥一掃而光,她抬眸定定的望著陸時宴說道:“你怎麼不說自己技術差?”

陸時宴聽了薑酒的話,臉一瞬間黑了,他黑眸陰森森的盯著薑酒。

“我那是技術差?我是為了懲罰你,對怡寧我可是很溫柔的,她從未說過我技術差,每次都很享受。



薑酒並冇有因為陸時宴的話難受,相反她很淡定,一來現在她對陸時宴冇了念想,二來陸時宴第一回懲罰她的時候,出了意外。

薑酒身為中醫師,知道男人第一次有時候會意外的,所以她是知道陸時宴在之前並冇有和蘇怡寧有過那種關係的。

隻是這些關她什麼事呢,薑酒敷衍的點頭:“是,你說的都是。



她說完飛快的低頭關掉了視頻。

病房裡陸時宴看出了薑酒的敷衍,很不悅很惱火,男人在某些方麵是十分較真的。

他踱步走到病床前,雙臂支撐在病床兩邊,困住薑酒,沉沉的說道:“既然你質疑我的技術,我必須讓你知道,我從不缺技術,隻是不屑對你用而已。



他說完俯身欲親薑酒,薑酒忍不住生怒,瞪著陸時宴。

“你是禽獸嗎?我都這樣了,你還有心情想那事,那來吧,弄死我,明天一早你一定會登上江城日報,陸氏集團總裁陸時宴夜女乾其妻,致其死亡。



陸時宴聽了薑酒的話,人總算冷靜了一些,不過他並未放過薑酒,伸手掐住她的下巴,逼迫她望著他。

“你現在嘴巴可真利,我真想把你的牙齒一顆一顆敲下來,省得牙尖嘴利的罵人。



陸時宴話剛落,手機響了起來。

他本來不欲理會,但這時候找他,怕是有什麼事。

陸時宴放過薑酒,起身接了電話。

“什麼事?”

電話是陸時宴的特助江嶼打給他的。

“總裁,謝涼舟和我們聯絡,他聯絡到了之前給他治腿的那個薑燕回,說薑燕回同意給蘇小姐治腦損傷。



陸時宴眉眼立時染上喜色,他一邊和江嶼通話,一邊往病房外麵走。

“確定嗎?”

病房裡,薑酒接到了謝涼舟的訊息:“九九,陸時宴那邊的人問,你什麼時候過去給蘇小姐醫治腦損傷?”

薑酒想了想說道:“後天。



她剛發過熱,精神不好,明天不行,後天差不多。

另外她可以趁陸時宴高興的時候,跟他提出後天前往沙溪給收養自己的爺爺上墳,在那邊待幾天。

陸時宴眼下心情好,說不定會同意。

薑酒正想著,對麵謝涼舟又發訊息過來:“他們說後天派人到機場接你?需要嗎?”

薑酒立刻回訊息:“跟他們說,不需要,我自己帶助手去仁愛醫院,讓他們在仁愛醫院等我們就行。



薑酒打算找一個人充當自己的助手,因為陸時宴此人十分精明,她怕自己一個不注意露出破綻,找個助手,兩個人可以分擔一下他的注意力。

對麵謝涼舟很快又發了一條訊息過來:“妥了,他們答應了,不過你要小心,有什麼需要找我。



“好,謝謝了。



薑酒剛發完訊息,門外陸時宴腳步聲響了起來,她立刻第一時間刪掉了自己和謝涼舟發的訊息,然後把手機放到床邊。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