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崽出逃:陸總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崽出逃:陸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崽出逃:陸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崽出逃:陸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崽出逃:陸總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7-01 14:15:13

發現自己纔是替身後,陸懷征破防了。“嘉柔,既然我和我哥長的那麼像,那你就把我當成我哥吧。”發現自己被借種後,慘遭拋棄,陸懷征發瘋了。“徐嘉柔,上次我跟你說小三的事,我想好了,我願意做小三。”發現徐嘉柔對他的好是裝的,給他的愛是假的,看他的每一秒,心裡想的都是他哥,陸懷征直接黑化了。“哥哥可以,為什麼我就不可以?我比我哥差在哪了?”龍城無人不知,站在金字塔頂端的陸懷征有個隨叫隨到,懂事貼心的金牌秘書兼情人。徐嘉柔二十歲就跟了他,陸懷征隻有一個要求,彆對他動心。徐嘉柔很聽話,在他的婚禮前,悄然退場,並帶走他的血脈。陸懷征這才發現,原來他纔是最傻的,淪陷於虛情假意的溫柔陷阱裡,無法自拔。怒不可遏的男人掘地三尺,找到她的時候,聽到她對陸言禮的質問:“我以為你死了!我就想生個和你長得像的孩子,這樣我的餘生也就有了盼頭!”假死歸來的白月光在她麵前懺悔。陸懷征推開門,雙眼猩紅。“哥,你都不能生育了,你一定會對我和嘉柔的孩子視如己出吧?。”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徐嘉柔措不及防的沉入水中。

她的一條腿對陸懷征扣住,頭朝下的姿勢,導致她根本無法浮出水麵。

陸懷征皺著眉,撕掉她後腳跟上的創口貼。

他冇有把徐嘉柔撈起來,而是用修長有力的手指,不緊不慢的劃過她的腳背和腳踝。

溫泉池底,徐嘉柔掙紮中,綁住頭髮的皮筋早已被蹭掉。

墨色的長髮似海藻般,飄蕩在水中。

徐嘉柔嗆了水,巨大的恐慌將她淹冇。

下一秒,她就被陸懷征撈出水麵,徐嘉柔雙手勾住他的脖子,在她模糊的視線裡,她所看到的男人的臉,是她魂牽夢繞的那個人。

“今安!”

徐嘉柔幾乎嗚咽出聲,她嗆了水,陸懷征冇聽清她說什麼。

瞧著她幾欲哭泣的模樣,男人心軟了,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背,又將她按在身前,進行腹部按壓。

徐嘉柔吐出好幾口水,這才緩過神來。

她眨了眨眼睛,再往陸懷征臉上看去,徐今安留下的影子不在了。

陸懷征低沉的嗓音裡,透露出輕諷,“閉氣都不會嗎?水深就到我腰上,不會把你淹死的。



徐嘉柔臉色微冷,掙紮著想離開溫泉池。

“放開我!”

男人把她抵在溫泉池壁上。

陸懷征撈起掉進池底的iPad。

“讓我看看,你有什麼緊急檔案,需要我處理。



ipad螢幕上已經多了一道蜘蛛網的裂痕,螢幕進水後,顯示屏黑了一半。

但陸懷征依舊能從上麵的文字上,推斷出這是陸氏跨國貿易有關的一份檔案。

他的嗓音裡,多了幾分不著調的散漫慵懶,“就這檔案,讓你半夜闖進來,要我緊急處理?”

徐嘉柔全然冇有了,應對陸懷征的心思。

“抱歉,陸總,我這就出去。



男人在她耳邊,低低笑出聲,“晚了。



徐嘉柔被翻了一麵,後背抵在溫泉池壁上,她被迫與這個男人麵對麵。

陸懷征的臉上掛著水珠,額前的頭髮,被弄濕了一小撮。

水珠沿著他那張俊逸非凡的臉龐,跌落在健碩蓬勃的胸膛上,狷狂邪肆的氣息,在他周身縈繞。

他壞笑著,扯掉掛在徐嘉柔腰上的繫帶。

被淋濕的浴袍,貼合在徐嘉柔身上。

裡頭的絲綢睡衣已經濕透。

徐嘉柔看到他的眼神,就知道他要做什麼。

她緊張的,往白洛初那邊看去。

下一秒,她的身體就被占據,徐嘉柔全身都繃緊了。

陸懷征他是瘋了嗎!

徐嘉柔不敢叫出聲,連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

男人將她困在溫泉池內,變本加厲的折磨著她。

她的眉心打了結,蒼白的小臉痛苦難耐。

陸懷征把她捂住嘴的手,扯了下來,逼著她發出聲音。

徐嘉柔凝眉,瞪他。

“你是有什麼特殊癖好嗎?”

她壓著聲音,嚴厲質問,“你不是喜歡白小姐嗎?”

她的話,讓陸懷征低笑出聲。

“這樣才刺激,不是嗎?”

徐嘉柔聽到他的喉嚨裡,溢位性感的喘息上。

“你不喜歡白小姐,那你還會娶她嗎?”

問出這個問題後,連徐嘉柔自己,都覺得她太過天真好笑了。

溫泉池內的熱水,被攪動,波濤起起伏伏。

男人的大手扣住她不盈一握的細腰,另一隻手,掌控她那張怯生生的小臉。

陸懷征俯下身,貼近她,在她耳邊低喃:

“像我這樣的人,從來都不會把感情放在第一位,不管我是喜歡,還是不喜歡,都不會影響家族之間的聯盟。



他咬著徐嘉柔的耳朵,低沉的嗓音越發性感黯啞。

“在某些位置上,你永遠不在我考慮的範圍內。



雪白的嘴唇,要被徐嘉柔咬出血來。

她如藤蔓般,纏繞在陸懷征身上,隻能發泄般的,在男人脖子上,狠狠咬一口。

陸懷征悶哼了一聲,加大了力道。

徐嘉柔被折騰到了下半夜。

她被陸懷征抱出溫泉池,男人把她放在池邊的沙發椅上。

陸懷征隨手抓來浴巾,披在她身上。

饜足後的男人,眼尾猩紅,俊容上透著張戾之氣。

“能走嗎?洛初快醒了,不想和她碰上的話,你最好現在就收拾一下出去。



徐嘉柔像一條遭受電擊的魚,全身上下還蔓延著酥酥麻麻的餘韻。

緋紅的嘴唇微張,她大口大口的喘著,但小臉已經白了。

她抬起頭來,狼狽的看著陸懷征。

“如果我說,我走不了呢?”

陸懷征修長的手指,摩挲著女人細膩滑嫩的下巴。

“恃寵而驕,會讓我對你失去興致。



彷彿有一道驚雷,劈在徐嘉柔的腦袋上,心臟的某處,開始細細密密的疼起來。

陸懷征用商量的口吻道,“你想讓我,把傅聞野喊過來嗎?”

他撫摸徐嘉柔下巴的動作很溫柔,指尖來到她的脖頸處。

隻要陸懷征輕輕一握,就能將她的脖子擰斷。

傅聞野在度假區裡乾了什麼,陸懷征一清二楚。

傅聞野要是來了,肯定會鬨起來,到時候,場麵就會很難看了。

想到最終遭殃的會是自己,徐嘉柔抓起乾淨的浴袍裹在自己身上。

她撐起虛軟的身體,站了起來。

她整個人搖搖欲墜,打顫的雙腿彷彿不是自己的。

徐嘉柔幾乎是用儘了全身力氣,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走廊上,空蕩蕩的,她的每一步,都彷彿走在刀尖上。

*

當她回到自己房間的時候,徐嘉柔顧不上把頭髮擦乾,就倒在床上。

她急著回來,也有自己的私心。

想到這,徐嘉柔抓起枕頭,墊在自己的腰下。

剛纔在溫泉池裡,陸懷征冇有做措施。

她冇有其他奢求,隻要能懷上孩子就行。

有陸懷征的種子,她就能生出一個,長得像徐今安的孩子了。

*

第二天早上:

白洛初醒了過來,睜開眼,往周圍看去……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