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藏起孕肚離婚,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藏起孕肚離婚,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藏起孕肚離婚,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藏起孕肚離婚,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藏起孕肚離婚,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7-02 15:13:27

蘇傾諾為了達成願望,迫切要和結婚三個月還未見麵的男人生孩子。那一夜,她果斷出手,頂著男人要殺人的眼神,強勢將他壓在身下……願望達成,男人卻發了瘋,對她圍攔堵截,窮追不捨,蘇傾諾隻能躲躲藏藏獨自產子,冇想到,在生產當天雙胞胎變單胎。為了孩子,蘇傾諾不得不暫時逃離。……五年後,兩萌寶發誓要給媽咪出氣,蘇傾諾及時阻攔,卻還是招惹到了前夫的注意。自此,除了兩萌寶,她就好像又多了個人形掛墜。直到蘇傾諾的身邊出現了其他男人,前夫突然跳出來宣佈主權。“老婆,女兒說想要個弟弟妹妹……”看著跟自己女兒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孩,蘇傾諾冷笑:“弟弟妹妹冇有,哥哥姐姐倒是可以!”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看來,蘇小姐對自己的能力很有自信。



“的確,畢竟隻有真才實學是吹不出來的,也是彆人否認不了的。



兩人的氣氛明顯不太和諧,但是何鬆泉在一邊看了眼蘇傾諾,眼中卻多了一抹審視的意味。

“那這次的器材介紹,就由蘇小姐來吧。



“封總,這怎麼行……”

林霞在旁邊立刻忍不下去了。

晨曦集團是整個行業的龍頭老大,更是國內首屈一指,要是能跟她們達成合作,她們年底的分紅跟業績必定會上一個檔次。

而這個新來的明顯就是一個花瓶,讓她介紹的話,這筆訂多半要完蛋。

可是,還不等她的話說完,就看到封煦霆那冷冰冰的視線,冰涼刺骨。

怎麼回事?

剛剛跟這個叫蘇傾諾的狐狸精那麼劍拔弩張的,他也冇用這麼冰冷的眼神,怎麼對自己就……

何鬆泉自然察覺到了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趕緊打圓場。

“封總抱歉,她們不懂事了。



說著趕緊擋在林霞麵前,沉著臉警告。

“這裡哪有你說話的份,不看看你什麼身份?”

“可是……”

林霞想要再說些什麼,但接觸到何鬆泉警告的眼神,隻能把到嘴邊的話給咽回去。

但是心裡卻忍不住把這一切全都算在了蘇傾諾的頭上。

原本銷售部經理的位置就應該是她的,如果不是因為這個走後門的天降兵,現在站在這裡跟老總們說話的就是自己,又怎麼會被人說是冇資格?

“封總,您這邊請。



警告完林霞,何鬆泉轉身,客氣討好的笑臉再次出現,封煦霆隻是涼涼的看了一眼蘇傾諾,轉身朝著設備庫走去。

何鬆泉跟蘇傾諾還有其他人跟在後麵,路上何鬆泉壓低了聲音詢問。

“蘇經理跟封總認識?”

“不認識!”

蘇傾諾看了前麵男人的背影一眼,嘴角揚起一抹嘲諷的弧度。

“我這種小人物,怎麼可能認識高高在上的封總呢。



封總,真是要多瘋有多瘋,她巴不得最好這輩子冇認識過他。

何鬆泉笑笑,冇有再多問什麼,反倒是跟在封煦霆身邊的明霖,總覺得在蘇傾諾說完這句話後,身邊的空氣明顯低了下去。

他跟在封煦霆身邊的時間也不短了,以往隻要封煦霆一個眼神,一個表情,他也能猜個大概。

可現在,看著自家總裁那陰沉的臉色,一時間,他竟有些看不明白了。

男女感情的事,果然是最讓人看不透的。

一路上,封煦霆都一言不發,任由何鬆泉給周圍的環境做各種介紹。

直到進了倉庫,何鬆泉還想繼續,封煦霆卻把視線轉到了蘇傾諾的身上,似乎在等著她大展拳腳。

“那……就讓蘇經理為封總介紹一下吧。



林霞站在後麵,牙都快咬碎了。

她早就得到訊息,晨曦集團這次準備購入的是三類醫療器械,使用中存在較高的使用風險,需要采取特彆措施,來保證其使用中的安全性,以及有效性。

這麼多東西,連她都是提前做了大量準備,即使現在已經滾瓜爛熟,也難免緊張,這個新來的……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從這邊開始吧。



蘇傾諾努力讓自己忽視男人的眼神,轉身看了一眼旁邊的機器。

“封總,這是植入式人工心臟起搏器,左邊的這款是體外臨時起搏型,右邊的是植入式……”

何鬆泉站在不遠處,轉身擺手,示意身後的人離開。

“何總,這……”

林霞不明白何鬆泉為什麼要這麼做,但是她不甘心。

“這什麼這,出去!”

說著看了一眼明霖:“明助理,關於這批醫療器械的廠家說明還在我辦公室,要不麻煩你跟我的助理去取一下?”

這明顯是調開他的藉口,即使他跟著去了,那份資料在封煦霆跟蘇傾諾出來以前,都不可能出現在他手上。

明霖自然明白何鬆泉的意思,卻冇有多說什麼,隻是點頭後,跟著一起離開。

卻也因為這樣,讓何鬆泉更加加大了心裡的某些猜測。

很快,原本站在門口的那些人全都被何鬆泉趕了出去,而明霖也被以資料被下屬拿去覈對還冇送回來為由,送去招待室喝茶。

“何總,我不明白,你應該知道這批訂單對我們來說有多麼重要,你怎麼能這麼輕易就交到一個新人手上?”

“這世上你不明白的事兒多了,你覺得誰都有義務跟你解釋?”

麵對林霞,何鬆泉的臉色並不好看。

他是這個公司的老總,平時脾氣是因為這些員工可以為他帶來利益,可現在這個林霞越來越過分,仗著資曆跟業務水平,竟然敢跟他叫板了?

“林霞,我希望你弄清楚,誰纔是這裡的老闆!”

林霞也知道自己的態度出了問題,但她卻不認為自己說錯了什麼。

“我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可咱們公司向來拿業績說話。

這個蘇傾諾明顯是跟封總認識的,要是她真能把這筆訂單拿下來,你們整個銷售部全都有獎金分紅,不好嗎?”

“我就是看不起那種靠出賣身體換取訂單的狐狸精。



憑什麼她們都那麼賣力工作,有人卻可以靠著勾引男人來換取她們辛苦得到的訂單?

“那又怎麼樣?我開的是公司,目的是賺錢,不是什麼聖母院。



何鬆泉說著,透過門縫看向倉庫裡麵,一眼就看到了封煦霆把蘇傾諾抵到牆角的畫麵,嘴角的弧度不由得加大。

“有人賣,有人買,又何嘗不是一種本事?”

看著林霞不甘的表情,何鬆泉微微一笑。

“你不是看不上她嗎,這筆訂單要真是失誤了,咱們也好有藉口跟總公司申請,讓她回去不是?走吧!”

倉庫內,蘇傾諾背靠著冰冷的牆麵,身前是男人火熱的胸膛,蘇傾諾臉色一紅,習慣性的用手推搡。

“封煦霆,你乾什麼?”

“怎麼,現在認識我了?”

看到蘇傾諾漲紅的臉,封煦霆心裡的鬱結莫名散去了幾分,語氣中多了一抹揶揄。

“認識怎麼樣,不認識又怎麼樣?封煦霆,我們已經離婚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