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攝政王的仵作狂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攝政王的仵作狂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攝政王的仵作狂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攝政王的仵作狂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攝政王的仵作狂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6-30 16:22:52

現代女法醫蘇?,一朝穿越,成了相府真千金,原主救下假千金,卻因二者相似麵容,假千金心生貪念,取而代之,自己卻被打死丟去亂葬崗。蘇?剛穿來就發現自己中了招,無奈隻能拉住路邊活著的男人救個急,哪想隨手撿個男人居然就是攝政王!蘇?麻了,趕緊麻溜地起來跑路,結果等到安全時才發現,自己肚子裡居然揣了崽!男扮女裝化身衙門仵作,蘇?靠著一身真本事,生下孩子含辛茹苦養了五年,結果因為一場奇案再遇兩隻崽的爹!蘇?心虛:“我說他兩和你無關你信嗎?”宋文?聽著手下來報的訊息,黑臉咬牙:“給本王封了全城,一定把王妃和孩子帶回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丟這兒吧,竟然敢冒充丞相千金,死了也是活該!”

帶著嘲諷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右眼也生疼無比,蘇玥隻能艱難地撐開一條縫。

朦朧之中,模糊的血色後,滿是屍橫遍野,黑鴉忽然驚飛。

下人甚至淬了一口唾沫,砸在她的頭上。

“就是,奶孃都指認了,蘇小姐纔是流落在外的真千金,可憐小姐漂泊在外十幾年,榮華富貴都讓這個冒牌貨享了!”

奶孃在說謊!羅菲兒在說謊!她纔是丞相府真千金!

黏膩與血液滿頭,蘇玥想要大喊,偏偏此刻的她彆說嗓子,連一根手指都動不了。

身體好痛,屍體的臭味湧入鼻腔。

兩個下人的聲音越來越遠。

“難怪蘇玥在京中名聲不好,說謊成性,惹得丞相大人和公子們嫌棄,果然這人不是正經千金,就是個下賤貨色!”

恨意瞬間充斥胸腔,她冇說謊,她是被陷害的!可是,無論她在心裡怎麼大喊,冇人會注意,甚至,就連父母,哥哥們都不信她,都不信……

滿是屍臭味的亂葬崗裡,可憐的少女慢慢冇了氣息。

“好疼……”

不知過了多久,女子的身體輕輕動了動。

蘇玥努力地抬起眼簾,剛坐起身,腹部手掌大的傷口再次被撕裂,滲出汩汩鮮血!

滿腔恨意襲來,壓得她有些喘不過氣。

蘇玥有些訝異,她一個現代相信唯物主義的法醫,竟然穿越了!

一年前,一個酷似原主的女子上門給她做丫鬟,原主糊塗,竟將那毒蠍心腸的羅菲兒當做姐妹。

卻因為她一次次挑撥離間,原主和父母哥哥離了心。

最後,更是聯合原主的奶孃一起做偽證,說她纔是蘇家女兒!

丞相大怒,將原主趕出京城,原主被殺手追殺受了重傷,就被兩個早已經投靠羅菲兒的下人丟到亂葬崗。

思及此處,蘇玥儘量壓製住原主滔天恨意,目中多了暗色。

既然她已經成了”蘇玥“,那羅菲兒,她不會放過的!

蘇玥調整好情緒,踉蹌起身,一股燥熱驀地從小腹處升起,迅速蔓延全身,讓她不由低吟出聲!

“該死,是春藥……”眼前一片模糊,在自己大腿根上狠狠掐了一把,卻無濟於事!羅菲兒竟然還留了這後手!

心臟劇烈跳動而陣陣抽痛,再這樣下去就要暴斃而亡了,她必須趕緊找個活人把體內的邪火排出去!

可這是亂葬崗!

她想加快腳步走出去,結果越慌越亂,腳下一個不穩就要栽倒在地!

出人意料的是,她冇有碰到想象中的惡臭屍體,反而撞進了一個溫暖寬闊的胸膛,聽到一聲悶哼。

活人!她眼底閃過一絲詫異。

她用最快的速度將那些死沉死沉的屍體從男人身上挪開,把他拉到一塊兒空地上,

這時候,蘇玥藉著月光纔看清男人的相貌,黑眉斜飛入鬢,鼻梁高挺,即便麵無血色也是讓人為之一驚的絕世容顏!她不由得伸手摸了摸。

那雙冷眸霎時瞪了過來:“大膽!”

宋文璟有些不敢相信,若非他身受重傷,經脈堵滯不能妄動,怎會被一個瘋女人給上下其手!

還醒著!

蘇玥愣了一瞬,但體內燥火氾濫,她直接伸手探了下去,“兄弟,性命攸關,對不住了。



異樣的感覺從下方蔓延脊背,宋文璟聲音嘶啞,悶哼了聲:“滾!”

“不。

”她咬住他的耳畔開口。

反正能用就行,要命的事,蘇玥纔不管男人滿目怒火口嫌體直。

一刻也不耽擱,她騎上去,俯身在男人唇上落下一吻,感覺如同烈日當空飲一杯冰水,很快便一發不可收拾!藥效消退,蘇玥喘著氣滑下軀體,望向那雙飽含怒意的雙眸。

……

“不白睡你,你身上這傷我給你治了,救你一命你總不會覺得自己吃虧了吧。



說完,蘇玥咬牙硬撐著起身,從他身上扯了兩根腰帶下來,將他胸口處最嚴重的刀傷清理好包紮上。

宋文璟咬牙切齒:“瘋女人,我要你的命!”

蘇玥捂住他的嘴,好心勸了一句:“將死之人彆這麼犟!幸好我心善不計較。



男人傷得很重,若是平常人早就一命嗚呼了,幸好他底子不錯,隻要再遇見一個好心人,活下去問題不大。

蘇玥當即攏了攏殘破血汙的衣服就跑路了。

未曾注意到,背後那雙陰沉至極的雙眸,死死鎖住她的背影!

擔心羅菲兒還留有後手,蘇玥沿著山路潛逃,打算先到遠離京城的南方避一避風頭。

然而,好不容易熬到天亮,還不等她找個地方歇歇腳,身後突然掠出十幾道黑影,個個佩刀朝她逼近。

“王爺有令,殺了那瘋女人!”

王爺?蘇玥心中一驚,注意到那群侍衛衣物,金線紋鷹,那是攝政王的親衛!羅菲兒不可能指使攝政王,從他們來的方向可以斷定……她睡的那個男人,恐怕就是京城那活閻王!

道道劍風從她耳邊呼嘯而過!

蘇玥咬緊牙關,奮力往前奔跑,不住回頭看時冇有注意到左腳一空,差點兒墜入萬丈深淵!

“前麵死路一條,你跑不掉了!”

身後那群侍衛步步逼近,陰森笑著。

蘇玥雙拳慢慢攥緊,回頭看,高崖深不見底……

心一橫,在殺手即將抓住她的時候,起身一躍,落入怪石嶙峋的深澗……

“都讓你彆廢話了,這下人跳崖了,我們怎麼交差!”

“我就不信她跳崖還能活!”

殺手遠去,山澗中叢鳥紛飛……

五年後,南安縣衙仵作驗屍處。

“怎麼回事,這鬍子怎麼越看越歪……”蘇玥對著銅鏡擺弄著自己臉上的假鬍子,一身利落黑色仵作服,配上高高束起的發和俊秀的臉,走出去能迷死一整條街的女孩!

當初墜崖大難不死,還發現自己肚子裡揣了崽子,為了養活他們母子三人,她生下孩子後就男扮女裝在這南安縣衙當了一名仵作。

正想著,隻聽砰的一聲,同僚莊文修火急火燎衝了進來。

“蘇兄啊,出大事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