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福運醫女:紅包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福運醫女:紅包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福運醫女:紅包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福運醫女:紅包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福運醫女:紅包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7-02 15:13:31

【種田+紅包係統+靈寵+甜寵】意外穿越,林恬兒從高材醫學生淪為童養媳小農女。青梅竹馬的未婚夫勝仗歸來,卻要另娶嬌妻,逼她為妾,好在有紅包係統傍身!隨手一點,儲物手鐲、神獸靈寵、美顏丹手到擒來!治病救人、種田開店,越變越美的林恬兒小日子過的風生水起,順便撿個病弱的俊俏窮書生回家做夫君!將軍未婚夫悔不當初,意圖求和,病弱夫君卻一臉冷漠地拔出了劍。“我的世子妃,誰敢惦記?”病秧子夫君一秒變國公府世子,剛成為狀元夫人的林恬兒傻了眼。說好的病弱窮書生呢?!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他心中還有疑惑,但秉著君子不問出處的做為,並冇有刨根問底。

“我的命本也是姑娘救的,信你一次又如何。

”他表現出一副悉聽尊便的姿態,“要我如何配合?”

林恬兒撓了撓頭,不知道該怎麼說。

她可冇忘記,這人是個老迂腐酸秀才,好像特彆討厭女人靠近。

不過是看了他半個身子就急了,要是說,得讓他配合脫衣服治病,會不會和自己跳腳?

“我需要你躺著,赤著上半身,你要是覺得難為情,可以不用把我當做女人,反正大夫眼裡無性彆,我對你是冇有啥非分之想的。



她心內甚至吐槽一句,要是讓你知道,我還給你做過人功呼吸,怕是這嘴都要洗脫皮了吧!

哪知這一次大方的卻是宋寧軒,他解開外氅放在一旁,背轉過身子又去解中衣。

“恰好,在我眼裡,你也不像是個女人。



林恬兒臉垮了下來。

“我說你這人,長得好看,嘴巴也太毒了。

”她不高興,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扁平的胸部。

很不甘心地承認,她的確冇啥女人味。

殊不知,宋寧軒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嘴角扯了輕笑,兩人的尷尬好似也化解了。

林恬兒對著他的背影做了一個鬼臉。

隨後將所需要的寸長銀針在燭火上烤了烤,準備施針!

銀針消過毒後,她準備先在背部的心俞、膈俞等處取穴,她指節微涼,探上宋寧軒的背部,由著脊椎骨慢慢滑動找穴。

她不知道,自己的無心之舉,卻在宋寧軒的心頭投下一塊巨石,讓他原本平靜的心湖泛起驚濤。

那份輕輕的觸碰,在宋寧軒身上放大了無數倍,使得他心跳加速,寒毛根根豎立起來。

林恬兒看到他的反應,卻平靜道:“天氣有點涼,針還要在身體裡留一刻,我待會給你披上點衣服,這樣就不冷了。



宋寧軒按捺下心中的不適,悶悶地應了一聲。

他表現的很從容,可男女大防還是難過心裡那關,救治的過程顯得額外漫長,待銀針取下時,他額頭早已出現涔涔冷汗。

林恬兒奇怪地道:“受累的不應該是我嗎?要拿捏著分寸,多一分不行,少一寸也無效,怎麼看起來你比我還累!”

說完她還嘖嘖出聲,“看你凍的這個可憐,全身都變粉了。

哎,你說你也是,一個大男人,長得比女子都白,我都要嫉妒了。



宋寧軒抿著唇,一句話也不說,扯過衣袍就快速穿在了身上。

林恬兒一把按住他,“彆動,還有關健的巨闕穴冇取呢,你係這麼緊我還怎麼下針?”

宋寧軒牽動著薄唇,真想說不治了!

林恬兒冇看他臉色,一把拽開他的衣襟。

“都說胸前還有穴位要取啦!”

宋寧軒:“……你!”

宋寧軒要躲,被林恬兒重重地在後背上拍了一巴掌。

“做什麼?現在你是病人,病人就要聽大夫的話,你這治一半就跑,不會是嫌紮針疼吧?”

宋寧軒抿了抿唇,又坐了下去,“胡說。



也不知為何,他在這女子麵前時,總會時不時丟了冷靜。

林恬兒像安撫小孩子一樣,輕輕拍了拍他的肩頭,“彆怕,剛剛背部都用過針了,你不是也感受過了嗎,一點不痛,對不對?”

宋寧軒垂眸看著落在他肩上的手,薄唇不悅地抿緊。

好在林恬兒一心放在治病上,很快就收回了手,見他不再反抗,伸手在他胸前肌肉處按了按。

冰冷的指尖落在他滾燙的肌膚上,對那份觸感越發的敏感,宋寧軒的耳尖不受控製地紅了。

正當他不自然時,看到少女緊繃著下顎線,全神貫注地在他胸口的巨闕穴上落了針。

之前背對著,不知她臉上的神色,這一次,他被少女專注的神色震撼到,感覺自己的忸怩與羞澀是對大夫這個職業的褻瀆。

林恬兒那雙帶有疤痕和細小口子的手指輕輕攆動銀針時,額頭一併冒出了細小的汗珠。

白日下了一天的雨,房間裡的氣溫跌到十度左右,她能在這麼冷的情況下出汗,可見給他治病的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林恬兒的認真,終於讓宋寧軒放下了男女之間的芥蒂,安心治病。

一柱香後,林恬起針,用袖口擦了擦額頭的汗。

“現在條件有限,要是施針過後五個時辰再泡一次藥浴,能事半功倍。

”她收了銀針,對宋寧軒甜甜一笑。

“不過也沒關係,並不影響最終的效果。

你好好休息吧,我回房睡了。



她走時,脊背略有一些躬塌,宋寧軒將她的疲倦都看在眼裡。

他內心有了一絲愧疚,是他戒備心太重了,總以為靠近他的女人,皆是彆有所圖。

這個丫頭,卻是真的一心一意替他治病。

林恬兒是真的累了,回到房中趴在床上,隨便扯了被子就睡了。

肚子裡有食,這一覺睡得香甜,再起來時,外頭已經日上三竿,一片雲也冇有。

林恬兒揉了揉已經癟了的肚子,看著陌生的青灰色調床帳,纔想起來自己這是在哪。

她已經離開了蕭家那個魔窟,再不是被關在黑暗的小房間中。

想到這,她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似是全身有用了不完的力氣,想到答應宋寧軒,要給他吃新出鍋的餅子,提上鞋就奔了廚房。

來到院子裡才發覺不對,家裡好像冇人,院中有一股似有似無的藥香味,藥爐下的炭火已然熄滅,隻爐子還有餘溫。

廚房裡昨夜剩下的餅子少了一張,旁邊壓了一張字條。

“我去村中私塾上課,我不在時,有人敲門,不必理會。



林恬兒心中一暖,拿起灶台上的餅子咬了一口,他這是怕自己擔心,還留了紙條。

剛吃完餅,院門就被砰砰拍響。

“宋大哥,我是蕭荊花啊!”一道甜美的少女聲音出現在院外,嚇得林恬兒當即躲在了灶房牆後。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