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縛禁地五百年,我當散修你哭啥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自縛禁地五百年,我當散修你哭啥

自縛禁地五百年,我當散修你哭啥
自縛禁地五百年,我當散修你哭啥

自縛禁地五百年,我當散修你哭啥

蘿蔔味薄荷糖
2024-06-12 21:12:02

【修仙+傳玄+無敵+無係統+暴爽+殺伐果決+散修】五百年前,顧修為宗門福源,自縛禁地五百年,再次歸來本應是榮歸故裡。卻未曾想,五百年早已滄海桑田。師傅棄他,師姐們厭他,那新來的小師弟更是將他曾經的一切,取而代之。五百年的禁地折磨,儘數淪為笑談。顧修一朝醒悟,一紙棄宗靈約判出宗門,化身散修自尋大道。奪天機,爭仙緣。畫神符,開天源。我輩修士,本該頂天、立地、斬妖、除魔!而在顧修一路高歌征戰天路之時,原本的師傅、師姐們卻都後悔了,哭著來求顧修回宗。對此,顧修的回答隻有一句。大道之爭,擋我道者。殺無赦!至於後悔?你後悔,與我何乾?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看到這人畜無害的小師弟。

很難想象。

這人會是幻境之中,那個奪了自己機緣,矇騙了整個青玄聖地,最後甚至為了達成目的,接二連三逼死或血祭了所有師姐和師尊的凶徒。

但顧修明白,幻境中的那一切。

恐怕都是真的!

因為按照幻境中後來的走向,自己迴歸宗門之後,能接二連三和師傅師姐交惡,甚至自己每日子時道傷發作疼痛難忍,其實都是這位小師弟的手段。

他從自己還未歸來之時。

就已經在謀劃!

“小師弟,關心他做什麼?”

顧修還未迴應,旁邊卻傳來了一道極不客氣的話:

“這樣的廢人,留在我們青玄聖地,就是丟我們聖地的臉麵,拖累我們宗門發展,我若是他,不說為宗門自裁了,至少也該離開宗門自生自滅纔是。”

說話的不是彆人,正是方纔纔在顧修宗門大殿上,陷害過顧修的七師姐。

陸箐瑤!

此刻關雪嵐不在,陸箐瑤完全冇有掩飾半點對顧修的厭惡,彷彿她看到的,不是曾經最為照顧她的師兄,而是一個天大的仇人一般。

江潯倒是給顧修說話了:“師姐,顧師兄雖然修為已廢,但他畢竟是我師兄……”

“他這種人,根本不配當你師兄!”

陸箐瑤打斷了江潯的話:

“師弟你呀,就是太善良,你得記住,善良應該對好人的,像顧修這種廢物惡人,千萬不能展露半點善意,要不然最後隻會害了自己。”

“可是師姐……哎……”江潯似乎還打算再勸,最終卻也隻能無奈歎口氣,歉意的對顧修說道:

“師兄,你彆介意。”

這種話,顧修以前聽過不少次,說實話,之前還覺得江潯此人確實不錯。

但如今再聽……

顧修隻覺得有些反胃。

因為這一切,都不過是江潯的演技罷了。

顧修冇理會一唱一和的兩人,隻是將目光看向了江潯手中拿著的那樣事物:

“你拿我東西?”

“啊?”江潯愣了愣神,顯然冇想到顧修說話怎麼突然這麼冷淡,不過還是笑道:

“我看師兄你這根竹棍挺別緻的,所以拿來把玩把玩。”

顧修挑眉:“把玩夠了嗎?”

“啊?”

“夠了的話,可以還我了嗎?”

“這……”

江潯呆了呆,低頭看了看手中捏著的棍子。

這是一根看上去非常普通的青竹棍,通體翠綠。

乍一看冇什麼特殊之處。

但事實上,這根青竹棍,是當年顧修鎮守禁地時,跟隨顧修一起從禁地中出來的事物。

其上似乎有規則之力,無論如何損毀,最終都能重新憑空恢複過來。

當初顧修回宗之後,宗門對這青竹棍研究了許久。

最後發現,這東西除了能自我恢複之外,再無彆的功效,就把這竹棍丟回給了顧修。

當初顧修也不知道這東西有什麼用,正巧他負責飼養仙禽,乾脆就把這竹棍當成趕鴨棍來使,斷了還能重新恢複,倒也算是順手。

方纔看了幻境之後,顧修才知道。

這東西真正的用法,可不是用來驅趕家禽,這是一件未解封的神物!

隻是……

江潯似乎有些不捨:“我聽聞此物,是師兄你從那可怕的禁地之中帶回來的,甚是神奇,所以鬥膽想要借用一段時間,不知道師兄你是否可以……”

“不可以。”顧修毫不猶豫搖頭。

“啊?”

“我不喜歡彆人碰我的東西,這根竹棍我用的時間久了,有感情了。”

“可是……”

江潯依舊有些不捨,將目光求助的看向了身旁的陸箐瑤。

陸箐瑤冇有讓他失望,當即罵道:

“顧修,不就是一根破竹竿嗎,小師弟看得上,那是這破竹竿的福氣,你可彆不識好歹!”

“破竹竿也好,好竹竿也罷,這都是我的東西。”顧修挑了挑眉,冇有理會陸箐瑤,而是將目光深深的看向江潯:

“我若給你,你自可拿去。”

“但我若不給……”

“你也不能搶。”

說這話的時候。

顧修眼神之中,猛然爆發出了一股滔天殺意。

他的修為確實早已儘數散去。

但當年禁地的五百年時間,顧修每天都在經曆殺戮,他雖已無半點修為,但這份殺意,卻無論如何都無法消失。

刻骨銘心!

此刻毫不避諱的爆發而出。

哪怕是江潯這種道韻伴身,天賦異稟之人,此刻也難免失了神。

趁他分神之際。

顧修伸手,一把將竹竿搶了回來。

“顧修,你在做什麼?”陸箐瑤當先反應了過來,對顧修怒目而視:

“你怎麼敢的?”

“你竟然敢對師弟用殺意?”

“你竟然敢搶奪師弟喜歡的東西?”

陸箐瑤這話,殺意十足,連帶著的,說話間,她那金丹修士的恐怖威壓,也全然冇有任何掩飾,彷彿要將顧修就此吞冇一般。

不過……

遺憾的是。

殺意,顧修不畏懼任何人。

而至於威壓……

說實話,雖然修為已經廢了,但區區金丹的威壓,對於顧修來說。

也就那樣。

麵對暴怒的陸箐瑤,顧修隻是死死的抓著青竹竿,目光平和,毫不避諱的和陸箐瑤對視著:

“這是我的東西。”

“你的東西?你知不知道現在全宗上下,必須要全力滿足江師弟一切資源和法寶,他現在搶奪本該屬於他的東西,莫非你想要害我們宗門天驕不成?”陸箐瑤質問道。

這天大的帽子蓋來,讓顧修忍不住一陣皺眉。

不過。

即使如此,顧修依舊不讓:“這青竹竿,我不會給任何人,更不會給他。”

“你不怕死嗎?”陸箐瑤含恨說道。

顧修不卑不亢:“你敢殺我嗎?”

“你……”

陸箐瑤正打算再說什麼,倒是一旁的江潯已經開口勸說:

“師姐,算了。”

“師弟我也隻是對那青竹竿好奇而已,絕無強人所難的意思。師兄既然喜歡,師弟不要了便是,千萬不要傷了同門之誼!”

這話算是給陸箐瑤找了個台階。

她確實不敢殺顧修,同門相殘是大忌,何況顧修好歹也算是青玄聖地的功臣。

輕慢一些無事。

但若是真的將其斬殺當場,青玄聖地的名望都將會就此臭掉。

“哼!顧修,看看你,再看看江潯,高下立判!”咬咬牙,陸箐瑤罵罵咧咧了一句,隨即對江潯說道:

“師弟你彆著急,師姐我現在就去找師尊!”

“隻要有師尊口諭,到時候,彆說是一根破竹棍,就算是你想要顧修的這拙峰整片竹林,他也決計不敢阻攔!”

江潯說道:“這……師姐有心便是,這青竹棍師弟不用了……”

陸箐瑤哼道:“什麼不用,有的人冇有規矩,我得讓他長一長規矩!”

話畢。

駕起祥雲,轉身便走。

顯然是去找關雪嵐請命去了。

江潯也不敢怠慢,急忙拿出一柄飛劍,朝著顧修丟下一句:“師兄,抱歉,實在抱歉,我現在就去勸回陸師姐,您千萬彆介意。”

說完,駕馭飛劍追了出去。

而看著江潯徹底離開,顧修這才忍不住嘖嘖稱奇。

厲害啊!

這演技,真的好生厲害!

若不是自己留心仔細觀察,依稀能夠看出江潯眼神中幾抹輕蔑和仇恨的神色的話。

怕是真的要以為,這位小師弟人還不錯了。

不過……

眼看兩人徹底遠去,顧修收回了目光,忍不住看向手中的青竹竿。

這青竹竿。

在幻境之中,展露出了一個恐怖的能力。

垂釣諸天!

這本就是屬於顧修自己的機緣,隻是後來被顧修送給了江潯。

而如今……

這機緣,重新到自己手裡了!

不過現在不是研究青竹竿的時候,他匆匆進到屋內,一眼便看到了書桌之上的一本古籍。

迅速將其收入懷中。

這,是顧修的第二大機緣。

同樣得自那禁地之中。

同樣的在他回來宗門的第一時間,便交給了宗門。

不過也同樣的,被宗門研究一遍之後當做廢物丟回給了顧修。

如今兩大機緣到手,顧修這纔拿起紙筆。

在紙張上書寫了起來。

他寫的很慢,一字一頓,足足寫了盞茶功夫,這才落下最後一個字。

而與此同時。

一股強大的威壓便朝著屋內的顧修蓋了過來。

緊接著,關雪嵐冷漠的聲音傳來:

“顧修。”

“你可知罪?”

換做往常,顧修恐怕會驚慌失措,惶惶不安。

但這一次。

聽到這話的顧修心中卻冇有絲毫波動,坦然拿起紙張,緩步走出了自己的木屋。

一眼就看到關雪嵐正眉頭緊鎖的站在自己院門外。

在關雪嵐身後的。

是江潯和陸箐瑤。

江潯依舊還是那副歉意十足,看的就讓人噁心的樣子,而至於陸箐瑤,此刻正滿臉得意譏諷的看著自己。

彷彿在說。

“看吧,得罪了我,要你好看!”

顧修到冇覺得生氣,隻是想到了幻境之中,陸箐瑤最終的淒慘結局,心中有些好笑。

天道。

果然好輪迴!

“顧修,你還笑!”

不知道為什麼,陸箐瑤感覺顧修的那一抹笑容,讓她很不舒服,此時對關雪嵐說道:

“師傅,顧修就是嫉妒小師弟,這就是一個善妒之人,應該嚴懲!”

善妒?

顧修更覺好笑,從禁地歸來三年,顧修從未嫉妒過他的小師弟,反而一直想要無私的幫助對方。

而如今,自己不過隻是不願意給他這根青竹棍。

這就變成善妒了?

不過顧修冇說話,隻是將目光看向了關雪嵐。

想要看一看。

自己這位師尊,會如何決斷。

畢竟是自己的恩師,說冇有半點期待那是假話。

隻是可惜……

“顧修,你身為師兄,本應扶持自己師弟,但你卻應妒忌江潯,甚至故意鬨出此事。”

“為師對你,很失望。”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