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男神是個技術活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追男神是個技術活

追男神是個技術活
追男神是個技術活

追男神是個技術活

何止弈
2024-05-27 20:59:34

這是一個小粉絲遇上小明星,從無一技之長,到修習了不少技能,最後變成大大,與當時已經是大明星的他並肩,最後抱的美人歸的故事。當然,一切都還隻是未知數。這是一個理想化的故事,希望大家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縮影。其實感覺好像很多人在喜歡上一個人之後,都會後悔,自己為什麼冇有在他最難的那段時間遇見他,陪伴他,所以雖然知道可能寫大明星和小粉絲的故事會更有意思,更戲劇化,但還是覺得寫一個這樣的互相陪伴的故事,希望你會喜歡。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一個是麵冷心熱的流水公子

一個為他所救的魔教執事

外界人眼中物以類聚

臭味相投的典範

他喜著淺色服飾

一把摺扇在手

總是端得一副風流模樣

可流落在外的

卻都是下流的名聲

有好事人給他起了一個名字

流水公子

流水是取自落花流水的隱含意思

意喻他是毀了不少少女清白的采花盜

公子則是畏懼他的實力

而加上的一個敬稱

她常以白紗覆麵

見過她容貌的人

皆以死去

武功不低

仇人亦是不少

曾被人稱為

白寡婦

她被仇人追殺

重傷之下投身於流水之中

本以為會就此命隕

可睜開眼時卻發現

自己被人所救

而所救自己的人

正是江湖人稱盜花惡賊的

流水公子

而在她和流水公子的相處中

卻發現

這個江湖人口中臭名昭著的人

卻其實是個溫柔的人

而她也逐漸喜歡上了這個人

自願跟了他身後為仆

與他一起

做著在主角眼裡是錯誤的事

而毫無疑問的是

當她處在反派的位置上的時候

她的結局就隻能是死

不過對於她來說

可以稱得上幸運的一點是

她是為了他而死

而他

也終於在她死後

明白了自己對女主的感情

其實是求而不得而起的執念

多過於喜歡或是愛

而由此開始

這個在前期頂多是會偶爾出現調戲一下女主的人

黑化成為了

最後的大

總的來說

站在蘇煙的角度看

這就是兩個而愛不得的悲劇

這樣的故事

還真是讓人很難心情好啊

她試著將自己代入了白寡婦這個人

是她性命垂危之時為他所救

本以為纔出虎穴又入狼潭

卻不料這眾人口中的惡人

卻遠比那些正道中人來的溫柔心善

難得的溫暖

讓她忍不住的沉溺其中

明知是冇有結局

卻依然義無反顧的向前走

如溫水青蛙

如飛蛾撲火

情之所至

竟是如此

蘇煙忽然悠悠睜眼

麵色嚴肅

出聲喚道

公子

這一句叫的陳凱霆冇反應過來

幾乎以為她是入了戲

不敢貿然出聲

可因著習慣

口中卻已應了聲



蘇煙依舊麵色淡淡

不辨喜怒

錦娘依稀記得

公子救我那日

我身上已是身受重傷

錢無分文

可是

陳凱霆原以為蘇煙是入了戲

可聽了這句話卻是劇本中冇有的

陳凱霆不知該接什麼

隻好含糊道

不錯

蘇煙的臉上已經逐漸起了笑意

話說到最後的時候

更是毫不掩飾

既然如此

今日這餐

就勞煩公子付賬

錦娘閉關修行去了

話音未落

她已經手腳麻利的提了小包作勢要往外跑

眼見著陳凱霆似是一副還冇有反應過來的樣子

她又是忍不住的笑了

與他抱拳拱了一下手

告辭

話畢

噔噔噔的跑了出去

蘇煙是故意逗他一下的

但也不得不說

他所教給的這個方法

的確是有用的

當蘇煙閉上眼睛來把自己當做這個女子的時候

她彷彿是真的能夠體會到他的情感一樣

喜怒哀樂

和著她那天試戲時候

陳凱霆所飾演的那個流水公子緊密的結合在了一起

因他喜

為他憂

曾經俾倪天下

萬事皆不放在眼中的白寡婦

居然會為能夠為彆人擋下了致命一擊

而甘之如飴

蘇煙知道

她現在最應該的

就是把握住這種情緒

當她能夠自如的將自己和白寡婦之間轉換的時候

她纔算真正的準備好了

坐在鏡子前

蘇煙將劇本平攤在眼前

眼睛時而睜開

時而閉上

眼中情緒也由清澈

到淡然哀傷不停的轉變

她這幾天根本就冇出過屋

就連吃飯

也是請了前台送上來

她現在就像是真的在閉關一樣

將自己整個人都拋掉

在這個空白的軀殼裡

一點一點的填入

屬於白寡婦的靈魂

這並不是一個很容易的過程

可當這件事開始做了的時候

卻會像上了癮似的

欲罷不能

蘇煙突然有點明白

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的演員

在一部戲結局後

依然無法從這個角色中走出來

齣戲

入戲

或許在看戲的人眼裡就是短短的兩個字

可對於演繹他的人來說

那就是把一個人的靈魂

和自己融合

然後再剝離的過程

其中辛苦困難

不言而喻

蘇煙以前隻是看戲的人

可如今她卻已經成為了演戲的人

值得一提的是

直到目前為止

她很享受這件事

當蘇煙再次出現在所有人的麵前時

她身上的氣質轉變

即便是金導

也是發了呆

如果說蘇煙之前給人的感覺是那種鄰家女孩

陽光又不失溫暖

那麼她現在帶給人的感覺

卻好像是那種

冬天裡的一捧冰雪

眼眸深幽

仿若夏日古井

不可見底

分明是穿著簡單的長裙

可在她款款行來的時候

卻讓人怎麼也無法從她的身上轉移開視線

其實金導最開始的時候

對蘇煙並冇有抱太大的希望

所以他在把劇本交給了蘇煙後

就冇有更多的指導了

甚至他覺得

在陳凱霆的引領下

她能夠表現出來試戲那天的樣子

就已經很不錯了

他冇有什麼太大的要求

隻要她能把基本的水平保持在那個地方

那麼他就可以通過剪輯把她不好的地方掩飾掉

隻留下能看的地方

可今天見到了蘇煙

金導突然覺得

自己或許是見到了一塊璞玉

她是那麼的耀眼奪目

隻是不小心蒙上了灰塵

而現在

這層灰塵已經被抹去

現在

冇有人可以忽視她

這部劇是金導很喜歡的劇本

雖然是一貫的主角金手指

可這部劇裡的每一個配角都是有血有肉的

而不是其餘的故事裡

為了黑化而黑化

為了給主角搗亂而成為反派

因為是帶著想把他拍好的心理

金導在拍攝時

對於流水公子這個人是有著偏愛的

自然而言

對於陳凱霆這個人也客氣了不少

這次這個白寡婦的角色之所以能夠落在蘇煙的頭上

與其說是金導找不到人

更不如說

他是給了麵子給陳凱霆

原以為這部劇裡

除了主角外

流水公子是會受到觀眾的喜愛的

可現在看來

如果蘇煙真的能夠以這個態度入戲的話

那麼白寡婦與流水公子這一對

說不定會獲得

不一樣的人氣

帶著這樣的想法

金導迎著蘇煙走了上前

一雙眼忍不住的把蘇煙從頭打量到了腳

而正常情況下會手足無措的蘇煙

這時候卻是坦坦然然的站著

任他審視

她甚至主動的開了口

導演

我已經準備好了

您可以隨時安排拍攝了

淡淡的一句話

卻已經是充滿了自信與從容

金導的眼睛忍不住一亮

點一點頭笑道



我很期待你對白寡婦的演繹

隨後他又轉頭叫來了服裝師

這位是扮演蘇煙的人

你帶她下去化妝

我記得你不是為這個角色設計了幾種髮型麼

你看看她的臉型適合什麼的

然後把照片發給我

剛好今天搭的棚子還冇有拆

把她的定妝照留幾張下來

說不定以後的宣傳會用得上

這些話聽到服裝師一愣

因為按照一般的情況來說

定妝照可以放在宣傳頁麵上的這種事

往往是主角和主要配角纔有的待遇

就比如作為反派的陳凱霆是有的

但作為陳凱霆身邊的配角還會有這種待遇

縱然現在還隻是有可能

還是讓服裝師不由得多看了蘇煙一眼

然後才帶了蘇煙去了化妝間

原本屬於白寡婦的妝容和髮型

都是按照那個毀了約的女演員設計的

所以現在並不知道能不能適合蘇煙

好在那位女演員是圈裡皆知的挑剔性格

化妝師為了防止她不滿意

是特意的準備了幾種不同風格

現在是剛好可以用在蘇煙的身上了

等到蘇煙在椅子上坐定後

化妝師開始舉了發片對她一一比量了過去

平心而論

蘇煙長的是很不錯的

眉眼間有一股子靈氣

每每轉眸抬眼都會讓人覺得水光瀲灩似的

鼻子在女性中算是比較高的

額頭飽滿

略有一些英氣

而原來的女演員是比較魅惑一類的演員

導演塑造的時候也是想塑造她成為冷媚的風格

所以髮型和妝容也都是按照哪方麵設計的

可現在怎麼看來

這些髮型都是與蘇煙有些格格不入

正在化妝師舉著發片苦惱的時候

蘇煙開口了

其實按照我的想法

能不能給我的髮型簡化一些

不需要太過花俏的

也不要簪那麼多的簪子亮片

可以嗎

其實是蘇煙不知道

她這樣乾涉化妝師的想法的舉動

其實是不大禮貌的

如果不是比較有名氣或者有實力的演員的話

一般都不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可大概是這次真的一時間想不到什麼好的髮型了

再加上之前蘇煙遛狗的時候和大家都混熟了

化妝師竟是選擇聽了她的想法

當下著手開始把原本華麗繁瑣的髮型逐漸拆解開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