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情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鐘情

鐘情
鐘情

鐘情

檸一橙
2024-05-27 21:00:22

何深深暗戀程澈兩年了,就在她以為一切都隻能塵封記憶之中時,上學路上偶遇?畢業餐上的相救?飛機再遇?同遊廈門?好像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姑姑冇有找她

隻不過她有點囧

不知道接下來還會有怎樣的對話

乾脆就給掛了

何深深深呼了一口氣

彷彿完成了一件什麼大事

抬起手腕看了看錶

也已經

多了

姑姑應該聊完了吧

她開始慢慢地往回走

走到門口的時候

正好看到羅森諭在等他哥哥

哎我說

你怎麼這麼不禁逗啊

開個玩笑就跑了

把我一個人丟那兒看他倆膩膩歪歪當電燈泡

你也太不夠意思了

羅森諭看到何深深慢悠悠地走回來

走上來就是一頓埋怨

這個男生也是個自來熟的人

不像他哥哥那麼正經板著個臉

一副紈絝子弟的樣子

一看就是少爺的命

何深深低下頭

不好意思地笑笑

誰讓你亂開玩笑來著

就進去找姑姑了

何子儀和羅森毅相談甚歡

在很多方麵達成共識

一份合同也就差簽字蓋章了

酒足飯飽

終於起身結賬

姑姑家裡有一個專門的房間是供何深深寒暑假來玩兒的時候住的

她倒是熟門熟路的把何子儀的門牌號記得滾瓜爛熟

何子儀帶她去超市買了一大堆水果啊零食啊什麼的

又覺得有些餓了

就順手在馬路邊上停了車

看到有餛飩店就坐下吃夜宵

何子儀平時要加班到很晚

怕麻煩也常吃這家店的餛飩

一來二去和店裡的老闆也混的很熟

雖然在外人麵前是個一絲不苟的總經理

在自己最親近的人麵前

何子儀就像一個小女生一樣

哎深深

你覺得今天見到的羅森毅怎麼樣

姑姑突然神神秘秘地問她

何深深隻覺得他很嚴肅

但是看著姑姑期待的眼神

大概不太想聽到不好的評價

就乖乖地說了句

長得很帥

他可是商界精英

羅氏在業內可是領頭羊

他又年紀輕輕就是總經理的位置

聽說他

歲就從劍橋畢業了

何子儀一副小女生的表情

犯花癡的樣子讓何深深都有點受不了

姑姑

你是不是喜歡這個羅總啊

難怪這麼多年都不嫁人

眼光這麼高當然冇幾個人能入眼的了

深深

你怎麼也學壞了

哎呀姑姑

你彆不好意思嘛

何深深其實很希望姑姑能夠早點找到自己的歸宿

她一個人在廈門打拚太辛苦了

她希望能儘早有個人能幫她一起分擔

像羅森毅那種人中精英自然是再好不過的

手機的呼吸燈閃爍

何深深低頭看

是條簡訊

她以為是中國移動的垃圾簡訊也就冇理采

直到晚上睡前再拿起手機

才發現那條簡訊的主人

是程澈

我對廈門不太熟

明天我朋友有事

可以陪我逛逛嗎

何深深的手不自然的抖了一下

用力搓了搓眼睛確認

這不是幻覺

程澈要她陪他遊廈門

何深深有些興奮了

回到姑姑家

又收拾了很久

很晚

躺在床上

安靜地隻能聽到呼吸聲

她回想起今天一整天的經曆

她和程澈的關係

好像不知不覺中往前邁了好多步好多步

高中停滯了兩年的距離啊

突然就縮短了這麼多

即使不能在往前進一步了又怎樣

她真的心滿意足了

而另一邊

程澈接到羅森諭的電話

他明天要回老家一趟

晚上才能找他玩兒

想著等再見到他要把這小子揍一頓

想到自己在廈門也呆不了多久

也不想浪費時間

就問問何深深能不能帶他走走

發了資訊等了很久

終於還是等來了那條資訊

可以

明天見

簡潔如她

程澈靠在酒店的床上

嘴角輕笑



何深深起的很早

事實上她差不多也冇怎麼睡

勉強在床上躺了很久

起床的時候姑姑已經起床去上班了

桌上留了早飯還有一些現金

讓她一個人到處逛逛

等過兩天才能陪她

何深深歎了口氣

還好這兩天倒是有事可做

不然得把她無聊死

她吃完早飯簡單洗漱了一下

換上姑姑給她買的新裙子就出門了

她和程澈約好了九點在沙坡尾的老碼頭見

她覺得既然要答應了要做個他的導遊

就不能辜負了他的信任呀

更何況他還是她喜歡的人

所以她昨天想了一晚上要帶他去哪兒玩兒

那些旅遊景點靠著噱頭擠滿了人

肯定會很掃興

於是她挑了些比較偏門又有趣的地方

第一站就是沙坡尾

她是打車到的

到的時候就看見少年修長的身影

靠在碼頭的石獅子上

陽光在他臉上旋轉跳躍

來了

看見何深深到了

程澈挺直了身體

不好意思啊

有點堵

她有點無所適從

不自然地扯著裙角

程澈咧嘴

一個暖洋洋的笑容

他太高了

對於何深深



的身高來說

她得仰著頭才能看清楚他的臉

冇事

我還得麻煩你呢

導遊小姐

導遊小姐



其實我也不是很熟

就來過幾次

何深深感到有隻手在拽自己的帽子

彆過頭隻看到白淨修長的手剛好收了回去

程澈隻是看到她帽子歪了

順手幫她理了一下

而已啊

低頭就看見她撒腿就跑

唉你怎麼跑了啊

咱今天去哪兒玩啊

真是好氣又好笑

何深深臉都快熟透了好嗎

再不跑難道被他笑嗎

啊啊啊真是的

兩個人一前一後地走著

就這麼開始了隻有他們兩個的廈門之行

程澈對她的印象一直都很好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是許桐梧的閨蜜的緣故

因為和桐梧是好朋友

於是愛屋及烏

對她也是有多一分留意

可不知道為什麼

這個女生看到他都匆匆忙忙的

留給他的總是背影多些

直到機場遇到她

又看到她在飛機上無助又強忍不適的樣子

他才覺得看到了不一樣的她

不知不覺中

他對她的心思已經變得不太一樣

隻是他自己也還冇有意識到

何深深選的沙坡尾是個比較偏的地方

來的旅客不多

但是在這種旺季裡

也算是人來人往川流不息

這裡很有特色

左邊是年輕人開的店

比如

烘培店

毒藥酒吧

右手方向就是一些

上了年紀

的店

各式各樣的雜貨店

門口坐著年近六旬的老人

點一支菸

眯著眼

佝僂著背

這裡有全廈門唯一的

藝術西區

有很多街頭的樂隊會在這裡表演

他們不收費

隻為分享音樂的快樂

何深深拉著程澈在沙坡尾四處亂逛

人來人往裡

他一直緊緊跟著她

何深深每次回頭

都能看到這張她特彆喜歡的臉

她拉著程澈把街頭的小吃吃了個遍

龍頭魚丸

海蠣煎

炸五香

通通來了個遍

雖然大部分都是何深深嚷嚷著要吃

程澈還是很給麵子地吃了很多

唯美食與睡覺不可辜負也

何深深身形雖小

卻能吃下很多東西

也不知道為啥

一到姑姑這裡就把胃給打開了

她在家的時候

媽媽一直很注意養生

街邊小吃從來不讓她碰

隻有到了姑姑這裡

姑姑纔不管這些忌諱

什麼好吃就帶她吃什麼

本來還想著在他麵前要稍微把持住一點

但是

口水都快掉下來了還顧什麼形象呀

反正可以當好朋友嘛

既然是朋友被看見自己的吃相好像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這麼安慰自己



吃了超多

她吃得很開

腮幫子鼓鼓的樣子留在了程澈的鏡頭裡都不知道

程澈也是開了眼界

原來看上去這麼小小的女生

也可以有那麼大容量的胃

不過看著她吃得那麼高興的樣子

他也忍不住多嚐了兩口

作為請她做導遊的回報

程澈也很主動地替她買了單

很快就到了中午

何深深逛的有些累了

就在一家日料店門口停下來

走的好累啊

我們去這家店吃點東西吧

順便休息一下

程澈也有些累

不過

你還吃的下嗎

咳咳

何深深剛把一塊

古早味

的蛋糕塞進嘴巴裡

就被他的話噎住了

咳咳

你不是冇怎麼吃嗎

我請你吃飯

你早上也請我吃了那麼多東西嘛

話冇說完就不由他回答就直接進了店裡

程澈好笑又好氣地隻好跟了進去

我跟你說

這家店可是很老的日料店

味道很不錯的

何深深嘴巴裡不停叨嘮著

看見男生看著她無奈的表情

心裡一直想著轉移話題

程澈

你和桐梧關係很好哦

想來想去居然想到這麼冇營養的話題

何深深你要不要這麼蠢

我們初中就認識了

和她同桌



吃的上來了

何深深點了一個雙人套餐

說是怕程澈人餐吃不飽

其實是自己覬覦

表麵上還是把壽司啊三文魚片啊什麼的往程澈那兒推

那個小眼神可是一直冇放過它們

程澈無奈地笑著

拿起壽司放到她麵前

想吃就吃

我不會笑你的

大胃王

何深深還想反駁

倒是一下子就被壽司給收服了

不爭氣地拿起了筷子

哎我說

你這麼瘦

怎麼這麼會吃

程澈夾了一片三文魚片到嘴裡

另一手放到胸前

好笑地問她

何深深很慚愧

自己居然在喜歡的人麵前露出了這麼愛吃的本性

我就是能吃

你不許

癟起嘴角低低地說著

哪能啊

就是覺得你和其他女孩不太一樣

一般的女孩兒胃有她那麼大

何深深選擇了不回答這個問題

低頭繼續往嘴裡塞壽司

廈門的夏天很熱

雖然店裡開了空調

但是這點來吃飯的人也很多

人群攢動

鬧鬨哄的也讓人覺得燥熱



你大學想好去哪兒了嗎

程澈隨意地問道

卻明顯感覺到對麵一震

繼而又很快地調整過來

我高考分數應該很難看

不過能去哪兒就去哪裡唄

反正

應該上不了





你也想去上海

這倒是讓何深深有點窩心了

想去上海不也是拜你所賜

心裡翻了幾百萬個白眼給程澈

肯定上不了的

我就認命唄

何深深的語氣很不在乎

心裡卻難受得不行

程澈還想繼續說點什麼

看到她不自然的表情也就猜到了一些

也就冇有繼續說下去

突然兩個人都默不作聲起來

何深深起身去上廁所

程澈拿起手機低頭玩兒起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