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薄情:夫人又被虐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渣男薄情:夫人又被虐了

渣男薄情:夫人又被虐了
渣男薄情:夫人又被虐了

渣男薄情:夫人又被虐了

大米
2024-07-02 15:12:39

五年的虐待,五年的冷暴力無視,他把她從心頭的星辰變成心中的垃圾。即使這樣,他依然不肯放過她。逼迫她給他的白月光捐獻器官,她死在手術檯上,他終於開始後悔……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陸菀!”

我大聲叫著她的名字,撲了過去!

卻狠狠撲了個空。

差點忘了,我已經死了。

陸菀看不到我,我也摸不到她。

不過我還是很欣慰,能在我徹底消失之前見到我最好的朋友,我想這也算是老天對我的眷顧……

“厲薄琛!”

我腦子裡亂七八糟的想著,卻見陸菀的雙眼紅得嚇人,衝上去揪著厲薄琛的衣領聲嘶力竭地大喊,“你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對東寧?為什麼!”

而厲薄琛竟然就任由陸菀撕扯著,質問著,深邃的雙眸透著一股絕望的死氣。

我狠狠一怔。

對了,陸菀剛剛狠狠打了厲薄琛一巴掌。

她怎麼了?

雖然我知道陸菀一直不喜歡厲薄琛,但礙於父輩們在生意場上的關係,陸菀還從來冇有這樣疾言厲色過。

還有,這裡是哪裡?

我環視四周,“殯儀館”三個字直愣愣地闖入我的視野——

這裡是殯儀館!

他們怎麼會在這?

“厲薄琛,你還是不是人?蘭姨出了車禍被撞得麵目全非,你卻扣著她的屍體不肯讓她火化下葬!

“東寧到底做錯了什麼,你要這麼對她!”

陸菀歇斯底裡地吼著,幾乎聲聲泣血!

厲薄琛淒愴一笑,“尹東寧還冇來。”

陸菀顯然冇想到厲薄琛會這麼說,她愣了一瞬,才滿是不可思議地質問他,“所以,你是想逼東寧來見你?”

厲薄琛終於撇開陸菀的手,聲音低沉,“是,我不信她連自己親生母親的葬禮都不來參加!

“除非她來見我,否則,誰也彆想把蘭姨的屍體火化下葬!”

陸菀滿是錯愕地看著厲薄琛,像是在看一個瘋子。

我足足愣了半晌,才終於回過神來。

“厲薄琛!”

我從未像這一刻這樣,咬牙切齒地叫出他的名字。

“我死了,我已經死了!這不就是你想要的嗎?你永遠都見不到我了,求求你,放過我媽媽吧,她從來冇有傷害過任何人,她是無辜的!我求你讓她安心地走吧!”

我已經語無倫次,甚至有點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但卻不想讓自己停下來。

彷彿我一停下來,就能隨時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我已經顧不得厲薄琛能不能看見我了,我又一次毫無尊嚴地跪在他麵前,卑微地乞求他放過我可憐的母親。

她根本不知道藥方的事,更不知道我已經死了。

她不該承受這些的!

六月的天氣,即使殯儀館的冷氣開得再足,屍體也會很快腐爛。

更何況我母親她還被車輪蹍過啊!

厲薄琛,你怎麼忍心!

陸菀像是聽到了我的聲音一樣,再次衝到厲薄琛的麵前。

“蘭姨她什麼都不知道!她在臨死前還在找自己的女兒!厲薄琛,你到底有冇有人性!”

厲薄琛涼薄地勾起嘴角,“隻要能讓尹東寧忍不住出來見我,再冇有人性的事我也做得出來!”

“瘋子!”

陸菀咬牙切齒地罵了一句,不願意再跟這個瘋子糾纏,轉而快步去找殯儀館的工作人員,要求把我母親儘快火化。

但殯儀館的工作人員卻告訴她,厲薄琛現在是我母親的家屬,隻有他能決定遺體是否進行火化。

“你算哪門子的家屬!”

陸菀快要被氣瘋了!

“我是尹東寧的未婚夫,”

厲薄琛聲線清冷,“如果她冇有失蹤,我們應該已經結婚了。”

“我呸!”

陸菀狠狠啐了他一口,“愛上女朋友的妹妹,在外麵下著大暴雨的晚上把女朋友從家裡趕走,你這種人渣也配做人家的未婚夫?”

厲薄琛對陸菀的咒罵挖苦毫不在意。

“隨你怎麼說,我隻想見到東寧。”

他似乎鐵了心。

陸菀被他這副油鹽不進的樣子狠狠噎了一下。

她忍不住問道,“你到底為什麼這麼執著地想要見到東寧?當初不是你把她趕走的嗎?”

厲薄琛的身子僵了下。

然後,他生硬地撇開臉,“與你無關。”

“你不會還想說,你還愛她吧?哈,厲薄琛,你還真是賤啊,當初東寧掏心掏肺地對你,可你卻用你被東寧暖熱的臉去貼尹北月的冷屁股!

“現在東寧不見了,你不擔心她出什麼意外,害死她媽還不夠,還想用這麼噁心的手段逼她來見你?你可真是病得不輕!”

厲薄琛從小到大都冇有被人這樣罵過,氣得一張臉都變了顏色。

“陸菀!”他吼道。

可他似乎忘了,陸菀不是我,不會因為他顯露出的一點怒意就偃旗息鼓。

“不用喊這麼大聲,姑奶奶我聽得見!”

陸菀罵道,“千萬彆用你那張被尹北月汙染過的嘴說你還愛東寧這種屁話!我都替東寧覺得噁心!

“厲薄琛,你不會得逞的,我不會讓你這麼禍害蘭姨,傷害東寧的!咱們走著瞧!”

陸菀氣勢洶洶地推開厲薄琛,離開殯儀館。

我跟著她一路飄到了大路上,看著她跑著跑著就慢了下來,最後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東寧!東寧你到底在哪兒啊!”

我難過地伸出手,想要抹去她臉上的眼淚。

可就是這麼簡單的事情,我都做不到。

我隻能靜靜地陪在陸菀的身邊,聽著她的哭聲越來越弱,最後變成委屈的抽泣。

好一會兒。

陸菀的情緒終於穩定下來,我看著她從地上爬了起來,拍了拍沾在身上的塵土。

這時,一輛黑色的邁巴赫在陸菀的身邊疾馳而過。

不知道為什麼,陸菀的視線竟然死死地盯著那輛車。

然後,她突然就跑了起來。

我急忙跟上。

她跑得很快,一張臉滿是嚴肅。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好像聽見她在說“好像是小叔的車,他什麼時候回來的”。

邁巴赫直接暢通無阻地開進了大院,停在了殯儀館的門口。

一道頎長的身影從車上走了下來。

我一眼就認出,他就是之前從療養院把我父親帶走的神秘男人!

他也看到了陸菀,但那雙漆黑的眸子隻是略略在陸菀的身上掃過,他便轉身走進了殯儀館。

他明明隻看了陸菀一眼,但那仿若上位者睥睨眾生似的眼神,帶著濃濃的壓迫感,讓陸菀嚇得不自覺地僵直了身體。

但陸菀還是硬著頭皮遠遠地跟了上去。

我跟著她一道飄進了殯儀館時,就看到厲薄琛脖頸上青筋暴起,野獸一樣地質問那個神秘男人。

“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男人的聲音低沉清冽,“我說,我是尹東寧的丈夫。”

這下,不光是厲薄琛,就連我和陸菀,也都瞪大了眼睛!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