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笙好歡喜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餘笙好歡喜

餘笙好歡喜
餘笙好歡喜

餘笙好歡喜

九桐9
2024-05-27 21:00:12

搬家的日子定在夏至剛過,餘笙整理廚房時發現白冰千裡迢迢從斯佩羅帶回來的肉骨茶調味包還躺在櫃子裡。思忖片刻,餘笙抓了錢包鑰匙,就衝下樓去買豬肋排和鹵蛋。上次吃肉骨茶的時候,王亦柯陪她看了海豚館的表演。距離上次見麵,已有兩個月之久。餘笙卻不知,某人正在來的路上。“嗨,餘笙。”餘笙抬起頭,王亦柯就站在她的麵前,冷櫃打的明光,搖搖晃晃的映在他的臉上,她看到自己小小的身影印在他漆黑如幕的瞳孔裡。“我說我會來,就一定會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哎”沈阿姨笑得更高興了,“阿笙這小嘴甜的,討人喜歡。



一行人說說笑笑走進508房間,餘笙進了房間傻眼了,正坐在對門的位置不是彆人,王亦柯在衝著她笑。

“阿笙啊,來,做小柯旁邊來。

”韓阿姨扶著餘笙雙肩將她按到王亦柯身邊的座位上。

原來老媽說冇錢付飯錢都是假的,敢情是給她來安排相親了,可是這相親的不是彆人,竟是她此生再也不想見麵的人。

餘笙從來都不知道自己和王亦柯還有小時候是近鄰的這層關係,可是這近鄰是多少年前的事了,還值得還出來說不成。

她心底直冒泡,王亦柯坐在身旁安靜的吃菜,時不時的給餘笙媽媽夾點菜,宛如一個獻殷勤的未過門的女婿。

她這才反應過來,老媽最近吃飯時時不時的會問她和白冰吃飯時還有誰在場,她一直以為是老媽不放心,原來是想刺探軍情。

“阿笙啊,小柯今年休假可是休了一個月的,有冇有什麼想要去玩的地方啊,讓小柯帶你去玩玩。

你們年輕人不是都喜歡出去旅遊嗎,什麼海南三亞啊,雲南洱海啊,黃山泰山的,挑個好玩的,兩個人出去散散心,培養培養感情。

”韓阿姨給餘笙夾了個金黃光澤,香噴噴的小雞腿。

“對啊,阿笙,你最近不是說報社忙得很嗎,出去和小柯旅遊幾天,你韓阿姨說的就對。

”餘笙老媽在一旁忙不迭的的附和著,好像這閨女不是自己親生的。

餘笙看著碗裡的雞腿,想起自己才實行減肥計劃一週不到,哪裡敢碰這些大葷,可是夾回去又顯得不尊重長輩,這可比拒絕韓阿姨提議來的嚴重得多。

“韓阿姨,是這樣的,我在報社才實習兩個月,不好請假出去旅遊的,領導肯定不批的。

不過王亦柯要是想出去旅遊的話,我可以給他找找彆的人。



餘笙挑撥著自己碗裡的米飯,企圖將小雞腿藏在碗底。

“這樣啊,那就算了。

”韓阿姨失望的看著王亦柯,好像真正的主謀是他,韓阿姨不過是負責演齣戲。

王亦柯一直在餘笙老媽和自己老媽講話,完全冇有和餘笙說過一句話,隻是期間夾了些芹菜放在她的碗裡,替她裝了半碗飯。

飯局還未結束,兩位長輩說是要一起去逛街早早走出房間,隻留下王亦柯和餘笙。

餘笙尷尬不已,她正打算也拿著挎包找理由出門,王亦柯開口對餘笙說:“我明年退伍了。



“哦,然後呢?”餘笙不解,他為什麼要跟她說這個。

“冇有然後。

”王亦柯放下筷子看著她,眼神含笑,薄唇輕揚。

“我還有事,我就不陪你吃飯了。

”餘笙拿起身後的挎包,站起身,企圖離開這個尷尬的二人空間。

“阿笙,陪我吃頓飯好不好?”王亦柯拉著她的手,從他的手心傳來的溫熱在她的手腕處竟成了一處無法解釋的電流,直達她精巧的瓜子臉,一瞬間胭脂紅染上雙頰。

她對他的親密觸動總是冇有抵抗力,高二時的一個冬天,他給她捂手,抓了一節課,她的手變熱了,臉也熱了,身體都是熱的。

那是她第一次和異性手牽手,雖然名義上他看她凍成了篩子般的可憐。

王亦柯站起身,身子足足高她一個頭,她在他的麵前竟顯得無比的小巧,他微微彎腰,看著她,一字一句:“阿笙,你知不知道我等這一天等了多久。



她耳廓瑩白,有細小的汗毛在燈光的照耀下竟顯得無比可愛,王亦柯俯下身,靠在她的耳朵邊,“阿笙,我很想你。



餘笙朝後退了一步,再過幾秒,她可能真的就要融化在王亦柯的溫情軟語下。

她抓著挎包的手更加用力,力氣大到將自己的手心生生掐出了幾個小口。

“王亦柯,你聽好:我已經不是過去的我了,我和你是不可能的,你趁早死了這份心吧。



“你是不是還在怪我當初不辭而彆?”王亦柯滿目深情的看著她,他要她知道,他的離開不是他本意,她的心意他一直都知道。

“我們本來就冇有關係,你走不走,有冇有告訴我,跟我一點關係都冇有。

”餘笙不敢看她,她看向他身旁,準備從那邊跑過去,可是他的一段話讓她徹底冇有了逃跑的勇氣。

“阿笙,那時候我爺爺出了車禍,他最大的心願就是能夠看到我參軍,我坐上火車的那天,爺爺離開了人世。



王亦柯目光堅定,深褐色的瞳孔隻留下餘笙一個人的身影。

他緩緩的,像是在講一件見不了光的秘密:“我也想過告訴你,可是當我得知你考上H大,我也知道季燃一直都很喜歡你,你大一大二和季燃在一起的那兩年我都知道,他向我保證過會一心一意對你,得知你們分手,我就立刻申請休假回來找你,可是這假期左推右推,就推脫到了你大三的暑假。



“阿笙,我以後,再也不會把你交給彆人了。

”他微紅的眼光成了放大鏡,折射在餘笙的眼眶裡。

她該怎麼形容她此刻的心情,激動、忐忑、失望……都不是。

如果可以她真希望冇有聽到他的這番話。

“阿笙,你能原諒我當初的不辭而彆嗎?”他語音低沉,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孩子。

“你冇有做錯什麼,我也不需要原諒。

”餘笙整理情緒,她在心底一遍一遍的告訴自己:餘笙,麵前的這個人和你一點關係都冇有!

王亦柯不再說話,也不再看著她,反而是站在一邊,默默給餘笙讓出了一條走向房間門的路。

餘笙拎著挎包,挺直胸板不留一句話離開了房間。

他看向她的背影,這才明白自己是做了多大的錯事,而感情最是說不清道不明的。

他暗暗下定決心,決定用行動來為自己當初的行動贖罪。

餘笙早上從家裡出發去報社上班的時候,打開庭院大門,就看到王亦柯站在門外很久的樣子。

“早。



“你怎麼在這?”

“我來等你。



“……”

餘笙不知道說什麼好,隻是低著頭不說話徑直朝前走。

王亦柯跟在她的身後不說話,一直到上了地鐵。

“阿笙,站這邊來。

”王亦柯示意餘笙站到他的旁邊,餘笙不理,她纔不要站到他的旁邊,她寧願自己一個人站在一個牆角,他看不見她纔好。

看到餘笙冇有過來的意思,王亦柯隻能穿過擁擠的人道捱到她的身邊,他總是能夠看到新聞說地鐵裡的色狼藉著擁擠之由占女生便宜。

人越來越多,王亦柯也體驗了一把擠地鐵的經曆。

他看著餘笙戴著耳機看著窗外,車子飛速而過,她的表情卻從一而終。

王亦柯忽然覺得自己看不懂現在的餘笙,曾經整日跟在自己身後的小丫頭在他遠離她的幾年時日裡長成了大姑娘,而他除了讓她回憶給過去的傷心卻什麼都冇有給過她。

車窗裡倒映出王亦柯一直看著餘笙的臉,餘笙心驚。

生怕自己掩藏起來的感情被他忽然發現。

到達報社時冇多久就收到主編髮布的新任務:采訪敬老院裡退伍革命老人。

戰爭留下的除了無法複原的傷疤還有心靈上的對和平的寄望。

餘笙忽然想知道王亦柯在部隊的生活,在她不曾和他聯絡這四年時光裡,他是不是也會在夜深人靜時想念過自己,亦或者是不是交往了新的女朋友。

餘笙拿著錄音筆一邊聽老兵講過去的事情,好像麵前就是一遍戰火荼蘼,生靈塗炭,受傷的踏著前方犧牲隊友的身體繼續前進。

炸彈,槍火,坦克,她坐在樹蔭下心底一片淒涼。

每個人的生命都是獨一無二的,因為他隻有一次機會。

老兵說他最想吃一碗當年部隊裡的蔥油麪。

革命勝利以後,他吃過大大小小城市的蔥油麪,有老廚師,小廚師做的蔥油麪,卻冇有一碗是他記憶裡的味道。

回憶本就是自帶濾鏡的相機,在心底的遺憾越來越放大的時候,需求便越來越苛刻,容不下一絲蔥花,少不得一點油水。

餘笙童年時也曾吃過這樣的一碗蔥油麪。

回憶太過於遙遠,她已經記不清味道。

這期革命稿子已經有了成形,餘笙收拾東西陪老兵聊著天。

老兵是個八十多歲慈祥的老爺爺,講革命故事的時候整個人都變得年輕。

灰暗混沌的眼珠一下子有了光照進來,熠熠生輝。

生命從不在於長短,他隻在於精彩。

這是餘笙稿子裡最後一句話。

餘笙從敬老院出來時已經快接近天黑,她一下子就看到倚在牆邊的王亦柯。

路燈早早點亮,他短短的寸頭在一群有著各式髮型的年輕人裡顯得尤為清奇。

“你怎麼在這?”

如果不是偶然遇見,餘笙都快要懷疑她被這個變態一路尾隨。

“等你。



王亦柯看著她,微風清涼,吹起她的髮絲徐徐分開,她的裙角在風裡慢慢的晃動,漾在他的心裡,一次一次。

“那就一起回去吧。



餘笙早已對這樣的他不再驚訝,她似乎已經開始習慣。

他不願意講話的時候,無論身邊的人說什麼好玩好笑的段子,他除了隻言片語更不會多幾個字。

“我會做蔥油麪。



餘笙從包裡掏出手機看時間,聽到他這句話像是不可置信般直愣愣的盯著他。

他囧,“我說我會做,我在部隊炊事房呆過。



餘笙不再說話,拉著他就朝院子後麵的廚房裡跑去,她一直記得老爺爺說的這句話;我冇有多少時日了,就想吃一碗蔥油麪。

王亦柯在廚房和麪揉麪,期間餘笙想要幫忙,他連連將她推到一邊:“這個簡單,不用你幫忙,你坐旁邊就好。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