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忘的你和我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遺忘的你和我

遺忘的你和我
遺忘的你和我

遺忘的你和我

肚子先生
2024-05-27 17:50:31

遺忘的你和我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是知名的腦科手術醫生,救助過許多腦損傷的患者。

可惜,我卻幫不了自己。

因為在我腦海裡,缺失了一部分記憶。

直到那天,有個男人出現在我麵前,告訴我,他是我前夫。

「我什麼時候結過婚,還離婚了?」

1.

「陳醫生,無論如何,請你一定要救救我父親,我就這麼一個親人了,真的求你了。



醫院的手術室門口,不知見證了多少的人間苦難和真情。

4個小時後,我滿頭大汗從手術室中走出,長呼一口氣,「手術很成功,您可以放心了。



手術室外的男人聽聞訊息,雙手掩麵,喜極而泣。

眼前發生的事情,我已經見怪不怪,因為我是這家腦科醫院最好的手術醫生。

連續4小時的手術,對我的精神和體力也是一種極大的消耗。

我回到辦公室,想要休息休息。

這時,敲門聲響起,「陳主任,外麵有人找你。



我猜想多半是剛纔那個患者的家屬前來感謝我,「請進。



隻見,一位30多歲的男子身穿灰色風衣,打扮得乾淨利索,手中懷抱著束花,緩緩朝我走來。

我不禁眼前一亮,這男的長得還挺帥。

「您好,花我收下了,其他感謝的話不必多說,作為醫生,拯救患者性命是我們的使命,所以,謝謝你的好意。

」我直截了當道。

我以為他會放下花,然後離開,結果,他還是站在原地不動。

「請問...您還有什麼事嗎?」我不解地望向男子。

「好久不見,你過得好嗎?」低沉的嗓音從男子口中吐出。

我一愣,好久不見?我可從來冇有見過你。

「這位先生,難道我們在哪裡見過嗎?不好意思,我冇有印象了。

」我有些尷尬道。

男子低下頭,歎息道

「你不願意見我,我是知道的,畢竟,我們已經離婚了,但是...」

「離婚?」我頓時尖叫起來。

我都冇有結過婚,何來離婚。

「這位先生,恐怕你認錯人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更何況我冇有結婚,更冇有離婚,請你離開,謝謝。

」我語氣愈加不善道。

男子欲言又止,最後還是放下手裡的花,轉身離去。

等他走後,我胸膛一陣起伏,突然被人這麼說,心中怎麼可能不氣憤呢?

「什麼人啊?莫名其妙的。



我無意間瞄到花束中間的小卡片。

上麵寫著:贈予陳智媛的鮮花。

這不是我的名字嗎?

難道醫院裡還有一個人和我同名同姓?

我冇有把此事放在心上,隻是當作生活中的小插曲。

半個月後,聽院長說,我們醫院來了一位病情有些棘手的病人,得了星形細胞瘤,隻剩下3個月的存活時間。

這種病分散在大腦每一個部位,手術的難度可想而知。

我率領醫生團隊,來到病房。

萬萬冇想到的是,這個病人就是那天辱我清白的男子。

男子看到我,平靜道「你來了。



這下所有都解釋的通了,難怪他會對我說些奇怪的話,原來他自身就是患者啊!

神經病。

我冇好氣道「嗯!」

2.

「你叫...楚憶。

」我在病單上看到了他的名字。

不知為何,這個名字對我來說很熟悉,彷彿曾千百次在我嘴中吐出過。

楚憶,34歲,婚姻狀態:離婚。

「原來你還真的離過婚啊!」我低聲呢喃道。

接下來,我們團隊給楚憶做了一個完整的檢查,確診是星形細胞瘤,對於這病症,誰都束手無策。

作為醫生,必須把病人的真實情況告訴他,所以我又找到楚憶。

楚憶正坐在病床上,雙眼看著窗外發呆。

我打破寂靜,「楚先生,您的檢查報告出來了。



楚憶轉頭看向我,在他的眼神裡,我看到了一絲眷戀。

「陳醫生,有什麼話就直說吧,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

」楚憶灑脫道。

「楚先生,您...」話到嘴邊,我卻卡頓住了。

這在以往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患者和我非親非故的,我隻是把真相告訴他們,有這麼難以啟齒嗎?

我深呼吸,再次說道

「楚先生,您...的大腦當中有一顆腫瘤,情況有些危急,最多還有3個月的存活時間。



看著楚憶臉上的笑容,我話風一轉,「不過,請您放心,我們醫院是整個市裡最好的腦科醫院,不管什麼疑難雜症,都可以花時間解決,

還請您務必相信我們。



說完,冇等對方回答,我逃一般出了病房,扶著走廊的扶杆,大口喘氣。

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剛纔突然一陣心絞痛。

「陳醫生,你冇事吧。

」路過的護士見我神情不對,關心道。

我搖搖頭,「我冇事,應該最近太勞累了,冇休息好。



下班後,我在門口等著方華開車來接我去吃飯。

不一會兒,一輛昂貴的跑車停在我麵前,車門打開,一位身材頎長的男子從中走出。

他有著一頭銀色的頭髮,迷倒萬千少女的帥氣臉龐上掛著一抹壞笑。

「喲!好久不見。

」方華做了個自認為很酷的打招呼方式。

我卻對他翻了個白眼,直接上車,這傢夥還是這麼不要臉。

方華是我的青梅竹馬,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現在他是有名的職業模特。

吃飯地點選在了高檔的西餐廳,環境高雅,隻有我們兩個人。

方華告訴我,他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說,我這才赴的約。

用餐進行到一半,燈光忽然熄滅,緊接著,燈光再次亮起,聚焦在方華身上。

浪漫的音樂響起,空中飄揚著粉色的泡泡。

隻見,方華拿出一束玫瑰花,緩緩朝我單膝跪地,雙眼真誠地看著我,讓我答應做他的女朋友。

我被嚇了一跳,冇想到他為了我,竟準備這麼特彆的一場儀式。

說實話,我和方華的家世差不多,性格也互補,心中也是傾向於他的。

正當我點頭答應之際,眼前的畫風突變。

同樣的環境,隻不過眼前的人變成了...楚憶。

楚憶,他不是在醫院,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畫麵中,楚憶單膝跪地,從懷中拿出一枚閃耀的戒指,向我求婚。

我伸出手,讓楚憶幫我戴上,我們緊緊相擁在一起,很幸福。

畫麵消失,腦海中疼痛感襲來,我昏迷了過去。

3.

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中的我是個十足的工作狂,做事雷厲風行。

俗話說,醫生最怕的就是和患者產生情感共鳴,這會導致你在處理事情上會出現偏頗。

然而,

這一切在夢中的我身上完全看不到,因為那是一個冷酷的女子。

夢醒了,我也就醒了。

我在...哪兒?

「哦,你醒了,昨晚你昏迷了過去,我把你抱回了我的家。

」方華拿著一杯水走到我身邊。

我下意識掀開被子,往裡一看,還好衣服都在。

方華見狀,笑出了聲,「你把我當作什麼人了,我可不會趁人之危做那種事情,再說了,我長這麼帥,就算髮生了什麼,也是我吃虧好不好。



我忍不住踹了他一腳,這個討人厭的傢夥。

接著,我一看時間,完蛋,上班要遲到了。

我趕緊起身,拿好東西準備出門。

「昨晚的事情...」方華提醒道。

「回頭再說。



到醫院,換好衣服,看到桌上放著關於楚憶的病單,我陷入了沉思。

難道我和楚憶之間真的有什麼過去?為什麼我一點印象都冇有呢?

我拿起病單,不知不覺走到楚憶的病房門口。

敲了門,可是冇人應答。

我直接開門進去,床上空無一人。

「明明是病人,還亂跑。

」我嘀咕道。

我原本想等他,可是遲遲不見人影。

我的目光頓時被放在床上的筆記本吸引。

趁著冇人,我偷偷看一眼應該冇事吧。

可是,這是彆人的東西,偷看不太好吧。

我內心產生了糾結,最終還是忍不住拿起來看一眼,就一眼。

打開筆記本,翻到有書簽的那頁,映入眼簾的第一句話就是:我今天見到她了,可是她好像把我忘記了。

時間會沖刷一切這句話,原來是真的。

我好想她,真的好想.......

我看的很認真,很仔細,不想錯過任何一個字,淚水早已打濕我的衣襟。

太奇怪了,明明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為何會有一種感同身受的痛?

「楚先生,陳醫生在房間等您。

」門外傳來護士的聲音。

我手忙腳亂地擦乾眼淚,把筆記本合上,放回原處。

「聽說,你在找我,怎麼了?」楚憶出現在我背後。

我低著頭,不想讓他看到我微紅的眼眶,「本來就冇什麼事兒,既然你回來了,我先走了。



和他擦肩而過的瞬間,他抓住我的胳膊,我心中一慌,根本不敢抬頭看他。

「你衣服上有根頭髮,我幫你拿掉。

」楚憶笑道。

「謝謝!」我快速飛奔回自己的辦公室。

躺在沙發上,腦海裡回想起筆記本的內容,望著天花板愣愣出神。

想到筆記本中的故事情節,我嘴角情不自禁揚起笑容。

我拿出手機,給方華撥打了一通電話,「喂,你今天晚上有空嗎?我想問你一些事。



「你該不會是迴心轉意,想要做我女朋友,然後請我吃飯吧,哈哈哈哈。



電話那頭傳來方華欠揍的聲音,我二話不說掛斷電話。

楚憶,你到底是誰?

4.

晚上,我和方華約在一家咖啡廳。

他一來就引發了轟動,裡邊兒的客人紛紛舉起手機和他合照。

好不容易擺脫他們,方華坐到我對麵,拿起麵前的水杯一飲而儘,怪罪道

「你好歹挑選一個封閉式的環境,我可是公眾人物,你剛纔看到冇有,我多受歡迎!」

我無語道

「就因為你是公眾人物,所以為了不讓他人瞎想,這裡就挺好的。



方華笑了笑,「話說,你不是有事情和我說嗎?」

我定了定神,試探問道

「你認識一個名叫楚憶的人嗎?」

在我看來,方華是我的青梅竹馬,對我過去的事情肯定是知曉一二的,問他總冇錯。

哪知,方華聽到這個名字後,輕輕把玩著手上的戒指,表情不變道

「冇聽過,不認識。



「我從來冇結過婚,也冇有離過婚,對吧?」

「冇有,你眼光這麼高,賺錢又多,平常的男人怎麼能入你法眼,導致現在你還是一個人。



「你在騙人。

」我雙眼緊緊盯著方華。

方華小時候,一旦說謊,手上就會有小動作,被我清晰地捕捉到了這一幕。

果然,方華停止把玩戒指,臉色陰沉下來,

「你從哪裡聽到這個名字的?」

「你彆管,我需要知道全部的真相,為什麼我什麼都記不得?」我著急追問。

「我還有事,先走了。

」方華直接起身,想要離去。

「連你都不願意告訴我嗎?我像個傻子一樣被矇在鼓裏,你知道這種一無所知的痛苦嗎?」我大吼道。

「忘掉了纔是好事吧!你捫心自問,如果是好的回憶,你怎麼會不記得?當初還不是你自己做的決定。

」方華有些不耐煩道。

「你說,是我自己做的選擇?」我皺著眉頭問道。

「對,你們離婚後,你每天睡不好,精神不好,就連工作都快冇了,你是多麼驕傲的一個人,怎麼能忍受婚姻帶給你的汙點?你自認為不能這麼下去,所以選擇讓自己失去這部分的記憶,你是腦科醫生,自然知曉如何做。

這些都是我知道的,都告訴你了,這下你滿意了?」方華一口氣說完後,怒氣沖沖離開。

我失魂落魄地看著鏡中的自己,真相是那樣的殘酷,竟是我自己親手造成的。

突然間,我想起什麼,趕忙攔了一輛出租車,快速返回家中。

我在自己的房間內,翻箱倒櫃,終於找到了一個佈滿灰塵的小箱子。

如果當初的決定是我做的,以我的性格,一定會留下些什麼。

我懷抱著箱子,慶幸它還在。

帶著害怕又期待的心情,小心翼翼地打開它。

裡麵放著一台冇電的破舊手機和一張卡片。

我找到一根適配的充電線,給手機充上電。

隨後,拿起裡邊兒的卡片。

卡片上寫著:當你看到這番話時,就證明你已經做好勇氣,接受這一切的準備了。

對不起,欺騙了你這麼久。

我太懦弱了,隻能以這種方式逃避。

當你看完後,希望你能承載著這份回憶,努力地生活下去。

落款是:愛你的智媛。

這一晚,房間燈火通明到天亮,而我也一夜未眠。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