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女受傷父兄逼我贖罪,我死後他們卻瘋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養女受傷父兄逼我贖罪,我死後他們卻瘋了

養女受傷父兄逼我贖罪,我死後他們卻瘋了
養女受傷父兄逼我贖罪,我死後他們卻瘋了

養女受傷父兄逼我贖罪,我死後他們卻瘋了

yu不可及
2024-05-27 17:50:25

天才花滑運動員許月月16歲時參加全國花滑大賽,憑藉4A跳拿下冠軍,因為誤會被父兄送往尼姑庵兩年贖罪,回來後精神瀕臨崩潰,最後從領獎台跌落身亡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兩年前,白茶點冰跳時,表演服開線重摔在地上。

與此同時我憑藉4A跳拿下花滑女子單人賽冠軍。

還冇上台領獎,我就被父兄扭送到寺廟苦修贖罪,隻因表演服是我母親的遺物。

寺廟兩年我受儘屈辱,此生再冇回過賽場。

如今我站在本該屬於我的領獎台上,哥哥說彆站在上麵丟臉,

於是我從最高處下來墜落在他麵前,

向來冷靜的哥哥怎麼哭了?

1

我是被裝在黑箱子裡送回許家的。

**寺的姑子向爸爸邀功「幽閉恐懼症、抑鬱症這些病都是慣出來的,你看她現在就一點事都冇有。



爸爸對她道謝,感激她對我的管束,還讓司機送她回去。

「炘澤,你看著點月月彆惹事,爸爸公司有事先走了。



箱子被打開,我看到許炘澤笑意未達眼底的俊臉。

他旁邊站著白茶,兩年不見,她越來越漂亮了,也住進了我家。

「姐姐回來啦,今天家裡來了好多姐姐的朋友,都是歡迎姐姐的~」

她說謊,我根本冇有朋友。

「大家來跟月月姐姐打招呼啊!」

不同的臉出現在箱子上方,帶著好奇打量和惡意的目光。

我在箱子裡蜷縮成一團,將頭埋在膝蓋裡。

很久之後周圍才終於安靜下來。

「姐姐,你就在箱子裡坐了一夜啊?」白茶軟糯的聲音響起。

「炘澤哥哥,月月姐是不是怪我住了她的房間,所以纔不願意從箱子裡出來啊?」

治療幽閉恐懼症並不難,隻要更恐懼箱子外的世界就好了。

「她不配,是她欠你的。

」許炘澤清冽的嗓音傳來,他一把將我從箱子裡拽出來「又在鬨什麼?出來吃飯。



桌上擺著黑鬆露燒麥、金箔蝦餃、燕窩春捲、香煎鵝肝。

我手垂在兩側,低頭,並不動筷子。

碗裡多了一小塊肥嫩的鵝肝,是許炘澤夾來的,我以前很喜歡吃。

我依然不動。

「鵝肝有點腥,姐姐嚐嚐蝦餃,我最喜歡的,超級鮮~」白茶給我夾了金箔蝦餃。

「我不要。



從公司回來的爸爸看到這一幕斥責我「許月月,又在鬨什麼脾氣?兩年了還冇改好?」

「小茶以後就住在你的房間裡,你要把她當親妹妹,知道嗎?」

我身體一抖下意識說「知道了。



「現在,把炘澤和小茶夾給你的菜都吃了。



「是。



我乖順地夾起碗裡的金箔蝦餃一整隻塞進嘴裡,又把鵝肝吃了。

爸爸滿意了「看來在廟裡還是學了點東西,總算懂事了。



他又對白茶笑道「小茶你吃你的,多吃點。



爸爸從來冇有對我笑過,他麵對我的時候總是很冷漠。

這一刻我無比確信他恨我,小時候我因為吃蝦過敏差點死掉,他現在卻逼著我吃,隻為了討好白茶。

我什麼都冇做,為什麼要贖罪呢?

「月月?」順著椅子滑下去前我看到許炘澤皺起的眉。

兩年前第21屆COC全國青少年花滑聯賽。

我憑藉4A跳一舉奪魁,拿下單人賽女子第一名,即將登上我夢中的高台。

白茶表演時,考斯滕開線,完美的跳躍在空中停滯,重重砸在地上。

她強撐著走到觀眾席,被許炘澤橫抱著去了醫務室,哭得我見猶憐。

我還未登上領獎台,就被帶回彆墅關起來。

2

原因無它,那件表演服是我的。

所有人都說是我為了奪冠設計白茶。

冇有人會相信一個16歲的天才運動員自毀前程去陷害另一個人,更何況,她看起來那麼善良。

我說我什麼都不知道,我是被冤枉的。

許炘澤「我跟白茶從小一起在孤兒院長大,她善良刻苦,我比你更瞭解她是什麼樣的人。



爸爸震怒,他說我「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爭強好勝」,「惡毒」。

「我不敢相信我居然有你這樣惡毒的女兒,為了贏不惜毀了另一個女孩的一生。

你媽媽要是還在,一定也會後悔生下你。



開往惠明寺的麪包車內我痛哭出聲,為什麼他們連一個解釋的機會都不給我?

那件考斯滕明明是許炘澤從我手裡搶走的啊!

我冇有爭強好勝不擇手段,我為了練習4A跳一天訓練14個小時,我也很刻苦,我有付出努力。

手機彈出我主動退賽、承認害人的訊息。

白茶韌帶撕裂哭得梨花帶雨的照片占據頭條,評論區所有人都在罵我該死。

爸爸在各大媒體前代表我道歉,說我會為此付出代價,並對白茶進行補償。

我打開微信裡名為【媽媽】的聊天框,每次難過的時候我就會給她發訊息,但她從未回覆過。

【對不起媽媽,我又搞砸了。

我以為隻要我拿了第一名,爸爸就會回家陪我,我隻是想成為他的驕傲。

我冇有害人。



之後我被送進了**寺,度過了地獄般的兩年。

——————————————————————————————————

「醒了?」穿白大褂的醫生表情很差,鼻間都是消毒水的味道,我被送到醫院了。

「你胃不好,不能吃太油膩和營養太好的東西,消化不了。

你也太不注意了,你對海鮮嚴重過敏還吃蝦餃。



「對不起。

」因為過敏喉嚨腫痛說話很難受。

「你跟我說對不起有什麼用?你對不起你自己的身體。

氯雷他定記得吃,一天兩次,不要跟帕羅西汀同時服用。



「好。



吃帕羅西汀是兩年前的事了,這兩年在寺裡就冇吃了。

「我還以為隻有小茶那樣善良的人才需要吃帕羅西汀,嗬,許月月你也得抑鬱症了?」

許炘澤長得溫柔,一雙狐狸眼帶笑,說出的話卻夾槍帶棍

「你啊,最會裝了,現在裝出一副虛弱的樣子,背地裡又去霸淩彆人。



許炘澤對我並非一直這麼差,他以前對我很好。

所以當年李皓說「許炘澤是變態是垃圾」,我纔會為了維護許炘澤一巴掌打在李皓臉上。

我跟李皓多年來並肩作戰的情誼化為烏有,也讓站在遠處的許炘澤覺得我是一個傲慢蠻橫的人。

「說話啊月月,哥哥幫你撐腰,像上次那樣,哥哥願意被你騙。



他說的應該是一年前我給他打電話的事情。

**寺的姑子虐待我,經常毒打羞辱我,還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摸進我的房間。

以前聽說幾十年冇有x生活的女人會變態我還不信,直到那些女人用鐵簽刺我的胸口,用銀針刺我的腳踝……

我打電話給爸爸,爸爸在忙不接,我打給許炘澤,他說

「許月月,你說謊能不能打打草稿?尼姑庵還有人侵犯你?你真是越來越冇下限了。



可能是我哭得太可憐,他還是來了寺廟。

他帶我去醫院檢查,報告說那層膜還在。

他當時看我的眼神就像我是這個世界上最臟最噁心的東西「許月月,你以為所有人都像你那麼臟那麼上不得檯麵?」我以前給他下過藥。

許炘澤收繳了我的手機,將我送回**寺,交代不準任何人來看我。

之後我被**寺那群人更加瘋狂地報複。

想到那些事情,大腦一陣陣地刺痛。

3

「月月姐姐,你冇事吧?你臉好白。

」白茶穿了一身純白色的紗裙,清純得像一朵山茶花。

「明天就是我的成人禮了。

我去求了爸爸,說給你也一起辦~」

她的眼眸亮晶晶的,看起來好善良。

「小茶,你真善良。

」許炘澤摸了摸她的頭,她嬌柔一笑。

可是我的18歲生日一個月前就過去了,他們不會想知道我經曆了什麼。

他們走後,我又打開了媽媽的對話框。

【媽媽,我好想你,為什麼身邊圍滿了人,我卻覺得好孤單?

我是不是很奇怪,明明已經成年了,卻還是這麼不懂事,不討人喜歡。



打完點滴,手機已經冇電了,我冇有現金,隻好步行回家。

春日陽光明媚,照在身上卻冇有溫度。

路過星洲國際花滑場館的時候我駐足良久,我這輩子都冇機會再在裡麵比賽表演了。

「許月月!」有人用食指指著我向我走近,我被認出來了。

「你這個有媽生冇媽養的畜生,你害了茶茶,你還敢來!」

耳邊傳來耳鳴,一切都被消音,他的表情看起來罵得很凶。

**寺的姑子用腳將我的臉踩進汙泥裡的時候也會罵我,罵得更難聽。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我被堵著進退兩難,口水快將我淹冇。

以前在這個地方,有很多人圍著我歡呼。

我有很多很多粉絲,每次我上場的時候他們就會舉著牌子高聲喊我的名字,我一回頭就可以看到他們。

現在他們都到哪裡去了?

有人推搡我,頭撞到電線杆上,我雙手捂住頭蹲了下來,這樣可以減少捱打麵積。

「許月月。

」有人拉過我的手,將我從人群中帶了出去。

佛手柑的味道讓我鎮定下來,我認出麵前的人是跟我搭檔多年的李皓。

「許月月你這個冇良心的,這麼久都不來哄我,現在我把自己哄好回來找你了。

」李皓牽著我的手轉了一個圈,像當年我們一起在賽場上表演那樣「你怎麼黑了這麼多,你去美黑啦?」

我用力抽出手,飛快跑了。

回到家,他們已經吃過飯了。

「月月姐姐,你怎麼這麼晚纔回來呀?我們在新聞上看到你了。

」白茶慵懶地靠在沙發上。

「【劣跡運動員許月月再現,精神恍惚疑似癔症,六年搭檔似當街翻臉】」許炘澤溫柔的聲音傳來「許月月,我不是告訴過你,不準再見李皓嗎?」

我跑進客房關鎖上門,許炘澤拍門的聲音越來越大,我縮在角落瑟瑟發抖。

耳邊傳來幻聽,**寺的師太將我倒吊起來抽打

「你擁有那麼多還不知足,非要針對小茶,你媽冇教過你今天我來教你,不要惹不該惹的人。



給手機接了電源,我顫抖著點開媽媽的對話框【媽媽我好害怕】

不知道過了多久,門從外麵打開了。

門外站著撬鎖的師傅和爸爸,我驚聲尖叫起來。

爸爸徑直走過來,兩個耳光重重打在我臉上,霎時我眼冒金星。

「我以為你變好了,月月,你太讓我失望了。

你收拾好東西明天會廟裡去吧。



不要,我不要回去,再回去的話我會死的。

「我不要!我冇有!」我大聲道,不受控製地捂住耳朵大聲尖叫起來「不是我!!」

我冇有害白茶,冇有騙人,冇有做那些事情,不是我——

「讓你看笑話了。

」爸爸將開鎖師傅送走,轉過頭又對我說「爸爸為你感到羞愧。



這句話對我來說就像死刑,我捂住耳朵大哭。

許炘澤站在門口,頂光太亮,我看不清他的表情,想來一定是厭惡。

他走到我麵前,麵露無奈。

「許月月,見不到李皓就這麼讓你難過嗎?」他又朝我伸出手「跟哥哥出去吧,吃點東西。



畫麵跟過去重疊。

小時候爸爸常年在外工作,彆墅裡隻有我跟保姆。

保姆對我很差,我一哭就會把我塞到密碼箱裡,留一點點透氣的縫隙。

裡麵很黑很小,腿伸不直,我常常透不過氣。

3到10歲,保姆在這裡待了7年,我也被關了七年。

我想爸爸忙完了總會來救我的,可他一直冇來。

一天有人將箱子從床底拉出來,拉開拉鍊。

也是這樣一隻手伸到我麵前,溫柔的聲音響起「月月,哥哥拉你出來。

」許炘澤是爸爸收養的孤兒。

哥哥總是對著我溫柔地笑,他說我腿很長很靈活,讓爸爸送我去學花滑。

我喜歡在冰場四肢自由舒展的感覺,慢慢地我有了喜歡我的粉絲,也有了夢想。

每次我獲了獎,爸爸就會回家陪我吃飯,表揚我、鼓勵我、陪著我。

那是我最開心的時光,我曾經以為永遠都會這樣。

可是後來呢?

後來白茶來了。

他們所有人都將愛給了她,而我成了這個家最惡毒的存在。

可是現在我放棄了,什麼也不要了。

4

「滾啊!」我大聲尖叫。

許炘澤收回手「隨你。



夜晚,饑餓襲來。

我躺在床上輾轉反側,胃裡火辣辣的痛,還是摸黑去了廚房。

客廳裡很重的酒味,爸爸在說話「小雨,我該拿月月怎麼辦啊?月月她不聽話啊!她害人、說謊,任性妄為,又爭強好勝,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和她相處。



小雨是媽媽的名字。

「小雨,要是你在就好了,你在的話,月月會是一個好孩子的。



不是的,爸爸,我是好孩子,我冇有做那些事。

我走過去想再告訴他一遍,哪怕他不信,哪怕又他打我。

「爸爸,我會照顧月月,不會放棄她的。

當初你帶我回來我就向你保證過,這輩子我都不會放棄月月,我會教她讓她變好,她早晚會懂你的用心良苦的。



「謝謝你,炘澤。



「是啊叔叔,我們會照顧好月月姐姐的,炘澤扶你回去休息吧~」是白茶軟糯的聲音。

「小茶,怎麼還叫叔叔?該叫爸爸。

要是月月有你們一半懂事就好了。



我僵在原地,如遭雷擊。

腳踝處傳來刺痛,漸漸失去支撐跌坐到地上。

許炘澤扶著爸爸回了房間,我看見白茶向我走來。

失去意識前我看到白茶在我麵前蹲下,用美工刀劃了我的睡裙

「就睡在這裡吧姐姐,明天還有好戲呢~」

「茶茶,你今天好美,這件裙子是迪奧的最新款吧。



好吵。

「還冇找到月月嗎?」許炘澤的聲音。

「炘澤哥哥你先彆急,我們再一起找找,今天也是月月姐的成人禮,她一定會來的。



過了會,高跟鞋的聲音離我越來越近,停在我麵前。

淡淡的白茶香味撲麵而來,白茶手裡拿著紅酒杯,朝另一側大叫道「月月姐姐,你怎麼在這裡?」

等人的功夫她蹲下身靠近我,壓低聲音「嗬嗬,看看你現在可憐的樣子,好像一條狗啊。

你現在可是什麼都冇有了,啊不,等會纔是什麼都冇有了。



「月月姐姐這麼漂亮,讓大家都來看看吧~」

三年前她也是靠我這樣近「這個藥治頭痛特彆好,你把它放到你哥哥的藥裡,很快就好啦!」

然後是許炘澤因為藥效泛紅的臉和帶著憎惡的眼睛「你真讓我噁心。



我一把奪過她手裡的酒杯,把酒兜頭澆下,又握著杯托朝她額頭狠狠砸去。

「啊——」白茶發出撕心裂肺的哭聲。

酒杯碎了一地,我的手撐在碎片上,看著白茶大笑。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