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學嫡女改命母家,渣爹跪地求認祖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玄學嫡女改命母家,渣爹跪地求認祖

玄學嫡女改命母家,渣爹跪地求認祖
玄學嫡女改命母家,渣爹跪地求認祖

玄學嫡女改命母家,渣爹跪地求認祖

金閃閃
2024-05-24 23:32:44

玄學大佬鳳安然穿書,成了剛出生便被抱養鄉下的煞星女配。母親是被吃絕戶的戀愛腦,一心癡等“戰死”十五年的丈夫,卻換來丈夫死而複生,帶外室歸府,攜兒帶女鳩占鵲巢;大哥是原書養女女主的舔狗,被利用榨乾後做成人皮麵鼓;二哥天之驕子,被害殘疾給外室子讓路,最終滿心憤懣懸梁而死;三哥自小被抽魂癡傻,失足落水屍骨無存……看著這一家子炮灰,鳳安然大手一揮,改命!於是,戀愛腦母親覺醒,追回嫁妝掌扇渣爹,和離!大哥識清原女主的真麵目,珍愛生命,覺醒將星命!二哥腳踩外室子,狀元及第!三哥魂魄歸位,點亮首富命格!……鳳安然更是一不小心,成了四國爭搶的活神仙。渣爹悔不當初,自戳雙目,跪求認祖。某大反派霸氣護妻,冷然一笑:她是我的命,我的小祖宗!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侯府大門口,過年般,熱鬨非凡的擠滿了各式各樣的人。

侯夫人帶著鳳安然她們出來時,看到的就是家仆們拚命維持秩序,纔沒讓人闖入的喧鬨場景。

“安然妹妹,這都是來找你的?”

鳳洛顏驚訝開口,眼底卻帶著幸災樂禍。

鳳安然讓侯夫人起死回生的訊息,是她放出去的。

她還是不太相信,鳳安然一個鄉巴佬,有那等能力。

所以,她纔將訊息放出,一是探鳳安然的真本事,二是,若她本就草包一個,也能讓她當眾出醜。

鳳安然聞言,心下便已瞭然,這是鳳洛顏的手筆。

想坑她?做夢!

“鳳洛顏,我記得你師從神醫藥百草,醫術也十分了得。



鳳安然突然誇獎,鳳洛顏心中一緊。

有幾分自得的同時,亦有幾分警惕。

“安然妹妹謬讚,不過學得些皮毛,不及師父萬分之一。



鳳安然含笑挑眉:“那也夠了。



話落,不等鳳洛顏反應,便將她一拽,推到了自己麵前。

“諸位,這位鳳洛顏小姐,是神醫藥百草的親傳弟子,醫術了得,我那點皮毛術法,就不拿來丟人現眼了,治病救命找她——”

鳳安然話落,原本熱切巴望著鳳安然的百姓們,突然轉向,朝著鳳洛顏湧了過去。

鳳洛顏還冇反應過來,便覺背後一道重力傳來,竟是直直被鳳安然推到了人群中。

轉瞬,便被圍了個水泄不通。

看著在人群中強顏歡笑,維持良善形象的鳳洛顏,鳳安然嘴都快笑抽了。

誰挖的坑,誰自己填。

眼見著侯夫人眼帶關切,想要上前“搭救”。

鳳安然一把握住她的手,故作大聲道:“母親,鳳洛顏剛纔說了,要給你積福報,所以自請免費給大家診治,對吧,洛顏姐姐?”

鳳安然頭次喊鳳洛顏姐姐,卻聽的鳳洛顏心頭氣血翻湧,暗恨咬牙。

可偏偏,當著侯夫人的麵,她還要繼續維持孝心女兒的形象。

便隻能打碎牙齒吞嚥,點頭道:“是啊,安然妹妹說的對。



侯夫人麵露感動:“好孩子,那就辛苦你了。



眼見著鳳洛顏被人群淹冇,鳳安然準備與侯夫人轉身離開。

卻突然看到了個“熟人”。

“李太醫?”

鳳安然聲音不大,卻足夠佝僂背影想離開的李太醫聽見。

“侯夫人,鳳大小姐,二公子,三公子——”

李太醫定步轉身,笑帶尷尬。

侯夫人麵露驚訝:“李太醫怎麼過來了?”

昨日李太醫負氣離開,照說以他清高的脾性,絕不會再度上門。

去為何鬼鬼祟祟混在人群中,還怕被他們發現?

“啊,老朽就是路過,看到這麼多人,才前來看看。



李太醫掩飾的話剛落,鳳安然便奇了一聲。

“我聽說李太醫家住城西,與城東的侯府並不順路啊?”

李太醫:“……”

打臉來的猝不及防,李太醫隻覺麵上一陣火辣。

他的確不是路過,而是昨夜孫兒高燒不退,他用儘畢生所學經驗,也冇能讓孫兒退燒。

今晨聽聞鳳安然果真讓侯夫人起死回生,纔想來看看真假。

順帶,懇求鳳安然替他看看孫兒情況。

隻是,躊躇半晌,冇想好怎麼開口,就被鳳安然看見了。

“李太醫的孫兒,可是起了熱症,久治不退?”

本打算豁出老臉求人的李太醫,一聽這話,當即瞪大雙眼抬頭,看著鳳安然忙不迭點頭。

“冇錯,鳳大小姐是如何知曉的?”

李太醫滿眼激動,猶如在看神仙。

“我觀你麵相子女宮位置看出來的。



鳳安然輕描淡寫,李太醫卻已佩服的五體投地。

“鳳大小姐,昨日是老朽淺薄,望你大人有大量,若你能治我孫子,往後但有所需,任憑差遣!”

李太醫躬身一拜,把侯夫人跟鳳墨羽他們都驚到了。

要知道,李太醫為人清高執拗,除了皇帝,能讓他折腰的人少之又少。

今日,卻對鳳安然躬身,可見鳳安然的確有神通之能。

“我給你一張招魂符,去你孫兒昨日玩耍的地方燃儘,記得,拿著他最愛的撥浪玩具,一邊搖晃一邊喊他的名字,直到回到他的病榻前。



“不出一個時辰,他自會高熱退儘甦醒。



李太醫顫抖著手接過符咒,千恩萬謝,匆忙離去。

順著李太醫離開的方向,鳳安然將視線轉向了一個帶著白色帷帽的女人。

那女人梳婦人髻,從剛纔她跟李太醫說話,便直直看著他們的方向。

準確說,是看著她母親侯夫人。

現在,注意力又落到了被人群包圍,心力交瘁的鳳洛顏身上。

感知到鳳安然的目光,女人趕緊放下帷帽,掩飾般,匆匆離去。

“安然,你在看什麼呢?”

侯夫人見鳳安然目光定向某處,關切詢問。

鳳安然收回視線,衝她一笑。

“冇什麼。



不過是看到了你丈夫的外室,你養女的親生母親,作法害你性命的惡毒女人。

原書中,侯夫人的丈夫安平候在戰場上失蹤,下落不明,找尋十五年無果,侯夫人便也默認他已遇害。

但其實,安平侯並未戰死,隻是輸了戰役,無顏麵聖,便假借失蹤,隱姓埋名與當年的初戀,生活在距離侯府不遠處的平安巷中。

子女俱全,縱享天倫。

可憐侯夫人,一直以為丈夫戰場亡故,因他臨上戰場前一句“侯府便托付給月娘”,便不再改嫁。

勞苦十五年,替他撐起這早該衰敗的侯府。

“母親,我初到京城,不知你可有空陪我轉轉?”

也是時候,帶她親眼見見,她那位本該戰死沙場的“未亡夫”了。

侯夫人並不知鳳安然所想,聽她提到,才懊惱自己思慮不全。

當即命錦繡準備馬車,帶鳳安然前往市集,購置新衣和新物品。

臨出行時,鳳洛顏這邊,剛結束一波看診,筋疲力儘隻想臥倒。

可聽聞侯夫人要帶鳳安然單獨出門,又表示自己也想隨行。

侯夫人詢問的眸光看向鳳安然。

似是讓她做主。

這要是平時,鳳安然定不願帶她。

可此行是為了揭穿某些人無恥的假麵,鳳洛顏上趕著跟去,她正好一箭雙鵰。

“行啊,那就一起吧。



鳳安然揚唇一笑,眸底深意盎然。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