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之大者:荊軻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俠之大者:荊軻

俠之大者:荊軻
俠之大者:荊軻

俠之大者:荊軻

愛吃土豆醬肉飯的殿靈
2024-05-25 12:07:28

曆史有很多空白的角落可讓人想象,而且從不同的角度去理解又有不同的感受。荊軻刺秦有許許多多的版本,若要考究真實的版本,恐怕還是個人的喜惡在決定吧?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趙國

邯鄲市集

人潮煕攘

叫賣吆喝聲此起彼落

一片繁華景象

人群之中

一位枯瘦老者

身穿黑色長袍

腰間縶著一個酒葫蘆

隻見那老者一頭如霜白髮長鬚

滿臉慈祥模樣

一手持著柺杖

另一手牽著一個年約八

九歲的小娃

那小娃一身素白衣裳

倒也規距的緊跟著老者的步伐

黑溜溜的眼珠卻好奇的東張西望

慶兒

你在此處稍候片刻

切莫亂跑

懂嗎

老者在酒肆前停下腳步

眯著眼摸了摸小娃的頭



爺爺定是酒饞了

小娃機靈的笑著迴應

嗬嗬

還是慶兒知我啊

嗬嗬

老者說罷徑直踱步走入酒肆內打酒

小娃一個人也不怯生

自顧在墻角邊把玩小石子

一邊嘟嚷著

爺爺好生奇怪

這酒有什麼好喝的

又苦又嗆

不遠處突然傳來一陣喧鬨叫罵聲

小娃忍不住好奇心

看看酒肆內

那老者依然手拿酒葫蘆在候著



我就去瞧一瞧

爺爺一時半晌也不會回來吧

心裡還在思量

小腳卻朝喧鬨處邁去

隻見一夥小孩團團圍著三個年紀相仿的小孩

一邊朝他們扔石子

一邊叫罵道

秦狗

滾回秦國去

小娃仔細一瞅

年紀較大的小孩以身軀擋在前邊

額角被石子擊中而鮮血涔涔滲出

鬨事的小孩仍不罷休

不斷撿起石子往他們身上招呼

小娃見狀不忍

天生俠義心腸使然

於是瞄準了領頭的小孩

將手上的石子往他身上扔去

哎喲

那小孩吃痛大叫一聲

回過頭瞧見小娃笑吟吟的把玩著手上的石子



討打嗎

那小孩怒目瞪著小娃

其他小孩也磨拳擦掌

準備一擁而上



你們羞不羞啊

人多欺人少

小娃似模似樣擺開了架式

可惡

以為我好欺嗎

被欺淩的三個小孩之中

一個和小娃年紀般大的小孩拾起一把石子朝他們扔去

阿政

彆和他們一般見識

年紀較大的急忙拉著他

那夥小孩也氣惱了

將手上的石子一股腦扔了過去

都彆鬨了

隨著不怒而威的輕斥

黑袍老者淩空躍下

擋在小孩之間

手上衣袖一揮

石子如泥入海

儘數收入老者衣袖

爺爺

你來了

小娃興奮的撲上前





神仙

其他小孩在驚慌之中連滾帶爬

轉眼之間一鬨而散

慶兒

你又胡鬨了

老者扳起了臉孔佯裝慍怒斥道



爺爺

慶兒冇胡鬨呢

我是路見不平

拔刀相助而已

小娃拉扯著老者的衣袖撒嬌辯解

嗬嗬





慶兒是仗義俠客

走吧

嗬嗬

老者衣袖一甩

落下一地石子

爺爺

您等會

小娃說罷鬆開了手

走到三個小孩跟前抱拳作躬

我叫慶軻

衛國人

幸會

我是燕丹

燕國人

年紀較大的忙作躬回禮

我叫趙政

他是我弟弟成蟜

秦國人

說罷也抱拳作揖

幸會了

他日有緣再見了

慶軻一副老成的模樣作揖拜彆

爺爺

走吧

老者頻頻點頭笑而不語



有朝一日我定滅了趙國

老者聽罷微微一震

回首望去

隻見說狠話者正是叫趙政的小孩

老者輕歎一聲

牽著慶軻慢慢遠去

邯鄲城外

夕陽西沉

一抹霞光映照著山林

林中一座廢棄古刹內

老者似有滿懷心事

半晌便將酒葫蘆裡的酒飲儘

爺爺

您是怎麼啦

慶軻依偎著老者

天真的臉龐洋溢著關切之情

老者歎了一口氣

望著慶軻的天真臉龐道

慶兒

你還小

爺爺今天說的話

你也許不明白

但是啊

你將來總會領悟箇中道理

如今天下紛亂

連年征戰不休

苦的是天下老百姓啊

老者幽幽歎道

爺爺知道你天生俠義心腸

慶兒

你可知何為俠

老者雙目一亮

直視慶軻問道



就路見不平

拔刀相助吧

慶軻雙手支著下巴天真回答



慶兒所言乃是俠之小者

俠之大者為天下蒼生啊

老者說罷一躍而起

衣袂飄飛如暮色裡的夜鶯

那老者雙腳一蹬地立即雙膝稍彎

隨即彈跳而起

淩空一翻從窗戶飛身而出

慶軻急忙追出古刹外

老者折下樹支

運勁一揮

風中隻見落葉紛飛

慶兒

瞧仔細了

老者將手中樹支揮舞如劍

地下落葉隨著劍氣慢慢浮上半空

老者在覈心愈舞愈快

慶軻隻瞧得眼花繚亂

突然聽得老者大喝一聲

立定身形

手中樹支快速抖動數下

劍氣消散

老者微微一笑

慶軻見落葉已被老者用樹支串成一串

爺爺好生厲害

慶軻興奮的拍手讚歎不已

慶兒

爺爺老了

正如這落下的夕陽

也沒多少時日可陪你

爺爺啊

會儘量將畢生所創之劍法傳授於你

老者慈祥的摸著慶軻的頭



我要爺爺一直陪著我

慶軻嘟起小嘴嚷著

嗬嗬

天地萬物皆有命

人呐

總躲不過生老病死

慶兒乖

咱爺倆在這歇一宿

明早還要趕路呢

老者說罷伸了個懶腰

牽著慶軻步入古刹歇息

一夜漫長

慶軻耳邊傳來老者均勻的鼻息聲

小小的腦袋卻反覆著天下

生老病死的問號而翻來覆去

迷迷糊糊之間

古刹外突然傳來鬼魅般的淒涼啼哭聲

慶軻心頭一驚

睜大了雙眼

月光從窗戶投射入古剎內

卻不見了老者的蹤影

爺爺

慶軻壓低了嗓子輕聲叫喚著

連叫了數聲也毫無迴應

慶軻不禁嚇了一身冷汗

心想

糟了

爺爺讓鬼捉去了

正當慶軻徬徨無助時

窗戶外傳來一個老婦的哭腔



嗚嗚



我兒死得好慘啊

逍遙子

還我兒命來

姬無雙



仗著一些邪魔歪道的功夫

四處姦淫擄掠

草菅人命

死有餘辜

爺爺

慶軻乍聽得爺爺的聲音

終於鬆了一口氣

慶軻按捺不住好奇心

悄悄地爬到窗戶下

慢慢探頭往外窺視

在月光映照下

隻見逍遙子麵前站著兩個人

但見說話的老婦人披頭散髮

一身鮮紅色的衣裳

身軀佝僂手持柺杖

杖頭處卻鑲嵌著一柄彎刀

老婦人身旁的老頭卻異常高大

一身勁裝打扮

目無表情站在一旁不發一言

我兒爰乾啥便乾啥

礙著你什麼了

老婦看似老態龍鐘

喊起話來卻中氣十足

嗬嗬

真是什麼樣的娘養什麼樣的兒

江湖上人稱二位誅仙滅佛

惡事乾儘

今日就讓老夫替天行道

超渡爾等豈不善哉

逍遙子倒也不敢小覷二老的武功

嘴上說的輕鬆

暗裡運氣提勁

準備全神應戰

那老頭突然雙目圓睜

雙袖一抖

兩手已各握一柄寒光閃閃的匕首

朝逍遙子疾奔而來

逍遙子一見那匕首

便知刃上餵有劇毒

不等他近身一杖直刺麵門

老頭忙舉起匕首護著麵門

逍遙子手腕一轉

橫掃老頭下盤

隻見那老頭往後一翻

淩空一個跟鬥

落回老婦身旁

逍遙子杖指老頭

說道

你是誅仙

那老婦一陣怪笑

陰聲說道

讓我滅佛滅了你

說罷橫拖彎刀如蛇般滑行

人未至彎刀已朝逍遙子腰間橫劈而去

逍遙子卻也不躲閃

身形如疾風朝滅佛迎麵沖去

霎時避開了刀鋒

滅佛急忙右手一揮

點點寒光疾射而去

逍遙子將手中杖輪轉如旋風

將暗器打落

一縱身越過滅佛

不等逍遙子落定

誅仙手舞匕首急攻而來

身後的滅佛一轉身

又朝逍遙子背部一刀劈去

逍遙子泠笑一聲

手中杖往地下一擊

借勢騰空一躍

在半空一個迴轉

頭朝下而降

手中杖宛如劍雨落下

誅仙滅佛二人隻覺頂上一陣勁風壓來

急忙使儘全力舞動手中兵器護著劍杖的攻勢

逍遙子以杖當劍

渾厚的劍氣籠罩之下

二人虎囗生痛

叫苦連連

須臾之間

逍遙子落在二人之間

一杖戳中滅佛心口

右掌擊在誅仙胸口

二人中招往後急退數步

哇的一聲吐了一地鮮血

爾等所使之兵器

暗器皆餵有劇毒

可見心腸之歹毒

今日可彆怪老夫下手太絕

逍遙子說罷揮動手中杖

往誅仙滅佛二人攻去

二人互使一個眼色

誅仙將手中匕首朝逍遙子疾飛而去

滅佛扔下柺杖

雙袖一甩

漫天寒光如雨灑下

逍遙子不慌不忙輪動手中杖

慶軻隻見一團白光將逍遙子團團罩著

隨即傳來兩聲慘叫

誅仙全身遭滅佛的毒針釘滿

滅佛則讓誅仙扔出的匕首插入心口

二人倒地翻滾嚎叫

片刻便一動不動

逍遙子以杖將二人翻轉

此時東方已露出魚膽白

微弱的光線下

二人臉孔扭曲

麵呈紫色

早已斃命

逍遙子望著誅仙滅佛的屍首

歎息道

枉費爾等一身本領

卻作惡多端

正是自作孽不可活

爺爺

這時慶軻也來到逍遙子身邊

慶兒

你暫且迥避

待爺爺料理好再叫你

逍遙子手一揮

不讓慶軻近前



慶軻隻好退回古刹內等候

逍遙子雖不齒二人所為

卻也不忍二人曝屍荒野

逐在林中挖了一個墓穴將二人合葬一處

但願爾等來世莫再作惡人

逍遙子在二人墓前微微一躬

慶兒

咱們動身吧

逍遙子走近古刹喚道

一老一小在亂世之中飄泊

經曆塞冬酷暑

其間逍遙子除了傳授擊劍

也教慶軻讀書識字

爺爺

為什麼您教我的劍法

好象每次都有些不同呢

慶軻有些疑惑的問道

嗬嗬

慶兒也有所察覺吧

其實劍法不在招而在意

式是死而人是活

製敵在於快啊

最重要是懂得靈活變通

明白嗎

逍遙子拈著白鬚緩緩說道

慶軻似懂非懂的拚命點頭

過了這山頭

就是衛國了

慶兒啊

他日行走江湖

為俠之道必是充滿荊棘

歸國之後

你就改名喚作荊軻吧

逍遙子語重心長的望著衛國的方向說道

荊軻

好啊

我就是大俠荊軻

慶軻雀躍著笑道

嗬嗬

好孩子

逍遙子忍不住也樂開了懷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