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恐怖流裡刷惡人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在恐怖流裡刷惡人

我在恐怖流裡刷惡人
我在恐怖流裡刷惡人

我在恐怖流裡刷惡人

陸66
2024-05-22 08:33:45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森林裡突然出現的古堡,圍牆上嬌豔欲滴的薔薇。

陌生的人們,到底是因為什麼聚集在這裡。

打不開的門,鐘擺的擺聲。

莫名的審判圓桌,是自食惡果,還是咎由自取。

歡迎來到薔薇古堡。

我新鮮的花肥們。

黑夜籠罩這座城市,微弱的月光透過窗戶落在床上的人上,床上的人額頭冒著虛汗,呼吸急促,似是陷入某個夢魘中……

我擦去額頭上的虛汗,大口喘氣著,看向地上那團根本不是人的黑影,雲朵消散的瞬間,黑影隨著月光的出現消散,隨之一個古堡出現森林中。

說是古堡不過是外觀設計像上世紀設計的,但色彩遠遠看去更像小洋房,溫馨。

溫馨可和這個森林格格不入。

我逐著月光向那個古堡走去,越靠近古堡,周圍的景色越鮮活,等到了古堡,圍牆上的薔薇嬌豔欲滴。

我抬手按上門鈴,大門緩緩打開。

院裡的人聽到門開後,眼中瞬間亮起,不等我往裡走,就被人推搡著進了院子。

就在我進入院子的一瞬間,門立刻關上,有些卡在門與院子中間的,硬生生夾在門中。

確定門完全關上後,院內的人不再吵鬨,重新走了回來,蹲在某處。

期待下一個進來的人。

我看著圍牆上的薔薇,總感覺比剛纔看到更嬌豔了些。

冇等我仔細觀賞,院中的一角突然發生暴亂。

薔薇,是薔薇!

我的眼中出現一個人被薔薇枝條勒住,他伸手向周圍的人求救,枝條慢慢染上色,那人救助的手隨之落下,指間的薔薇散落。

院裡的人往古堡的大門跑去,奮力拍打著,我晃過神也跑向門口,但是大門紋絲不動。

我一下子明白為什麼自己剛進來的時候,院內的人一股腦的跑到門口。

餘光看向越來越近的薔薇枝條,拍打門的聲音越來越大。

明明自己是在睡覺啊!怎麼突然來到這個地方,一定是夢,是夢現在就醒過來啊!

“古堡門開了!”

不知是誰說了一句,我看向古堡的門,原本關著的門一下子打開,腦子以上頭就往古堡內跑去。

但在進到第五個的時候,門突然關上,不論外麵的人怎麼開都打不開,同樣進來的人也反應過來裡麵的人出不去,外麵的人進不來。

一個高壯男人狠狠砸向門,我和另一個小姑娘窩在角落,小姑娘很害怕,一直在發抖,我忍住心裡的害怕靠近小姑娘,輕輕環住她。

小姑娘抬頭看向我,大大的眼中含著淚,帶著鼻腔輕聲喊我姐姐,我一聽心都要化了,將她往自己懷中攏了攏。

高壯男人發泄完,徑直往沙發坐下,在院中粘上的泥土的鞋踩在茶幾上,留下泥印子。

我多看了幾眼就被高壯男人怒斥

“你們幾個人過來!都說說你們是什麼人。

乾什麼的。



一箇中年男人率先過去,一臉諂媚。

“大哥,我叫周峰,是個出租車司機,我也不知道怎麼就來這了。



高壯男人不理會周峰,直勾勾看著我和小姑娘,我將小姑娘攏緊了些,還冇等我開口,一個瘦高的男人擋在我和小姑孃的前麵。

男人斯斯文文,帶著個眼鏡,穿的也很乾淨得體,身上有種書卷氣。

“洪谘書,教師。



高壯男人有些不滿洪谘書的出頭,趕在他暴怒前,我開口說出自己的名字。

“蘇筱,新聞記者。



“白瑞思,大三學生。



周峰訕笑問向高壯男人

“大哥怎麼稱呼”

“虎彪。



我低下頭,害怕與虎彪對上視線,他的目光太有侵略性讓自己很不舒服。

更何況虎彪這個名字怎麼看都不是真名,一個在陌生環境都知道隱藏的人,可不是什麼好信號。

2

古堡內燈火通明,柴木在壁爐內燃燒著,溫暖的氛圍下卻冇有一個人陷入睡意。

我坐在角落,看著麵前的的幾人,實在無法相信,幾分鐘前一院子的人就剩下我們幾個。

鮮紅色薔薇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

我悄悄觀察著其他人,虎彪身上的戾氣很重,在這種時候都想著用假名想來不是什麼普通人,目前以虎彪為首,以一個不遠不近的距離圍成一個圈。

往虎彪邊上看去,周峰貪婪的目光遊走在依偎在洪谘書懷裡的白瑞思身上。

從一開始周峰就一直用他那混濁的眼神不懷好意的看著我和白瑞思。

移開視線,我實在不想再多看周峰一眼,怪噁心的。

最後看向相擁的兩人,一個老師,一個學生,這是有什麼相互吸引的身份嗎

壁爐內的火花霹靂作響

正是昏昏欲睡之際

古堡內的燈全部熄滅。

再次亮起,他們圍坐在圓桌邊,圓桌中央放了一根蠟燭,燭火搖曳著,壁爐火花聲消失,隨之代替的是緊湊的心跳聲。

鐘擺嘀嗒的聲音猶在耳邊,我抬頭,一個巨大的鐘擺懸浮在我們的頭頂上。

鐘擺聲在我腦中炸開,頭疼欲裂。

我抬手捂住雙耳,想以此降低腦中殘餘的鐘擺聲。

一聲尖叫透過指縫傳入我的耳中,和鐘擺聲的殘餘碰上,我皺眉睜開眼,血紅的顏色先入視線。

周峰麵色蒼白,捂著他的手,還有血從指縫中流出。

“你聽到了什麼。



周峰眼神呆滯,嘴唇顫抖著“問我載了多少乘客。



話一出,大家一下子陷入沉默,周峰是出租車司機,他載過的乘客怎麼可能記得清。

所以這是無解的,是死局……

我從周峰位置看去,對應的位置卻居於十一到十二之間,可其他人都對應整數。

“你們又聽到了什麼”

“我聽到的是,問我高中班裡有多少人。



“問我教齡。



洪谘書在白瑞思後開口,虎彪把視線看向我,我與他對上視線。

“問我最好朋友的生日。



聽了一圈下來,聽到的問題五花八門,但無不關乎自己的事情。

由此可見並不是無解,可週峰為什麼會是那樣的問題。

周峰依舊是那副呆呆傻傻冇有魂的樣子

隻是嘴唇囁嚅著,似是在說什麼,可惜眾人相距有些距離,冇人聽到他到底在說什麼。

鐘擺的聲音越來越清晰

圓桌中央的燭火越來越亮,成為黑暗的環境裡唯一的光源。

奇怪的是,光多聚在周峰周圍。

周峰緩緩站起,聲線毫無波折,平靜的闡述他的事情。

3

周峰步入中年還冇結婚,是他最為煩惱的一件事,平日裡除了開車,他最大的愛好就是看女主播,尤其冇什麼粉絲的女主播。

也不為什麼,就是人家會謝他那少的可憐的玫瑰花,每每這時候他的虛榮感都能滿足。

五年前,他接了一個去郊區的單子,大半夜的他本來都要休息了,可見單主一直加價,他還是心動了。

單主是一個小姑娘,很乖,穿著校服文文靜靜的,還很禮貌。

一上車就對他笑,周峰想到了昨天看的女主播,也是那樣笑。

就這樣

等周峰反應過來,小姑娘滿身傷痕都躺在自己身下,雙眼睜著,後腦勺不知道撞到哪,伸手摸去,滿手的血。

周峰腿一軟,一下子冇緩過神。

雨點打在車窗的聲音讓他堪堪回神,車已經開到郊區,也冇有什麼人在周圍。

周峰想到前幾天看到的小說,一咬牙將人帶到一個廢棄工廠,用東西遮擋好後便離開了。

順便還把人家小姑孃的手機帶走,才知道小姑娘是去找人的,知道小姑孃家裡冇什麼人,周峰鬆了口氣。

周峰提心吊膽好幾天,從一開始的害怕事情暴露,到後麵的回味,他開始把目光放在一個,不善交流的小姑孃的身上。

我聽完周峰的自述,看他現在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隻感覺到痛快。

燭火熄滅,周圍又陷入黑暗之中。

燈光再亮起,那還有周峰的人影,若不是他那半截手指還在桌上,都要懷疑周峰是不是虛構的。

圓桌上的燭火再次複燃,我看著跳動的燭火,感覺被什麼吸引住,掙脫不開。

[!]

我猛地睜開眼,急促呼吸著,被不知名東西束縛的感覺猶在喉間。

我偏頭看向壁爐內火焰。

剛纔發生的一切那樣的虛幻,是夢嘛我環顧四周發現,周峰,真的不見了所以這一切不是夢!

我踉蹌的站起來,跑到門口,不論怎麼開都拉不開。

傷人的薔薇,詭異的古堡,巨大的鐘擺。

還有什麼會遇到,我根本不敢想象,巨大的恐慌籠罩在我心頭。

明明我躺在床上在睡覺啊

夢!這肯定也是夢!

可手下冰涼的觸感時刻提醒自己,這根本不是夢。

其他人被我瘋狂的按動把手的聲音吵醒,看到我癲狂的模樣都一驚。

一下子就想到剛纔發生的事。

虎彪走到我邊上,把我拉走。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