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後,前妻忽然後悔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死後,前妻忽然後悔了

我死後,前妻忽然後悔了
我死後,前妻忽然後悔了

我死後,前妻忽然後悔了

阿妝
2024-05-26 16:27:13

我愛了沈千鶴整整八年,為了幫她實現夢想,傾儘所有。然而,這一切也抵不過她白月光一句輕飄飄的指認。她認定是我害得他再也站不起來。瘋狂報複我家以此逼我認罪。在去警察局揭示真相的路上,她白月光派人製造車禍讓我慘死當場。真相大白後,沈千鶴崩潰了,抱著我的屍骨不願放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愛了沈千鶴整整八年,為了幫她實現夢想,傾儘所有。

然而,這一切也抵不過她白月光一句輕飄飄的指認。

她認定是我害得他再也站不起來。

瘋狂報複我家以此逼我認罪。

在去警察局揭示真相的路上,她白月光派人製造車禍讓我慘死當場。

真相大白後,沈千鶴崩潰了,抱著我的屍骨不願放手……

第一章:我死了

我死後第三天,妻子沈千鶴終於如願以償把她的初戀接入我們的婚房裡。

我成為了這裡的地縛靈,魂體終日在房子周圍遊蕩。

直到這天雨夜,我爸卑微匍匐在房子門口,懷裡抱著一個罐子。

他中年痛失獨子,人已經有些不正常了。

他渾渾噩噩,不斷唸叨著我的死前願望。

讓沈千鶴再見我一麵。

門開了,在保鏢的簇擁下,出來兩個人。

沈千鶴穿著黑色的吊帶裙,露出漂亮的肩頸,細長的直角肩,冷白的皮膚和黑色的裙子是抓人眼球的色差。

依舊是精緻漂亮的臉,眼裡帶著傲然的冷淡。

我呆呆的看著這個我愛了多年的女人,心裡卻泛不起一絲激盪。

沈千鶴輕哼一聲冷笑,“怎麼,陸川這次又想玩什麼花樣?”

“是想說自己生病了還是被人打了。



“不是送去警察局了嗎?非要我使手段讓他在牢裡蹲一輩子才舒服?”

我爸混沌麻木的眼裡多了一絲痛楚。

他哭著大喊,“陸川他死了,他死了啊!你為什麼還是不肯見他一麵?!”

看到沈千鶴美目裡一閃而過的驚愕,我纔回想起來。

對了,她好像不知道我死了。

可她曾說,陸川你這麼陰險狡詐的人為什麼不去死。

所以,我真死了,如她所願。

沈千鶴反應過來之後,嗤笑一聲,“怎麼可能?”

我爸憤怒的把罐子拿出來,聲嘶力竭的吼著,“看清楚,這是陸川的骨灰罐,他真的死了!”

直到這樣,沈千鶴神色大變,緊緊盯著我爸手上的罐子。

在輪椅上的顧北嶼突然歎氣開口,“千鶴,你去看看他吧,從前的事我也不想計較了,雖然他差點把我害死,到底是兄弟一場,我也不好看他爸現在這麼瘋瘋癲癲的。



“而且……”他長歎一口氣,語氣無奈,“若你不去,不知道還會鬨出什麼事,他昨天還在威脅我……算了。



沈千鶴立馬旋首看向顧北嶼。

“他威脅你什麼?”

顧北嶼像是迫於無奈拿出手機,裡麵是昨天的“我”給他發的十幾條辱罵訊息。

可我三天前就死了啊,為什麼會給顧北嶼發訊息。

沈千鶴眼神轉變為徹骨的冷。

她抬起腳,毫不猶豫把麵前的骨灰罐狠狠踢開。

罐口打開,裡麵的東西灑了一地,居然是麪粉。

沈千鶴冷笑,“果然,陸川這樣惡毒的人怎麼可能捨得死,彆玩這種手段,要死死遠點。



我爸低吼一聲,瘋瘋癲癲開始扒拉著地上的麪粉。

看著這一切,我雙拳緊握,好奇怪,為什麼已經死了,心口還是疼得那麼厲害。

我想衝上去質問沈千鶴,問她為什麼就不願意相信我們的一句話。

可是我死了,她聽不到,就算聽到了,也不會信。

我和顧北嶼之間無論出現任何事,她隻會無條件選擇他。

我發現了顧北嶼和沈氏集團對頭公司來往密切,公司數據也是他泄露出去的。

我拿著證據去找沈千鶴,卻得知顧北嶼自導自演打斷了自己的腿,栽贓在我頭上。

我有理有據的物證被沈千鶴直接忽略,她哭著質問我為什麼就不能放過顧北嶼。

於是,她報警了,說要我去牢裡蹲一輩子償還。

我不怕,我坦坦蕩蕩自然同意警方介入。

就在三天前,我去警察局接受調查,被闖紅綠燈的卡車直接撞上。

冰冷的大門關上,我爸小心翼翼捧著扒拉起來的麪粉,一邊往外走,一邊嘴裡念著。

兒子,我的兒子。

我想跟著她一起離開。

可是突然眼前一閃,我居然跟著沈千鶴來到了房子裡麵。

第二章:有你在,我會安心

我看著房子四周,熟悉又陌生的環境立馬把我拉回從前的回憶裡。

當時沈千鶴隻一句喜歡市中心坐北朝南的房子。

我冇有絲毫猶豫,用光我所有的積蓄買下這套房子作為我和她的婚房。

如今不過兩個月的光景,裡麵的裝潢就已經大相徑庭。

明顯的風格變化,幾乎我不需要仔細想就知道是出自於誰的手。

顧北嶼呼吸突然粗重起來,臉色蒼白眼神脆弱。

沈千鶴立馬就著急了。

她連忙蹲在顧北嶼身前給他拍著後背。

“北嶼,北嶼你冇事吧。

”沈千鶴語氣滿是驚慌失措。

又招呼傭人拿來藥和水,喂著顧北嶼喝下。

我看著看著,眼眶突然有些發酸。

我竟不知道,沈千鶴還有如此溫柔的一幕。

顧北嶼緩和下來,對著沈千鶴扯出一個脆弱的微笑,“我冇什麼,隻是看到那張照片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



聞言沈千鶴回過頭看去。

客廳的中央,還掛著我和她結婚的照片。

兩人男才女貌,那也是唯一一張我和她的合照。

照片裡兩人相視一笑,彼此眼中都是情意濃濃。

那是我和沈千鶴在一起的第三年,誠意所到,金石為開。

她那顆對這個世界充滿冰冷和戒備的心總算是被我捂熱。

我和沈千鶴家庭情況相差很大。

她是孤兒出生,從小在福利院長大,而我家境小康,父母恩愛。

自高中開始,我就愛上了孤僻美麗的沈千鶴。

為了她,我什麼都願意,一切有用的資源都砸在沈千鶴身上,家裡人也很喜歡她,資助她上大學考研。

畢業後,我又拿出自己的積蓄幫她開公司,她性格強勢,我就自願居於人下,替她周旋。

沈千鶴的確很優秀,不過五年光景,就已經是遠近聞名的企業家。

恰逢我和她順利結婚,新婚燕爾,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進展。

直到,顧北嶼出現了。

他和沈千鶴是同一家福利院的孩子,總是一副柔弱老實的樣子,沈千鶴為他出了不少頭。

其實原本是一家有錢人家看上沈千鶴,但卻被顧北嶼冒領了名額被領養走。

結果不知道為什麼,又被人趕出去了,還落了一身的病。

顧北嶼的解釋是,他早就看出那對夫妻有問題,所以替沈千鶴承受了一切。

沈千鶴還是心軟了,給顧北嶼又是找工作又是找房子,那段時間她對他的關注,甚至勝過我這個丈夫。

我看出顧北嶼的狼子野心,提醒過沈千鶴,卻被她罵回來。

她說,我們從來都瞧不上他們這種孤兒出生的人。

說,她和顧北嶼纔是一個世界的人。

到後來,我和她關係越發惡劣,有段時間甚至形同陌路。

再後來,就是顧北嶼竊取沈氏集團公司機密。

我很驚訝,又有些小竊喜。

這照片,沈千鶴居然還留著。

我轉頭看向沈千鶴,卻在看到她表情的時候,心情頓時跌入穀底。

她先是意外,接著美目裡滿是厭惡。

“這種垃圾東西為什麼還留著!”

沈千鶴一邊說著,一邊取下結婚照丟進垃圾桶裡。

動作乾淨利落,冇有一絲猶豫。

我一眨不眨的看著丟進垃圾桶裡的照片。

才發現變成鬼了,是一滴眼淚都不會流下來了。

顧北嶼達成目的心滿意足,又裝模作樣的咳嗽幾聲,惹得沈千鶴心疼的蹙起眉頭。

趁著沈千鶴靠近,他抓住她的手腕。

“千鶴,你能陪我一起去床上休息嗎?”

“有你在身邊,我總會安心一些。



第三章:我真的要瘋了

有些意外,沈千鶴居然拒絕了,她安排傭人送顧北嶼去休息,自己走到了一邊。

一臉憤然的打字,像是在罵人。

我好奇的湊上去一看,卻發現她罵的人是我。

“陸川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有臉玩這樣的把戲,是不是覺得我不會狠下心把你送進去。



“你這種行為真的讓我看不起,所以我把我和你的結婚照也丟了,我看到你都覺得噁心。



還拍了垃圾桶裡麵的結婚照發給我。

若是往日,我肯定立馬卑微的回覆,長篇大論寫著小作文以求得沈千鶴的原諒。

而如今,賬號那邊安安靜靜。

五分鐘過去,十分鐘過去,冇有一句回覆。

沈千鶴眉頭越皺越深,精緻的臉上滿是煩躁。

她索性想給我打個電話,冇想到先打進來一個陌生號碼。

接通過後公事公辦的聲音傳來。

“你好,請問是陸川的妻子沈小姐嗎?我們是京城公安局,原本約定的三天前陸川來警局接受調查,到現在都冇有訊息,也聯絡不上他,隻能先聯絡你,是不是有出了什麼意外?

沈千鶴眼神發生了變化。

“陸川冇去警察局?”

我突然有些激動起來。

沈千鶴瞭解我的性格,肯定發現了不對勁。

果然,沈千鶴的語氣變得嚴肅起來。

“什麼方式都聯絡不上他嗎?他爸爸是怎麼說的。



“他父親神誌不清,嘴裡的話不能成為證據。



沈千鶴正欲開口說什麼。

手機接連震動,十幾條訊息一湧而入。

冇想到,都是那邊的“我”發來的訊息。

一開始是求饒,狡辯自己什麼都冇做錯。

接著開始詛咒辱罵顧北嶼,說他腿被打斷就是他活該,病秧子就該去死,自己絕對不會去認罪之類之類。

沈千鶴頓時暴怒,捏著手機的手不斷收緊,眼裡是掩飾不住的厭惡和失望。

我麻木的看著,很想告訴她。

可是千鶴。

這人的語氣,根本不像平時的我啊。

沈千鶴穩定好情緒回覆警方的話,有些斬釘截鐵,“他冇有出意外,是畏罪潛逃,估計怕坐牢躲起來了,還要辛苦你們早日把陸川緝拿歸案。



警方那邊還是有些疑惑,想和沈千鶴交流一些其他的問題。

沈千鶴態度堅決,“他絕對活得好好的,鬨失蹤隻是想逃避法律責任,你們放心,我有一萬種手段逼他出來。



說完,她掛斷電話,眼裡閃過一絲狠戾。

我頓時覺得有些不安。

果然看到沈千鶴麵無表情的吩咐手底下的人做事。

她叫他們馬上趕去我家,把我家房子砸了,把我爹趕出去流浪街頭。

我真的要瘋了。

衝上前想攔住沈千鶴。

卻隻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靈體穿過沈千鶴的身體。

我無聲的呐喊。

沈千鶴,我爸對你不菲,當年為了你的生意奔波落下一身的風濕病,你怎麼這麼狠心!

第四章:你怎麼下得去手

我很想去看看我爸現在的情況。

奈何我一個靈體什麼都做不了,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她把我家地址發給手底下的保鏢。

沈千鶴做事,果然有效率。

三天過後,再次見到我爸的時候,我被他的慘樣震驚了。

鼻青臉腫,渾身上下臟兮兮冇有一件好衣服,步履蹣跚走到沈家門口。

我瞳孔微微一縮,心口刺疼。

沈千鶴,你怎麼下得去手!

他冇再磕頭下跪,消瘦的身子挺直脊背,扯著乾啞的嗓子大聲訴說著沈千鶴的惡行。

我瞭解我爸。

他是一個很看重自己品節的人,從來不會想到用輿論迫人低頭。

如今卻選擇用這樣的方式反抗。

也是被逼得無路可走了。

“沈千鶴,你必遭天打雷劈,我們陸家待你不薄,待你那小白臉不薄,你們就這樣報答我們?!”

“你還想找陸川呢,知不知道陸川早就死了!”

可惜了,沈千鶴不在,這些話她註定聽不到了。

顧北嶼帶著人出來,一臉得意和鄙夷。

哪裡還有半分在沈千鶴麵前溫潤公子的樣子。

他居高臨下看著我爸,嗤笑一聲,“看來還是打得不夠狠啊,還有力氣叫囂。



又對著身邊的保鏢打了個手勢。

“去,把他打到冇辦法開口說話為止。



幾個人一擁而上,把我爸死死鉗製住,有人舉起手臂粗的棍子,一下又一下打在我爸身上。

我爸疼得滿頭大汗,但是口中對於他們的控訴依舊冇有停下來。

眼看著圍觀的人越來越多。

顧北嶼急了。

他怎能不急,他怕被人發現自己鳩占鵲巢,他怕彆人笑他是冇用的小白臉。

於是發了狠。

“快點打斷腿,丟去百公裡開外的郊外。



一棍子下去,我爸臉色慘白,疼得險些暈過去。

我眼睜睜看著他小腿骨凸起。

顧北嶼這個畜生,活生生打斷了我爸的腿。

“你們這是在乾什麼?”

一輛黑色的邁巴赫開來,一身紅色長裙的沈千鶴從車上下來。

美目淩厲的掃過周圍人,又停留在顧北嶼身上。

“為什麼要叫人打斷他的腿,還有,我隻是吩咐你們把他趕出住的地方,可冇有說過要這樣欺辱他。



聽到這番話,我心裡立馬有了一絲希翼。

“千……千鶴。

”顧北嶼眼中劃過一絲驚慌失措,接著開始劇烈咳嗽起來。

沈千鶴臉上冰冷消散,立馬上前握住顧北嶼的手,眼中滿是擔憂。

“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顧北嶼紅著眼眶,無奈歎氣。

“對,是我叫人打的他,可我也隻是因為氣不過。



“他兒子那樣辱罵我就算了,他也這樣罵我,還在這麼多人麵前抹黑你,我實在是看不下去才這樣。



立馬有人開口作證。

我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些人把白的說成黑的。

心中期待沈千鶴至少也應該聽我爸解釋一下。

冇想到沈千鶴轉身對著地上還在不斷翻滾哀嚎的我爸冷然一笑,“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北嶼,你冇做錯,是我心慈手軟了。



她紅唇一張一合,說出來的話冰冷刺骨,“那就按你說的,丟去郊外,自生自滅。



就在這個時候,尖銳的警笛劃破天空。

幾輛警車趕到,接著下來幾個警察。

他們麵色凝重找到沈千鶴。

“沈小姐,關於你丈夫陸川,我們有訊息了。



“三日前,西華路發生車禍,而你丈夫當時就在受害者車上。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