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後六年,得知真相她後悔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死後六年,得知真相她後悔了

我死後六年,得知真相她後悔了
我死後六年,得知真相她後悔了

我死後六年,得知真相她後悔了

六六順利丸子
2024-05-24 23:32:42

我死後第六年,前女友搖身一變成為國際舞蹈首席。她為報覆被欺淩之仇,狠心對我早已癡傻的母親下手。甚至打斷妹妹彈鋼琴的一雙手。妹妹無法忍受母親被欺負,忍痛將真相告訴她。「你的好竹馬為了得到你,不惜毀了陸氏,還以你的雙腿威脅患骨肉瘤的哥哥放棄你!」「哥哥已經死了六年,他到死還念著你啊!」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死後第六年,前女友搖身一變成為國際舞蹈首席。

她為報覆被欺淩之仇,狠心對我早已癡傻的母親下手。

甚至打斷妹妹彈鋼琴的一雙手。

妹妹無法忍受母親被欺負,忍痛將真相告訴她。

「你的好竹馬為了得到你,不惜毀了陸氏,還以你的雙腿威脅患骨肉瘤的哥哥放棄你!」

「哥哥已經死了六年,他到死還念著你啊!」

第一章

報複回去

「老太婆,還是不肯說她兒子去哪?」

我不由得一怔,一絲苦澀浮上心頭。

已經死掉的人,怎麼可能會出現。

護工點了點頭,「是的,她不肯說。



趙想想蹙眉不悅,重重地拍了下桌子,「好,很好,讓我去會會她。



養老院走廊靜悄悄,隻傳來一陣陣淒慘的哭喊聲。

趙想想抬腳踹開門,驚動了裡頭的人。

母親嚇得臉色瞬間煞白,她蜷縮在角落渾身顫抖不停,目睹趙想想那一刻,不停尖叫著。

「吵死了!」

趙想想回國後找不到我,已經失去所有耐心,她脾氣暴躁,母親的尖叫聲無疑是火上澆油。

常年練舞的她,小腿上全是肌肉,此刻竟高高抬起腳猛地一腳接著一腳踹在母親的身上,發出一陣陣沉悶的撞擊聲。

「死老太婆,當初你怎麼對我,現在我就怎麼還給你!你看看你生出來的白眼狼,連你都不管!」

「你到底說不說,陸今安到底在哪!」

癡傻的母親不懂自己為何要被人毆打,她一個勁往角落縮,試圖躲避施暴者的拳打腳踢。

我瘋了似撲過去想護住母親,卻硬生生穿透她飄到另一邊。

早已為孤魂野鬼的我根本保護不了母親,隻能眼睜睜看著她被趙想想欺淩。

冇過一會兒,母親被打得失禁了。

一陣濃烈刺鼻的臭味飄來,讓失去理智的趙想想徹底冷靜下來。

她捂著鼻子,神情冰冷無比,語氣輕蔑不屑,「昔日陸氏夫人變成如今這副鬼樣,簡直就是報應啊。



「我不管你是真傻還是裝傻,告訴陸今安,這隻是剛開始。



「他曾經對我做的每一件事,我都會一件件報複回去。



趙想想居高臨下,對著躺在地上苟延殘喘的母親,惡狠狠地發出警告。

我飄在空中看著癡傻的母親滿身傷痕趴在地上像個無助孩子一樣哭泣,心如刀割。

如果我冇死就好了,一切都不會發生。

母親不會受刺激變傻,妹妹也不用一天打三份工照顧媽媽。

趙想想也不會恨我到這地步。

然而我已經死了,死了整整六年。

一個隻能禁錮在趙想想身邊的靈魂,什麼事也做不了。

第二章

她要結婚了

「想想,你還是不肯放棄找陸今安?」

「彆忘了,我們倆準備結婚了,你不能這麼對我。



說話的人是趙想想的竹馬池城白,他拄著一根柺杖,走向站在窗邊的趙想想。

我想起從前他對我一直有敵意,總是三番幾次挑撥我和趙想想之間的關係。

趙想想卻對我說,她對池城白隻是妹妹對哥哥的感情。

冇想到他們準備結婚了。

「怎麼可能,我隻要想起過去受過的屈辱,恨不得弄死陸今安。



「這個窩囊廢,一定是害怕我找他麻煩才躲起來,連自己的母親也不管了,陸家養出這麼個貪生怕死的玩意,難怪家產都被他敗光了。



提起我的名字,趙想想渾身上下散發著戾氣,氣得咬牙切齒。

「彆氣了,我會派下屬去找。



「現在該跟我一起去看看婚紗了。



池城白的安撫,讓趙想想的情緒漸漸平靜下來,她露出溫柔的神情,投入他的懷抱,「謝謝你一直陪在我身邊,有你真好。



我看著趙想想投入他人懷抱露出幸福的笑容,心裡止不住的心酸與痛楚。

曾幾何時,她也曾像現在如此愛我,說嫁給我以後一定要兒女雙全。

如今趙想想對我的恨意那麼強,恨得不我死,不知道她得知我的死訊那天,會不會樂得合不攏嘴慶祝一番。

池城白家世顯赫,帶趙想想來到自家開的婚紗店,指著一排知名設計師設計的婚紗,對著她說,「我說過要給你最好的,你看看這些,如果不滿意,我們再換。



趙想想坐在沙發上看著婚紗,神情恍惚,似乎在想其他事情。

我忽然想起曾經,她說要將最美的一麵留在婚禮儀式上,這樣美好的first

look值得回憶一輩子,於是她拒絕我的陪伴,獨自一人去試婚紗試妝。

如今她要結婚了,新郎卻不是我。

看著她挑好婚紗準備去試時,我忽然間不想去看這一幕。

「原來是你,我說怎麼這麼眼熟。



「我倒是忘了陸今安還有個妹妹啊。



趙想想的聲音很大,忽然間驚醒沉浸在回憶裡的我。

我轉身望去,看見消瘦許多的妹妹手上捏著一塊抹布,手足無措站在試衣間旁邊。

第三章

害苦妹妹

「不,我不是。



妹妹狼狽低下頭,企圖離開這裡,卻被趙想想突然伸出的一腳,絆倒摔到地上。

「臟死了。



趙想想居高臨下走到她身邊,伸手一把揪住妹妹的頭髮。

妹妹吃痛撥出聲被迫仰起頭,她摔得鼻青臉腫,嘴巴磕腫不斷滲出血液,牙齒摔斷了半截,整個人狼狽不堪。

我看到這一幕,心痛得無法呼吸,恨不得以身相替,妹妹比我小五歲,被我捧在手心疼愛長大,從未受過委屈。

現在,我隻能看著乾著急,再也無法保護她。

「想想姐,我和媽媽做錯什麼要被你這麼對待!」妹妹忍著疼痛,斷斷續續道。

「媽媽受刺激本來身體就不好,你還去折磨她,她當初對你。



啪地一聲響起。

趙想想狠狠掃了妹妹一記耳光,指著她罵道,「彆叫我姐,少跟我提以前,陸今安當初漠視我被你媽辱罵,這筆賬我說什麼也得還回來。



「壞事做儘遲早會遭報應的,如今你們的報應就是我!我會讓你們生不如死,直到你那孬種哥願意出現為止。



「他不肯出現,那麼折磨肯定由你們受著,不好受也得給我受著,這是你們陸家欠我的。



我看著妹妹強忍著淚水,攥緊拳頭卻始終一言不發。

她遵守與我的約定,不願違揹我的遺願。

可憐的妹妹,哥哥終究是害苦了你。

如果我知道趙想想會回來報複妹妹和媽媽,是絕對不會讓妹妹替我守住死掉的秘密。

六年前,我的事業蒸蒸日上,而趙想想收到來自國外舞團的邀請入團。

我們倆約定好一年後結婚,為各自未來奮鬥著,然而就在這時,我不幸確診骨肉瘤,緊接著公司遭人暗算麵臨破產。

接連不斷的厄運,讓我痛苦萬分無法麵對趙想想。

直到趙想想的竹馬池城白找上門,他實在是太瘋狂,為了得到趙想想,不惜毀掉我的公司,還以趙想想的一雙腿威脅我,讓我放棄她,不然就毀了她的舞蹈夢。

「你身患癌症,公司又破產,跟廢物冇什麼區彆,給不了趙想想幸福。



「最好趕緊離開趙想想,否則彆怪我毀了她的腿,讓她這輩子再也冇法跳舞。



他的瘋狂讓我怕了,我一個將死之人根本無法護住心愛的女人。

但我知道趙想想對我情深意重,是不會輕易離開我。

我隻能花錢找陪酒女,故意在婚房演戲,讓趙想想撞見我“出軌”。

但她很聰明,直截了當問我是不是瞞著她什麼事,並不在意出軌的事。

我為了讓她徹底死心,狠下心甩了她幾個巴掌,故意抬腳踩在她腿上,威脅她趕緊滾蛋否則毀了她的事業。

甚至為了演戲逼真點,我拜托母親去找她,用最惡毒的語言攻擊她。

最終,趙想想被傷得偏體鱗傷,頭也不回踏上去國外深造的路。

第四章

她太狠了

「她就是陸今安的妹妹?」

池城白見趙想想一直在試衣間不出來,匆匆趕來,目睹趙想想施暴,非但不阻止,饒有興致地站在一旁觀看。

「對啊,這小賤貨跟他哥一樣不要臉,還敢跟我頂嘴。



趙想想越想越氣,或許是覺得回國已經快一週還冇見到我,她的耐心早已耗儘。

「我記得陸家小姐陸驍驍以前彈鋼琴還拿過獎吧,怎麼淪落到來我的店鋪打工。



池城白突然若無其事提起此事,我感覺不太對勁了。

下一瞬,一道淒厲的慘叫聲響起。

「彈鋼琴?你哥當初還想廢掉我的雙腿呢,我也要你嘗一嘗被打的滋味,讓你這輩子再也無法彈鋼琴。



趙想想像是找到出氣筒一樣,她穿著高跟鞋毫不留情地踩在妹妹的手指上,那雙因為打工養家早已變得粗糙暗沉的手瞬間鮮血淋漓。

妹妹的慘叫聲不絕於耳,迴盪在整個試衣間。

十指連心的痛,像是給我的一道道酷刑,讓我無法冷靜下來,心痛得如同被刀割般的痛。

她太狠了,恨我到這地步。

可妹妹是無辜的啊,當初妹妹對她有多好,難道她都忘記了嗎?

真正的仇人一直是池城白啊,是他毀了這一切。

可我現在已死,後悔也來不及了,如果當初好好跟她說清楚,會不會有不一樣的結局?

可惜冇有如果,我患癌症公司破產,還被池城白威脅,跟廢物一樣什麼也做不了。

「好啦,碰她簡直臟了你的腳。



池城白拄著柺杖一步步走向她,牽起趙想想的手坐在沙發上,他眼底的笑意深不見底,「既然這麼恨陸家人,她又弄臟了婚紗,不如就送她去夢夜城賺錢還債吧。



夢夜城,是池家開來專供達官貴人消遣的高級會所,來這裡的人各個都有自己的癖好,那手段冇幾個女人能承受得了。

當初趙想想跟我說起這件事,她言語裡的不屑

對池家做這行感到很噁心。

「送,必須送!」

「我倒要看看陸今安知道自己妹妹為了他去乾這個,還敢不敢繼續躲著。



夢夜城可是出了名的魔窟,冇幾個人能活著好好出來,趙想想居然真的要送妹妹去那!

我怒火中燒,瘋了似飄過去企圖罵醒她。

可我隻是個靈魂,連這點事也做不到,隻能眼睜睜看著妹妹被池城白的保鏢拖走,地板上留下斑斑血跡。

第五章

他死了

妹妹的出現,讓趙想想失去了看婚紗的興致,她不顧池城白勸說,一個人開車回家。

我原以為她是真的回家,可冇想到的是她居然再次將車開到養老院。

母親因為她的折磨,無法控製自己,隻能被強製綁在床上。

她睜大著眼睛,看到再次出現的趙想想,宛如驚弓之鳥劇烈掙紮起來。

「嘖嘖,看到你這幅樣子,我怎麼心裡一點也不暢快。



「哦我知道了,不聽話的人就該好好教教,這不就是您當初告訴我冇教養的人,就該有人好好管教,纔不會做出一直糾纏不肯放手的事。



她的笑容陰森可怕,宛如索命的惡鬼一樣,從身後拿出一根教鞭。

護工於心不忍,她實在是看不下去了,走上前勸阻她,「趙小姐,您就彆跟一個傻子計較了,犯不著,等會兒把人打死就不好了。



趙想想嘴邊微笑,眼底的輕蔑彷彿在嘲笑她多管閒事,「我想,不用我提醒你,你拿的是誰發的工資吧。



「打傷了又如何,我有的是錢,到時候出錢給她治不就得了。



護工抖了抖嘴皮,最後還是嚥下冇說完的話,她藉口有事離開這裡。

母親所在的養老院建在郊區,宣傳少入住的老人也少,每間房間隔音強,護工必須24小時陪護。

護工走後,房間內靜得可怕,隻剩下已經嚇傻的母親,和渾身散發戾氣的趙想想。

「既然你兒子不願意出現,那就彆怪我太狠心!」

她高高舉起教鞭,把對我的恨意全數發泄在可憐的母親身上,那教鞭揮到皮肉上發出陣陣沉悶的聲響,令人心膽俱寒。

母親撕心裂肺的哭聲,讓我痛苦地捂住耳朵閉上眼,不忍心繼續看下去,鋪天蓋地的絕望幾乎要將我淹冇。

忽然一道急促的敲門聲響起,趙想想喘著氣丟掉教鞭,喊了一聲,「誰啊?」

「趙小姐,是我,您要我查陸今安的訊息,已經查到了。



她麵露不屑,朝早已痛暈渾身傷痕的母親望去,「算你命大,你那該死的兒子,總算被我找到了。



我確實該死,連自己的媽媽和妹妹都保護不了。

活得時候冇有安頓好他們,死了還要困在這兒看她們因為我受苦。

查到我的訊息?我苦笑一聲,能查到什麼?查到我的墳墓在哪嗎?

趙想想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髮型,拉開門走出去。

西裝革履的男人將一份報告遞給她,畢恭畢敬道,「按照您的要求,我們展開一係列調查。



「長話短說,陸今安到底在哪。

」趙想想神色不耐,打斷他的話。

男人停頓了會兒,有些猶豫不決,直到趙想想瞪了他一眼,他連忙說道,「陸今安先生他。

他死了,已經死了六年。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