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將霸淩者全部送進了監獄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將霸淩者全部送進了監獄

我將霸淩者全部送進了監獄
我將霸淩者全部送進了監獄

我將霸淩者全部送進了監獄

周洲子
2024-05-22 11:40:01

我將霸淩者全部送進了監獄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跨越大西洋而來,我落地那天妹妹跳樓了。

葬禮上,妹妹的同學師生悲愴異常,我卻看到一個男生漠然地看著我。

我聽見他心聲:“她是被逼死的。



凝視深淵時,深淵也在凝視我。

我許願讓霸淩的人永困夢魘,可是夢魘找上的不是他們,卻是我。

1

機場人聲鼎沸,我瞞著大洋彼岸的父親,偷偷回了國。

天氣陰沉,我等在妹妹學校門口。

一道**撞擊地麵的聲音……

我看見身邊的人,無論是師生、家長都亂作一團地跑去一個方向。

有人喊道:“都彆擠,都彆擠!”

我湊過去,路上不小心撞了一個男生,他的身影逆著人流,事不關己,眼神微涼,眉宇清冷。

鮮血灑在水泥路上,人影重疊中我看到一隻戴著和我相同銀鏈的手腕,我想要伸手卻怎麼也摸不到。

驚濤駭浪的恐懼襲來,拍打著我的五感,似乎有什麼要破繭而出。

[居然真死了!嘖嘖,真慘,多好看的一張臉,死了也不過是這副醜樣子。

]

我望著身邊女孩的臉,她唇瓣壓根冇動,臉上擺出一副憐憫驚嚇的神色。

[嗬!活該。

]

聲音卻極致地嘲諷!

這次我看清了,她冇有說話,可我分明聽見了聲音,有人過來叫她,她出聲應答,音色如出一轍——女孩叫曾黎。

在我回國的第一天。

妹妹跳樓了。

母親連妹妹的最後一麵都冇讓我見。

靈柩擺放堂中,陌生的母親哭成淚人。

眼角乾涸,呆滯著望著看不清麵容的妹妹,我諷刺望向母親:“哭有用嗎?你告訴我!虞可為什麼會自殺?”

虞可與我不同,她性子軟,耳根子更軟,臉皮也薄,平日裡聽話懂事得很。

我天生叛逆,國外開放不拘束的風氣下,性子也更是不加收斂。

問到自殺的原因,母親身子頓住,蓬頭垢麵的頭不住地搖晃,躲在一側低著腦袋,一把鼻涕一把淚說:“我…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不知道?

你不知道,那為什麼我聽見你心裡說:[不能說,我不能說,我還要生活!]

我冇有出聲質問,隻是冷冷地望著麵前這個自詡為母親的女人。

2

靈堂裡陸陸續續來了不少人。

亂七八糟的心聲止不住地往我耳朵裡鑽,我還無法適應突如其來的身體變化。

忍得冷汗直冒,腦子嗡嗡作響!

一群妹妹學校的同學老師,烏泱泱捧著花圈滿目傷懷的祭奠。

我刻意不去聽他們在想什麼,可是聲音還是止不住地往腦子裡灌。

[居然真死了,可惜了,冇有好玩的了。

]

[她是自殺,跟我應該沒關係吧。

]

[早就該猜到這個賤人不安生,居然自殺搞出人命來。

]

我坐在那靜靜地望著那幾個打扮妖豔,身材傲人的女學生。

為首的是墜樓那日我碰見的曾黎!

“你們是虞可的同學?”我不含溫度地問。

曾黎麵上浮現困惑,心底的卻極為不屑。

[到底是姐妹,跟那賤人長得一樣惹人厭!]

對方冇有回答,我卻聽見了她真實的聲音,這個姑孃的真實一麵與她平日裡的虛偽作態完全不一樣。

身邊幾個眼色極好的女生馬上出聲:“我們是虞可的同學,冇想到發生了這種事,想來儘一份心意。



我悠悠地起身走到了曾黎的麵前,忽然抬手。

她似乎被嚇到,趕緊抱頭,而我的手卻隻是輕飄飄地落在了方纔說話的女生的肩上,輕拍了兩下。

她似乎意識到自己小題大做,應激反應過度了,尷尬地理了一下頭髮,訕訕地看了我兩眼。

我不由譏諷一笑。

丟下一群人向裡堂走去。

我那個柔弱不能自理的母親除了眼淚,什麼都不會,似一攤爛泥扶不上牆。

學校的老師帶著剛剛幾個女生走了過來:“虞可媽媽,節哀順變。



我望著這箇中年謝頂的男教師,發現他的眼球極渾濁,唇瓣紫紅,一看就是經年酗酒抽菸的坯子。

聲音落下,我看見母親脊骨消瘦的身子顫了一下,不知不覺往後縮了縮。

“多謝沈老師!”

我能感受到她的恐懼,不由便多看了這個沈老師幾眼,這男人落在我身上的眼神也是極度叫人不適。

[多完美的身子的啊,可惜了!]

那道聲音帶著貪婪和**,我凝視著沈老師的背影,瞳孔不住地收縮和震動。

妹妹的死不是一個人造成的,是他們所有人造成的。

一行人浩浩蕩蕩來,三三兩兩的離開。

一道影子斜照進地麵。

我抬頭看見了一個清清冷冷的背影,瘦削高挑的身材,眼皮薄而上揚,看似無情。

是那個人!

那日也是他,逆著人流,不合世俗。

他當下便察覺到了我的眼神。

[自殺嗎?嗬!]

我驟然出聲,打破凝滯的空氣:“你什麼意思?”

那人忽然眼神一變,看著我充滿懷疑和探究,他冇有出聲,我卻準確地猜到了他的想法,想不震驚都難。

我問了兩遍,他都不回覆。

等到我準備提腿走去,那人忽然轉身消失在了角落……

“哈哈哈,你看到了嗎?他媽那慫樣,笑死我了!”

“可是那姐姐看著不是省油燈啊,看得我雞皮疙瘩都出來了。



“切,跳梁小醜!”

剛纔那群姑娘們正吞雲吐霧不遠處的拐角處談笑風生,笑聲尖銳刺耳。

我無聲地隱去了身形。

3

所有的資訊都指向背後另有真相。

我望著靈柩,裡麵的人直到死我都不曾仔細看過。

屋內無一人,頹然一地宛若瘋子的母親蹲在一旁,我直接無視。

跨步走了上去,手上忽然發力,推了幾下纔將沉重的棺材蓋掀開。

靈柩自帶製冷裝置,屍體儲存完好,我看見妹妹的臉色發青,蒼白的皮膚泛著青色有些浮腫,衣服將她裹得嚴實,可是不小心落在外麵的手腕處還是看到了幾道傷痕!

“你在乾什麼?死者入棺,便不能再開,這樣你妹妹到了地下還怎麼安息!當初就知道你是個野性未馴的瘋子,當真冇錯!”

母親才發現我在做什麼,震怒慌張地踉蹌跑來,拽開我。

可惜她的力道太小,根本撼動不了我。

我一直都知道她對我頗為忌憚,害怕我,管教不了我,索性離婚之後斷然選擇了我的妹妹。

冇事,反正我也瞧不上她……

但是我冇想到,反而將虞可拉入了地獄。

[不可以!]

[不行,她會發現小虞身上的痕跡!]

“放手!”

“遲了,我已經看到了……”

母親的手顫巍巍地離開我的肩膀,我厲聲嗬斥:“她是你的孩子,但你卻幫助那些對她施暴的人隱瞞真相。



她既然還是不願說,我也不奢望。

那便按我的方法來解決這個事。

我聯絡了父親的朋友,為妹妹做了屍檢。

父親法醫朋友神情難看說:“長期營養不良,多處軟組織挫傷,是長期毆打造成的。

”他欲言又止。

我麵色沉如水:“還有什麼……沒關係,您說。



“處女膜破裂,有曾經小產的跡象。



“我不相信虞可是自殺!”

我眉眼猩紅,世界頃刻被海水倒灌得轟然四分五裂,崩塌毀滅。

虞可,你都發生了什麼!!!

姐姐來晚了……

4

我穿著二中的校服轉學到了妹妹之前所在的班級。

那些熟悉麵孔在這裡聚齊了。

沈老師似乎並不樂意看到我來,毫無笑意,像是心虛:“這是我們新來的轉校生,大家打個招呼。



粉筆重重地摩擦在黑板上。

最後一個落筆!

我轉身:“這是我的名字,虞醉,我是虞可的姐姐!”

他們眼底的驚訝我看得一清二楚,以後請多指教了。

這所學校披著親民平等的外衣,內裡卻**奢華。

進這所學校的學生,父母絕大多數都是社會層麵有著一定地位的。

這也是我為什麼能夠轉學進來,憑的也是我爸的經濟實力。

學校後街巷——

“求求你,放過我,我家裡還有事。



“有事?哦!就是你那個病得要死的媽媽是吧。



“哎,你說說你,家裡冇錢冇勢,拖著你那個拖油瓶累贅得要死的媽,拿著獎學金來我們國際一中上學,累不累啊?”

“要是我就識相地趕緊滾!哦,不對,你可不能走,你走了……我們就要少很多樂子了,哈哈哈哈哈……”

一群女鬨堂大笑,譏諷、嘲弄、惡劣、粗鄙都是在她們身上的東西。

我看見那個女生蜷縮在黑水一片的地麵上,低著個頭,看不清臉,隻看見肩膀在聳動。

[救救我!誰來救救我!]

聽見她歇斯底裡求救,卻連頭都不敢抬一下。

上臂被校服遮蓋的地方還裸露在外,一截燃燒的菸頭還硬生生地戳在上麵,滾滾發燙,肌肉都在不住的顫抖。

我眼中的厲色更深,那些因為多年父親的管教而收斂的暴力因子在悄悄作祟。

“呦!原來大名鼎鼎的律界曾大狀的女兒就是這樣的,看來真是教女有方啊。



“是你!”

果然,她的記性很好。

那就好。

“是我,怎麼辦,糟糕了,被我發現了真麵目,該不會要殺我滅口吧?”我假裝害怕地問。

曾黎也是看不出真假,居然相信我是真的怕了,還沾沾自喜地道:“知道就好,給我把嘴巴閉牢了,讓我聽見一絲風聲,你死定了。



“可是怎麼辦,我自小到大就這張嘴最不老實,指不定我心情不好,或者心情好了就說出去了。

”我一改膽怯,帶著狠戾的眼神步步逼近。

“你耍我玩呢,是吧,虞醉!”

她的手忽然高舉就要落下,卻被人橫臂攔住。

“曾黎,不要過分!”

“謝路寧!”

她看我的眼神變了變。

立馬換了副模樣,笑著跑到的男生麵前。

謝路寧?

我轉身落進了一雙冷漠到可怕的眼睛,看不到一絲悲喜。

這人便是那日出席葬禮,說了妹妹被逼死的事情的男生。

“又見麵了。

”我涼薄的笑了笑。

這人跟我不同班。

謝路寧漠然地點了點頭,曾黎見我們竟然認識,眼裡的嫉妒瞬間席捲燒斷了理智。

“你們認識?”她語氣責備。

謝路寧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不在乎地轉身便要走。

她惡狠狠地盯著我。

“你們不是回家,去哪玩?帶我一個不多吧。

”我卻挑釁地勾著唇角,忽然出聲盯著謝路寧的後腦勺。

“想來便來吧。

”謝路寧出聲。

曾黎氣憤地跺腳,跟了上去。

我站在原地,勾起的嘴角瞬間像被橡皮擦抹過,平靜陰沉。

我背對著蹲在巷子裡的女生說:“你可以走了。



5

燈紅酒綠,群魔亂舞的ktv,眼花繚亂的燈光像是監獄的燈塔,不斷地掃視著每一個角落。

這種地方我不是第一次來,國外管得冇那麼嚴,曾經荒唐的那一陣,我比誰都放肆。

不過被我爸揪了回來,現在看著倒像是玩剩下的。

包廂裡。

幾男幾女,曾黎貼著謝路寧的位置坐,生怕彆人不知道他們的關係。

“謝學霸,來一首吧,今天可是曾黎的生日。

”有人起鬨。

“我嗓子不舒服,你們唱吧。

”謝路寧聲音嘶啞。

曾黎一臉期待化為失望。

乾咳了兩聲:“咳咳,寧哥嗓子不舒服,那就我來唱。



曾黎唱的還不錯,一首告白氣球不用猜都知道是唱給誰的:

塞納河畔

左岸的咖啡

我手一杯

品嚐你的美

留下唇印的嘴

花店玫瑰

名字寫錯誰

告白氣球

風吹到對街

微笑在天上飛

我似笑非笑地看著,幾乎快要同沙發融為一體。

本校和外校的都有,我就這樣靜靜聽著他們在那歡熱地聊天。

女一:“哇哦,唱的真好!”

女一:[真是夠肉麻噁心,唱得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

女二:“聽說這曾黎和謝路寧早就有婚約了?”

女一:“你這訊息知道的也太晚了,這事圈子裡都傳遍了好嘛。



女一:[這謝路寧是真帥,這曾黎走的什麼狗屎運啊!]

女二:[居然有婚約了,那我豈不是冇機會了!]

都說人這個動物太複雜,就是喜歡口是心非,這幾個人不也一樣,臉上裝得那麼和諧祝福,肚子裡不還是嫉妒和不平衡。

我冇忍住冷笑出聲。

“嗯?你笑什麼?”一道渾厚的男聲在身邊乍現。

我偏頭一看,是個寸頭長相陽光的男生,體魄健壯,堪比體育生。

“冇什麼。

”我擺手道。

“我好像從前冇有見過你,新來的,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張誌君。



“虞醉。

”我淡聲道。

“很好聽的名字。



“謝謝!”

張誌軍透過五顏六色的光線看我,眼底閃過驚豔,我早已習慣了,其實我和妹妹長相很相似,長得都不錯,是人群中能一眼看到的那種。

但是虞可整個人看著更清純溫和些,而我的美卻帶著一種攻擊性,像冇有拔刺的玫瑰。

我一直很清楚!

“聽說他們訂婚了?”我眼神在謝路寧和曾黎之間暗示道。

“你該不會也和那些男生一樣喜歡這小子吧。

”張誌軍帶著警惕望著我。

我順手拿過桌子上的涼茶準備喝一口潤潤嗓子,杯子到唇間,刺鼻的味道。

我微微皺眉……

他們竟然把涼茶換成了酒!

好幾人慵懶自得地喝著,看來不是第一次乾這事了。

我不動聲色地放下,戲謔一笑。

“你想多了,我不早戀。



這回答叫張誌軍倨傲的眉眼柔下來,意外的哼笑了兩下。

“他們呐,是娃娃親,不過我偷偷跟你說,這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人姑娘一人單相思,也是怪累的,真不知道謝路寧這個冰塊有什麼好喜歡的,哪有我這麼善解人意。

”張誌軍笑著張開臂膀,湊近了些。

我不著痕跡地後退。

暗暗思忖,難道虞可被曾黎盯上與謝路寧有關係?

一道黑影壓下。

謝路寧將張誌軍拉開,拽到了一邊。

眼睛卻看著我,[蠢貨!]

我驚訝地瞪大眼睛,不知道這人為何罵她,難不成是知道她在打探訊息?

卻也不像。

曾黎也看到了這一幕,走過去不知道說了句什麼,張誌軍的臉色瞬間大變,看我的眼神滿是警惕。

我聽到他心中喊了一句:[虞可的姐姐!]

我知道了,他也是知情人之一……

6

我來到學校有一段時間了,開學的摸底考試結束,我優秀的成績直逼總是掛在榜首的謝路寧。

之後的幾個測試,我和謝路寧一直在第一和第二互換。

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樣了,從不屑到嫉妒和警惕,還有不少崇拜。

這次月考,我數理化滿分,把謝路寧直接比下去,被沈老師叫到了辦公室。

“虞醉啊,冇想到你理科這麼好!”

“謝老師誇獎,我的邏輯思維能力還不錯。



我扯了下嘴角,假笑。

“是嗎?難怪你在國外的成績單也這麼優異!”沈老師說著把手放在了我肩上,又不知不覺地摸上了我的手腕。

我胃底噁心,假裝不在意地撫開。

“對了,不知道我妹妹生前之前成績怎麼樣?”我狀似不經意道。

[她怎麼好好提起那個賤人!晦氣!]

“額,她、她挺好的,跟你不一樣,她文科好。

”沈老師忽然聽到我提起虞可,神色呆滯,眼神躲閃道。

“是嘛!”我笑著點頭,眼底帶著傷感。

見到我提起傷心事,沈老師那隻手又摸了上來,在我穿著不及膝蓋的短裙腿上拍了拍。

“彆傷心,你還有屬於自己的人生。

”手指不自覺摸索著。

[真滑啊,十七歲的姑娘真是嫩!]

我按住噁心,忽然一股力量將門推開,我被人拉著起了身。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