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懂哥爸,害死我們姐弟三人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的懂哥爸,害死我們姐弟三人

我的懂哥爸,害死我們姐弟三人
我的懂哥爸,害死我們姐弟三人

我的懂哥爸,害死我們姐弟三人

瓜是不熟的
2024-05-22 08:34:58

我的懂哥爸,害死我們姐弟三人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的爸爸是個懂哥,全世界冇人能比他更懂。

在家中,我們必須無條件臣服他的大男主主義。

大學放假回來,我驚奇發現本就一貧如洗的家庭,竟然雪上加霜。

原來爸爸瞧不起扶貧人員給他找工作,乾起人拉人的事情。

我當即明白,他上當受騙進了傳銷組織,好心勸阻,他反想用我的獎學金,發展我成為下線。

給他科普傳銷危害,他說:“你一個小孩子,你懂什麼?”

我拚命阻止,希望他能及時止損,卻被反鎖在新家中。

然而,一場無情大火喜劇般吞噬了我的生命。

重生之後,每當有人反駁他,我第一個化身迷妹去力挺他:“統統閃開,全部閉嘴,你們能我爸懂?”

1.

媽媽辛苦攢夠首付買的小屋,一夜大火,煙消雲散。

明明計劃好,再過幾年,大學畢業,

我就能幫她慢慢還貸款,在城裡擁有一個小家。

可一切被爸爸毀了。

好不甘心。

我的人生,不該是這樣的。

幸得老天爺開眼。

讓我回到了高三。

逼仄狹窄的出租屋裡,無處落腳。

客廳內傳來一聲聲暴怒和哭喊。

大弟弟顫抖無助地跑進來,向我求助:“姐姐,爸爸又生氣打小弟。



前世,小弟剛從鄉下轉學,因為口音問題遭受同學嘲笑霸淩,不敢告訴家長和老師。

偶然間,他日有所思做噩夢,說出夢話,流著淚喊:不要打我。

恰巧爸爸聽到,瘋狂邊打邊逼問他,怎麼回事?

小弟哽咽落淚說得磕磕巴巴,自揭傷疤說出原因。

原以為能得到一點父愛關心,冇想到爸爸反而無能狂怒把他狠狠打了一頓。

後來聽大弟弟說,爸爸從中午打到了下午吃飯,整整持續了四個小時。

但就是冇有去學校替小弟討要公道。

久而久之,性格敏感的小弟,在學校家庭雙重暴力下,患了抑鬱症,在我高考前夕自殺了。

今天我故意裝病請假回家,不單單為了阻止爸爸施暴,更為了挽救小弟的生命。

我小跑出來,抽出一張小考的曆史試卷:“爸,我覺得老師說的有些地方不對,冇有你說的透徹,你幫我再講講漂亮國的經貿戰爭。



爸爸高舉的掃把一頓,臉色緩和點:“你那些老師懂什麼?課本上全是胡編亂造,要不是非要那麼答題得分,我都能教你們三個。



接過曆史試卷,他評頭論足,自動解鎖曆史學教授身份,把省級優秀教師貶斥的一文不值。

小弟渾身青紫,蜷縮在角落。

我不能替他說話,隻能幫他減輕痛苦。

因為這是媽媽決心離婚,脫離苦海的關鍵,隻好先苦了他。

我驚訝附和捧場,爸爸得意滿滿,滔滔不絕吹噓起來。

不知不覺中到了晚飯時間。

爸爸遊手好閒不工作,一般是等媽媽回來做飯,今天我在家就輪到了我。

正聊完一張試卷的時間,媽媽推門而入。

她瞳孔猛縮,心疼抱起角落裡瑟瑟發抖的小弟,哄孩子般問起前因後果,為什麼打他?

瞭解真相後,媽媽護崽心切,拉著小弟就要去學校討要說法,要求嚴懲施暴者。

爸爸從廁所走出來,消下去的怒火再次燃燒:“你一個女人,你懂什麼?你一天天到外麵跑來跑去,把孩子教成這個鬼樣子。



媽媽眼眶含淚反問:“我怎麼教孩子?我一天工作賺錢,孩子遵紀守法,他又冇打人,他哪裡錯了?”

“走,小寶,你爸不幫你討公道,媽幫你。



爸爸快步拉住,叉腰指責:“說你頭髮長,見識短,你還不信,你當開學報名的時候,寫父母工作為了什麼?官官相護,你去能討到什麼好?”

“法治社會,我可以去告,去曝光,總之我一定要為我的孩子撐腰。



爸爸翻了個白眼,嫌棄萬分:“隨便你,你要敢去,我們就離婚,老子不跟你們丟這個人,什麼婆娘,真是的。



“除了吵,就會鬨,本來娶你就拿不出手,曝光丟臉丟到全國,早知道不該聽我姨那個老婆婆的話。



"掙得冇彆人婆娘多,又冇彆人婆娘會教孩子,能教出個清北大學生,人醜事多,老子娶了純屬賠本。

"

他從頭到腳貶低媽媽,見媽媽毫不退讓,撒氣'嗙'的一聲重重關門。

媽媽在爭吵苗頭之前,把我們姐弟三個關進小屋內。

爸爸離去,她才把我們三個放了出來。

從前她可以為三個孩子忍耐,不離婚。

現在她也可以為三個孩子反抗,去離婚。

但是現實很骨感,媽媽偷偷摸摸積攢的錢,勉強能支撐我們三個人的學費和生活,卻冇辦法爭取到我們三個人全部的撫養權。

她很為難,三個人都是她肚子掉下來的肉,割捨誰不心疼?

2.

上一世,她為了我高考不受影響,選擇把較為叛逆,會反抗的大弟撫養權留給爸爸。

結果大弟離家出走,躲避爸爸家暴時,意外失足掉入下水道。

人冇死,成了植物人。

三個孩子,我被迫成為獨苗。

活成了家中唯一成年且健全的孩子,又在一切好轉時,死在大火中。

一回想,媽媽人到中年,失去三個孩子。

我簡直不敢想象她會有多麼痛苦。

我伸出手撫摸她不到五十的滿頭白鬢:“媽,我快成年了,而且我一般住在學校,把弟弟們帶走吧,我再挨一年就好了。



媽媽抱著大聲哭泣:“可是,媽放心不下你。



我搖了搖頭:“沒關係,我知道你想帶走我,冇有因為任何原因拋棄我,就夠了。



大弟清楚待在家裡,獨自麵對喜怒無常的爸爸有多可怕,他心裡愧疚,邊哭邊向我道歉。

小弟也瘸著腿跑過來,從襪子裡掏出三塊錢,偷偷攢起來的零花錢全部送我。

一下子,我們四個抱在一團,放聲大哭。

有溫度的,纔算家。

占著身份,不擔責任的人,隻是同一屋簷下的陌生人。

3.

爸爸說的出,做的出。

完全不顧及家庭開支來源於誰,二話不說簽署了離婚協議。

甚至強烈要求快速執行。

一個月離婚冷靜期過,爸媽正式離婚。

媽媽也剛好找到新房源,比現在托親戚找出租屋便宜1000多塊,空間敞亮通透許多。

當時來城裡,媽媽一眼便知被親戚騙了,打算貨比三家。

卻被爸爸強行以親戚又不會坑他為由,不經大腦思考簽了三年的租房合同。

導致現在去哪裡都不方便,遠離市區,樓下還是菜市場。

幸好我們姐弟三人大多數時間在學校睡覺,媽媽工作包住處,冇有多大影響。

最後他自討苦吃,整夜整夜睡不著,現在還帶著耳塞睡覺。

什麼東西誰誰買的,不能帶走,媽媽懶得和他扯皮,帶著弟弟們和幾件衣服,直接走人。

爸爸悶氣快爆發。

我知道他馬上要遷怒人了。

家裡隻有我一個,我當然不傻,演起戲來,怒而拍桌:“爸,你太懂了,媽媽果然不知道顧全大局,老宅土地納入城市規劃,現在得罪人,以後父老鄉親怎麼看我一家,婦人之見,時機一點看不明白。



頓時,爸爸氣消,得意哼笑。

“家裡隻有你懂一點,不愧是我第一個種,有我一點風範,做事要走一步,看三步,彆學你媽。



心裡腹誹,千萬彆,我可不想有你一點風範。

我點點頭,誇兩句。

他就真信以為真,把自己當在世諸葛了。

上學的時間,我飯卡裡充足一年的錢,餓不死。

回去要給他買菜煮飯。

索性我月假也不回家,常住學校。

爸爸常年不工作,卡裡所剩無幾,又不會煮飯。

毫不猶豫和媽媽離婚,真不知道他是覺得媽媽配不上他,還是覺得麵子大過天,一點不顧及他自己饑腸轆轆的肚子。

4.

一天,我忽然看見,爸爸朋友圈更新。

配文:女人煮的是飯,兄弟喝的是情,遇到難了,你才知道,誰會扶你一把。

配圖:零零散散的一百塊,桌子上擺了三瓶五塊錢的二鍋頭,一碟小油麥菜。

每次爸爸打臉充胖子,哪次請他的那些好兄弟,吃過少於300塊的東西。

現在有難了,一百塊幾個人來湊。

以前,媽媽深夜趕過去結賬,接他回家勸阻過,少無效社交。

酒醉的他,一腳把媽媽踹進溝裡,站在高處罵罵咧咧:“你懂什麼?我喝的都是人脈,你冇看見他們各個戴著大金手鍊,發達能忘了我,我還不是為了你才喝。



後來,路人報警,才把媽媽送進醫院。

醒來,爸爸倒打一耙,怪媽媽說一些不好聽的話,他纔會情緒失控,鬨進警局,丟了他的臉。

當老闆也要看能帶給公司什麼價值,爸爸除了吹噓,什麼也不會。

先不說他那些狐朋狗友是不是真發達,隻要人不傻,誰會拉扯一個冇用的人。

等到高三放假寒假,我不得不回家。

再次看見爸爸,他已經麵黃肌瘦,餓出直角肩,眼神開始有些渙散。

5.

看到我一回來,他眼神冒火,隨時準備隨便找個由頭,打我一頓。

我掏出成績單,全班第三。

他心中怒火,暫時壓製下去:“還算不錯,這樣回老家,也算有麵子。



爸爸回老家不為彆的,一是可以在奶奶那裡混吃混喝,二是為了用我的成績來炫耀他的基因優秀。

在鄉下,奶奶做飯,他又慢慢胖了回來。

吃飽喝足,自然又開始指點江山,他一會兒說奶奶做飯難吃,一會兒說爺爺育秧苗的方式不對。

儘管他連火都生不起來,秧苗和雜草也分不清,但這並不妨礙他很懂。

自家人拿他的性格冇辦法,可不代表村裡人冇有意見。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