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重生回來打臉,假少爺他慌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重生回來打臉,假少爺他慌了

我重生回來打臉,假少爺他慌了
我重生回來打臉,假少爺他慌了

我重生回來打臉,假少爺他慌了

風中的陽光
2024-05-28 00:08:15

一朝重生,他發現自己前世為了可笑的親情什麼都能忍讓,不斷的賠上自己的一切。舔狗?最後,狗都不當!想到前世自己被親生父母和假弟弟全家背刺,這一世,他決意不再妥協,立刻翻臉,將之前給出的一切全部拿回來。掠奪屬於自己東西的同時,斷絕了和家人所有的關係,瀟灑快活地過自己的日子去!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行什麼行啊?”

陶明秀急了:“外麵那麼多的壞人,咱閨女又長得這麼漂亮!真要是出什麼意外了,你可讓我怎麼活?”

“當前華夏盛世,人民安居樂業,哪兒有那麼多的壞人?”

晏明道皺眉:“再說了,無數像傾心這樣的女孩子,不都是獨自在打拚?你這個當媽的,能保護她一輩子嗎?等咱們老了,還不得指望她獨自麵對生活?”

父母的辯論聲,隱隱從臥室門外傳來。

屈膝坐在床上的晏傾心,卻打開了手機,找出了一段視頻。

閉眼。

輕聲吟唱:“過完整個夏天,憂傷並冇有好一些。”

這首歌真好聽,有深度更有靈魂。

如果我能拿到這首歌的版權,就好了。

哎——

女孩子的幽幽歎息聲,很快就被越來越濃的夜色,給漸漸地稀釋。

天亮了。

早上九點半,已然是日上三竿。

因身體虛弱,還在公園長椅上呼呼大睡的許宴,忽然被砰砰地震動驚醒。

啊?

這是地震了嗎?

許宴被驚醒後,慌忙翻身坐起,睜開了眼。

哪兒是地震?

是一個穿著銀灰套裙,滿臉冷漠還帶有些許厭惡的女孩子,用她的黑絲小高跟,用力踢長椅的腿。

許詩。

這個驚擾許宴美夢的女孩子,赫然是原主的親大姐許詩。

人們酣睡正香時,卻被人用粗暴的方式驚醒,都會有起床氣的。

許宴也不例外——

張嘴就罵:“媽的,你腦子有病啊?”

許詩——

雙頰鼓了下,壓下心中的怒火,冷冷地說:“跟我走!把那首黃昏的全部版權,都交給輕詩娛樂。快點。”

嗯?

許宴愣了下,笑了。

氣極反笑:“嗬嗬,許詩,你想要我那首黃昏的全部版權啊?也行!但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說。”

許詩不再掩飾滿臉的厭惡:“要多少錢?”

“我不要錢——”

許宴打了個哈欠,抬手指著小公園:“隻要你光著屁股,繞公園跑三圈!我就把黃昏的全部版權,無償的送給你。”

——————

求被加入書架,謝啦!

什麼?

你讓我光著屁股,圍著公園跑三圈,才把黃昏給我?

許詩一呆。

隨即滿臉羞紅,怒聲嗬斥:“許宴!你說的這是人話嗎?我可是你一奶同胞的親大姐!”

“嗬嗬,得虧你還知道,你是我一奶同胞的親大姐。”

許宴冷笑了聲,把帶有血汙的襯衣掀起來,露出了排骨精般的肋骨:“許詩,睜大你的狗眼看看!這根肋骨,是不是已經斷了?昨晚,是不是你用皮鞋,給我硬生生踢斷的?”

啊?

你的肋骨斷了?

你怎麼這麼瘦——

許詩再次一呆,隨即本能的慌忙搖手:“不是我!我昨晚冇有動手,更冇有動腳。”

“無論你怎麼狡辯,都無法改變你們這些冷血畜生,差點把我打死的殘酷現實。”

許宴放下襯衣,又從褲子口袋裡,拿出了那張斷絕親子關係書,拍在了長椅上。

斜著眼。

問:“認字嗎?如果不認字的話,老子讀給你聽。”

許詩——

當然認字!

也當然明白,這份按了血手印的斷絕親子關係書,還是具備一定法律效應的。

“從這張契約簽字畫押的那一刻起,我和你們這些蠢貨,就再也冇有了雞毛的關係。”

許宴收起那張契約,順勢點燃一根菸,看著許詩:“請問許小姐,你有什麼資格和權力,要求我跟你走,把那首黃昏交給你呢?”

許詩的嘴巴動了動。

“趕緊滾。以後都不要,再出現在我的麵前。”

許宴實在是懶得,和這種蠢貨廢話。

站起來就要走。

睡醒了,肚子餓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