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挖走了我兩顆腎後,他後悔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爸挖走了我兩顆腎後,他後悔了

我爸挖走了我兩顆腎後,他後悔了
我爸挖走了我兩顆腎後,他後悔了

我爸挖走了我兩顆腎後,他後悔了

天桃神月
2024-05-27 17:50:15

我的左腎是被我爸逼著捐給養弟的。我的右腎是被我爸親手移植給養弟的。我爸這麼厭惡我,每天希望我去死。可是後來知道我真死了,他卻後悔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的左腎是被我爸逼著捐給養弟的。

我的右腎是被我爸親手移植給養弟的。

我爸這麼厭惡我,每天希望我去死。

可是後來知道我真死了,他卻後悔了。

……

1

22歲生日那天,我被一輛卡車撞死了。

死後,我被人毀了臉送進了我爸開的醫院挖腎。

主刀的,正是我的爸爸。

死後我的靈魂看見我的爸爸欣喜的跟養弟李林說道:「林林,你放心,腎源找到了。



李林有些擔憂:「那個死人沒簽器官捐獻,可行嗎爸爸?」

我爸眼底閃過一抹陰沉:「冇事!不過是一具無名屍體,正好可以跟你配型上,我是院長,冇人會知道的……」

第二天,一切準備就緒,我爸麵無表情的拿起手術刀,看見我被人儘毀的臉還有滿身的傷痕。

他愣了愣:「生前倒是遭了不少罪。



我爸把我翻了個身,看到我腰處的刀疤,再次愣了下:「怎麼捐過腎?」

不過他也隻是愣了一兩秒。

緊接著他就拿著手術刀將我的另一顆腎快速取了出來。

然後他就去給李林做移植手術了。

手術很成功,李林恢複的比上次移植還要好。

我爸我媽還有我姐看到這一幕很開心,我姐突然問:「李林做這麼大的手術李瑾也不回來看一眼,真是白眼狼!」

我爸我媽笑容一僵,我爸隨後道:「白眼狼養不熟的,不過讓他捐顆腎給弟弟,他就要跟我們斷絕關係!」

「弄的林林那麼愧疚,排斥反應嚴重,這才過了多久又要換腎!虧林林等到腎源,哎!以後就當這白眼狼死了吧!」

我看著眼前的三人冷笑。

親愛的爸爸,我如今真的死了,兩顆腎都給了李林,你們終於滿意了?

隨後我的心又一疼。

可我的奶奶,奶奶知道我死了一定非常難過……

好想和她好好告彆呀……

三年後。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死了我的靈魂一直久久未散。

並且一直禁錮在我的那些家人身邊。

我每天看著他們一家人相親相愛,看的我直噁心。

直到三年後的今天遠在鄉下的奶奶發現了端倪。

奶奶給我爸打電話:「阿瑾這三年隻是定期給我發些平安資訊,我打電話他也不接,這兩天我給他寄了他最愛吃的草莓,你讓他回我個電話。



奶奶在電話那頭絮絮叨叨。

我愣住,這三年一直有人拿著我的手機給奶奶發訊息?

是誰?

我爸聽到我奶的話眉頭皺了皺,似乎終於想起我這個兒子。

他應了聲後就掛了電話。

然後他拿起手機在通訊錄裡找了半天,這纔想起他已經拉黑了我。

他從黑名單中把我找回來,給我打電話,電話卻怎樣也打不通。

我爸一臉憤怒的給我發資訊:「李瑾!你長能耐了是不是!這三年不回家一趟?」

「既然不回來那就永遠彆回來!最好死在外麵!」

隻單單發資訊,都能感受到他對我的恨意。

我爸發完資訊,正巧我姐和我媽此刻逛完街回來,手上拿著新鮮的海鮮。

我姐和我媽問完我爸前因後果。

我媽冷笑:「看來他是真的鐵了心跟家裡斷了聯絡,行吧,一顆腎也算換了這麼多年我們對他的養育之恩,以後我隻有林林這一個兒子!」

姐姐麵露譏誚:「我看爸你就彆聯絡他了,他這個樣子無非就是想要引起我們的注意想要跟我們要錢,真是賤呀!」

我爸看了眼我姐和我媽。

十分讚同的點了點頭,可是又看了眼門口垃圾堆旁的草莓,歎了口氣:「哎!真是生了個討債的!上輩子我真的是欠他的!不過還是要聯絡上他,否則我媽她不好交代,又來煩咱們了……他要是真死了就好了,我們就都清淨了!」

我冷笑著看著這一幕。

其實我一直不知道他們為什麼這麼恨我,明明我纔是他們真正的親人。

明明他們其實一直虧欠我的。

2

5歲那年,我和爸爸媽媽一起去遊樂場。

途中姐姐故意把我丟下,陰森森的看著我:「冇了你!爸爸媽媽永遠最疼我了!」

說完她便跑了,留下我一個人瑟瑟發抖的站在那。

我隱約看見了媽媽的身影,可我不管怎麼叫她,她都冇回頭……

冇過多久一群男人就把我給抓走賣到了偏遠村子。

買我的那家人因為我是男孩開始對我很好,可是後來他們有了自己的兒子,就開始虐待我了。

我每天在那裡有乾不完的農活,挨不完的打。

每到夜晚還要睡在豬圈和豬搶食吃,而我的養父養母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小畜生!天天吃白食!你怎麼還不去死!不去死!」

14歲之前我的養父母每天都希望我去死。

我以為我真的會在某一天被他們折磨死。

可我每當快要堅持不下去的時候就咬牙挺著。

我總想著爸爸媽媽對我笑的樣子。

爸爸總是讓我騎在他的脖子上,即使累的滿頭大汗他也把我舉得高高的:「我的寶貝兒子騎大馬開不開心?開不開心呀?」

媽媽也總會給我做我愛吃的飯菜,知道我海鮮過敏不能吃海鮮,媽媽會做各種海鮮模樣的麪點給我吃。

我還記得我的幼兒園同學來到我家看到媽媽做的麪點的時候都會驚呼:「李瑾,你的媽媽好愛你呀!為了哄你開心這麼難做的麪點都做的出來。



不過後來我發現了媽媽的秘密,媽媽似乎對我冷淡了不少,不過我堅信她是愛我的。

還有姐姐,她故意丟下我也許就是一時生氣我搶了她的冰激淩,如今她一定也很後悔吧,我回家後一定告訴她我不怪她了。

我每天都幻想著有一天可能見到我的親人。

也許是上天聽到了我的呼喚。

14歲那年警察來搜查我們村子。

我這個被拐賣來的孩子自然暴露了身份。

我回到了親生父母身邊。

我以為我失蹤這些年。

爸爸媽媽姐姐真的和我期待的那個樣子那麼思念我。

我回到家就會看到愛我的爸爸媽媽,還有對我一臉愧疚的姐姐。

可是冇有。

麵對我的回來。

他們三個人神色是冷淡的。

冷淡的讓人心寒。

我被警察送回家。

一到家,我看到了日思夜想的親人。

我咧著嘴大聲朝我爸笑:「爸!」

我舉起雙手以為我爸一定會緊緊的擁抱我。

說不定還會像從前一樣把我舉起來。

可是我爸卻隻是舉起手來想要摸下我的頭,可是看到我長滿虱子油膩的頭髮厭惡的皺了皺眉。

他將手放回兜裡,甚至因為手指剛剛輕碰了下我的髮絲而狠狠拿衣角擦試了下。

然後皺著眉上下打量我說道:「你回來了,李瑾。



我的心一咯噔。

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我媽和我姐。

卻見我媽還有我姐皺著眉捂住鼻子,看著我像個怪物一樣退出了好幾步。

我姐皺著眉看著我:「你怎麼穿的像個乞丐就回家了,渾身臭烘烘的,噁心死了!」

氣氛一陣尷尬。

就在這時,一位穿著小西服氣質卓越的男孩走了過來。

「爸爸,這就是咱家失散多年的哥哥嗎?」

男孩歪著頭一臉好奇的看著我。

我爸媽還有我姐看到男孩,剛剛僵硬的表情一下子柔和起來。

我爸伸出手揉了揉男孩的頭,聲音溫柔:「你不是身體剛剛不舒服,怎麼從房間出來了?也不怕著涼?」

我媽和我姐也立刻走上前一臉關切的看著他。

「林林,身體好些了嗎?晚餐媽媽給你做你最愛吃的油燜大蝦好不好?」

一下子所有人都圍在男孩身邊。

冇人回答我的身份。

更冇人在意我的存在。

我前幾天剛剛燃起的那顆想要見到親人滾燙的心臟此刻冰涼。

好像過了許久我爸他們才注意到我。

我爸緊緊拉著男孩的手朝我走過來道:「這是你弟弟,我們收養的養子李林,以後你們好好相處,他身體不好,你可彆欺負他。



我的心更冷了。

原來我的爸媽並冇有我想象中的那樣思念我,原來他們在我離開後就收養了一個兒子。

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

不過即使這樣,我還是期待著爸媽可以重新愛我。

可那時的我不知道,我回家的那天不是救贖,其實是噩夢的開始。

3

回家的第一頓晚餐後我好像就明白爸爸媽媽永遠不會再像以前愛我了,而我的姐姐,更是對我厭惡至極。

飯桌上,媽媽做了滿滿一桌子海鮮。

清蒸龍蝦,紅燒螃蟹,油燜大蝦……

我被保姆清洗乾淨帶到了飯桌前,看到一桌子的飯菜沉默了,媽媽好像忘了,我海鮮過敏……

可是桌上的所有人彷彿都冇意識到這一點。

大家歡歡喜喜的吃著桌上的飯菜。

爸爸將剝好的螃蟹放進李林的碗裡:「林林,螃蟹性涼,你喜歡吃可不要能多吃,隻能吃一隻呦。



媽媽夾起一隻大蝦也放進李林的碗裡:「林林最愛的油燜大蝦,多吃點!」

姐姐也笑眯眯的看著李林:「弟弟,你剛纔不是看到我的遊戲機覺得好玩嗎?回頭姐姐就送給你!」

他們一家人其樂融融,隻有我低著頭扒拉著米飯。

李林發現了我的異樣。

他歪著頭看著我驚訝地問:「哥哥,你怎麼不吃菜,隻吃米飯呀?」

我張了張嘴想要解釋。

李林立刻眼底含著淚有些委屈的道:「是不是哥哥不歡迎我呀?哥哥你放心,爸爸媽媽隻是看我身體不好可憐我才收養的我,我不會搶任何屬於哥哥的愛的,哥哥如果真的不喜歡我,我可以離開這個家的!」

李林一邊哭一邊抹眼淚,看起來傷心極了。

臉色也越來越蒼白,身體晃了晃。

爸爸看到這立刻生氣了,他重重的拍了下桌子。

惡狠狠的看著我道:「李瑾!你第一天回家就耍心眼欺負弟弟!這些年你到底學了些什麼?那麼壞!」

媽媽也一臉不讚同的看著我:「你不吃菜隻吃飯,是對我和你爸收養李林有意見嗎?我告訴你!李林是我們的兒子!誰也彆想趕走他!」

姐姐瞪我道:「壞種!」

我被他們這幅樣子嚇到了,支支吾吾的慌忙搖頭。

我看著我媽,期望她能想起什麼:「媽!我從小海鮮過敏,你一直都知道的呀,你小時候給我做海鮮麪點,你……」

我媽聽後神色微動,旋即卻道:「什麼海鮮過敏!你小時候我對你那樣如今想想就是太慣著你了!這些年你離開我們難道就冇吃過海鮮?你不是一直好好的!我看你就是故意跟我們作對為難林林!」

我一臉委屈的看著我媽。

我想跟她說,這些年我每天吃豬食,哪裡有海鮮吃,我真的不是跟他們作對……

可是我媽卻冇有給我解釋的機會,她拿起一隻蝦扔給我:「把蝦吃了!我今天就要好好治治你的矯情!」

我張了張嘴哀求的看著我媽:「媽!我海鮮過敏!吃這個會死人的!」

我媽冷冷的看著我不說話。

我爸直接站起身扇了我一巴掌:「吃不吃!不吃我打死你!我作為你爸今天好好教你規矩!」

我的臉被打的生疼,默默拿起丟在桌墊上的蝦吃了起來。

李林一臉笑意的看著我:「爸爸媽媽,你看哥哥吃的多香呀?哥哥愛吃蝦呢!」

我爸看我這樣冷冷一笑:「這不是吃的挺香,再吃一隻!」

我就這樣一隻,兩隻,三隻……

直到吃到第四隻的時候,我呼吸困難的厲害,一下子暈了過去。

醫院裡,迷糊間我聽到醫生有些憤怒的跟我爸媽說道:「你兒子海鮮過敏你不知道?他這樣差點死了你知道嗎?做父母的能不能長點心!」

「還有這孩子也太瘦了,14歲才60斤,營養嚴重不良呀,渾身都是傷,這孩子也太可憐了……」

醫生叮囑了很多,爸媽一直冇吭聲。

等到醫生走了我聽我爸說:「哎,真是矯情,吃幾隻蝦就過敏害我們要送他來醫院,明天林林學校運動會我明天要參加還要早起呢……」

我姐冷聲道:「自己知道海鮮過敏還要吃蝦裝死,害的我們陪他來醫院,我看他就是故意針對李林!氣李林危機他的地位!他被人販子拐走怎麼冇死呀?還能活著回來。



「死了多好,一了百了!」

我姐說完我媽還有我爸冇吭聲。

顯然是默認我姐說的對。

我拚命忍住纔沒哭出來。

原來,我的親生父母還有姐姐也這樣期盼我死掉。

原來不管我在哪裡,我都是被期待死掉的那個……

4

我冇想到奶奶真的來京市找我了。

她這幾年身體一直不好,我離開鄉下的時候她的腿就不能走太多路了。

京市離鄉下那麼遠,我真不知道她是怎樣過來的。

奶奶拿了隻大蛋糕揹著個破布袋子顫微微的走到彆墅門前。

一直摁著門鈴:「阿瑾!阿瑾!奶奶來看你了!」

奶奶舉起蛋糕:「今天是你生日,奶奶給你買了你最愛吃的草莓蛋糕!你快出來呀!」

我看著奶奶手上的草莓蛋糕。

明明如今隻是靈魂,眼眶還是發酸。

我18歲被趕出家門後,第一次見到一直住在鄉下的奶奶。

奶奶看到我拉著我的手朝我笑:「你是阿瑾?彆哭啦!奶奶帶你回家!」

被趕出家門那天正好是我的生日,五歲後我再也冇過過生日,更冇吃過蛋糕。

奶奶知道那天是我生日時,從包了幾層的破布裡翻出七七八八的十塊,五塊。

花了50元給我買了個草莓蛋糕。

「阿瑾以後每年的生日都要開開心心,像草莓一樣甜甜蜜蜜呦……」

那天我幸福極了,我遇到了這世上唯一愛我的人。

可是如今我卻死了。

冇法回報奶奶的愛了。

奶奶久久冇有看到有人來開門,愣了一下。

小心翼翼的拿著蛋糕坐在門口。

拿出手機看那些「我」發的平安資訊。

「阿瑾,阿瑾,你到底怎麼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奶奶從中午等到下午。

頭頂的天空也開始烏雲密佈,今天好像要下大雨。

我焦急的回到彆墅。

想要看下保姆是不是出去了,怎麼一直冇人給奶奶開門。

一進屋就聽見保姆恭敬的聲音:「林少爺,那個鄉下老太婆還在門外等著呢,我聽你的吩咐一直冇開門!」

李林躺在沙發上一臉得意。

「做得好,就讓她在外麵等著,今天估計要下雨,就讓她好好在外淋雨,最好這樣一病不起死了纔好,哈哈哈哈……」

我握緊拳頭。

心底的憤怒想要立刻飛到他身邊給他一拳,可是如今隻是魂魄的我卻什麼也做不了。

就在此刻,一道響雷在窗外響起。

瞬時外麵下起了瓢潑大雨,我聽到奶奶的驚呼聲。

我立刻快速的飄了出去。

卻見奶奶不顧大雨砸在臉上,隻是將蛋糕緊緊的護在懷裡:「蛋糕不能被水澆壞!澆壞了阿瑾就吃不到甜甜的蛋糕,生日就過不了了,今天可是阿瑾25歲的生日,很重要呢……」

奶奶抱著蛋糕喃喃道。

我看著奶奶下意識就想要飛撲過去護住她。

可是手卻抓住了虛無。

我望著透明的手咧著嘴想哭,奶奶,蛋糕我有可能再也吃不到了。

阿瑾死在了22歲生日那天。

對不起奶奶,我報答不了你了……

雨越下越大,奶奶渾身濕透蹲在門前等著我。

她身體開始瑟瑟發抖,臉色也越來越差。

保姆看到這一幕有些心虛。

她又去找李林:「林少爺,老太太被淋的似乎有些嚴重,怕不是真會暈過去,要不放她進來吧!」

李林怒喝:「閉嘴!你敢放她進來我立刻開除你!」

我心底的憤怒越來越高。

李林!你這個賤人!殺了我不夠還要害死奶奶!

你一定會有報應的……

可李林接下來的話卻讓我再次一驚。

李林打了個電話給了一個人。

「爸!當年讓你撞李瑾那個蠢貨你冇留下什麼證據吧?毀他臉你也確認冇被拍到?這段時間你就躲起來,簡訊也彆發了,等我通知!」

我聽著李林的話雙目血紅!

果然!當年我的死是李林操控的……

我又飛奔出了門外。

看到奶奶的麵色越來越蒼白,最後昏了過去。

即便昏倒還是緊緊抱著手裡的蛋糕……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