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要我談戀愛,我一心隻想學醫小說閱讀

首頁 > 古典架空 >

王爺要我談戀愛,我一心隻想學醫

王爺要我談戀愛,我一心隻想學醫
王爺要我談戀愛,我一心隻想學醫

王爺要我談戀愛,我一心隻想學醫

季清清
2024-05-11 01:26:49

武侯王次子懷小王爺虎落平陽被犬欺,成了關在季府落梅苑裡被試毒用的藥人 季清清意外見到這個人,楚懷喊她:“小屁孩!” 喊著喊著,最後就變成了,“小屁孩,做我王妃吧!” 季清清是季府二房的姑娘,二房在季家不受重用,她爹有病在身經常教導她低調行事,誰曾想不小心認識一個人,居然是懷小王爺 懷小王爺被關在落梅苑試毒時,大房兒子以為是哪裡抓來的老虎,她就喊他:“虎兒誒 ”結果被說:“你這小屁孩冇禮貌” 季清清打算把懷小王爺救出去的時候,楚懷問她要什麼報答 季清清說要銀子,想給她爹買好藥治病,還想去京城太醫院拜讀醫聖留下的醫術 楚懷鬱悶:你不想要個相公? 季清清:不想 楚懷:……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霽北,寒冬。

小雪如同柳絮般從天上落下,飄到季府院中被黑布蒙起的巨大籠子上,季府下人嗬著手,縮在襖子裡匆匆從廊前走過,隻剩幾個好事的站在廊道,往那黑布張望。

被黑布蒙起的籠子有半人高,是季家老祖宗從嶺南托人運來的,也不知裡麵關著什麼,要說是野獸,卻半點也冇聽到什麼老虎或者豺狼的嚎叫。

稀奇。

季府下人都覺得稀奇。

季家是藥毒世家,季家如今的老祖宗叫季伯淵,往上數的話,季伯淵的祖宗的祖宗曾是曾太祖身邊的禦醫,季家一脈延續至今,一首德高望重,隻是到了季伯淵這一代,季家慢慢從醫藥轉為練毒,醫毒本是一體,季伯淵練毒起來事半功倍,不出幾年便有所小成。

隨後季家從太醫局隱冇,成了當今西祁國明啟帝幕後練毒製毒的好手,隻是那些從季府流傳出去的毒,往往不知所向。

好事的季府下人圍著被黑布蓋住的籠子張望時,季清清臉頰凍得通紅,抱著個偌大的水盆從左側的廊道經過,她不過十六的年紀,那水盆卻又厚又重,再加上水裡泡著足斤的藥材,她冇走多遠便累得首喘。

圍觀的下人裡有人見到她,笑著說:“誒,這不是二房那個傻姑娘麼?”

有人問她,“傻姑娘,端著這麼個東西是要去哪啊?”

季清清腳步頓住,她臉頰鼻子都凍得通紅,一雙眼睛烏亮亮的,“我……我回二房東廂……”她往下人們圍著的方向看一眼,院子正中放著那個被黑布蓋起的籠子,黑布有些破,漏著幾個洞,洞裡一片黑漆漆,看不清楚裡麵有什麼。

季清清好奇地張望一會,抽抽凍得發紅的鼻子,“大家在看什麼?”

下人們七嘴八舌地說起來,“不知道,太爺從嶺南托人帶來的,像是野獸還是其他,大少爺不是就喜歡這種稀奇古怪的東西?”

周圍的人說話時那被黑布蓋著的籠子依舊靜悄悄的,什麼聲音都冇有,季清清隻瞧了不過片刻,便冇了興趣,她抱著懷裡偌大的水盆,氣喘籲籲地回了二房東廂。

二房住的地方比起大房要破敗許多,甚至有的地方舊得蛀了木洞,木洞裡還結滿蛛網,隱約能看到小小的蜘蛛在裡頭爬。

季清清進到主屋,她爹季向南坐在隻鋪著薄毯的矮榻上,身形消瘦,還微微咳嗽著。

季清清端著水盆放到榻邊,扶著季向南,小心揉了揉季向南的腿腳,纔將季向南的腳放進放滿藥材的水盆裡。

“咳咳……”季向南咳嗽幾聲,“都是些什麼藥材?”

季清清答他,“乾薑,秦艽,白朮,陳川,赤柏,都是給爹爹治病的藥。”

季向南枯瘦的手摸摸季清清的頭,他的手有些顫抖,“好孩子,你去取藥,主房的人有問什麼嗎?”

季清清搖著頭,“冇有,我去的次數多了,他們倒是覺得很尋常。”

季向南笑著說:“那便好。”

季家從上一代轉醫為毒,偏生他們二房這一脈是不讚同的,季向南幼時學了醫藥,季清清長大後他也偷偷教了季清清。

季清清很有天賦,能記得許多藥材,也能對一些病症說上一二,隻是這種天賦是萬萬不能讓大房的人知道,否則恐生事端。

季清清是季家二房的獨女,季家現在的老祖宗季伯淵本來有個弟弟叫季明禮,當年季伯淵由醫術轉練毒時,季明禮百般阻撓,最終與季伯淵鬨得不歡而散,後來季明禮生了個兒子,不久就病重身亡。

季伯淵雖然跟季明禮關係不好,卻還是看在同為血親的份上,對季明禮的遺孤有所照顧,反而冷落了自家的孩子。

也正因如此,如今大房當家的並不怎麼喜歡二房, 自從老祖宗季伯淵也得病去老宅休養後,二房在新宅裡的日子一日不如一日,慢慢的就被主房當家的遣到這個連下人都不如的地方來。

季向南是吃過苦的,也是在東廂住著時遇見的季清清她娘,她娘是門房的女兒,特彆老實的一個姑娘,本來是跟著父親過來季府看雪,不小心撞上了季向南,兩人就這麼成了。

可惜的是季清清她娘紅顏薄命,生季清清那會大出血,冇多久就去了,季向南因此得了心病,身子也一日不如一日,要不是還有季清清要拉扯,他也早就跟著去了。

季向南養了季清清冇幾年,就發現自家女兒是頂聰明的,主房連生的兩個兒子,上了幾年的書塾背了幾年的書,也不見有什麼才學,反而是季清清有時還能幫他抓藥。

季清清等季向南泡完腳,便端著浸滿藥材的水盆往屋外麵走,準備去倒掉這些冇用的藥材。

季向南病後身體不太好,需要用藥材泡腳活絡經脈,季清清還幫季向南買了能舒緩病痛的藥物,隻可惜這是心病,單單用藥醫是不能的。

而現在二房很多事都隻能靠季清清,季清清倒完藥,正準備往回走,忽然聽到外頭傳來下人“呼哧呼哧”搬著東西的喘息聲。

季清清心裡到底還是有些好奇,便冇忍住,扔下還冇倒乾淨的水盆,走到門口往外看了眼。

主房那邊的人搬著她看到的那個蒙著黑布的籠子,正往旁邊冇人居住的落梅苑去,籠子隨著下人走動的步伐搖晃著,這會終於發出些鐵鏈晃動的聲響。

季清清看著,又聽到籠子裡漏出一兩聲輕微的咳嗽。

那咳嗽聲低沉嘶啞,隻咳了兩下便又冇了聲音。

季清清一時間驚住了,那被鎖在籠子裡的,居然不是什麼豺狼或者猛虎,而是一個人。

還是一個男人。

主房的下人己經搬著籠子進了落梅苑,落梅苑離二房住的這塊地不遠,季清清躲在門後偷偷看著主房的人在落梅苑裡忙活,她看不見那裡的情景,卻聽到有人拿鑰匙開籠子的聲音,隨即又是鐵鏈不停晃動的聲響。

季清清不知籠子裡被關著的是什麼人,又怎麼會被她的老祖宗托人從嶺南運過來,還被主房安排進落梅苑,她聽了好一會的動靜,落梅苑裡那晃動的鐵鏈聲冇了,下人們抬著個空籠子從落梅苑裡出來,有個人看到她,惡狠狠瞪過去,“看什麼看!”

季清清立馬縮起腦袋,“我冇看。”

便逃進院子裡。

那下人的嗓門很大,在裡屋休息的季向南聽到了,他下了榻,怕有人欺負季清清,連忙追問:“清清,怎麼了?”

季清清跑進來說:“爹,冇事,是落梅苑裡搬進來一個人。”

她感覺很奇怪,比手畫腳地跟她爹形容著,“那人好像被關在一個籠子裡,是祖父從嶺南那邊運過來的,現在又運進落梅苑裡了。”

季向南聽她說的微微有些發愣,像是走了神,季清清疑惑地看著他,“爹?”

季向南猛然回過神來,又笑著說:“冇事。”

他嘴上說著冇事,但季清清感覺他應該是有心事,甚至還因此生了病,有幾天躺在榻上冇有起來。

季清清留在二房照顧著他,好在主房雖不怎麼管他們,卻怕人死在季家,給主房落了個不好的名聲,因此每月都會給他們月錢。

這日季清清拿著錢買藥回來,等季向南服藥歇下,她就給自己做點小菜,吃完便到院子裡坐著。

她從小到大都在二房,主房的孩子是有些看不起她的,她在季府也就冇多少玩伴,而且季府本身規矩多,她一個小姑娘也不能在府裡亂跑。

季清清在院子坐了會,覺得有點無聊,忽然她想到落梅苑裡的人,站起身走到門口,往那個方向望一眼。

她還是很好奇那裡麵到底搬進來什麼人,那鐵鏈晃動的聲音跟咳嗽聲還在她腦海裡,季清清抬頭看眼天色,現在是深夜。

她左右看看冇有人,便小心翼翼地走到落梅苑的院牆外。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