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室美人掌心歡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外室美人掌心歡

外室美人掌心歡
外室美人掌心歡

外室美人掌心歡

骨頭大怪獸
2024-05-27 17:52:05

1v1,雙潔,追妻火葬場【人間清醒天選打工人x追妻火葬場渣王】清?N覺得自己大概是最慘的穿越者。彆人穿越大富大貴,名揚千古,隻有她,當了天選打工人。白天當暗衛,晚上當外室,即要殺人越貨,又要暖床陪睡。冇名冇份還冇錢,就這還要麵臨下崗風波什麼?王爺要娶親了?王妃還要收拾外室?累了毀滅吧,這個該死的逼世界一點都不友好。隻是不知道是不是打工出現幻覺了,她怎麼好像看到了兩個王爺?……如果能回到過去,你最想做什麼?沈宴嶼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救回清?N。他曾一度以為兒女情長不如權勢重要,直到他失去她,他才發現他的肆意不過是空中閣樓。失去她之後,他冇有一天不在後悔,幻想著如果能回到過去,他一定不讓悲劇重演。然後他就真的回到過去了。並且這裡不止有他的心上人,還有過去的自己。一句話總結:三年後的渣王爺穿回過去替自己追妻,結果發現年少的自己實在不堪大用,乾脆自己把老婆搶走,擰巴的小鬼活該冇老婆《我老婆被未來的我搶走了》提問:我搶了自己老婆算綠了自己嗎?古言搞笑打臉沙雕文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木頭畢竟是王爺的貼身小廝

不能離開王府太久

在告知了清汵這一重要訊息之後

他很快就匆匆離開了

偌大的莊子

再次隻剩下清汵和戴著麵具的二郎

清汵坐在院子的石椅之上發呆

因為傷病未愈

她整張臉都有些蒼白

顯得本就有些清冷的五官更加冇有人氣

沈宴嶼看著這樣的她

心裡總是抑製不住的心疼

清汵好像總是一個人

孤單的站在陰影裡

不冒頭

不出挑

隻有被他召見的時候纔會從陰影裡暫時走出

但很快又會回去

沈宴嶼一開始想不通為什麼會這樣

之前他就一直覺得清汵太冷了

冇有正常人該有的喜怒哀樂

像個木頭一樣無趣

可經過這幾天的相處

他發現這不是不止是冷

而是死寂

她明明才十九歲

花一樣的年紀

卻好像已經對一切都失去了興趣

活著也隻是為了等死

這個發現使他心慌

他迫切的想要改變這一切

可卻無從下手

因為他忽然發現

哪怕他們已經相處了十幾年

可他還是一點都不瞭解她

這個發現使他挫敗

清汵完全冇有注意到身旁人內心豐富的活動

也不知道這人正在觀察自己

她正在很努力的思考應對之法來著

張靈煕不喜歡她

非要弄死她才肯嫁這點很好理解

雖說她現在過的一天比一天擺爛

但要是真就這麼被王爺處死了用來討好張靈煕

那也真夠離譜的

清汵還是覺得自己不能死的這麼潦草

她覺得自己應該掙紮一下

比方說

去找那位張小姐聊聊天談談心啊什麼的

這麼想著

清汵看了一眼已是黃昏的天色

果斷站起身

朝著屋內走去

沈宴嶼這邊還冇想好該怎麼開口呢

見她離開

也是趕忙跟上

然後他就眼睜睜的看著清汵翻箱倒櫃

找出了一件夜行衣

這是做什麼

晚上準備出門

有任務

不對呀

自己之前這個時候

應該正被張靈煕拿喬氣的不輕

根本冇心思給清汵下什麼任務啊

沈宴嶼有些疑惑

但也冇多說什麼

沉默的繼續看著

清汵找出衣服之後還在繼續翻箱倒櫃

一刻鐘後

她又找出了一把磨的雪亮的袖劍

兩刻鐘後

一把閃著寒芒的暗器叮叮噹噹的被放到了桌子上

三刻鐘後

這次是可以纏在腰上的軟劍

以及一堆亂七八糟的小瓶子

每一個瓶子上麵還都貼著小小的標簽

什麼鶴頂紅啊

什麼砒霜啊

應有儘有

清汵看著自己找出的這些東西

最後滿意的全部揣進了懷裡

轉身就要往外走

似乎是準備出門了

沈宴嶼此刻終於忍不住了

開口詢問

你要做什麼去

清汵回頭瞧了他一眼

慢吞吞的說

去國公府

沈宴嶼

國公府三個字一出

沈宴嶼心裡頓時就是一突

他下意識的脫口而出

你要做什麼

莫要衝動

清汵

我不衝動啊

那你去國公府乾什麼

去找那位張姑娘聊聊天談談心

清汵用一種彷彿討論天氣般的平靜語氣說

順便求個饒什麼的

沈宴嶼

你準備的這些東西可不像是用來求饒的啊

沈宴嶼還想再說點什麼

清汵卻已經不理會他了

一邊把衣服往身上披

一邊往外走

沈宴嶼實在不放心

亦步亦趨的跟著

清汵倒也冇管他

就當他不存在一樣

天色漸漸暗沉

太陽終於溺死在了雲層裡

偌大的國公府裡

暖黃的燭光亮成一片

精緻典雅的閨房裡

女人端坐在銅鏡前

蔥白玉手隨意的撥動著桌上的金銀玉器

這些無比珍貴的首飾

她卻像是在玩什麼玩具一樣

毫不在意

女人模樣算不上有多出挑

但她身上有一種高高在上的氣度

以及一種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自信

這讓她看起來十分矚目

晉王府那邊有訊息了嗎

她語氣隨意

聲音慵懶

似乎並不在意

身後的侍女聞言低聲回答

暫時冇什麼訊息

張靈煕有些不悅

這種事情難道還需要猶豫嗎

看出她的不高興

侍女連忙寬慰

許是已經在處理了呢

想來明天就有訊息了

畢竟

一個低賤的外室

如何能與姑娘比

給姑娘提鞋都不配

張靈煕也覺得是這樣

她要權勢有權勢

又是名動京城的才女

而那女人隻是個卑賤的奴才罷了

隻要腦子冇問題的人

都應該知道怎麼選吧

那晉王看上去也不像個腦子有問題的

想到這

張靈煕逐漸安心

她打了個哈欠

隨意打發侍女

下去吧

我要歇了



明亮的燭火被剪暗

侍女離開時

輕輕將房門帶上了

張靈煕站起身

朝著床榻走去

然而就在此時

窗戶輕輕響了一下

張靈煕聞聲回頭

卻什麼也冇看到

許是風聲吧

她也冇當回事

轉身繼續走

但就在她剛剛轉過身子

一把雪亮的袖劍

就那麼悄無聲息的架到了她的脖子上

彆動

女人的聲音自她身後響起

語氣聽不出任何情緒

誤傷我可就不負責了

張靈煕瞬間整個人僵住

你是誰

慌張的嚥了口唾沫

張靈煕的聲音也因為緊張有些顫抖

彆傷我

你要多少錢我都能給你

真豪橫啊

可是我不要錢

清汵緩步從她背後的陰影走出

微微一笑

張姑娘安好啊

我們又見麵了

見是她

張靈煕瞳孔驟縮

臉色也變得十分難看

是你

你想乾什麼

張靈煕這下是真的有點害怕了

她才逼著沈宴嶼去殺清汵

結果自己就落到這女人手上了

這簡直大寫的危險

怕是一整個凶多吉少

想到這

張靈煕害怕的臉都白了

她甚至都不敢想自己會死的有多難看

然而下一刻

她就聽到麵前這個拿刀架著她脖子的女人

用一種絲毫不客氣的語氣說

我不想乾什麼

我是來求饒的啊

張姑娘非要我死

可我又還不想死

隻好深夜拜訪

想求張姑娘饒我一命喏

張靈煕

你說你來做什麼的

求饒

你家求饒拿刀架在人家脖子上求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