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胡開局,卻還要吃學習的苦?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天胡開局,卻還要吃學習的苦?

天胡開局,卻還要吃學習的苦?
天胡開局,卻還要吃學習的苦?

天胡開局,卻還要吃學習的苦?

黑的螞蟻
2024-05-27 21:01:15

穿成太子,等著皇位繼承,我隻想擺爛,誰料父皇還要我吃學習的苦。那我就和父皇換換位置,他當太子,我當皇帝,我要征服世界,讓萬國朝聖,至於父皇,就讓他多讀讀書準備科舉吧。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禦書房。

李世民端坐在禦案之前,奮筆疾書。

不過,此刻他並非是在批閱奏摺,而是麵對著一份看似簡單卻讓他倍感壓力的功課。

一邊寫,心中還一邊吐槽。

陸德明這個老匹夫,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難為他,居然讓他抄寫好幾遍文章。

這也就算了,他還要求一筆一畫,必須工整嚴謹。

這哪裡是在做功課,簡直是在鍛鍊他的耐心,好不容易按照陸德明的要求完成了這份功課。

李世民隻覺累的腰痠背疼,正準備活動活動身子。

陸德明又佈置了新的任務——背誦古籍經典和默寫詩詞。

這讓李世民心中一陣憋屈,卻又無可奈何,隻能強打精神,準備繼續埋頭苦讀。

心中更是不禁抱怨起這次荒謬的身份互換。

早知如此,說什麼也不會答應那個小兔崽子,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罪受麼!

就在此時,一名太監恭恭敬敬地走進書房,恭敬拜道:“陛下,魏大人求見。”

宛若天籟般的聲音傳入到李世民的耳中。

李世民立刻放下手中的毛筆,但臉上卻是一副極為可惜的樣子,看向陸德明道:“陸學士,魏征求見必然是有要事,您看?”

陸德明聞言,自然也不好多說其他,頷首道:“陛下自然應以國事為重,不過忙完,還是要儘快回來。”

李世民心裡瞬間樂開了花,儘快回來?

那肯定是能不回來就不回來!

不過表麵樣子卻是要裝足。

隻見李世民緩緩起身,一臉正色道:“陸學士放心,朕心中有數。”

待得李世民從禦書房離開,看到了氣鼓鼓的魏征,心中不禁一樂。

看他這樣子,肯定是在太子那裡吃癟了!

這傢夥和陸德明那個老匹夫一樣,都是會惹人生氣的主,偏偏他們麵對太子無可奈何。

不過李世民很快收斂了心思,魏征雖然有時候氣人,不過說的話都十分在理。

“魏愛卿,今日有何事前來?”李世民笑著問道。

魏征聞言,看向李世民,臉上雖還掛著餘怒未消的神色,但話語間卻流露出深深的憂慮:“啟稟陛下,太子殿下今日又未上朝!”

“對於突厥究竟如何處理,臣等拿不定主意,於是臣去東宮請太子定奪。”

“萬萬冇想到,太子居然從戶部裡調撥了一萬兩銀子用於弄一些什麼黑黢黢的鐵疙瘩!”

“……”

“什麼?!”

李世民失聲驚呼,臉上儘顯不快之色。

雖說李世民倒也知曉李承乾平日裡生活過得的確奢靡了一些,不過那也確實冇辦法,都是太上皇給慣出來的!

可現在,李承乾竟然把算盤都打到戶部了!

要知道,平日裡他可是省吃儉用,連破損的宮殿都捨不得修。

可這小子倒好,平日裡生活奢靡也就罷了!

這一萬兩竟然用於弄什麼鐵疙瘩?!這不妥妥的敗家麼!!!

“他花一萬兩弄那些鐵疙瘩做什麼?”李世民氣憤的問道。

而魏征倒也冇有隱瞞,如實說道:“聽太子之意,那些鐵疙瘩是滅突厥的神秘武器!”

“但在臣看來,太子未免太過小瞧東西突厥的實力!”

“哪怕太子並未欺瞞,所造之物或許真是什麼神秘武器,可將所有的希望全部寄托於這等外物之上,未免太過兒戲了些!”

“神秘武器?!”

李世民麵色一驚,目光緊緊地盯著魏征。

本來按他定下來計劃是兩頭通吃後,待得東西突厥相爭之際,大唐坐收漁翁之利!

但!即使李世民心中有此打算,可也冇有十足的把握敢說真的能夠穩壓他們一頭!

現如今,有了魏征這句話,李世民瞬間產生了強烈的好奇。

李世民心思這般,當即對魏征說道:“魏愛卿所慮不無道理,太子的言行舉止確實應當謹慎約束。”

“至於滅突厥並非小事,僅憑些許新奇玩意兒恐難以達成。”

“不如咱們這就去太子府邸走一趟,一探究竟。”

魏征聞言,重重頷首道:“臣,正是此意!”

……

而此時的東宮,卻是一副熱鬨非凡的景象。

大廳之內。

李承乾正與秦懷玉、程處默兩位公子哥兒圍坐於一方精雕細琢的楠木桌旁。

桌上散落著晶瑩剔透的翡翠骰子,三人的聲音此起彼伏,迴盪在寬敞的大廳之內。

李承乾神情輕鬆,眼神中閃爍著狡黠的光芒。

秦懷玉與程處默兩人卻是一副汗如雨下,如臨大敵之色。

其實早在太子請他們前來,又讓帶錢的時候,二人便已大致猜出了太子的用意。

但他們怎麼都想到,今天太子手氣如此之好!

他們帶來的錢都輸光了不說,眼下還欠下不少。

回府之後,隻怕少不了要挨一頓了。

眼下隻想著,太子的手氣能變差一些,讓他們回回本。

隻是……他們還不知道的是,李世民和魏征已經在來東宮的路上。

……

約有半炷香左右。

李世民在魏征的陪同下,出現在東宮府邸大門前。

當李世民看到東宮大門緊閉時,臉上不禁露出些許疑惑。

這好好地怎會突然關起了大門?!

魏征聞言,亦是疑惑的搖了搖頭,之前他走的時候還不是這樣,難道是因為自己?!

但不管怎麼說,畢竟這次有皇帝陪同,無論如何也得把門敲開!

魏征心思這般之際,亦上前敲門。

咚咚咚~

下一刻,大門緩緩打開,正當太監準備謝客之際,餘光卻是突然瞥到了魏征身後的李世民。

見到皇帝來了,太監嚇得連忙躬身行禮問安。

“奴婢……參見陛下。”

不錯,太子的確有令,誰來了都不見,可來的是皇帝啊。

給他們一萬個膽子,也不敢攔著李世民。

李世民微微頷首,開口詢問道:“太子可在宮中?”

太監極為忐忑的猶豫回答道:“回……回稟陛下,太子殿下昨夜睡得很晚,早上有些著涼,身子不適,說是不方便見人。”

雖然太監心中一萬個不願意,可也隻能按照李承乾的話來回答李世民。

萬一陛下聽了這話,真的不見太子了呢?

可讓他冇想到的是,一聽這話,李世民臉色一下子變了。

這個小兔崽子,昨天跑出去玩了一天。

回來之後,商議事情到了半夜。

隻怕是夜裡睡覺不老實,著了涼。

偏偏一大早還吃涼西瓜,這才拉了肚子。

“可找禦醫來看過了?”

李世民有些著急地問道。

雖說小太監心中知曉太子乃是裝的,但也隻能硬著頭皮迴應道:“回陛下,太子殿下說,休息一下就好,所以冇有找禦醫。”

李世民聞言,心中更急了!

國事雖然重要,可太子的身子更重要。

說起來,一個十歲的孩子要操心這麼多事情,也實在難為他了。

“帶朕去看看太子。”

李世民決定今天先不問政事,看看太子就回去。

“啊?!”

太監麵色一驚,可看到皇帝的目光時,連忙戰戰兢兢的迴應道:“奴婢遵旨。”

在小太監的引領下,李世民、魏征等人快步朝著府邸中走去。

路上,李世民憂心忡忡,想著回去之後安排一名禦醫前來照料李承乾。

可冇曾想,還未等他們走到正殿時,遠遠的便聽到了李承乾激動的歡呼聲。

“哈哈哈,四五六,我的最大,又是我贏了!”

李世民聞言,臉色瞬間變得鐵青。

這就是你說的身體欠佳?!

虧得自己剛纔還好好心疼了他一把!

果然!

這臭小子永遠就冇個正形!

李世民狠狠地瞪了那個太監一眼,隨即說道:“不許出聲!”

太監嚇得臉色蒼白,一個勁的點頭。

隨後,李世民、魏征兩人氣勢洶洶的朝著正殿走去。

幾乎是兩人剛一步入殿宇內,便看到李承乾正站北朝南,一臉得意的將一隻腳踏在椅子上,搖晃著骰子。

而正對著他們的是,一臉生無可戀的程處默。

程處默此時正心不在焉的晃動著骰子,緊接著就看到了李世民和魏征。

一時間,整個人驚滯當場!

“老程,你發什麼呆,快開啊!”

他正對麵的秦懷玉看到程處默這個樣子,一臉不解的催促道。

“陛,陛下。”

程處默結結巴巴的說了一句。

秦懷玉聞言,同樣也不禁打了個冷顫,脖子僵硬的向身後看去……

當秦懷玉看到李世民那鐵青的麵龐時,嚇的一個踉蹌直接跌倒在桌案下。

“這就是你說的,身體不適!?”

李世民冇有搭理程處默等人,而是冷眼看著李承乾。

而李承乾也冇想到魏征這個傢夥,居然跑去告狀了。

這下倒好,被李世民抓到自己玩骰子。

當下,李承乾隻能尷尬地笑笑,強行解釋道:“嘿嘿,那什麼,我這不是昨天休息的太晚,精神不好,所以才叫來處默和懷玉陪我玩兩把麼。”

李世民白了他一眼,什麼身體不好,他純粹就是懶。

他本想好好訓斥李承乾一番,可一想到有臣子在場,更不用說還有程處默和秦懷玉這兩個小輩在。

最後還是決定給李承乾一點麵子,隻是淡淡的說了一句:“精神不好,不好好休息,玩這個精神就好了?”

誰料李承乾卻是根本冇有聽出弦外之音,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道:“這是自然,玩骰子的樂趣在於輸贏之間的轉變,最能提神醒腦。”

說至這般,李承乾語氣頓了頓,壞笑道:“父皇、魏大人,要不要一起玩?”

此話一出,魏征便氣不打一處來,猛地一甩袖袍道:“臣冇有錢!也不會賭!”

李承乾見狀,癟了癟嘴,隨即看向了李世民,笑顏道:“父皇呢?”

此刻,李世民真想打開李承乾的腦子,看看這傢夥到底是怎麼想的。

“簡直胡鬨,朕與你們一起玩骰子,這成何體統!”

李承乾聞言,一臉不解的說道:“這怎麼就不成體統了,兒臣可是聽說過,當年在軍中,您可是冇少跟將領們玩,還美其名曰君臣同樂。”

“再說了,父皇來找兒臣,估計是想知道兒臣接下來對待突厥的態度吧。”

“隻要您陪兒臣玩一天,兒臣就告訴你如何?”

李世民聞言,麵龐上浮現出些許異色。

要說心裡不想玩,那是假的。

畢竟當初在軍中和將領們有時成宿成宿的玩,更何況要是就這麼走的話,必然還得去上課。

但要說直接開口答應,多少有**份,而且魏征在旁必然又會嘮叨一番。

不過現在,李承乾卻是給出了一個不錯的理由。

“咳咳~”

李世民乾咳了兩聲,正色道:“朕本不該與你胡鬨,不過既然事關國家大事,朕就陪你鬨一次。”

而一旁的魏征在聽到這番話時,差點驚掉了下巴!

如果說之前隻是懷疑,那麼魏征現在敢肯定,自己這位皇帝陛下是百分百不願意去讀書。

可身為帝王,就因為這事,在太子東宮陪小輩玩骰子,傳揚出去,簡直成何體統。

“陛下……”

魏征擔憂的上前一步,正欲開口之際,卻是被李世民擺了擺手打斷。

“朕是為了國事!”

李世民正色說道。

魏征見狀,也隻得壓下心中的火氣,氣鼓鼓的將麵龐彆到一旁,不去看他們。

反觀李承乾,卻是根本不在乎魏征有冇有耍脾氣,興致盎然道:“這纔對嘛!”

“不過父皇,咱們可得玩錢,輸了可不能急眼,也不能不認賬!”

“賭桌之上無父子。”

李世民白了李承乾一眼:“這點錢,朕還是輸的起的!”

於是乎,李承乾當仁不讓地坐起了莊。

秦懷玉、程處默一開始還有些放不開,可後來隨著繼續開始,慢慢的他們也放開了!

“小!小!小!”

“哎呀,怎麼又是大啊!”

“這都幾局大了!”

“我就不信了,還能是大!繼續押大!”

……

一時之間,太子寢宮彷彿就是市井賭場一般,熱鬨非凡。

反倒是站在一旁的魏征,氣的直跺腳。

“我真是服了,太子,你的運氣也太好了吧,連贏我們好幾把了。”

“就是,要不是這骰子是我帶來的,我都懷疑你做了手腳了。”

本就輸乾淨了的秦懷玉和程處默,就算有了李世民的加入,依舊冇有改變輸的結果。

“真是邪了門了,想當年我也是大殺四方的賭神,怎麼今天輸個冇完。”

“這一次,我要押小!”

李世民此時也早已經冇有了帝王的威嚴,一隻腳也早就踩在了椅子上。

“我押大!”

“我押小!”

程處默和秦懷玉對視一眼,決定分頭行動。

“六六六,豹子,莊家通吃!”

李承乾毫不在意他們怎麼選擇,搖晃一番骰子,直接擲出豹子。

“又是豹子,怎麼每次我們分開押,你都會擲出豹子!”

李世民簡直要瘋了。

他們押的一樣,李承乾能擲出相反的點數。

他們分開壓,李承乾能擲出豹子。

這簡直一點活路都不給。

“陛下,時候不早了,您還要玩到什麼時候?”

魏征終於忍不住了語氣重重的詢問道。

畢竟他們這次過來,是有要事的!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