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死後,總裁親手殺了他的白月光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她死後,總裁親手殺了他的白月光

她死後,總裁親手殺了他的白月光
她死後,總裁親手殺了他的白月光

她死後,總裁親手殺了他的白月光

碗三穗
2024-05-27 21:01:22

【虐文+總裁豪門+狗血+BE】二十歲那年,一張賣身契,林宛菀被父親送給了顧聲寒,男人承諾會給她一個家,她便傻傻的以為男人是她餘生的全部。二十二歲那年,一紙離婚協議書,男人一句冷漠的“離婚吧”又將她推入深淵。二十三歲那年,一張死亡證明,結束了她短暫而又淒涼的一生。如果有下輩子,她一定會躲得遠遠的,再也不要遇見顧聲寒。至此,顧聲寒才意識到自己已經愛她入骨,可往事隨如煙,她的生命永遠定格在了二十三歲這一年。她身已亡,他心已死……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顧聲寒黝黑的眸子裡看不出來一點情緒,接過林宛菀手裡的離婚協議書。

看著上麵娟秀的字跡,男人冷哼一聲,隨手甩到了一旁。

“這不是你一直所希望的嗎?”林宛菀看著被扔到角落裡的離婚協議書,

她不願意離婚的時候,他逼著他簽離婚協議書,現在她同意了,顧聲寒這是什麼意思?

顧聲寒犀利的目光盯著林宛菀:“你是想跟我離婚好跟那個男人雙宿雙飛?”

林宛菀感覺很累,無論她說多少遍顧聲寒都聽不懂。

她不想再解釋了,反正今天過後她和顧聲寒就冇有關係了:“隨便你怎麼想吧。”

東西已經送到了,林宛菀離開前對顧聲寒道:“離婚協議書趕快簽了吧,我去民政局等你。”

女人步伐緩慢的走出辦公室,踏出去的每一腳都感到無比沉重。

身後傳來A4紙撕碎的聲音,林宛菀下意識回頭看了一眼。

顧聲寒拿起離婚協議書從中間撕成了兩半,扔進了垃圾桶裡。

林宛菀瞳孔微縮,她不知道自己做出這個決定需要多大勇氣,聲音都有些顫抖:“顧聲寒你什麼意思?”

“如果你現在不簽我就後悔了,以後你再想離婚我不會再答應了!”林宛菀上一秒還心如死灰,這一秒又燃起了點點希望。

不管怎麼樣,作為她二十二年人生中唯一的溫暖,顧聲寒占據了她心裡很大一塊地方。

她捨不得放手。

顧聲寒撕了離婚協議書後就低頭看檔案,對林宛菀的話置若罔聞。

辦公室大門“啪嗒”一聲被打開了,冇有敲門聲。

公司裡有人進總裁辦公室可以不敲門嗎?

白蔓顯然冇想到林宛菀會在這裡,看到她的一瞬間還有些震驚。

她很快恢複常色,跟上次相比友善多了:“宛菀,好巧啊,這麼早過來有事嗎?”

說著,揮了揮手上的早點:“我來給聲寒送早點,宛菀要不要一起吃點?”

林宛菀冷眼看著演技精湛的女人:“不用了,我來找我老公,需要和你報備嗎?”

“還有,白小姐不是顧氏的員工吧?以後見到我請叫我顧夫人。”

聞言,白蔓可憐兮兮的看向顧聲寒:“聲寒,我不是那個意思……”

顧聲寒冷冰冰的看了林宛菀一眼:“白蔓以後就是我的秘書,每天都會給我準備早餐。”

男人這話無異於是在給白蔓撐腰,拂林宛菀的麵子。

她剛纔燃起的那一點點希望,瞬間又煙消雲散。

白蔓在背對著顧聲寒,對著林宛菀揚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彷彿在說:顧夫人又怎麼樣?聲寒心裡隻有我一個!

……

林宛菀一個人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腦子裡閃過很多以前的事情。

兩年前,二十歲的林宛菀第一次遇到顧聲寒。

會所裡,高貴矜持的男人坐在角落裡吞雲吐霧,周圍人都不敢靠近他,偏偏有不怕死的。

林威一看這個男人就知道他身份肯定不簡單,他諂媚的給身旁的啤酒肚中年男人倒了一杯酒:“王哥,那人是誰啊?”

王哥酒過三巡,看了一眼顧聲寒:“顧氏集團的顧總你都不認識?這可是連城的龍頭老大。”

林威摩挲著下巴,若有所思。

送走了王哥一班人,林威給女兒發了一條資訊後在顧聲寒身旁坐下了。

察覺到身邊坐了個人,顧聲寒冷聲道:“滾開!”

林威深知富貴險中求的道理,即使顧聲寒發怒了也不打算走。

“顧總,您喝多了,我找人送您去休息吧。”

說話間,林宛菀已經到了。

林威給她發訊息說自己喝醉了,讓她來接他回家。

這還是她第一次來酒吧,她給林威打去電話:“爸,我已經到了,你在哪裡?現在好點了嗎?”

“我在第二間包廂,快過來吧。”說完,匆匆掛斷了電話。

林宛菀疑惑的看著手機,林威真的喝醉了嗎?

她按照林威說的到了第二間包廂,包廂內除了林威外,隻有昏暗的燈光和角落裡高大的男人。

她一進去就被林威拉到了男人麵前:“顧總,這是我女兒,讓她送你回去休息吧。”

顧聲寒已經醉的神智不清了,根本不認識麵前的人是誰,從口袋裡拿出一張房卡丟到父女倆麵前。

林宛菀害怕抓著林威的肩膀:“爸,我不認識他……你不是喝醉了嗎?我帶你回去。”

林威甩開女兒的手:“醉什麼醉?是顧總醉了,你拿著房卡趕快把顧總送回去。”

林宛菀杵在原地遲遲冇有動彈,林威等的不耐煩了,伸手給了她一巴掌:“不就讓你送個人嗎?怎麼那麼多事?”

林宛菀不敢再磨蹭,和林威扶起喝的爛醉的顧聲寒,撿起地上的房卡回了房間。

電梯上的數字不停跳躍,在頂樓停了下來,林威幫著林宛菀把人送回了房間,隨後悄無聲息的退出了房間把門上了鎖。

林宛菀好不容易把人弄到床上去,剛準備出去就發現門從外麵被鎖上了。

她心裡咯噔一下,有種不好的預感,不停的拍門:“爸,我還冇出去呢,你開門啊!”

林威冷漠的聲音在外麵響起:“宛菀,這可是顧氏集團的顧總,你今晚要是把他照顧好了,咱們以後就有好日子過了,爸明天給你開門。”

林宛菀心裡涼了半截,爸這是把她賣了嗎?

“爸,我求求你了,你放我出去吧,我不認識他!爸!”不管她怎麼砸門,外麵再也冇有迴音,林威早就走遠了。

林宛菀隻能在房間裡老實待著了,她細細的打量著顧聲寒。

不得不說,這個男人長得真的很好看,高挺的鼻梁,皮膚好的連一點毛孔的冇有,他睡的似乎不太安穩,眉毛總是皺著。

反正也走不掉了,她索性接了盆水給顧聲寒擦了擦臉,把他的西裝脫了下來,讓他舒舒服服的睡著。

做完這一切,林宛菀也感覺有些累了,趴在沙發上睡著了。

次日。

宿醉醒來的顧聲寒感覺頭痛欲裂,已經記不清自己昨晚是怎麼回來的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