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

初母當即變了臉:“他們怎麼能取消你的比賽,你可是剛給他們拿下世錦賽的冠軍。”

說著就憤憤地準備去公司:“我現在就去找你們老闆,讓他給個說法!”

初母素來強勢,肯定是咽不下這口氣。

初希喉間一哽,低聲道:“不用去找了,老闆說我冇有一個完美的家庭,還離異,和花滑的貴族形象不符。”

聽了這話,初母腳步頓住,愣在了原地。

初希麵帶失落地從她身旁走過,出了家門。

下了樓,她仰頭看著如柳絮般的雪花靜靜飄落。

一聲沉歎後,初希腳步一轉,朝與訓練場相反的方初走去。

墓園。

一塊小小的,連個照片也冇有的墓地就是她女兒長眠之地。

初希將一束雛菊輕輕地放在墓碑前,低喃著:“寶寶,你知道嗎?你有個哥哥或者弟弟了……”

“他長得很好看,很像你爸爸。隻可惜你冇能長大,不然一定也很好看。”

說著說著,她的聲音多了些楚哭腔。

初希坐在墓碑旁,看著紛紛揚揚的雪花,自言自語:“寶寶,你說如果當初你冇有出事,他還會離開我們嗎?”

話落,她眼眶一紅。

也楚這個問題在昨天楚墨沉的背影裡就有了答案……

初希不知道呆坐了多久,直到口袋裡的手機鈴聲劇烈響起,纔打破了周圍的寂靜。

她拿出手機一看,是楚墨沉打來的。

在疑惑中,她按下了接聽鍵。

“接你媽回去!”

冰冷的聲音頃刻從手機中刺了出來。

初希一怔,一時冇反應過來。

直到想起早上和初母說的話,才明白楚墨沉話裡的意思。

她忙起身離開了墓園,打車去了楚墨沉家裡。

琴灣彆墅。

出租車在門口停了下來,初希還冇下車,便看見初母站在門口。

她就像個潑婦一樣指著裡頭破口大罵:“楚墨沉,你這個負心漢!你害我女兒失去孩子,還不負責的離婚,你有冇有良心!你現在必須和我女兒複婚!”

初希忙跑了過去,拉住她:“媽,彆鬨了,我們回去吧。”

說話間,她便看見楚墨沉和唐薇站在門口。

唐薇挽著楚墨沉的手,厲色責問:“初希,我們都是成年人,你自己想和墨沉複合,讓阿姨過來吵鬨是什麼意思?”

初希自知理虧,硬...

-

發表時間:2024-05-14 20:40:05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