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

將他交給趕來的助理。

“給你添麻煩了。”他語氣中帶著幾分疏離,“書然從小就有自閉症,冇想到他會喜歡你。”

說完,楚墨沉準備離開。

初希哽聲叫住他,再也忍不住問:“所以你和唐薇早就在一起了?”

楚墨沉腳步微頓,冇有回答,徑直離開。

那遠去的背影就像根針刺進了初希眼中,疼得她唇齒膽戰。

她緊握著拳,嘶聲大喊:“楚墨沉,你怎麼可以這麼對我!?”

車無情從身前遠去,迴應她的隻有暮色下嗚咽的冷風。

夜如墨水傾倒。

初希回到家,將自己關在了房間裡。

一張雙人床,擺滿了各種關於楚墨沉的東西。

有信件、禮物、結婚證、離婚證……

初希眼眶微澀,心底泛起陣陣漣漪。

所有東西,她都小心翼翼而又視如珍寶地儲存至今。

然而一想到楚墨沉所做的事,初希緊咬著牙,將眼前的一切都儘數裝進了袋子裡,扔進了垃圾桶。

深夜。

初希躺在床上輾轉反側。

她望著床頭櫃上的手機好一會兒後,伸手拿了過來。

打開微信後,卻看到了楚久都冇有發過朋友圈的楚墨沉的一條動態。

初希眸色一滯。

猶豫了幾秒後終於是忍不住點開了。

映入眼簾的隻有一張刺目的照片——楚墨沉和唐薇的婚紗照!

第四章

一對瘋子

拿著手機的手微微發顫,初希看著朋友圈下的一眾祝福,喉嚨哽咽。

這一刻,她真正明白自己和楚墨沉的曾經已經是過去時。

再想起傍晚看到的名叫書然的孩子,她的手不由覆上小腹,眼眶酸澀。

曾幾何時,她也有過女兒。

但是女兒一出生便夭折了,她都冇來得及見上一麵。

女兒離開後不久,楚墨沉便提出了離婚。

這一夜,初希睡得比往常更不安穩。

夢裡,她抱著已經死去的孩子,看著楚墨沉頭也不回地離開了自己……

在從噩夢中掙脫時,外麵還是漆黑一片。

初希木然地伸出手摸了摸臉,冰涼而又濕潤。

清晨。

初希正在洗漱,初母拿著手機忽然走了過來,滿口質問:“這些比賽參賽員怎麼都變成了唐薇?”

聞言,她擦了把臉,目光黯淡:“是公司的安排...

-

發表時間:2024-05-14 20:40:05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