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

準休息、不準聊天甚至不準上廁所。

哪怕受傷了,都還要繼續滑……

見初希一臉落寞,初母語氣緩和了些:“媽為了你能學滑冰,一個人做三份工,你要學會體諒我的辛苦。”

說完,她拍了拍初希的肩:“我給你報名了幾場比賽,你多練習,一定要場場冠軍,知道嗎?”

初希冇有回答。

是夜,她躺在床上,腦海中儘是自己的前半生。

她自小在初母的嚴厲安排下長大,在大學時期遇到楚墨沉。

與母親的嚴厲不同,楚墨沉很溫和,他總是會鼓勵她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初希覺得楚墨沉就是她想在一起一輩子的人。

然而她也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唯一。

……

之後,初希的生活又回到了正軌。

她做得最多的兩件事就是比賽和準備比賽,枯燥而機械。

一切彷彿都冇變,但隻有她自己知道從看到楚墨沉回來後,平靜的生活已經結束。

這天,初希正在訓練,教練忽然說有新的隊員過來。

她停了下來,怔怔望著遠處緩緩走來的唐薇和楚墨沉。

休息間隙。

初希看著麵前的楚墨沉,忍不住問:“你和唐薇什麼時候在一起的?”

楚墨沉還冇回答,唐薇款款走來,親昵地挽住他的手臂:“你們離婚後,墨沉出國,我就跟了過去,我陪了他八年。”

她就像個勝利者睥睨著麵前人,每個字都帶著極儘的自滿。

初希愣在原地。

這一刻她不知道為什麼找不到一句適合的話開口。

唐薇又含笑著說:“墨沉是個很溫柔陽光的人,但你配不上他。雖然人們說你是花樣女王,但你骨子裡的自卑改不掉。”

說完,她挽著楚墨沉的手從已經僵住的人身邊走過。

初希鼻尖泛酸。

她望著兩人的背影,回想楚墨沉自始至終冷淡的臉,才發覺自己是真輸的徹底!

訓練結束,初希正要回家,有人叫住她,說老闆找她。

總裁辦公室。

老闆蕭洛羽慵懶地坐在沙發上,聲音卻透著一絲清冷。

“年底花滑大獎賽,我準備讓唐薇出場。”

初希一愣:“這比賽不是安排好了是我出場嗎?”

“公司需要一個婚姻事業家庭皆完美的女性。”蕭洛羽站起身,一字一句,“唐薇是唐氏集團的千金,與花滑的貴族形...

-

發表時間:2024-05-14 20:40:05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