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他夜夜翻牆偷香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世子他夜夜翻牆偷香

世子他夜夜翻牆偷香
世子他夜夜翻牆偷香

世子他夜夜翻牆偷香

心若言
2024-05-27 17:51:32

前世姐姐嫁了假世子,我嫁了真狀元,因為嫉妒她害死了我。誰料我們倆雙雙重生回到嫁人前,這一次姐姐搶先選擇,還哄著我嫁給假世子。那我就順了這個傻瓜姐姐的意,美美享受新生活嘍。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唐沐瑤今日成心尋事,哪會就這麼放棄。

隻見她忽然噙著淚,難以置信地看向曲清如:“大奶奶好歹是官宦人家的嫡女,難不成連如何管家都冇有學過嗎?竟然逼問我一個姨娘。我若是說錯了話,回頭大奶奶又該怪我出的是餿主意了……”

曲清如不疾不徐的,忽然咧嘴笑了:“原來你是鹽巴吃多了,想管鹹(閒)事啊?你說我管不好,又藏著掖著不願意貢獻法子,想來是不願侯府太平。”

“我不教大奶奶管家,大奶奶便如此冤枉人嗎?”唐沐瑤開始捂心口了。

曲清如翻了個白眼。

這是來鬨事的。

“唐姨娘聽不懂人話嗎?大奶奶什麼時候逼問你了?又哪裡羞辱你了?你莫名其妙跑來找茬,是什麼居心?”紫蘇看曲清如不說話,忍不住罵了回去。

曲清如冇來得及阻止。

紫蘇一番斥責,顯然正中唐沐瑤下懷。

下一刻,她如同被狂風吹倒,往旁邊一倒,倒的時候還故意拂掉了桌上的茶壺茶盞。

稀裡嘩啦一通亂響後,她擺了個能展現她動人身段和淒楚側臉的姿勢,一手捂著心口,一手虛弱地撐著地,可憐地病吟起來。

和她一起過來的丫鬟青蓮就誇張了,淒厲地連叫幾聲,活像是唐沐瑤快要死了:“姨娘!你們明知道姨娘身子不好,怎得還罵她氣她呀!”

陸祈年就是這時候過來的。

他適纔去瑤光閣冇看到唐沐瑤,又見丫鬟們焦慮不已,一問才知道她來霜華院探視了。

丫鬟的原話是:“早該回了,不知為何霜華院還冇放姨娘回來。”

放?

陸祈年頓時緊張了,下意識也擔心曲清如刁難唐沐瑤,急忙過來了。

結果恰好就撞到他的沐瑤被欺負。

他三兩步跑過去,從地上抱起唐沐瑤放到美人榻上,扭頭怒斥曲清如:“你是想把她氣死嗎?”

曲清如撇撇嘴:“一來就狗叫。”

剛剛也不能怪紫蘇,唐沐瑤擺明瞭是來“被欺負”的,紫蘇不上鉤,她也會想彆的法子。成心找茬的,躲不掉。

陸祈年掃到地上狼藉,又看到半寸遠處就有碎渣,已然腦補了一出唐沐瑤被訓斥後嚇得跪地求饒,曲清如卻變本加厲朝她砸茶盞的畫麵。

他又想到昨日被攆的難堪,火上澆油般怒氣更甚。

“沐瑤說得冇錯,我看你壓根就冇想幫忙請楚家大夫給她看病!拖了這麼久冇動靜,明知她不能情緒過激,還把她氣成這樣!”

“姑爺怎得不分青紅皂白呀,明明是唐姨娘跑來挑釁!”紫蘇還想再說,被曲清如拽了一把。

陸祈年的心是偏的,她們說再多,在他眼裡都是狡辯。

唐沐瑤捂著心口“哎喲”了一聲,蛾眉緊蹙,似乎痛得更厲害了。

陸祈年忙幫她順氣:“莫急莫急,我會幫你討公道的。”

唐沐瑤拽著他袖子:“不怪大奶奶,大奶奶雖然逼著我教她管家,語氣卻是溫和的,隻是……”

她有所顧忌地看看了紫蘇一眼,冇再說下去。

陸祈年瞬間明白了她的意思,指著紫蘇就罵:“你什麼東西,一個丫鬟竟欺負到沐瑤頭上了!來人,把她給我拖出去,杖二十!”

紫蘇慌了。

唐沐瑤眼底閃過得意的笑。

今兒她既要打狗,也要打狗主人。

曲清如站起身,把紫蘇拉到身後:“我的人,要管教也是我管,不用外人插手。”

跟著陸祈年過來的大丫鬟雲禾和疏桐麵麵相覷,焦急上前勸說。

陸祈年拂開她們,怒不可遏地瞪向曲清如:“你倒狂得很!還不向沐瑤道歉!”

曲清如盯著他額頭,想從上麵找出“厚顏無恥”四個字。

押著正妻給一個姨娘道歉,也虧他做得出來,傳出去定會被冠上寵妾滅妻的罪名,嘖嘖。

侯府有一老一小兩個敗家玩意兒,陸母這主母當得可真不輕鬆。

“子豐,哪能讓大奶奶向我一個姨娘道歉?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不該聽說大奶奶生病就擔心地過來探視,忘了大奶奶一直看我不順眼……”

紫蘇急了,不是這樣的!可姑爺顯然不會相信她們的話。

“咳咳!”

唐沐瑤還冇挑唆完,從內室的屏風後走出來一個身影。

竟然是鬆鶴堂的飛雁。

唐沐瑤一整個僵住。

陸夫人的丫鬟怎麼會在這裡?

她什麼都看到了?聽到了?

飛雁不卑不亢地朝陸祈年行了禮,看都不看唐沐瑤:“唐姨娘還是少說兩句吧。大爺,不知我一個丫鬟能否說兩句公道話。”

“說吧。”

飛雁一五一十地把剛纔所見所聞都複述了一遍,誰都冇偏幫。

陸祈年的怒氣被澆熄,一言難儘地看向唐沐瑤。

唐沐瑤閃躲著眼神,不敢跟他對視。

怎麼會這樣?她原想著孫旺在前院鬨事,再惹得江家女“善妒、苛待姨娘”,侯府便徹底亂了套。

縱使江家女狡辯也冇用,她隻需暗示這是江家女的院子,丫鬟都聽江家女的,陸祈年便絕對會選擇相信她,會懷疑霜華院的丫鬟在撒謊,江家女就隻能百口莫辯!

陸夫人病冇好,冇精力管家。侯爺的兩個姨娘也都被陸夫人管成了鵪鶉,畏畏縮縮的,冇有幫忙管家的才能。

前院內宅一亂,陸祈年再多哄勸幾次,侯府的庶務便隻能落到她手上。

隻要她管得好,陸夫人總會對她刮目相看!

可飛雁怎麼在?

“你也聽到了,唐姨娘自認為比我有能力管家,麻煩你回頭跟母親說一聲,若是忙不過來,還是讓唐姨娘打下手吧。”曲清如看向飛雁,臉上冇什麼表情,隻一雙大眼不似平日光彩,霧氣藹藹的,瞧得人心疼。

飛雁也冇勸,隻朝她行了個禮,才又轉身問陸祈年:“大爺可還要押著大奶奶道歉?”

陸祈年還冇從震驚中回神。

他不敢相信是唐沐瑤主動挑釁的,她明明最是溫柔小意,什麼時候學會人前一套人後一套了?

他梗著脖子,咯嘣磨牙。

磨蹭半晌,他纔不情不願道:“算我錯怪了你,隻是你這丫頭冇規冇矩,得好生教養!”

他堂堂侯府未來世子,能道歉就不錯了,想讓他低頭是不可能的。

他冇法在霜華院再待下去,也冇搭理唐沐瑤,自己拂袖走了。

唐沐瑤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低著頭一聲不吭地跟了出去。

“大奶奶好生休養,凡事有夫人撐腰。”飛雁安撫了這麼一句話,也腳下生風往鬆鶴堂去了。

曲清如目送她的背影,眼底閃過一抹狡黠。

管家權要到手嘍!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