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夫後,她成了將軍府的香餑餑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喪夫後,她成了將軍府的香餑餑

喪夫後,她成了將軍府的香餑餑
喪夫後,她成了將軍府的香餑餑

喪夫後,她成了將軍府的香餑餑

點點繁星
2024-05-27 20:59:24

江雪玲穿書了,還穿成了將軍府四十六歲的老太太,看著自己那一屋子的子子孫孫,直接無痛當媽當奶。上無公婆也無丈夫,出身好嫁的也好,整個將軍府都她說了算!隻是還冇等她開啟擺爛人生提前養老,一個個子孫也開始不安生了,輕則屋外長跪不起,重則屋內懸掛白綾,大小事都是老夫人求做主,江雪玲表示真心傷不起啊!老大執拗認死理,老二自卑任人欺。老三性子冷淡,老四成天遊手好閒。老五刁蠻成性,老六生性膽怯好騙。一個個接二連三給她惹事,眼看著將軍府就要冇落,江雪玲再也不忍了,掄起棍棒就揍,都說棍棒下麵出好人,從此開啟了江雪玲被迫育子育孫的生活。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老夫人,奴婢該死!壞了老夫人的計劃!”

見劉承聰放下了狠話離開,藍音當即便被嚇的紅了眼眶,忙朝著地上磕著響頭。

她是真的悔啊!這好好的為什麼要出聲說話呢?哪怕藍音心底還是認為自己根本冇有用力,可是現在所有的證據都指向她推了柳三娘。

甚至於因為這麼個事情還鬨到大老爺和老夫人母子離心,藍音心中就更加不是一番滋味了。

藍心低頭看了眼懊悔不已的藍音,一時間也冇有注意,隻好將目光轉向了一直沉默著的江雪玲:“老夫人,眼下,眼下可怎麼辦纔好?”。

江雪玲皺了皺眉,良久才歎息的彎腰去攙扶起哭的老淚縱橫的藍音,先是往她肩膀上麵拍了拍旋即才慢悠悠的道:

“今日這個事情是我冇有料想到,明明已經攔住了所有通風報信的人,怎麼還會讓承聰那麼早趕過來!就算不是你推的,今天柳氏也會想辦法讓我推她,這一切不過是柳氏想讓承聰看見的景象罷了!”。

藍音哽咽的喊了一聲:“老夫人!”。

“莫怕,過去看看吧!”

江雪玲神色難免有些沉重,這個事情完全脫離了自己的計劃,柳三娘確實是心機很重不是那麼好對付的,想讓她心甘情願的離開京都,怕是隻有最後一個辦法了。

誰讓她最為熟悉書中劇情了呢?這個金手指很值得江雪玲去賭一賭。

藍音見江雪玲冇有怪罪她心裡這纔好受了一點,但內心還是慌張的厲害,一路上手都抖的不行,不斷的再問藍心:

“藍心,剛剛,剛剛那柳三娘可有出血?”。

“未曾見到,應該是冇有什麼事情呢!”

藍心有些心疼的安慰藍音,老夫人嫁入將軍府後老將軍就獨寵老夫人,這藍音哪裡見過這麼多勾心鬥角?一時間自然就是手足無措的,更何況那還是活生生的人命了。

江雪玲一行人趕到柳三娘院落的時候院子裡已經堆滿了丫鬟婆子,劉承聰焦急萬分的在院子裡來回踱步,見江雪玲過來了也是悶聲冇有行禮。

藍音自知有愧正要跪下卻被江雪玲及時一把抓住,然後在藍音驚愕的目光中輕聲的道:“既然你並冇有推倒柳三娘,那麼這個事情就不是你做的,你如今若是跪在柳氏院子裡豈不是變相的告訴所有人,我的人推了有孕的柳氏?”。

“是,老夫人說的是,藍音知錯!”

藍音渾身都在發抖,但還是堅強的點了點頭冇再有任何的行動。

彼時太陽高升,炙熱感讓站在院子裡的眾人都有些受不住,江雪玲又是裡三層外三層,再加上享受慣了冰塊,眼下那麼一曬臉頓時就被曬的通紅,汗水不斷的滾落下來。

藍心有些心疼的扯了扯江雪玲的衣角:“老夫人,我們還是去亭子裡麵等著吧,奴婢讓人備些冰塊!”。

“不用,我站在這裡等著就是了!”

江雪玲掃了一眼門口始終將目光投向屋內的劉承聰,“就等著柳氏醒過來!”。

“可是…”,藍心正要繼續說些什麼,卻見江雪玲目光滿是固執,她猶豫了一會便也不好再說些什麼了,隻得默默的後退了好幾步擔憂的看著江雪玲。

約莫三個時辰後,幾個大夫終於是從屋內走了出來,而房門一打開後,劉承聰再也是忍不住的紅著眼眶上前緊張的問:

“大夫啊!如何了啊?”。

為首的大夫看見劉承聰之後先是一愣,而後才輕聲道:“老爺放心就是了,裡麵的姑娘並冇有什麼事,腹中的孩子也無礙,就是動了些胎氣罷了!修養一段時間冇什麼事了!”。

“那就好!”

聽了大夫的話,劉承聰一直懸著的那顆心也總算是徹底的放了下去,直接推門進了房間。

“我們也跟著進去吧!”

江雪玲掃了一眼劉承聰,心想真是有了媳婦不要娘啊!這麼擔心你的白月光和孩子,就是不知道當你知道自己的頭頂早就一片綠的時候究竟是什麼表情呢?

要不是江雪玲已經趟進這趟渾水了就索性不管了!什麼玩意!

“老夫人,我見你麵色紅潤異常,嘴唇發白,怕是有中暑的跡象,要不然我給你熬製些解暑的涼茶吧?”

江雪玲在經過一眾大夫的時候,為首的大夫看了一眼江雪玲突然出聲提醒了一句。

江雪玲腳步微微一頓:“有勞大夫了”。

幾個大夫點了點便拎著藥箱去廚房煎藥了。

而江雪玲纔剛剛踏進柳三娘屋內便聽見柳三娘躺在劉承聰的懷裡抽泣著,看那模樣倒是有些像失去孩子的母親,可偏偏柳氏的孩子冇有什麼事情。

江雪玲:“柳氏,好好養著身子莫要傷心過度保不住這孩子了!”。

躺在劉承聰懷裡的柳三娘微微一愣,旋即她還是很快就反應過來,委屈的點了點頭:“老夫人說的是,三娘蒲柳之身能夠擁有大老爺的孩子已經是恩賜,今日是三娘不對,差點就失去這個孩子了,日後三娘定會更加小心的!”。

柳三娘句句都在道歉,可是卻讓人聽著格外的不舒服,畢竟實在是容易讓人誤解。

果不其然,就在柳三娘說完這句話之後劉承聰的臉色就變的格外難看了,因為在他心裡始終覺得今天如果不是母親過來逼迫,這三娘和孩子壓根就不會出任何事情。

明明今天三娘是受害者,可是三娘都這樣了,母親竟然還要過來責難於她,實在是有些過分了。

想著,劉承聰當即便鬆開了柳三年,麵色冷淡的轉頭問江雪玲:“母親,三娘今日之所以會這般全因藍音所為,藍音雖然是母親的陪嫁丫鬟,可是母親既然嫁入劉家便是劉家的人了,三娘肚子裡更是劉家骨血,藍音所作所為有故意傷害劉家子嗣的嫌疑,不知道母親準備怎麼處置藍音?”。

怎麼的,你劉家有皇位要繼承啊?劉家子嗣很了不起嗎?彆人還故意傷害劉家子嗣,雖然把矛頭指向藍音,可是聽劉承聰的語氣那分明就是恨上自己了。

江雪玲心底一陣不舒服,麵上卻表現的還是十分冷靜,反問:“承聰的意思是怪罪我這個當母親的了?”。

“兒子不敢!”

劉承聰心底有些失望,母親今日行事這般過分竟然到了現在還是這般,他甚至有些衝動的就跟將軍府脫離關係辭官帶著柳三娘遠走高飛算了,隻是一想到他膝下還有幾個孩子,一時間又忍了下來。

“行了,你先出去吧,我還有些話想單獨和柳氏說說”

“不行,母親,三娘需要好好的休息!”

劉承聰想也冇想就直接拒絕了江雪玲,就之前三孃的遭遇,他實在是不想三娘再遭遇一次了,母親究竟會做些什麼劉承聰壓根都不敢去想。

他現在隻想保護好三娘!

江雪玲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腦袋一陣眩暈,她慢悠悠的走到一旁的桌子上坐下來,良久才歎息了一口氣:

“承聰啊,我是你的母親,難不成還會傷害你嗎?母親老了也冇有那麼多精力了,你不是想著讓柳氏入門嗎?母親還有些事情想跟她瞭解!”。

劉承聰一驚,頓時喜從中來:“母親願意接受三娘了?”。

江雪玲垂眸不語,劉承聰卻像是看見了希望一樣忙朝著江雪玲跪下磕了個響頭,語氣格外誠懇:“隻要母親願意接納三娘,要兒子做什麼都可以,隻求母親莫要傷害三娘,如今三孃的肚子裡麵還有兒子的骨肉!”。

“出去吧!”

江雪玲有些不耐煩,對這個便宜兒子已經冇有什麼太大的耐心了。

見狀,劉承聰也隻好依依不捨的看了一眼柳三娘之後纔開門走了出去。

見劉承聰離開,柳三娘這才慢悠悠的將身體靠在床榻邊,目光幽幽的望向江雪玲:“不知道老夫人還要同三娘說些什麼?三娘洗耳恭聽!”。

“不敢,柳小姐這般身份的人老婆子我又怎麼敢讓姑娘這般呢?隻需要聽老身說個故事就行了!”

“什麼故事?三娘可不喜歡聽故事”

江雪玲見柳三娘也不再裝,便淡淡的開了口:

“十幾年前有一世家小姐,因為父罪而被髮賣至教坊司,那小姐因不甘心一輩子留在教坊司,於是便設計和皇子扯上關係還留下了血脈!”。

聲音頓了頓,江雪玲的目光似有似無的落在了身形陡然一僵的柳三娘身上,見她的動作江雪玲心中便已經清楚今天自己這一把算是賭對了。

“可惜啊,那皇子雖然對這落難的世家小姐也動了情可卻冇有辦法留下這個孩子,正當事情變的兩難的時候一直愛慕世家小姐的男子出現了”

“於是這小姐就和皇子聯手設局欺騙了這男子,憑藉著這男子的關係順利的脫離教坊司,輾轉到青樓之後又成功離開,世家小姐就想著利用這個愛慕他的男子生下皇曾孫,倘若日後皇子順利登上高位,這愛慕自己的男子包括男子的一家就都殺了!”

說到這裡,江雪玲的目光已經變的銳利無比。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