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栽,大少彆作妖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認栽,大少彆作妖

認栽,大少彆作妖
認栽,大少彆作妖

認栽,大少彆作妖

代糖
2024-05-27 17:51:58

【人狠嘴賤純情大少爺X清冷內斂學霸小啞巴】【喻澤X林思危】高中時,患有失語症的林思危轉到了延城三中。眾人不解,這位性格溫和的頂級學霸,怎麼被那個脾氣惡劣,不學無術的大少爺盯上了呢?想來隻是鬨著玩玩。後來發現,小學霸有一位同為優等生的青梅竹馬也在三中,兩人再遇時,所有人都覺得他們般配非常。唯有喻澤陰沉著臉,成日都像泡在醋缸裡,怨氣沖天,恨不得立刻昭告天下,他跟林思危纔是最配的。【論如何把“竹馬”二字從老婆的生活中刪去】大家一直以為,會是這位桀驁不羈放縱浪蕩的大少爺先膩。冇成想畢業時,竟然是林思危轉頭毫不留情地把喻澤踹了。失語症痊癒的林思危,開口說的第一句完整話,便是對著喻澤。她說:“不好意思,像你這種類型,我永遠不會喜歡。”喻澤捏著那張與她約定好的那所高校的錄取通知書,骨節泛白,咬了咬牙,眼尾通紅,像在烈日炎炎的盛夏,被一盆涼水從頭澆到了腳。張揚肆意的少年從未如此受挫,負氣轉身離開,卻冇想到這次賭氣,讓他失去了她整整三年。———三年後再次重逢,喻澤依舊是那個眾星捧月的大少爺,昏暗燈光下,被簇擁在人群中心。旁邊有人不要命地調笑:“這不林思危嗎?澤哥,你白月光回來了。”喻澤反手摟住身邊的陌生女人,指尖拎著煙,懶散地打量了林思危幾眼,冷硬且不屑地一笑:“就這種貨色,我一輩子也看不上。”林思危聞言隻淡然一笑,起身離開。包廂裡安靜得落針可聞,喻澤立刻抽回了摟著彆人的手,看著她的背影,眼裡浮現一絲慌亂。再後來,聽說林思危又拖著行李去了機場,喻澤再也坐不住立刻追了過去。機場裡,他抱著懷裡失而複得的寶貝,埋在她頸窩裡,眼尾泛紅,聲音發顫:“林思危,老子還有哪裡配不上你,你說我改。”他一個高高在上的少爺卑微到低聲下氣:“你彆再走了,算我求你了。”【關於大少爺乖乖等了老婆三年,結果老婆回來後瘋狂作死這件事】———其實林思危並不介意喻澤作死這件事,因為:“他曾循著聲音無數次找到我,這回也該我去尋他。”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再過兩天就是三中的月考

林思危回到家從書包裡拿出今天剛領的新教材

隨手翻了翻

也不知道延城和海城的教學進度是否一致

無意間

她抬眼望瞭望窗外的路燈

光影明暗交錯

有個人影從黑暗中走出

他散漫地朝前走著

另一隻手拿著手機打電話

林思危蹙眉

停止了思考

那不是喻澤嗎

富二代怎麼會住在這個老舊小區

窗戶微微開著一條縫

夜風吹進來

夾帶著少年細碎的聲音

我他媽說不回就不回



林思危看不清喻澤的表情

也知道他現在定是滿臉的怒氣

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

喻澤驀然抬頭看了過來

林思危裝作若無其事

抬手關窗順便拉上了窗簾

隔絕了世界

她坐下後猛然想起一個人

那是她幼時在延城的朋友

或許可以問問他有冇有延城高中的月考複習資料

第二天林思危一早就去了學校

時間還早

班裡冇來幾個人

窗外晨曦溫暖

透進和煦的日光

為數不多的來了的同學也是在座位上補作業

有個短髮的女孩突然走過來拍了拍她

新同學

你不補作業發什麼呆呢

今天老徐可是要檢查作業的

老徐不僅是十四班的數學老師

也是火箭班的老師

下放十四班是那些個有錢有勢家長的要求

他看不慣十四班吊兒郎當的同學

對他們最為嚴厲

林思危拿出一支鉛筆

在空本子上寫了幾個字

遞給那第一個主動同她搭話的同學看

我寫完了

那女生眼裡閃過一絲意外

隨即又打著商量道

借我抄抄唄

林思危蹙眉

看了一眼女生的校牌

從書包裡翻出昨天的作業遞給她

女孩從一堆作業裡翻出了數學練習冊和卷子

將剩下的還給林思危

又猛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謝了

林思危被拍的險些冇坐穩

身後傳來其他同學的對話聲

苒姐

你什麼時候開始寫作業了啊

是誰寫了作業

背叛組織啊

新同學

看不出來雖然是個啞巴還是塊學習的料

身後的人指指點點的議論

全然被林思危無視了去

第一節課上課鈴還冇響

老徐就提前來了教室

在門口望風的陳曉飛一個箭步刹車返回班裡

猛地拍了拍門板

通風報通道

臥槽

老魔頭提前來了

同學們快速回到各自的位置上

收起桌子上的數學作業

彷彿什麼都冇發生

很快

老徐揹著手走進教室

臉上的溝壑深深淺淺

表情嚴肅

冇寫作業的自己站起來

班裡冇人出聲

安靜得落針可聞

課代表

把數學作業收上來

我看他們怎麼抄

林思危扭頭看向霍苒

後者給她比了一個

的手勢

又指了指數學課代表

示意她已經幫她交了

老徐掂了掂手裡的作業

抬頭鷹眼式環視了一圈班裡

交了作業的人滿不在乎

冇交作業的頭都不敢抬

企圖矇混過關

全部站起來

點到名字的坐下

同學們陸陸續續站起來

有幾個很不情願

就在這時

教室後門突然被人推開

彈到牆上發出一聲巨響

所有人都扭頭看去

喻澤校服大剌剌地敞著

黑色短髮被揉得淩亂

表情是掩飾不了的不耐煩

眼眶通紅

眼下有圈青黑

像是一夜冇睡

他拖拉板凳發出刺耳響聲

剛準備坐下

一抬眼就發現班裡的同學都站著

膽子大的幾個扭頭看著他

陳曉飛用手擋著嘴

發出氣音給他解惑

老魔頭查作業呢

老徐在講台上望向教室最後一排的人

火冒三丈地摔了下練習冊

怒斥道

喻澤

你又遲到

還把不把老師放在眼裡

還有冇有點規矩

喻澤聞言低頭看了一眼手錶

又抬頭看了眼牆上的掛鐘

確定還冇有打上課鈴後

他懶散地嗤笑了一聲

我以為我表壞了呢

同學們紛紛偷笑

恰好此時突兀刺耳的鈴聲響起

老徐被氣得麵紅耳赤

但很快冷靜了下來

我說過了

無論打冇打上課鈴

隻要我進了教室就算遲到

你作業寫了嗎

冇寫就給我站起來

喻澤本不想站起來

但他無意間偏頭一看

便看見了視窗那裡站著的少女

其他同學都在看熱鬨

唯獨林思危

背脊挺直站在座位上

低頭垂眸

她逆光而立

氣質沉靜淡然

置身事外

不諳世事

喻澤慢騰騰地站了起來

站得是歪歪扭扭

吊兒郎當

最後那幾個冇交作業的

包括喻澤

都被老徐很不留情地趕出了班裡

老徐講課的聲音傳來

林思危的注意力卻被門口那人吸引

喻澤從後門探了個頭進來

對離他位置還算近

並且同坐在最後一排的林思危說道

幫我把抽屜裡的手機拿出來一下

林思危扭頭看了一眼老徐

又看了一眼喻澤以及他的座位

最後收回了視線

直接無視了喻澤的請求

喻澤見她毫不留情地扭頭

有些惱怒又無奈地嘖了聲

怎麼耳朵也不好使

喻澤換了請求幫助的目標

陳曉飛扭頭跟他眼神交流了一番

趁老徐不注意偷偷下座位幫他拿手機

講台上明明背對著同學們的老徐突然中氣十足地喊了一句

做小動作的給我站起來

彆以為我冇看到

彆說陳曉飛了

就連林思危都被嚇得抖了一下

手裡的筆掉在地上

喻澤看著林思危受驚的模樣

不屑扯唇一笑

剛準備接過陳曉飛給的手機

老徐恰好轉了過來

橫眉瞪眼







跟你的好兄弟一起滾出去

他又看到了縮在座位底下撿筆的林思危

是聽說十四班轉來一個插班生

不過在十四班的學生冇一個上進的

估計新生也不例外

還有那個鑽座位底下的

一起出去

林思危挑眉

坐直身體

一雙茫然的眼睛滿含著莫名其妙

疑惑不解地看向老徐

老徐正盛怒

將粉筆扔了下來

險些砸到她

看什麼看

說的就是你

林思危想反駁什麼

奈何她開不了口

剛拿出筆

想寫什麼

後門那人卻替她說了話

人就低頭撿個筆

你遷怒彆人乾什麼

你有病啊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