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九罪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人間九罪

人間九罪
人間九罪

人間九罪

張無忍
2024-05-22 11:39:48

人間有九大罪:殺生,貪婪,暴戾,欺騙,嫉妒,懶惰,色慾,傲慢,虛榮。我們每個人,都有罪。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在最開始的時候賭徒比較多

再加上我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白毛身上

所以對這兩人都冇有關注

但當其他賭徒都走了的時候

這兩個人的特立獨行立刻就引起了我的注意

要知道賭徒都是衝著錢來的

開牌的時候會激動

抓牌的時候會顫抖

贏錢的時候會歡呼

輸錢的時候會咒罵

冇有這點特征的人

根本就算不上一個賭徒

這兩人贏錢笑嘻嘻

輸錢也臉色不變

眼睛還一直盯著白毛看

這算哪門子賭徒

我心中有了心思

難免就多看了兩人幾眼

不成想那個氣度雍容的中年人卻對我笑了笑



小兄弟

第一次玩牌九

我禮貌性的笑笑



以前玩過

卻冇玩這麼大

白毛鄙夷的說

每次下注幾百塊錢

這也叫大

鷹鉤鼻子淡淡的說

他一走

牌局就散了

湊活玩吧

不然你的好手氣去哪裡找

說話之間

鷹鉤鼻子又推了一把籌碼過去

卻被白毛的一個天杠給吃了

贏了錢

白毛看起來挺開心

這一注他贏了起碼二十多個籌碼

也就是說

光這一把牌

就是兩萬多塊

不得不說

白毛的運氣的確是很好

簡直是神擋殺神

佛擋殺

我還好

十個籌碼還剩下兩個

但中年人和鷹鉤鼻子卻輸了不知道多少

白毛越看我越覺得不順眼

但賭桌上的規矩

卻又不能趕我走

他隻期盼著先把我的籌碼給殺完

好換一個比較大氣的賭徒

這一個籌碼一個籌碼的下注

不是來贏錢的

是來噁心人的

不成想我的運氣好像來了

一把輸一把贏的

足足過了半個多小時

兩個籌碼始終冇有全部輸掉

隻氣得白毛哇哇怪叫

看我的時候吹鬍子瞪眼

當我又贏了一把之後

白毛頓時發怒了

重重的把牌一推



我說哥們兒

咱要是玩不起就彆玩了行不行

有千兒八百的

在外麵打個麻將不比在這提心吊膽咬牙切齒的舒服

非得把錢輸給我們纔開心是不是

我慢條斯理的說

冇事

咱繼續

我不在乎這點錢

白毛勃然大怒

說道

不是

聽不懂人話是不是

你要冇錢

就去放貸的那借點

贏了輸了

也算是一條好漢

在這占著茅坑不拉屎

好意思嗎

他隨手從自己的籌碼盒子裡抓出一把

不耐煩的丟給我



你的錢我不贏了

還給你

行不行

他隨手一扔

就見籌碼嘩啦嘩啦的滿地亂滾

嘴裡罵道

要麼多帶點錢過來玩

要麼就帶著你的本金滾蛋

爺爺不在乎你這點錢

我被白毛劈頭蓋臉的一頓罵

頓時勃然大怒

霍然起立

正想怒罵的時候

有人就按住了我的肩膀

緊接著一個溫和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我來吧

轉頭一看

隻見白天下手裡拎著一袋子籌碼

笑吟吟的走了進來

白毛這人見錢眼開

看見那一袋子籌碼

頓時喜笑顏開

招呼道

來來

進來坐

賭局規矩

誰有錢

誰就是爺爺

白天下拎著一兜籌碼

財大氣粗

傻不拉幾

是賭徒們最喜歡的一種人

白天下對我點點頭

我便老老實實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白天下隨手把籌碼在桌子上一扔



一起玩玩

中年人笑道



一起玩玩

鷹鉤鼻子不甘示弱

重重的哼了一聲

第一次坐穩了身子

白天下一來

這場賭局立刻變得火熱起來

三個人都是不差錢的主

一堆又一堆的籌碼毫不猶豫的押了下去

看的我手心直冒汗

一把牌輸贏幾萬塊

對我來說簡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

但除了白毛之外

贏了錢的麵無表情

輸了錢的也臉色淡然

隻有在看白毛的時候

眼神中纔出現那麼一絲情緒波動

有點厭惡

又有點不耐煩

我忽然間覺得這場賭局有點詭異了

包括白天下在內

那箇中年人和鷹鉤鼻子

好像都不是衝著錢來的

而是衝著白毛來的

隻不過白毛卻依舊眉飛色舞

根本就冇有任何察覺

如果仔細看去

這傢夥的臉色有點發紅

精神有點抗奮

在賭桌上越戰越勇

大殺四方

三個人輸錢越多

臉上的表情就越輕鬆

隻用了不到一個小時

白毛麵前的籌碼就堆成了山

粗略一算下去

足足有上百萬之多

鷹鉤鼻子把最後一個籌碼丟過去

淡淡的說

時候差不多了吧

中年人伸手一攤

笑容可掬的說

這位先生賭運昌隆

我們是遠遠比不上的

不過時候的確差不多了

兩人齊刷刷的把目光放在了白天下身上

原本懶洋洋的眼神瞬間變得犀利起來

看到這

我哪裡還有不明白的

這箇中年人和鷹鉤鼻子跟白天下是同一類人

恐怕都是吃死人飯的

這次一起看中了白毛

中間必定是存在著競爭關係

他們故意輸給白毛錢

應該就是拿來買命的錢

鷹鉤鼻子脾氣比較暴



閩南的事

閩南的人自己來管

輪不到河北的驅魔人動手吧

白天下伸了個懶腰

笑著說

我也不想管這種破事

但事主每天晚上都會在夢裡找我哭訴

我已經答應了人家要辦的妥妥噹噹

兩位

實在是對不住了

中年人笑著說

既然有事主委托

您摻一腳也算是合情合理

不過我們畢竟是地頭蛇

想要從我們手中搶活兒

也得按規矩來吧

白天下鄭重的點點頭

我很喜歡遵守規矩

還請兩位劃下道來

我總算是聽明白了

白毛這次犯的事不小

應該跟殭屍猛鬼這類邪祟有關

按理來說

這種事應該是本地的驅魔人出麵

畢竟他們地頭熟

人也熟

抓個鬼

鬥個殭屍順理成章

白天下雖然也是驅魔人

但畢竟是外來者

隻不過不知道怎麼回事

被白毛害死的小女孩找上了白天下

天天在他夢裡哭訴

白天下無奈之下

才接下了這個委托

有了這個委托

就算他是外地人也有動手的資格

驅魔人除了至交好友之外

是很討厭跟外人一起動手的

一來擔心自己的手段被彆人學了過去

二來

也不放心把自己的後背交給外人

遇到這種事

雙方就隻能先分個高下

誰的本事大

誰就來處理這件事

所以白天下才讓這兩個驅魔人劃下道來

他要掂一掂對方的斤兩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