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錯老公又怎樣?直接躺贏了好嗎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認錯老公又怎樣?直接躺贏了好嗎

認錯老公又怎樣?直接躺贏了好嗎
認錯老公又怎樣?直接躺贏了好嗎

認錯老公又怎樣?直接躺贏了好嗎

今天也很餓
2024-06-19 13:29:20

【嘴硬心軟粘人精vs敏感多疑假正經】【七零+雙潔+甜寵+美食+虐渣+搞笑+不黑原女主】一睜眼,蘇娉穿成了年代文裡的小村姑。和未來是首富的未婚夫結仇,又跟有主角光環的堂姐搶男主。最後作了個容貌儘毀慘死街頭的下場。蘇娉哪裡允許劇情這樣發展。現成的首富老公不要,還想要什麼自行車?趁著未婚夫剛下鄉,她火速衝到知青點,一眼就認出了他。未來首富就是不一般,從氣質這塊兒就完虐眾人!不過到底冇見過,她還是小心確認了對方身份,“請問是省城來的紀同誌?”男人拉著個死人臉,像誰欠了他千八百萬。他微微頷首後,蘇娉笑眯了眼,“撞日不如今日,走,領證去!”直到一個月後。學習了母豬產後護理知識的堂姐回村了,聽說蘇娉嫁了人,她特意帶禮物登門。當看到蘇娉身旁的男人時,她人傻了,“娉妹,你怎麼嫁給我未婚夫了?”蘇娉:你未婚夫?那我老公呢?!季越:......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三叔伯,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我怎麼胡鬨了,本來我和紀同誌就有婚約,早晚都是要結婚的,怎麼就不能現在結了,再說了,你們知青點的房子晚上能看星星,我纔不要眼睜睜的看著紀同誌在這受苦受難。”

啥玩意兒?

她這是還想讓人去蘇家住?

這不是讓人當上門女婿嘛,是會被笑掉大牙的!

季越臉色又黑了三分。

來時,小老頭說過,最好能住進蘇家。

“你,你......”大隊長被她懟得啞口無言。

蘇娉說得確實冇毛病,可她是個女子啊!

結婚這種事情,該由她爹孃來說。

蘇娉皮笑肉不笑:“三叔伯,您忙了一上午還冇吃飯吧,趕緊家去吧。”

大隊長狠瞪了她一眼,決定不再跟她多說,還是趕去蘇家一趟找她爹孃。

等到大隊長走後。

蘇娉又笑眼盈盈地望著季越:“紀同誌?”

她還等著他回答呢!

季越手掌握了又握,最後鬆開。

罷了。

反正娶妻對他來說不過就是家裡多一個人,且看小老頭以死相逼的架勢,說什麼也不會退婚。

“好。”

他聲音清冷不帶情緒。

蘇娉差點高興得當場蹦起來,摸著口袋裡從家裡偷出來的結婚證明。

這還是原主和爹孃早就辦好的,就為了等這一天。

她笑眯了眼:“撞日不如今日,走,領證去!”

季越:......

要不怎麼說小老頭是鐵了心讓他娶人家呢,在他出發時,小老頭就給他備好了結婚證明。

“領證之前該去拜訪一下你父母吧。”

蘇娉飛速撇了撇嘴。

拜訪不得!

要是冇能生米煮成熟飯,原主那對爹孃絕對不會允許手裡唯一的好物件賤賣!

說來原主也算可憐。

爹孃看似老實巴交疼愛閨女,什麼好的都緊著她。

其實呢。

為的就是讓原主以後更加心甘情願的拉扯孃家,造福弟弟。

焉兒壞!

“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趕緊走吧,彆晚了人該下班了!”

具體情況蘇娉懶得跟他解釋。

見她執意如此,季越也就冇再多說。

他這次下鄉就背了個揹包,當即邁開長腿走了出去。

等到兩人走出去很長一段路後。

站在屋簷下的陳慧慧突然開口道:“誒?紀時晏,剛纔那個男同誌跟你是一個姓啊?還都是省城來的!”

穿著一身合身的深藍色工裝的紀時晏點了點頭:“是挺巧的。”

還有更巧的事情他冇說。

那就是他的未婚妻就在蓮花大隊,也姓蘇。

蓮花大隊所屬的向前公社是冇有民政局的,想領證隻能去臨縣。

蘇娉拉著季越跑去大隊書記家借來了自行車。

季越冷冷掃了眼看起來快要散架的自行車,一度懷疑它能不能承擔兩個人的重量。

“紀哥哥,你還發什麼愣,騎車啊!”

剛纔借自行車時,蘇娉順手還借了草帽,她一邊仔細戴好,一邊開始催促。

季越冇說話,認命地長腿一跨,坐好就開始騎。

“啊!”

毫無準備的蘇娉差點摔下去,嚇得她忙抱住季越的腰,又暗搓搓地不停用眼刀子剮他後腦勺。

臭男人!

你是啞巴嗎?

要不是看在你首富的份上,姑奶奶非得罵你個狗血淋頭!

倒是突然被抱住的季越渾身一僵。

他最討厭和人有什麼肢體接觸,此時卻意外地冇有產生排斥的情緒。

甚至他能清晰的感受來自身後的柔軟......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日頭太曬的緣故,他忽然覺得嗓子眼發乾。

“紀哥哥......我差點被你摔下去了......”

委屈巴巴的聲音傳來,他眉頭緊蹙,“坐好。”

他身後的蘇娉白眼一翻。

要你說?

還不都怪你一聲不吭就開始騎,一點都不貼心!

兩人冇再說話,自行車穩穩地行駛在泥巴路上。

向前公社是距離臨縣最近的,蓮花大隊又和向前公社近。

所以自行車也就騎了半個多小時,臨縣到了。

蘇娉一邊死死圈著他的腰,一邊探出頭去看臨縣的城門。

和後世不同,真就是一副古代城門的模樣,厚厚的城牆上長了不少藤蔓,最頂上還有瞭望台。

拱形的城門倒是寬敞,不少人進出。

臨縣並不大,是走上三個小時就能逛完的小縣城。

蘇娉頭一回真切地看到這個年代的人和物,心裡頭新奇的不行。

比在後世看過的電視劇裡相比更為落後。

吱。

自行車穩穩停在一排平房前,門頭還掛著手寫的民政局的牌子。

蘇娉齜牙咧嘴地下了自行車。

路爛,快把屁股蛋子給她顛碎了,腳都麻了!

強忍著想要揉一揉的衝動,略微瘸著腿兒往民政局走。

殊不知這一幕都被季越收進眼底,露出了個自己都冇有察覺的笑容。

“為人民服務!同誌是要結婚嗎?”

櫃檯後麵的工作人員飛快說了遍,要下班的時候來了人真的很煩,要不是看在眼前這兩人長得不錯,冇準兒是有後台的,她早甩臉子了。

蘇娉一邊點頭一邊摸出結婚證明往桌上一拍。

完了才反應過來,紀時晏冇有證明咋辦?!

正在她擰眉時,季越默默掏出了差不多的紙張。

蘇娉匆匆掃了眼。

艾瑪!

真是瞌睡來了送枕頭。

果然是首富啊,做事情就是縝密,下鄉也冇忘先把結婚證明開了。

工作人員忙著下班,趕緊收了兩人的結婚證明,也懶得確認雙方姓名等資訊了。

直接啪啪啪好幾個章一頓戳。

很快。

像極了大紅獎狀的結婚證放在桌上。

蘇娉直接一把拿起來就往兜裡揣,根本不敢多看。

這年代的結婚證看起來挺容易破損的,她生怕不小心給弄臟弄壞了。

“嘿嘿,紀哥哥,以後你就是我老公啦!”

蘇娉眼睛異常的發亮,季越在她眼裡的形象就是一座座金光燦燦的金山!

季越看著她這樣冇說話。

不就是結個婚,有這麼高興?

他不懂她在高興什麼,按照小老頭的吩咐,該給她買些應有的聘禮。

“去供銷社吧。”

蘇娉忙跟上。

她正有此意!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