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

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
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

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

元寶貝
2024-07-01 14:15:35

【讀心+爽文+報仇+甜寵+扮豬吃虎】蘇巧為婆家任勞任怨,付出一切。卻通過讀心術意外得知自己的枕邊人和婆婆要毒殺她,大兒子嫌惡憎恨她,小女兒整日辱罵她。卻都對小三白月光親如一家人。她冷心冷情,發勢要讓他們把她對他們的好都還回來。隻是,為什麼她贏麻報複爽後,一個個都後悔的哭爹喊娘要她回來?甚至那個要搶走小可憐養子的王爺也變了一個人。不僅瘋狂的在心中吹她的彩虹屁,還說虎狼之詞?!王爺,我把兒子的撫養權給你,你能不能停下來!某王:“不,巧巧,兒子是你的,我也是你的!”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薑苑苑聽完,有些古怪:“蘇巧,你難道要帶著這一身傷回去?”

【蘇巧可不是什麼利用自己傷勢裝可憐的人……】

“嗯。”蘇巧冇有多說,倒是齊鴻雪一雙眼睛急的早已紅透。

隻是天生讓他相信孃的本能,讓他隻能乾著急的跟著蘇巧上了馬車。

馬車一路行駛到齊府,薑苑苑卻喊停了馬車。

“蘇巧,我隻能送你到這兒了。”薑苑苑麵色冷淡。

她雖願意救蘇巧,可也不代表願意摻合進齊家的事。

齊府在昨日之前還是一個人人豔羨的高門大戶,可是不過一天的時間就先後爆發出了兩件無論如何也挽不回名聲的事情。

更不用說那個據說名叫“喬研”的女人。

蘇巧嫁給齊侍郎十三年,可那姓喬的女子卻明顯和她的女兒更親近。

顯然她和齊侍郎在一起已經很久了,久到她不願意顛簸進這樁麻煩事。

“謝謝。”蘇巧正有此意,薑苑苑先開口倒是省去了她解釋。

接下來的事情,她越顯得孤單可憐……越好!

“娘,小心點。”齊鴻雪緊緊攙扶著蘇巧,生怕她摔了。

薑苑苑看也不看,讓車伕加快離開。

蘇巧額頭滲出密密麻麻的細汗,小聲:“鴻雪,一會兒不管發生了什麼,你隻需要哭。”

齊鴻雪眼窩裡儘是淚水,瘋狂點頭。

刷的!

蘇巧加快步伐的徑直摔在了齊府後門處。

“娘!”齊鴻雪又急又亂,假戲中帶著真戲的嚎啕大哭,“娘!娘!!!”

守門小廝嚇了一跳,看著地麵上被血水浸濕一般的身形,聽著齊鴻雪一聲又一聲的“娘”,他才知道,麵前的竟是他們齊家的當家主母!

“快開門!快開門!!!”小廝爆發出尖銳的鳴叫,“救大娘子!快來救大娘子啊!!!”

丫鬟小廝們一個個蜂擁而至,當看清地上血淋淋的一灘軟肉似的蘇巧後,又紛紛驚呼的往後退去後。

“這……這是大娘子?”

“大娘子不是上山祈福了?怎麼會變成這樣子?”

齊鴻雪哭的泣不成聲,拚命發出嘶吼:“快叫大夫!快叫大夫啊!”

“是是是……”丫鬟們這才反應過來,兵荒馬亂的去叫大夫。

這慌亂的動靜也引來了齊老太和因為京城風波被暫時強製休息不得去朝堂前的齊垣。

“吵吵什麼!”齊老太惱火。

本來以為蘇巧去山上拜拜佛後他們齊家運勢就能好轉一點,可是真誰能想到——他們送走蘇巧冇多久,宮中就來了批評她兒子作風,讓他革職修養的旨意!

“老夫人!大娘子她被人打了!”丫鬟著急忙慌的稟報。

“什麼?!”齊老太氣的不行,撥開丫鬟們圍的水泄不通的人群,果不其然看到了失聲痛哭的齊鴻雪和奄奄一息的蘇巧。

齊老大又是後怕又是心驚,她放聲大肆的站在蘇巧的麵前怒聲:“蘇巧!是誰打了你!”

齊鴻雪哭的上氣不接下氣呼吸不過來。

他冇想到自己娘痛苦的樣子,非但冇有得到奶奶的一句寬慰,甚至隻有在乎齊家麵子的詢問!

“娘!”蘇巧已經習慣,轉而跌在齊老太腳邊,瘋瘋癲癲神神經經的道,“都是兒媳的錯!兒媳不該去廟裡拜佛!不該用佛像侮辱喬研!”

“喬研?”齊老太轉眸,再看蘇巧的樣子已有了決斷。

她眼神凶狠,暗自惱怒。

喬研這個陰鬼!

到底給他們齊家下了多少的蠱!

蘇巧這樣子,分明都是喬研所為!

“蘇巧!”聽說訊息的齊垣剛趕到就狠狠給了蘇巧一腳。

這腳正中蘇巧的心窩,她悶哼一聲,心臟處鑽心的疼痛麻痹了她全身。

齊鴻雪臉色慘白一片,雙手死死拽住蘇巧的衣襟,一雙眼睛正不動聲色的將齊垣的麵容刻畫進了腦子裡。

他要報仇!他一定要為娘報仇!

“你做什麼!”齊老太急了的擋在蘇巧麵前,“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會加大佛祖對齊家的厭惡!”

齊垣聲音帶著火:“娘!這世上根本就冇有什麼佛祖!”

“啪!”齊老太急眼的在齊垣的臉上甩了一個響亮的巴掌,赤紅著眼睛,“你亂說什麼!”

常年來聽從母親話的齊垣,此時頂著半張紅手印的臉說出了反抗的話。

“娘,研兒可是您看著長大的。她現在好不容易能夠進齊府,您卻因為幾樁破事和蘇巧的一番話就不讓研兒入府嗎?您難道忘了,您當初有多喜歡研兒,又有多想讓研兒入府嗎?”齊垣深深的護著喬研。

齊老太胸口一滯,顫顫巍巍的舉起了手指著齊垣,陌生的好像第一次見到他:“你,你竟然為了一個女人反駁我?”

“娘,不管您願不願意,研兒——我一定要娶!”丟下這句話,齊垣轉身離開,絕情的像是要和她斷絕關係。

齊老太胸膛更加上上下下的起伏,竟是承受不住的暈了過去。

“老夫人!”好在身旁候命的一幫丫鬟們眼尖,成功的接住了齊老太,讓她不至於摔在地上。

觀看完一切的蘇巧,縱然痛苦,但唇邊的笑容卻是無比真切。

齊家……就要完了。

終於,被催著趕來的大夫好不容易抵達齊府,冇想到一看就看到這麼大麻煩的病人。

齊家大娘子和齊家老太。

誰不知道這整個齊家就是靠齊大娘子和齊老夫人,真是不知道她們兩個到底都得罪了什麼人,竟然遭受了這麼大的痛苦!

大夫擦擦額頭的汗,隻能診治。

整個全程,齊鴻雪都緊緊的盯著,生怕錯過蘇巧的什麼。

腦海裡回憶出今天廟裡被兩個陌生男人自稱他爹和爹朋友得說法。

不管那兩個人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他都不會理會!

他這輩子,都隻會是孃的兒子!

蘇巧到底是熬不住骨頭錯位的痛苦,大夫診病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她就已經徹底的睡了下去。

齊家亂糟糟又出事的訊息很快又在整個京城傳遍。

各家官員紛紛幸災樂禍。

有一個人卻怎麼也笑不出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