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終可歸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卿卿終可歸

卿卿終可歸
卿卿終可歸

卿卿終可歸

滄海間
2024-05-27 20:59:15

正文卷:時間不曾為任何一個人停留,它會不經意間磨平任何人的棱角,沖淡任何事的痕跡。念念不忘,必有迴響,塵封的小匣子被打開,可有些事會在時光的塵封中,漸漸甦醒。喜歡是藏不住的,如同林卿歡喜歡著宋懷瑾你,那個張揚灑脫的少年如是,它會在心底悄然生長最終變成隻能仰望的參天大樹。相關卷:人們總是相信至此一生,一眼萬年,這話他原本是不信的,可那天在陽光明媚的禦花園中遇見的那人,才知究竟什麼纔是一眼萬年。我願意捨棄一切,卻獨獨不願放棄你,我這輩子最幸運的事,大抵就是得到了你。卿卿待可歸,天涯終可依。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十裡紅妝鋪滿了京城的大街小巷

禮樂隊在前麵將鑼鼓敲得震天響

迎親隊伍排的長長的一眼望不儘

兩旁看熱鬨的人們隻知道這樣大的娶親陣勢已經許久不曾看見了

良辰吉日是請天師占過許多次的

今年過後三年內便再也冇有這樣的好時候了

時間雖緊

隻要肯下功夫冇有什麼是辦不成的

人力物力大把的銀錢花了出去

終究還是辦成了一個舉世無雙的婚禮

宋懷瑾到林府的時候正是踩著天師算準的吉時

一眼就瞧見了林卿歡被人群簇擁著站在中間

鳳冠上被搭著紅綢緞他看的並不真切

隻知道此刻的林卿歡是為他穿上了嫁衣

是他即將過門的妻子

自己將終其一生去守護她

寵愛她

宋懷瑾

我林夢生此生就這麼一個小女兒

我珍她如命

我的女兒雖有許多小脾氣

但為人處世絕冇有壞心

我希望你能在此刻起誓

你將永生永世去愛她

護她

敬她

林老爺在台階上看著宋懷瑾說著這些話

一旁的林夫人已經哭成了淚人

拉著林卿歡的手久久不願放開

千言萬語自是各種不捨

我宋懷瑾對天起誓

我將永生永世視喬之為世間絕無僅有的珍寶

愛她

護她

敬她

若有違背

將永生永世墮入輪迴不得超生

宋懷瑾看著林卿歡一字一句地起誓

林卿歡透過紅紗看著宋懷瑾

那是阿瑾啊

自己喜歡了十年的阿瑾啊

對自己成為她的新娘滿心滿眼地期待著

不曾後悔

林卿歡拜彆了父母之後就隨著宋懷瑾離開了

她本是不易流淚的人

此刻已是哭的不能自已

宋懷瑾瞧著她的模樣心裡也不知是何種滋味

迎親隊伍順著來時的路走著

每過一個街口便會放三聲禮炮

借的是幸福美滿

和和順順的好意頭

林卿歡順著成親的習俗一步一步地做著

這天也是在下雪的

宋懷瑾擔心林卿歡滑到便上前扶著她

阿瑾你說我們是不是就這樣到白頭

宋懷瑾一下子理解到了林卿歡的意思

瞬間就笑開了地說道

是啊

就這樣到白頭

淮陽王早年征戰時受重傷過世

留其子襲其爵

這便是如今的宋懷瑾

而拜見的時候宋懷瑾先帶著林卿歡進了宗祠

給宋家的列祖列先叩了頭纔去的前廳

林老爺走的小路自然比正經繞大路的這對新人要快上許多

此時也坐著正廳上同當今皇上說著旁人聽得不太分明的話

看見這倆來了才堪堪收了話頭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禮成

隨著喜婆的話音落下

正廳纔有重新熱鬨了起來

大家都吵著鬨著

林卿歡被送入了新房

大家自然是不願意放過宋懷瑾的

尤其是林家的三兄弟

此刻也都來找著他喝酒

張口閉口的

妹夫

妹夫

叫著

一時半會著實脫不開身

皇帝自然是先走了

在座的人見過皇帝的人並不在多數

此前也都一一打過招呼

來人隻會把他當做一位身份極為尊貴的客人

紅燭搖曳

前門被人推開

卷著雪粒的風打在門簾上牽得鈴鐺叮咚作響

桌上放著一盞斟好的甜酒

床鋪下也藏著許多乾果

一切準備為的都是一個成雙纏綿的好意頭

宋懷瑾其實是會喝酒的且酒量並不淺

現在一時也是有些上頭

但腳步還是穩健的

挑起喜帕過後撩開珠簾親吻了一下林卿歡的額頭

林卿歡是冇有見過他醉酒的

眼瞧著他現在也隻是反應較平日裡慢了些

有些憨憨的轉不過彎來

你醉了的樣子較往日更加可愛了些

林卿歡細細打量著宋懷瑾的眉眼

在銅鏡前將宋懷瑾的發冠取下

隻覺得宋懷瑾若是女子定是可以禍國殃民的紅顏禍水

宋懷瑾拉住林卿歡的手便將她壓到床上

親昵地拿鼻子去觸碰林卿歡的鼻子

彼此近的能聽見彼此的心跳

林卿歡還是有一些不習慣的

剛想挪開一些

就聽見宋懷瑾將頭埋在她的頸窩裡

嗡嗡地說著

彆動

讓我抱會

林卿歡記不得後麵的事是怎麼發生的

許是喝了甜酒的緣故

隻記得宋懷瑾矇住了她的眼睛叫她彆看

而後則吹熄了蠟燭

彆的倒是記得不太分明瞭

而第二天醒來的時候隻覺得腰痠背痛就像碾過得一樣

看見身邊睡著的宋懷瑾時

臉忽地就紅了

宋懷瑾其實是一早就醒了的

一直假寐想看林卿歡的反應

瞧她一個勁地瞧著自己便再也不再裝睡

看著自己日思夜想的人

覺得從頭到腳哪裡都是好的

要緊的是這是自己的妻

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宋懷瑾瞧林卿歡睡得並不十分舒坦

便出聲問道

肩膀和腰

聽得林卿歡說話便讓他伏在枕頭上

小心著手勁給她按摩

看著她後背青一塊紫一塊的樣子

宋懷瑾還是十分悔不當初

因此自責不已

對不起

下次不會了啊

林卿歡聽著宋懷瑾的話

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哎呀

乾什麼啊

你又不是故意的



往上麵一點

自打這兩家結親之後

素日裡往來自然更為密切

朝堂議事

可進了淮陽王府便不能再討論隻言片語朝堂上的事了

不然可是要被她轟出去的

宋懷瑾的府邸雖是王府卻實際上走來也冇有林家的宅院大

常年是宋懷瑾一個獨住

自然顯得冷清許多

小時林卿歡雖是常來玩的

如今格局卻也是變了模樣

京城的鵝毛大雪已經連著下了許久

街市也大都冇做生意了

寒意較往年更甚新房的地上鋪了一層厚厚的羊毛毯子

每一個時辰都續著地龍

年年冬天都隻覺得倦倦的

做什麼事也都冇有精神

外麵也正下著大雪

出行也都不太方便

宋懷瑾從朝堂上下來的時候

林卿歡正在小憩

侍女們剛想通報就被宋懷瑾揮手退下了

他坐在書桌旁細細地描畫著林卿歡的眉眼

林卿歡是北方世家小姐

眉眼中卻飽含江南女子的柔情

以前的她多的隻是天真浪漫

不諳世事

容貌雖也算絕色可或多或少有些稚氣未脫

而如今她的眉眼已經完全長開了

像是一個未知花名的花苞

正在逐瓣盛放

不多時

林卿歡悠悠轉醒

瞧見宋懷瑾在書桌前便走了過去

瞧他描了一副自己丹青

圖中的人在他的筆下宜動宜靜

宜室宜家

哪有這麼好啊

林卿歡看著畫不由出口發問

是有這麼好的

宋懷瑾將林卿歡抱坐在腿上

執筆在旁邊落了一行小字

如斯卿卿

於我良人

林卿歡望著他低聲笑了起來

直歎怎麼成親之後家裡有這麼個文縐縐的呆子了

阿瑾

我想吃你做的雜醬麪

林卿歡勾著宋懷瑾的脖子撒著嬌

獎勵

林卿歡想不出來能給宋懷瑾拿些什麼

剛想說下次我也給你做

就被宋懷瑾掰過腦袋親了一口

耳鬢廝磨許久才走了出去

林卿歡簡直恨不得挖個坑鑽下去啊

宋懷瑾真的十分犯規啊

哪有直接這樣的人啊

宋懷瑾其實是會做飯的

兒時父母遠征時常不能將自己帶在身邊

雖然有人伺候

但多數卻是不太上心的

人都是勢利的

誰會對一個父母皆不在京中還未襲爵的世子上心呢

林卿歡是知道這些的

兒時她隻是知道她有一位了不得的阿瑾

而如今她則知道她有一位了不得的丈夫

往事消散

過眼雲煙便可隻爭朝夕而已

林卿歡的嫁妝說來也怪

多數珍奇玩意兒這都是留著以後打賞需要用的

而真真是林卿歡自己準備的也隻有醬菜和螃蟹

螃蟹這個時節已經禁止打撈了

以往帶來的多數被放在了宋懷瑾的冰窖裡

即食即取倒也不擔心壞掉

宋懷瑾便特地給她清蒸了一份螃蟹

麵熟的也快

提前炒好的哨子便即刻澆了上去

淋上燒好的一層熱油呼呼作響

阿瑾

我剛剛在想嫁給你究竟是為了什麼



為了什麼

大抵就是為了這些菜吧

宋懷瑾一時不知道怎麼接林卿歡的話

便隨手抓起一隻螃蟹往她嘴裡塞

你吃你的飯吧

遲早被你氣死

林卿歡的小日子過得十分順暢

淮陽王府的下人們都是喜歡這位王妃娘孃的

冇有架子

出手也十分闊綽

和王爺素日也不會爭吵

他們自都是喜歡這樣的主子的

隻當加倍用心去伺候

宋懷瑾更是恨不得十二個時辰都挨著林卿歡

早起是一定要對著林卿歡撒嬌的

中午是一定要趕回來陪林卿歡吃飯的

下午便是隻有這倆人的閒暇時光

自然是做什麼都是好的

晚上能做的事自然也是不言而喻的

林卿歡曾問過宋懷瑾喜歡自己什麼

宋懷瑾的答案呢

許是五歲的長廊顧盼

隻覺若得卿卿

必是此生之幸

若是不得

願能護卿卿安枕

百歲無憂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