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終有一殤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秦終有一殤

秦終有一殤
秦終有一殤

秦終有一殤

永寂小王爺
2024-05-22 08:33:31

嬴政死了,竟死在焚書坑儒的那一天……世言秦始皇是病死駕崩的,可秦國終二世而亡,一代秦殤,由此間開始……兩位秦相踏上了未知的道路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在那一夜,天地彷彿同悲,紛紛揚揚的大雪如同被撕碎的素幔,覆蓋了整個山海關。

嬴政,那位一手締造了千年偉業的帝王,靜靜地躺在冰冷的玉榻上,他的麵容依然威嚴,卻已失去了往日的生機。

他的眼睛,那雙曾經睥睨天下的眼睛,此刻緊閉著,彷彿在沉睡,又彷彿是在等待著什麼。

大雪在窗外肆虐,寒風呼嘯著穿過窗戶的縫隙,帶著刺骨的寒意。

嬴政死了,死在焚書坑儒的那天晚上。

本來大一統應該是祥瑞各現,卻不料大雪下了一夜,似乎承載了天地的哀痛,紛紛揚揚,無休無止。

山海關的城牆在雪的覆蓋下變得模糊,昔日巍峨的輪廓在風雪中顯得柔和而悲涼。

整個世界彷彿陷入了無儘的沉寂,隻有寒風與雪花交織的旋律在空曠的大地上迴盪。

宮廷內的燈火在風雪的映襯下顯得格外溫暖而模糊。

是一隻十尾的狐狸,毛髮如錦,眼神深邃,它從窗外輕盈躍入,落地的瞬間,雪花四濺,彷彿為它鋪設了一條銀白的道路。

它的目光在宮廷內掃過,最終停留在躺在玉榻上的嬴政身上。

狐狸緩步走向嬴政,它的每一步都輕盈而有力,彷彿在跳一支淒美的舞蹈。

它來到嬴政的榻前,低下頭,似乎在默默地哀悼。

門外,一片肅殺之氣。

曾經威震四方的大秦將士們,如今靜靜地躺在雪地裡,他們的鎧甲已被雪覆蓋,彷彿是一座座冰冷的雕塑。

然而,那刺目的紅色卻打破了這片潔白的世界,那是他們的鮮血,染紅了白色的雪,如同烈火燃燒,在寒風中顯得格外刺眼。

狐狸化作了一陣青煙,它的身影逐漸模糊,直至完全消失在宮廷的空氣中。

與此同時,躺在玉榻上的嬴政的身體開始微微顫動,彷彿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正在逐漸喚醒他。

他的眼睛,那雙曾經睥睨天下的眼睛,緩緩睜開,透露出一種深邃而神秘的光芒。

宮廷內的空氣彷彿凝固了般寂靜,隻有嬴政淺淺的呼吸聲在空曠的大殿內迴盪。

他緩緩坐起身來,目光如炬,似乎穿透了時光的迷霧,直視著這世間的真相。

他的瞳孔中映照著那隻狐狸的身影,十條尾巴在空氣中輕輕搖曳,其中一條黑色的尾巴顯得格外醒目,如同一道閃電劃破夜空,神秘而詭異。

嬴政的動作輕盈而流暢,彷彿一切都隻是他的夢境。

他躺下,安靜地閉上眼睛,彷彿隻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之中。

宮廷內的燈火搖曳,為他那冷峻的麵容投下一層柔和的光影。

風雪依舊在窗外肆虐,但宮廷內卻是一片靜謐。

狐狸的身影已經消失,隻剩下空氣中那若有似無的青煙,嬴政的呼吸聲漸漸平穩,彷彿他已經進入了深深的夢境。

第二天,晨曦初露,金色的陽光灑在皚皚白雪之上,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換崗的士兵們踏著厚厚的積雪,來到了宮廷前。

眼前的景象令他們瞬間愣住,隻見宮廷外的空地上,昨天還威震四方的大秦將士們,如今卻橫七豎八地躺在雪地裡,一動不動。

他們的鎧甲已被鮮血染紅,與潔白的雪地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領頭的將軍心中一驚,趕忙率領士兵衝進宮廷。

他們小心翼翼地來到嬴政的寢宮前,隻見門扉緊閉,一股神秘的氣息從中散發出來。

將軍深吸一口氣,推開門扉,隻見嬴政安然無恙地躺在玉榻上,麵容安詳,彷彿正在沉睡。

宮廷內的空氣凝重而肅穆,彷彿被一層無形的寒意籠罩。

將軍緊皺眉頭,心中湧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他迅速揮手,示意士兵們悄無聲息地處理門外的屍體,不得驚擾了正在沉睡的帝王。

士兵們動作麻利,卻又不失莊重,他們默默地將一具具冰冷的鎧甲抬走,雪地上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腳印。

很快,宮廷外的空地恢複了整潔,彷彿昨夜的血腥隻是一場幻覺。

將軍緊繃著臉,心中卻充滿了困惑與焦慮。

如今看到這位帝王如此安詳地躺在玉榻上,他卻感到一種莫名的恐懼。

他不敢有絲毫耽擱,立即前往相府尋找李斯。

李斯站在相府的庭院中,寒風攜帶著雪花的冷意刺入骨髓。

他緊鎖眉頭,眼中閃過一抹深沉的憂慮。

得到訊息的那一刻,他的心便如被重錘猛擊,驚懼與不安交織在一起。

他轉身對身邊的將軍低聲而急迫地吩咐道:“立刻封鎖宮廷內外的所有訊息,絕不能讓外界知道昨夜發生的事情。

同時,傳令下去,所有知曉此事的人,無論親疏,一律秘密處決,絕不能留下任何活口。



將軍的神情也變得凝重起來,他深知此事的重要性。

他迅速點頭,身影消失在風雪中,去執行這個殘酷而必要的命令。

李斯深吸一口氣,緊裹朝服,踏著初晨的積雪走向皇城。

風雪中,他的身影顯得格外孤獨而堅定。

沿途,他遇到了不少同僚,不少人的目光中都帶著一絲莫名的猜疑,但是絕大多數的人眼睛都是清明透亮的。

然而,李斯卻對昨夜的事情隻字未提,彷彿一切隻是他個人的夢境。

終於,他來到了殿前。

巍峨的大殿在朝陽的映照下顯得格外莊嚴而神秘。

李斯整理了一下朝服,深吸一口氣,緩緩步入殿內。

陽光透過雕花的窗欞,斑駁地灑在金碧輝煌的大殿內。

早朝的氛圍莊重而肅穆,秦王嬴政端坐在龍椅上,目光如炬,掃視著下方的群臣。

李斯站在隊列中,心中卻如波濤洶湧。

他深知,這個平靜的早晨隻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退朝後,李斯並冇有立即離開,而是讓自己的心腹悄悄尾隨那位將軍。

他們穿過長長的宮廷走廊,來到了將軍的府邸。

府邸外,雪花依舊在飄落,與地上的血跡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心腹深吸一口氣,推開了府邸的大門。

府邸內一片寂靜,隻有風雪的聲音在空曠的大廳中迴盪。

心腹緊隨其後,他們來到將軍的書房。

書房內,將軍正獨自坐在桌前,手中握著一封信,眼神空洞而迷茫。

李斯站在書房門口,目光深邃而堅定。

他揮了揮手,示意心腹上前。

心腹微微點頭,腳步輕盈地走向將軍。

他站在將軍身後,深吸一口氣,手中緊握著一柄鋒利的匕首。

將軍似乎並未察覺到身後的危險,他的眼神依舊空洞而迷茫,彷彿整個世界都已經離他遠去。

心腹咬緊牙關,猛地揮起匕首,向著將軍的後心刺去。

一聲悶響,匕首穿透了將軍的身體,鮮血瞬間噴湧而出,染紅了身後的書架和牆壁。

將軍的身體猛地一顫,手中的信箋滑落在地,上麵的字跡已經被鮮血模糊。

他緩緩地轉過身來,目光中充滿了驚愕與不解。

李斯深吸一口氣,目光複雜地凝視著將軍。

他走上前去,輕輕拾起地上的信箋,隻見上麵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字跡,每一筆都透露出將軍的焦慮與困惑。

李斯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哀傷,他知道,這位忠誠的將軍是無辜的,他隻是被捲入了這場旋渦。

他抬頭看向將軍,眼中閃過一絲堅定與決絕。

他緊緊握住將軍的手,聲音低沉而誠懇:“將軍,對不起,這一切都是為了大秦的未來。



將軍的眼中閃過一絲明悟,他點了點頭,嘴角勾起一抹苦澀的微笑。

他用力握住李斯的手,彷彿要將自己的信念與忠誠傳遞給他。

然後,他緩緩閉上了眼睛,身體逐漸變得冰冷而僵硬。

李斯匆匆離開了將軍府邸,心中滿是沉重和無奈。

他知道,自己剛剛做出的決定是為了大秦的未來。

他深吸一口氣,將心中的悲痛暫時壓下,緊裹朝服,走出了鹹陽城。

城外,一片寧靜的鄉村景象展現在他的眼前。

雪花在空中飄舞,與地上的殘雪交織成一幅美麗的畫卷。

他踏著積雪,來到了一家農戶的門前。

門扉微開,透出一股淡淡的煙火氣息。

門後,暖黃的燈光透出,映照出一個安靜的身影。

李斯的心猛地一顫,他推開門扉,隻見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正坐在屋內,爐火映照著他皺紋交錯的臉龐,眼中閃爍著智慧的光芒。

正是那位應該在大一統前自刎的呂不韋。

“丞相大人果不欺我,您還真在這裡等我。

”呂不韋看到李斯,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但隨即恢複了平靜。

他微笑著示意李斯坐下,然後指了指桌上的茶杯,“來,喝杯茶吧。



李斯有些侷促地坐下,接過呂不韋遞來的茶杯。

茶香撲鼻,暖意在心中緩緩擴散。

他深吸一口,試圖平複心中的波瀾。

李斯剛想開口,卻被呂不韋製止了。

呂不韋輕輕擺了擺手,示意他稍安勿躁。

他端起自己的茶杯,啜飲了一口,然後放下茶杯,目光深邃地看著李斯,緩緩開口:“你心中有事,我能感覺到。



李斯心中一驚,他本以為自己的表情和語氣已經掩飾得足夠好,但在呂不韋麵前,他似乎總是無法掩飾自己的內心。

他微微低頭,沉默片刻,然後抬起頭,目光堅定地看著呂不韋:“我確實有事相求。



呂不韋微笑著點了點頭,彷彿早已預料到李斯會這麼說。

他指了指對麵的座位,示意李斯坐下慢慢說。

李斯的聲音低沉而充滿憂慮,他詳細地敘述了昨夜的一切,從宮中的異變到嬴政的離奇存活。

他的目光中透露出深深的憂慮,彷彿承載著整個大秦帝國的命運。

呂不韋靜靜地聽著,他的眼神始終冇有離開李斯,彷彿能看透他內心的波瀾。

當李斯說出那句“坐在龍椅上的已經不是嬴政了,嬴政已經死了”時,他的聲音不禁顫抖。

呂不韋的眉頭微微一皺,他的心中也湧起了一股莫名的恐懼。

但他很快恢複了平靜,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地開口:“這件事非同小可,我們必須謹慎行事。



呂不韋的話語在空氣中迴盪,彷彿帶有一種不可言喻的沉重。

他咳嗽的聲音突然響起,像是從心底深處湧出的痛苦和無奈。

他的咳嗽聲越來越劇烈,每一次的震動都像是抽走了他身體的一部分力量。

李斯的心猛地一緊,他看著呂不韋,眼中充滿了擔憂和不解。

呂不韋的咳嗽聲漸漸停歇,但他的臉色卻愈發蒼白。

他低下頭,手捂著嘴,鮮血從指尖滲出,滴落在他的衣襟上,形成一片刺目的紅。

李斯愣住了,他看著呂不韋,眼中充滿了震驚和不敢置信。

呂不韋的身體猛地一顫,彷彿被無形的力量重重擊打。

他的眼睛瞪得溜圓,眼中充滿了震驚與痛苦,彷彿一時間無法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

他的手指緊緊握住衣襟,鮮血從指尖滴落,染紅了他的手掌和衣袖。

他的臉色蒼白如紙,額頭的青筋暴起。

他抬頭看向李斯,眼中閃爍著淚光,聲音哽咽:“這……這是真的嗎?嬴政……他……他真的死了嗎?”

李斯的心也沉到了穀底,他看著呂不韋痛苦的表情,心中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悲痛。

李斯微微點頭,他的聲音低沉而艱澀:“恐怕是的。



呂不韋的身體猛地一顫,彷彿被一陣寒風席捲。

他的眼睛瞪得溜圓,瞳孔中倒映出無儘的驚愕與痛苦。

他顫抖著手,緊緊握住李斯的手臂,彷彿要從他身上尋找最後一絲希望。

“這……這怎麼可能?”呂不韋的聲音沙啞而顫抖,他的喉嚨彷彿被什麼堵住,無法順暢地呼吸。

他的目光在屋內四處遊移,彷彿在尋找一個可以讓他逃避現實的角落。

窗外的雪花仍在靜靜飄落,屋內的火光搖曳不定。

李斯緊緊握住呂不韋的手,試圖給予他一絲安慰和力量。

然而,在這個瞬間,他們兩人都陷入了深深的沉默和絕望之中。

呂不韋的聲音在寂靜的屋內迴盪,帶著一種前所未有的緊迫感。

“李斯,你必須立刻返回鹹陽城。

”呂不韋的聲音低沉而有力,每一個字都如同重錘般砸在李斯的心頭。

李斯微微一愣,他看著呂不韋的眼睛,看到了其中的堅定和決絕。

他點了點頭,深吸一口氣,站起了身。

“你要做的,是將那些有能力、有影響力的老臣們全都貶出去。

”呂不韋的語氣中透著一股不容置疑的果斷,“貶得越遠越好。



李斯瞪大了眼睛,他明白呂不韋的意圖。

這是為了保護那些忠誠於大秦的老臣們,防止他們被鹹陽城中的那股神秘力量所害。

他緊緊握住呂不韋的手,眼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我明白了,我會立刻行動。



李斯轉身走向門口,他的步伐堅定而有力。

當他推開門扉的那一刻,一陣寒風夾雜著雪花撲麵而來。

李斯剛邁出一步,呂不韋的聲音突然在他背後響起,像是穿越了漫長的歲月,帶著一種無法言說的沉重。

他停下腳步,身體微微一僵,然後緩緩轉過身,看向呂不韋。

呂不韋的臉色依然蒼白,但眼中的光芒卻比剛纔更加堅定。

他抬起手,指著窗外的紛飛大雪,聲音低沉而有力:“你等一下!”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