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男友說他愛我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前男友說他愛我

前男友說他愛我
前男友說他愛我

前男友說他愛我

一個堯堯
2024-05-22 08:32:25

前男友說他愛我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腸胃不好,男朋友卻在我生日當天點了滿桌爆辣川菜。

不好駁他的麵子,我強忍著去了廁所。

回來時卻聽到男朋友冰冷的話:

“切,平時拽得很,我照樣有的是辦法治她。



“仗著自己有個教授老爹,尾巴翹上天去了都。



“要不是為了讀她爸的研究生,這種女的我纔看不上!”

一道柔柔的女聲響起:

“哥哥忍辱負重真是辛苦啦~”

男朋友滿是憐惜:

“沒關係瑤瑤,等我考上,我就踹了她跟你結婚。



1.

我生日當天,爸媽安排中午在酒店慶生。

請了不少親朋好友。

男朋友小心翼翼湊到我麵前,試探性地問:

“晚上想不想再慶祝一次”

我一口回絕。

中午已經夠累了,何必還要給自己找不自在。

但看到袁方神情懨懨,我還是心軟了。

袁方說,他的朋友們特意為今天騰出時間,就是要為我慶祝生日。

2.

中午的局一直到了下午六七點才散。

袁方提前過去點菜。

等我到現場,包房裡一片烏煙瘴氣。

地上滿是菸頭等垃圾。

他朋友們和他一樣,都是大四的學生。

注意到我,連連祝我生日快樂。

我笑著迴應。

側目掃過,其中大半都是男的,隻有兩個小姑娘。

其中一個小姑娘,看我的眼神不太友善。

挑釁,輕蔑。

我一挑眉,袁方連忙解釋:

“這是我的同學,她們也很想見見你。



我點點頭,隨後自然地坐上主位。

袁方一愣,不情不願地坐我旁邊,臉色難看。

我還冇來得及思考他不高興的原因,抬頭就看到滿桌子通紅的菜。

袁方陪著笑臉:

“最近空氣比較潮濕,辣椒可以祛濕氣,你試試”

我深深看了他一眼,並冇有說什麼。

他的小心思我全都知道。

大男子主義太重,偏偏在我這不敢發作,於是變著法的想要找回場子。

當著他朋友的麵,我不想駁他的麵子。

謊稱上廁所暫時離席。

等我回來時,在門外無意間聽到他的聲音。

與平時的畏畏縮縮不同,現在的他趾高氣昂:

“看見了吧,我就是點一桌子她不愛吃的,她照樣屁都不敢放一個!”

其他人紛紛附和著“袁哥霸氣!”

袁方還在吐槽:“一點教養都冇有,妻為父綱,有我在,她還敢坐主位了!”

“要不是為了讀她爸的研究生,這種女的我纔看不上!”

我正要衝進去撕他,猛地聽到一句柔柔的女聲:

“哥哥~真是辛苦你忍辱負重啦~”

袁方受用得很:

“瑤瑤,等我考上就踹了她,咱倆結婚!”

我在門外若有所思。

我知道他愚昧,蠢鈍,自以為是。

但我願意容忍他。

因為我堅信他真的喜歡我。

既然如此,自是不需要忍了。

男人多的是。

正想知道那道女聲是誰,袁方就點名道姓。

真是打哈欠就送枕頭啊。

瑤瑤是吧。

3.

我推門進入包間。

裡麵頓時鴉雀無聲。

我笑著開口:

“剛纔打算出去結賬,誰想到手機冇電了。

親愛的要不你去吧?”

我視線掃過桌上幾瓶價值不菲的紅酒以及滿桌珍饈,最後彙集到他身上。

每每和我一起吃飯,他專挑貴的下單,最少也要千元起步。

可若輪到他自己請客,他便說:

“冇什麼胃口,吃麻辣燙吧。



他拿我當冤大頭,我一直都知道。

·

剛纔在門口,他的兄弟奉承:

“不愧是袁哥,一出手就是這麼貴的酒!”

“還有這條魚,至少五千塊錢一條!袁哥還得是你!”

“袁哥,咱這麼奢侈,她不會生氣吧?”

他輕嗤一聲:

“那老女人蠢得很,每次都隻管付錢,連賬單都不看,我跟服務員說了,臨走的時候你們一人帶瓶酒回去,記她賬上。



嗬。

聽我這麼說,袁方噌地一下子站起來,滿臉急切:

“什麼?!”

緊接著就要拉我去外麵:

“用我的手機給你掃個充電寶,剛纔看到拐角就有。

到時候把錢還我就行。



我揮開他的手:

“可我的手機不能用外麵的充電寶。



——纔怪。

請他吃飯,請他的朋友吃飯,還要請他的小情人吃飯。

我長得像傻逼嗎?

此時服務員過來了:

“您好,一共消費八十萬五千六百元,這邊給您抹個零,八十萬元整,請問誰買單?”

我靠在椅子上,一副不關我事的架勢。

他的朋友們更恨不得把頭低到褲襠裡。

袁方生氣又不敢發作,耐著性子講道理:

“常芯,今天專門給你過生日組的局,你不買單有點說不過去吧?”

“是嗎,可我腸胃不好,這些菜冇一道我能吃的——不然這樣吧,你們幾個吃過菜的AA,一人也就八萬塊錢。



此話一出一群人炸了鍋:

“袁方,你就買單吧,女朋友過生日男朋友買單怎麼了?”

“就是就是,你非得組這個局,可冇有讓客人買單的道理奧。



“這些菜我可冇吃多少,就你吃的多,怎麼算都應該你結賬!”

“你說白嫖我纔來的,你可不能坑我。



“......”

大家七嘴八舌的開始譴責袁方。

突然一個短髮的小姑娘站在袁方麵前:

“你們怎麼能這麼對方哥哥,方哥哥我這段時間勤工儉學賺了三千,都轉給你!”

想必這個就是瑤瑤了。

袁方臉上實在掛不住,灰溜溜掏出手機結賬。

這頓飯和我逢年過節給他的轉賬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服務員問他:

“先生,您之前要打包帶走的紅酒還要嗎?如果需要的話您需要再付—”

話還冇說完便被袁方冇好氣地打斷:

“要什麼要,我那是開玩笑的你聽不出來嗎,長個豬腦子就彆出來打工!”

4.

袁方結完賬後,走到我旁邊賣慘:

“寶寶,我接下來一個月要吃土了,但是為了給你過生日,也算值了。



之前他這麼說,我一定會立馬給他轉錢。

生怕他一個窮學生過得不好。

但是現在,我悄悄湊到他耳邊:

“其實我說手機冇電是在騙你。



他偽裝極好的臉出現幾絲裂痕。

我接著說:

“其實是我替你向爸爸打聽初試題,爸爸生氣,把我銀行卡都凍結了,我不得已才那麼說的。



他急忙問:

“那有透露初試題嗎?”

我搖搖頭,可憐兮兮直視他的眼睛:

“可是我這個月生活費都冇有了,你可以先借我點嗎,下個月我一定還你。



他有點猶豫:

“...我自己也不剩多少了...”

我內心隻想笑。

之前總是怕他錢不夠花,所以哪怕自己降低生活質量,也要分出一部分給他。

所以我跟他談戀愛期間,他從來不用操心學費生活費。

總想著以心換心,覺得他也能這麼對我。

原來從頭到尾,他都隻把我當成工具。

我伸出兩根手指:

“這樣吧,你現在借我多少,我下個月還你雙倍。



他迅速和瑤瑤對視一眼,兩人眼裡都閃過欣喜,而後很快被壓下:

“不是錢的事,,,哎,這樣吧,我這邊有點你先拿去花。



不看不知道。

原來袁方的存款還有這麼多。

不過也是,出去玩都是我花錢,逢年過節更是大手大腳給他轉賬。

可不得這麼多。

不過現在,都是我的了。

剛點了接收,外麵有人帶著條毯子進來。

是飯店經理:

“剛看您在門口站了半天,那塊又是風口,怕您感冒特意帶了條毯子。



說話間就把手中的毛毯遞向我。

袁方一愣,想到我今天的反常,幾乎是篤定的語氣:

沉聲道:

“你都聽到了?你是故意的。



我聳聳肩,不置可否。

瑤瑤跳出來大罵:

“賤人!你就是故意坑方哥哥!快點還錢!不然我報警了!”

“報警?”

她掏出手機打開錄音頁麵:

“是!你剛纔說的話我都錄音了,如果下個月你不能還雙倍,我立馬報警!”

我一步一步逼近她,一隻手抓住她的胳膊:

“去吧,報警,我也很想知道,為什麼我價值百萬的手鍊,會出現在你的胳膊上!”

她一下子熄了氣焰,整個身子往回縮:

“我不去...我不...”

我又轉向袁方,言語間不容拒絕:

“第一,把交往期間轉你的錢還回來。

第二,一週後我要清點首飾,你最好趕在這之前把你渾水摸魚偷走的東西送回來。



“第三,分手。



5.

袁方一行人罵罵咧咧地走了。

我在包廂裡呆愣地坐著。

生日當天分手。

應該冇幾個人戀愛談成這狗樣子吧。

我以為真心對真心,可往往真心最容易被糟踐。

不知道過了多久,門突然被推開。

“好啊,來我的地盤吃飯,都不跟我打聲招呼,能耐了常芯!”

我抬起眼皮瞅了一眼:

“呦,京圈太子爺嗎這不是,什麼時候回國的?”

梁澤從我和袁方剛在一起時便出國了。

這麼久了都冇回來。

我甚至以為他要定居國外。

梁澤一屁股坐到我旁邊:

“你少給我整這種咯噔文學,我昨天回來你都不知道,光顧著你那小男朋友是吧!真是見色忘義!”

我冇吱聲,他察覺到不對勁,環顧四周:

“怎麼就你一個人?今天不是你生日嗎?”

我還冇來得及開口,他看了一眼手錶,就火急火燎地把我拉出去。

嘴裡嘟囔著:

“來不及了來不及了。



我被他帶著一路小跑,坐上車後,他猛踩油門。

在我一頭霧水的情況下,他把我帶去了一處高聳的城樓。

我茫然地環顧四周。

這裡曾是我和梁澤的秘密基地。

我們兩個自幼不服管教,他翹課,我逃學。

每次免不了被臭罵一頓。

這裡就成了我們的避風港。

兩個小小的人躲在這裡抱團取暖。

所以梁澤總說我倆是過了命的交情。

但自有記憶的時候,這裡就是一副破敗景象。

聽說半年前才火急火燎令人晝夜不停地趕工。

難道是為了我?

我正胡思亂想,梁澤指著遠處道:

“常芯,看!”

我應聲看去,一片黑暗中同時飄起數以萬計的氣球。

飄著點點熒光。

我們站在城樓最高處,彷彿置身於一片五顏六色的花海。

我呆呆地望著,突然耳邊響起一道聲音:

“芯芯,生日快樂。



6.

我有個大膽的想法。

想法過於大膽,以至於嚇出了一身冷汗。

我深吸一口氣,鼓足勇氣問出了口:

“你不會是為了給我慶生才提前回國的吧?”

黑暗中我看不清他的臉,但是能感覺到他的沉默。

突然就後悔,自己為什麼要問出口。

我從初中開始暗戀他。

十三四歲的少女,情竇初開。

十三四歲的少男,屁事不懂。

我曾經花費整整一週寫情書。

滿臉嬌羞地遞給他。

他隻是捂著屁股麵容扭曲:

“正好拉屎冇帶紙,謝了啊!”

十分鐘後他從廁所出來,我問他什麼想法。

他說,紙拉屁股。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