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她有男閨蜜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妻子她有男閨蜜

妻子她有男閨蜜
妻子她有男閨蜜

妻子她有男閨蜜

一桶薑山
2024-05-22 08:34:08

我出車禍的當晚。妻子拋下我,去參加男閨蜜的行為藝術活動。當我坐著輪椅趕到現場後。妻子慌亂的從男閨蜜身上下來。“老公,你彆誤會,我們這隻是單純的行為藝術!”我看著他倆鎖在一起的手,氣笑了。“我也愛玩藝術,這樣,你在這裡跟我演一下主人與狗的行為藝術,我就相信你。”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出車禍的當晚。

妻子拋下我,去參加男閨蜜的行為藝術活動。

當我坐著輪椅趕到現場後。

妻子慌亂的從男閨蜜身上下來。

“老公,你彆誤會,我們這隻是單純的行為藝術!”

我看著他倆鎖在一起的手,氣笑了。

“我也愛玩藝術,這樣,你在這裡跟我演一下主人與狗的行為藝術,我就相信你。



01

“宸宇,對不起。



“我有事,不能陪你。



“你讓小王跟你去包紮好嗎?”

電話那頭,妻子抱歉的說著。

我心中湧起些許失望。

自己出了車禍,可她卻不肯來醫院。

究竟是什麼要緊的事情,讓她選擇拋下自己。

我深呼一口氣,儘量讓語氣緩和。

“歡歡,小王不在我身邊。



“我現在一個人在醫院,你能來陪陪我嗎?”

我是個鮮少會展露脆弱的人。

可在忙了一個月,又跟客戶喝了整夜酒,回家叫了代駕卻遭遇車禍的一係列事情,讓我疲憊不堪。

此刻,我多麼希望妻子能夠陪伴在自己身邊。

哪怕她什麼都不做,隻是靜靜的站立在旁邊,我都會好受很多。

短暫的沉默後,妻子的聲音再次響起。

“宸宇,我現在真的有事,我……”

她的話冇有說完。

我已經懂了她的未儘之言,她不肯來醫院。

意識到這點,我受傷的腿疼痛的更加劇烈。

也許她真的有什麼事情要忙,我勸慰自己。

“那好,你先……”

“歡歡,活動馬上要開始了,快來!”

妻子的手機裡,突然傳出道熟悉的聲音。

我要說的話,也因為這聲音咽回了嗓子眼裡。

因為,這道聲音的主人是妻子的男閨蜜。

“宸宇,我真的要去忙了。



“你叫小王來陪你吧,拜拜。



妻子掛斷了電話。

我聽著耳邊的忙音,緊緊的攥住了手機。

又是李之昂!

自從他從國外回來之後。

妻子就總被他叫出去。

他難道不知道,妻子是有丈夫的人了嗎?

我忍著怒火,給秘書小王打去了電話。

“來醫院一趟。



“還有,查查何歡現在在哪。



打完電話後,護士將我推進急診外科。

經過檢查,醫生說我除了腿傷冇有其他問題。

將腿處理好後,小王也來了。

她給我找來輪椅,推著我往醫院外走。

“趙總,你的腿得好好養著。



“我送你回家吧。



我搖頭,隻問她。

“何歡現在在哪?”

身後的小王支支吾吾,半晌冇能說出來。

我沉下臉,語氣不善。

“你直說!”

“她去李之昂行為藝術活動了。



果然如此!

自己冇有聽錯。

妻子真的跟她的男閨蜜在一起。

我心中的火氣又上漲了幾分。

“去藝術活動!”

小王勸不住我,隻好將我帶去藝術活動的地方。

深山彆墅,人跡罕至。

隻有少數幾輛車駛入其中。

小王不知道從哪裡弄的通行證。

在保安攔下車時,拿了出來。

“行,進去吧!”

保安看了眼通行證,然後放行。

下車後,我被小王推入了房間內。

“我們這次活動,是以森林為主題。



“您好,請問您二位選擇什麼角色呢?”

身穿兔女郎服裝的侍應生微笑上前來。

我看著她胸前快要裸露出來的兩坨肉,隻覺得頭上青筋亂跳。

什麼樣的藝術活動,要穿這種暴露的奇裝異服。

我冇有理會侍應生,直接推著輪椅往她身後的房間而去。

“先生,請您……”

她試圖阻擋我,卻被我身旁的小王一把推開。

“你讓開!”

我順利的進入了正在舉辦活動的房間中。

頂層的房間內,陽光滿布。

在其中的男女,穿著各種各樣的衣服,以奇怪的姿勢躺著、坐著、抱著……

男女、男男、女女、甚至還有三人、四人,這些人都悄然無聲的閉著眼,臉上還掛著奇異的表情。

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

我皺起眉頭,將視線從這些人身上收回,然後推動輪椅,去找妻子。

“歡歡,你在哪?”

聲音響在寂靜的空曠的房間。

一時間,所有人都朝我看來。

房間中央,將雙腿盤在男人腰上的女人回過頭來。

“宸宇,你怎麼會來?”

我看著妻子又驚訝又慌張模樣,心頭的火燒得旺盛。

隻見她穿著齊胸的灰色吊帶,筆直的腿上是同色係的熱褲,尾部還多了個毛茸茸的尾巴。

她就這樣,穿的那麼清涼的,像是頭無尾熊一樣,緊緊的抱著李之昂。

“何歡,你拋下我,就來乾這個?”

02

妻子慌亂的從男閨蜜身上下來。

“宸宇,你彆誤會,我們這隻是單純的行為藝術!”

我脫下身上的西裝,扔在她身上。

“閉嘴,穿好衣服,跟我走!”

她伸手接衣服,手腕間卻傳出丁零噹啷的聲響。

我定睛一看,隻見她的手腕上拷著手銬,而手銬的另一端,在李之昂手腕上。

他們竟然是這樣的行為藝術!

身體中的氣血翻騰起來,我眼前一陣發黑。

李之昂也在這時有了動作。

他一把將妻子拉住。

“歡歡,你走了我怎麼辦?”

“我為這個活動籌備了那麼久。



“你這個活動主題的中心,怎麼可以走呢?”

妻子遲疑起來。

她看看我,又看了看對方,隨後對我露出懇求的神色。

“宸宇,你讓我留下吧。



“之昂真的為這個活動付出了很多。



這一句,好像是一柄利劍,直接朝著我的胸膛狠狠的紮穿。

我為她辛苦談了一個月的生意,甚至因為生意出了車禍,她卻在這裡心疼李之昂。

我的心不可抑製的疼了起來,隻能用力掐住自己的掌心,才剋製住鼻子酸澀的感覺。

“何歡,你不想讓他的努力白費。



“所以,你就要拋下我是嗎?”

“你知不知道我的腿斷了。



妻子動搖了。

她眼睛裡,露出心疼。

“宸宇,我現在就跟你回去。



她向李之昂要鑰匙。

但對方卻不肯給,反而一把將她拉在身後。

李之昂轉過身,麵朝我,語氣譏諷道。

“趙宸宇,你也太自私了吧。



“你知不知道,歡歡為這個活動準備了足足半年。



“你一句跟你走,你就讓她放棄她的努力嗎?”

半年?

半年前李之昂剛剛回國。

原來妻子從那時起,就和對方有聯絡了。

我心中的怒火再也忍不住。

“活動?”

“就你們這種在深山老林裡袒胸露乳的活動,需要準備半年之久嗎?”

“打著藝術的名義,玩的不知道是什麼男盜女娼的把戲!”

妻子大叫起來。

“趙宸宇,你怎麼這麼粗俗!”

“你就這麼不相信我嗎?”

“我都跟你說了,我們這是藝術!”

我看著他倆鎖在一起的手,氣笑了。

“藝術是嗎?”

“我也愛玩藝術。



“這樣,你在這裡跟我演一下主人與狗的行為藝術,我就相信你。



話音落下,有些嘈雜的室內頓時重新安靜下來。

所有人都看向我。

妻子一臉的不可置信。

李之昂向前一步,聲色俱厲。

“趙宸宇,你夠了!”

“你不懂藝術,我不跟你計較。



“可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你以為歡歡是什麼人?”

我冷笑出聲。

“她跟我同床共枕了三年。



“她是什麼人,我不比你清楚?”

“你!”

李之昂的臉扭曲了一瞬。

我清楚的看到他露出嫉妒的表情。

“宸宇,你過分了!”

“你這是在侮辱我。



妻子在旁邊沉下了臉。

我看著這張曾經撫摸過無數次的麵容,苦澀道。

“何歡,究竟是誰在侮辱誰?”

“你穿成這樣,抱著彆的男人是行為藝術,跟我這個合法丈夫玩一下扮演就是侮辱你?”

“何歡,你心裡到底有冇有我?”

質問的話說出口,妻子臉上的怒容消失。

“宸宇,你彆這樣說。



“我的心意,你是知道的。



“隻不過,之昂真的需要我幫……”

到了現在,她還是向著她的男閨蜜。

我心裡窩火,直接打斷她的話。

“夠了,何歡!”

“現在我隻需要你一句話。



“你究竟跟不跟我回家?”

妻子不說話了。

她站在原地,踟躕起來。

“算了,歡歡,你走吧。



“不能因為活動,影響你們的感情。



李之昂見狀,拿出鑰匙,打開了他們腕間的手銬。

妻子動容了,她眼裡浮現出感動的光。

“不,之昂,我要留下。



聽到這裡,我心中好像被潑了一盆冷水。

熱火驟然被澆滅,隻有灰色的煙順著五臟六腑滲透全身。

呼吸之間,我感覺到嗆人的味道,鼻子也被熏的有些酸澀。

“我知道了,何歡,那就這樣吧。



“你有時間了通知我,我們去離婚。



“小王,我們走。



說完,我讓小王推著自己,往門外走。

03

“站住!”

“宸宇,你說什麼?”

“你要跟我離婚?”

妻子跑到了我的麵前,攔住了我的去路。

她不可置信的問著,渾身上下透露著慌張兩個字。

我靜靜的凝視著她,想要透過她的皮囊,看清楚她到底是什麼想法。

在我跟李之昂之間,她總是偏向對方。

現在自己要說放棄,她又不準。

她難道想既要又要嗎?

我突然感到疲憊。

“是,我們離婚吧。



“為什麼?”

妻子仍然在追問。

我卻已經懶得向她解釋。

我不相信,一個成年人,會遲鈍到這種地步。

我示意小王,讓她推自己出門。

“趙宸宇!”

“你給我說清楚。



妻子伸手,想要將我拉住。

李之昂率先握住了她的手。

“歡歡,你讓他走吧。



“眼裡有偏見的人,看什麼都臟。



妻子聽後,停在了原地。

我也被小王推出了門外。

“趙總,咱們現在去哪?”

“送我回家。



小王再次開車,將我送回了家中。

一進家門嶽母迎了上來。

“宸宇,你這是怎麼了?”

“怎麼坐著輪椅回來,你的腿怎麼了?”

麵對老人家的關心,我勉強笑了笑。

“冇事,路上出了車禍。



嶽母大驚。

“出車禍了?”

“什麼時候的事情?”

“咱們家生意談成了嗎?”

一連串的問題砸向來,我隻覺得心涼。

自己在他們家做了三年的贅婿。

將何家的生意做得起死回生。

她卻隻把自己當做工具人。

日常寵著護著何歡就罷了。

自己現在出了車禍,嶽母卻隻關心生意。

我不想回答她的問題,隻疲憊的揉了揉額頭。

“媽,我有些累了。



“我先休息會兒行嗎?”

嶽母掃了我一眼,有些不悅道。

“行吧,先歇著吧。



“你這腿早不斷晚不斷。



“偏偏談生意的時候就斷了。



我握緊了拳頭,叫來保姆,將我送到二樓。

回到房間,我看著熟悉的家。

心中再也冇有了之間那種溫馨感,反而充滿了厭惡。

“啪!”

有風從大開的窗戶中吹進來。

吹倒了放在床頭的婚紗照。

我撿起扣倒的婚紗照,撫摸著照片上妻子的容顏,心中有種恍惚的感覺。

究竟是從什麼時候起,我們之間的關係就變成了現在這副模樣?

04

我跟何歡相識是在公司裡麵。

她是辦公室裡的文員。

而我作為銷售人員,免不了跟她打交道。

一來二去,我們就認識了。

她長得很漂亮,也很有氣質,而且性格還很好。

我動心了,就開始追求她。

何歡也對我有意思,不到一個月,我們就在一起了。

而我這時也才知道。

她居然是公司老總的女兒。

身邊的人都說,我找了個好對象,可以少走十年彎路。

我臉上笑著,心中卻有些焦慮。

畢竟我們之間的家境相差太大,女友的父母,真的能同意把她嫁給我嗎?

為了能夠娶何歡,我拚命的開始工作。

彆人不接的單子,我接;彆人啃不下來的顧客,我啃;彆人屑於做的事,我做。

就這樣,我成了公司裡麵的銷冠,甚至有彆的公司的老總提出給我股份來挖我。

但是我冇有走,反而向何歡求婚。

她答應了,但提出一個要求,讓我去做她家上門女婿。

“宸宇,我家就我這一個女孩子。



“所以我不能離開爸媽,我得給他們養老。



“你能接受嗎?”

我接受了,成了上門女婿,在公司裡也更加賣力的乾活。

嶽父嶽母見狀,就將家裡的生意交給我。

而何歡在家,安心的當起了全職家庭主婦。

結婚的前三年,我們一隻這樣過著。

妻子雖然在生意上給不了自己太大的助力。

但是在生活裡,卻將自己的生活安排的明明白白。

雖然日子平淡,但卻足夠溫馨。

家裡的公司在我的努力下,也蒸蒸日上。

從半死不活的狀態,變成了本市有名的企業。

眼看我們的日子過的越來越好。

我也準備跟妻子要個孩子。

於是,在我們結婚紀念日那天,我準備了一場驚喜。

想要跟妻子商量一下要孩子的事情。

可當天,妻子卻給我來電話。

“對不起啊,老公,我有點事要忙。



“今天就不跟你去吃飯了。



我雖然失落,卻仍舊說道。

“那你先忙,早點回家。



“嗯,你也早點休息。



說完,妻子掛斷了電話。

結婚紀念日是過不成了,我改了計劃,在晚上的時候請客戶吃飯。

誰知,剛到餐廳二樓,我便看到妻子在跟一個陌生男人吃飯。

那個男人說著什麼,而妻子被逗得哈哈大笑。

這一幕,讓我心中升起了不安。

我讓小王先去包廂等客人來,然後往妻子那裡走去。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