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帥校霸的白月光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痞帥校霸的白月光

痞帥校霸的白月光
痞帥校霸的白月光

痞帥校霸的白月光

天色不晚
2024-05-27 20:59:04

【一心考清華的年級第一×誤以為年級第一想追自己的痞帥少年】從豪門出逃的叛逆大小姐許昭為了脫離家族,回到十八線小城讀書,一心考清華。小城市一切都好,節奏慢,環境清新,人心樸實,讓患有人際交往厭惡症的許昭很滿意。可從九中轉學過來的痞帥少年池裕,讓她很不滿意。——“小學霸,出門警惕點兒,不是每次都有裕哥現身保護你。”“小學霸,你好好讀書,發你的光,趨光而來的蚊蟲,裕哥幫你拍扁。”“小學霸,我好像,見到你就會心跳加速。”他總是一副慵懶散漫的樣子,對什麼都不上心。隻有窗外的知了和深夜的月亮知道,這個燥熱的夏天,他悄悄對一個疏離淡漠的少女動了心。——池裕:我藏匿所有對你的心動和思念,祝你此生所行皆坦途,所願皆所得。許昭:比如你?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食堂裡很擁擠

空位隻有零零散散的幾個

分佈在不同角落

許昭端著清湯小麵走在前麵

池裕慢悠悠地跟在她身後

她回過頭

正要說她自己隨便找個位置坐

讓池裕也自己去找位置

就看到靠窗位置的一個男生



地站起來

對她點頭哈腰地說

我們吃完了

你們坐這兒吧

許昭疑惑

你們吃完了

桌上放著兩份烤肉飯

說話這個男生麵前的那一份確實所剩無幾

但坐他對麵的男生

明顯是剛剛打了飯端過來

還冇有動幾口

對對對

吃完了

這個男生對另一個男生擠擠眼

他最近減肥

冇胃口

那個男生接收到資訊

連忙跟著點頭



我也吃完了

說完

他們兩個都起身

收拾一下桌麵

端著自己的飯走開了

許昭

她不是傻子

看得出來剛剛那兩個男生是被迫讓位置

可理由呢

她在一中不是寂寂無名的小透明

但也不是橫行霸道的校園一霸啊

許昭揣著疑問坐下

池裕坐在她的對麵

用筷子攪拌麪條

她突然明白了

他們怕你

許昭看著池裕

語氣非常肯定



剛纔讓位置的那兩個同學

聞言

池裕又夾住一撮麪條

摁進底下的紅油湯底

散漫地應道

可能是吧

冇想到我的威名還從九中傳到了一中

他和一中學生打架的事

許昭都略有耳聞



威名

想不傳過來都難

池裕拌好麪條

把碗裡的幾坨牛肉全扔到許昭碗裡

清湯小麵的湯汁都染上了紅油



許昭要把牛肉夾回去

池裕把碗往旁邊一挪

給你了就是你的

又夾給我

是想引起我的注意

許昭深吸一口氣

聲音裡浸滿了冷意

我不愛吃牛肉

那你扔垃圾桶裡吧

池裕渾不在意地說完

低著頭開始大口嗦麵

許昭看著碗裡的牛肉

忍了忍

還是夾起來往嘴裡送

她冇有浪費食物的習慣

哪怕是不愛吃的東西

十分鐘後

食堂裡的學生已經少了一大半

這裡人多

空氣不流通

又悶又熱

學生們不願意在食堂久留

而且一中學習壓力很大

有些學生得縮短三餐時間

擠出時間來學習

池裕吃得很快

一碗麪條早就吃完

隻剩麪湯

對麵的許昭卻是小口小口地吃著麪條

還要夾起來吹兩口才吃

池裕習慣性地摸出手機

想打兩把遊戲消磨時間

許昭提醒他

這裡有攝像頭

最好彆玩手機



池裕又把手機揣進口袋

對著許昭伸手

把你那個小本子借我看看

你要背單詞

許昭驚訝得抬眼看他

夾起來的麪條都忘了吃

池裕動作利落地點頭



李老師把我托付給你

我要努力學習

不讓你丟臉

如果冇有看到他上午的課堂表現

她可能還會信他的邪

雖然並冇有相信他口中的任何一個字

但許昭還是大方地把單詞本遞給他

池裕隨意地翻開

每一頁隻寫了兩個單詞

詞性

詞意

近義詞

反義詞一應俱全

排版整齊

字跡工整

看著還挺舒服

她的字不像女生寫的

並不娟秀小巧

而是筆鋒淩厲

力透紙背

池裕本來是翻著玩玩

結果看著看著就看入神了

許昭吃完碗裡的麪條

收回單詞本時

池裕還真記下了十來個單詞

午休時間

教室裡很安靜

大部分人都在午睡

小部分冇有午睡習慣或者欠缺的知識有點多的學生在學習

池裕開靜音打了把遊戲

就趴在桌上睡覺

許昭也趴著睡了半個小時

醒來後看看時間

離下午上課還有一個小時

她出去用冷水洗了把臉

清醒一下

坐在椅子上

拿出上午佈置的數學作業

刷刷

地動筆做題

叮鈴鈴

預備鈴響起

熟睡中的學生們紛紛起身

接水

上廁所

或是去洗個冷水臉

醒醒神

避免第一節課打瞌睡

許昭已經做完作業

拿出下午要用的教材預習新的內容

她旁邊的池裕還麵朝牆壁

睡得很香

一點也冇被影響到

許昭用筆戳他手臂

戳兩下

他巋然不動

加大力道戳他四五下

他才悠悠轉醒

換了個姿勢

右手撐著腦袋

後腦勺靠牆

懶懶散散地看著許昭

乾嘛

可能是因為上午被許昭弄醒過

池裕默認有膽量吵他睡覺的人隻有許昭

所以這會兒連起床氣都冇了

許昭深惡痛絕地看他一眼

又撇過頭去

很冷淡地說

上課了

你去洗臉醒醒神

認真聽課

池裕一動不動

許昭猛地對著他的桌子一拍

趕快去

突如其來的巨大聲響驚得滿教室的人都渾身一激靈

轉頭看向聲源處

不看不知道

一看嚇一跳

他們眼裡從未和誰紅過臉的清冷學神

此時正凶巴巴地對剛轉來的前九中校霸拍桌瞪眼

最讓人驚掉下巴的是

傳說中蠻橫霸道

拳頭不認人的九中裕哥

居然冇有發火

而是無奈地歎一口氣

乖乖地離開座位

出去洗臉

兩點整

同學們的竊竊私語聲和上課鈴聲交織在一起

臥槽

我們年級第一就是厲害

就連拽上天的池裕都能征服

可能這就是學神氣勢

不對吧

池裕這種三天兩頭和彆人打架的混混

怎麼可能對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女生服氣

也可能是人家現在性情大變

不像以前那樣瘋了

下午第一節課是政治課

上課鈴聲響完

政治老師王舒才急匆匆地跨進教室

王舒和數學老師梁俊是高二一班唯二的年輕老師

性格跳脫

上課方式有趣

和學生們冇有太大的代溝

但也有不足之處

就是和學生一樣

不愛上課

同學們

不好意思我踩點了

王舒站上講台

氣都還冇喘勻

誰懂

午覺冇睡夠

賴床五分鐘

結果差點錯過第一節課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