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我和病嬌屍王戀愛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末世:我和病嬌屍王戀愛了

末世:我和病嬌屍王戀愛了
末世:我和病嬌屍王戀愛了

末世:我和病嬌屍王戀愛了

人間天糖
2024-07-02 15:12:12

前世,末世降臨後,我和聖父在一起。聖父要求我善待後媽繼妹,可我卻被她們害死。重生後,我不想再做腦殘聖母。這一世,我要抱緊瘋批大佬大腿,隻求苟活末世!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服刑人員林嘯野,出獄!”

鑰匙伸進手銬,旋轉。

伴隨啪嗒的脆響,一隻青白乾瘦的手猛地掐住獄警,聲音沙啞,透著刺骨陰冷,“是她……來接我?”

……

池城關押重刑犯的監獄門口。

一輛通體漆黑的防彈級邁巴赫早已等候多時。

車內,夏顏額頭佈滿冷汗,一張清麗脫俗的小臉說不出的蒼白,雙手緊拽鉑金包,就連呼吸都差點忘記。

不敢相信。

她竟然親自來接林嘯野出獄。

……這個毀了她一生的惡魔。

三天前。

夏顏帶著慘死屍群的記憶重生,還來不及儲備物資應對即將到來的血腥末世,法院便傳來通知:林嘯野監獄自殺,重傷昏迷,作為唯一的聯絡人,夏顏是否願意接他出獄治病?

躁鬱症。

妄想症。

精神分裂症。

……

一個社會危險性極高的精神病。

一個權勢滔天的跨國財團繼承人。

林嘯野,手握數十條人命,還奪走她的初次,卻僅僅隻是判處終身監禁。

這種惡魔,前世的夏顏接到法院通知後,立刻拒絕。她恨不得林嘯野立馬去死!自殺簡直太便宜他了!這種人應該碎屍萬段!

可,那是前世。

夏顏眼中流出一絲恐懼,那種深入骨髓的恐懼使得她必須打起精神壓抑自己對林嘯野的恐懼:

再過幾天,喪屍病毒爆發。

池城淪為煉獄。

到處都是淒厲恐怖的景象:數不儘的吃人喪屍,宛如過江之鯽,前赴後繼。饑腸轆轆的人類,為一個發黴饅頭就能打得肚破腸流。

夏顏帶著一條狗跟隨倖存者逃亡,一次掉隊,在生死存亡之際邂逅陳牧洲。

他溫柔正直,給她麪包和水,甚至就連她的狗都有一口飯。

他英俊高大,戰力驚人,光憑一根鐵鍬就能乾翻十幾個狂暴喪屍,是當之無愧的團隊核心。

他說會帶她找到安全的地方,過平和的生活。

俊男美女惺惺相惜,自然而然在殘酷的末世相愛。

夏顏真的很愛陳牧洲,陳牧洲大概也很愛她吧,最後奸細引入喪屍,她被夏柔推進屍群,他明明有機會跑,卻毅然決然跳下來陪她一起死。

陳牧洲死都要跟她死一起……不是愛,又是什麼?

可是那又怎樣?

最後還不是都死了。

夏顏無法忘記喪屍啃咬的痛,那種明明活著,卻隻能眼睜睜看著身體被吃的絕望……還有小狗托托,它那麼害怕喪屍,卻飛奔而來保護她,喪屍張著血盆大口一撲而上,狗子隻來得及慘叫一聲。

陳牧洲很好。

如果一切順利,夏顏應該會和他結婚生子吧。

可是怎麼會順利呢?

重生回來,夏顏放下感情,反思前世慘死的原因,所有的一切其實有跡可循——陳牧洲的溫柔和正直非常可貴,但他卻平等地分給每一個人。

根本就是聖父!

糧食短缺,夏顏擔心陳牧洲冇力氣對付喪屍,把省下來的口糧悄悄讓給他吃,結果男人卻說她吃獨食,太自私,非要夏顏把所有壓縮餅乾都拿出來分給大家。

之前分配食物,所有人得到的都一樣,那些人不知儉省,大吃特吃,餓肚子是自己的錯,卻要她來承擔!

而她拿出珍貴的糧食,不僅冇人領情,還要被唾棄。

夏顏永遠記得,一個啤酒肚的男人分到餅乾後不僅冇說謝謝,還朝她狠狠吐了一口唾沫。

男人嘲諷地說:“小仙女真牛逼。”

一場亡命逃跑過後,死皮賴臉跟著夏顏的繼妹夏柔,聲稱被喪屍咬傷要變異了,哭著求陳牧洲救命。明眼人都能看出她是覬覦夏顏剛剛得到的疫苗,故意裝慘,隻有陳牧洲信了,叫夏顏讓給她,畢竟是姐妹。

誰跟夏柔是姐妹!

夏顏媽媽懷著二胎,還在保胎,夏柔她媽便挺著大肚子上門,一口一個姐姐,還說自己肚裡懷的也是兒子,讓她多包涵。

生母活活氣死了,連同未出世的弟弟。

顧雪媚堂而皇之嫁進來,結果呢,生的也不是兒子,而是夏柔這個女兒。

如果不是夏柔和她媽,還有她那個傻逼一樣的鳳凰男的爹,夏顏也不會小小年紀就冇有媽媽,更不會在顧雪媚當麵一套背麵一套的捧殺下,養成無法無天,暴躁放縱的脾氣,在最好的年華招惹整個池城最不能惹的男人,最後付出慘痛的代價。

這樣的夏柔,陳牧洲竟然要她謙讓?

她媽和弟弟都被她們母女害死了,怎麼,還不夠謙讓嗎?

陳牧洲隻看到夏顏排斥和嫌棄夏柔,而夏柔可憐兮兮追在後麵叫姐姐,他看不到夏顏心裡積年累月的仇恨和痛苦,即便她多次解釋自己和夏柔無法共處的原因,陳牧洲還是要她學著諒解。

畢竟,夏柔媽媽當年做小三,或許有不得已的苦衷。

而夏柔是無辜的,她隻是個孩子。

夏顏當時和他蜜裡調油,在陳牧洲夜以繼日的聖父感化下,竟然也慢慢接受了這個解釋,真的開始學著接受夏柔。

結果就是:

取得信任的夏柔在關鍵時刻狠狠推了夏顏一把。

將她推向萬劫不複的地獄。

陳牧洲是好人,再好不過的人,隻是這份好,夏顏決定不消受了。重生一次,她隻想帶著小狗托托在末世苟命。她不想和仇恨和解,不想看到夏柔,甚至也不想再看到那個曾經深愛的男人。

再見了,陳牧洲。

趁這一世還未相遇,便永永遠遠彆相遇了。

……

為達成末世苟命的目標。

接林嘯野出獄……似乎是必須的。

不過到現在夏顏也無法確定,自己是不是離開一個深淵,結果卻逃進另一個地獄——

前世喪屍爆發,所有人都陷入絕望之境,活得極其艱難,唯獨林嘯野例外,變態殺人狂終於迎來夢寐以求的盛世,輕輕鬆鬆從監獄一路殺出重圍,輕輕鬆鬆覺醒超強異能,建立基地,成為一方主宰。

夏顏到現在都還記得,難民們眼巴巴抬頭,看著本該用來救援和投遞物資的直升機飛過天空,結果卻隻是灑下一大把傳單。

傳單印著懸賞令。

正中是她的照片。

獎賞:一箱疫苗和s級異能者的晶核。

要求隻有六個字:要她,生死勿論。

很長一段時間夏顏都在女扮男裝逃避抓捕,她很清楚,落到林嘯野手裡,自己會是什麼下場。

當年是她出庭作證,讓他入獄。

當年,她在他身下,差點死掉。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