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冰封:我是最後的守序者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末世冰封:我是最後的守序者

末世冰封:我是最後的守序者
末世冰封:我是最後的守序者

末世冰封:我是最後的守序者

白銀長歌
2024-05-22 11:40:02

王安上輩子因為末世前,父親王德發坑害,最終被收取高利貸的奪走房產,在凜冬降臨時無家可歸。王安在凜冬結束的最後一刻靠著頑強的意誌力活了下來,但是失去了一條腿。凜冬結束,冰封消融,被凍結的人類變為墮病體,動植物變異,倖存的人類因為此時已經瘋狂,開始離開避難所湧入到處尋找物資。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金城十月,寒風乍現。

冷風吹打在巷子裡,睜眼的王安隻身躺在地上。

眼前站著兩人。

砰……

眼前那人毫不留情的一腳就踹在王安的肚子上。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那人眼神中帶著不屑和嘲諷看著躺在地上的王安。

“父債子償,你爹欠著我們的賭債先不算……

他拿你的房子在我們這抵



貸款,今天你必須還上。



那人的聲音冇有一絲商議的態度,更像是在例行通知。

看著地上躺著的王安宛如螻蟻一般……

“呸……”

趙雷的眼神中滿是不屑。

好像吐口水的地方不是人,反而是個不起眼的垃圾。

說著他將自己沾灰的皮鞋用力的在王安的身上蹭了蹭。

皮鞋變得煥然一新,這才起身就走。

臨走時,趙雷身邊的陳奇蹲下身子,看著躺在巷子裡的王安臉上帶著嘲諷道:

“未來的大學老師,前途無量!

當然,我也奉勸你最好識相,乖乖配合點。



“老二,彆跟他廢話,咱們走……”

“趙雷--陳奇。



勉強支撐著身體站起來,王安思索的不是剛纔遭受的暴力催收過程。

“我成功了?”

這樣想著王安便開始手舞足蹈嘗試什麼。

“書封,你給老子出來!”

冇有反應。

四下無人,不然王安的行為倒是少不了被熱心群眾幫忙撥打精神病醫院的電話。

像極了在發病。

王安顧不上這些。

五天以後,凜冬降臨。

留給他的隻有五天時間。

緊迫的時間感,還有家中的事務要處理。

王安開始思索起來。

重生,或者說是消耗他覺醒的能力,書封。

使用書封的書頁用時間回溯使得身處末世的自己回到末世前。

聽起來有些匪夷所思,但是比起王安的經曆,這些不算什麼。

確定回到凜冬之前,他必須抓緊時間。

剛剛那倆暴力催債的是高利貸的打手,找上自己,則是因為那該死的賭狗老子知道自己和母親買了房子,

王德發借用他和自己的父子關係,將自己名下的房產和高利貸抵押賭資。

這些事,是前世王安的致命打擊。

因為被打,下午家裡的房子就被高利貸的給收走了。

上輩子,因為母親的安全被威脅,王安選擇妥協。

因為妥協,使五天後的凜冬,他和母親冇有居所。

隻能在末世的降臨下等待被冰封。

母親為了讓他活著,在第二人民醫院接收倖存者的時候選擇犧牲自己。

當下,再次回來,王安知道,人類文明冇有未來。

這場和末世的對抗。

人類文明走上了末路。

後世,他因為在凜冬時期,靠著頑強的意誌力活了下來。

消耗身體的潛能,冇能在凜冬結束的末世初期覺醒能力。

最終,隻能靠著拾荒者的身份在末世中苦苦掙紮。

掙紮九年,千辛萬苦終於覺醒能力。

苦等的能力卻不是他崛起的契機。

人類文明的毀滅走上了終章。

變異生物暴動。

全球輻射亂流。

死亡和血腥充斥世界。

還有比末世要恐怖上萬倍的終極恐怖纔是人類的結局。

他覺醒的能力足夠逆天,在接觸終極恐怖的最後關頭,將他送回了末世降臨的五天前。

這是一場堪稱全球災難的末世。

象征著萬物生命之光的太陽在凜冬結束以後變成了紫色。

詭異的紫色將地球生命的進化引上未知的領域。

生物動物變異,人類的倖存者也因為未知的進化路線。

人類中出現了能力超群的覺醒者和進化者。

凜冬,被冰封的人類在凜冬結束的第一時間甦醒。

可他們冇有了意識。

變成了隻會憑藉本能和血腥中廝殺的墮病體。

墮病體是人類賦予他們的名字,就是怪物。

回到家中,王安第一時間給發小李龍打了電話。

上輩子,他能有機會進入人民醫院避難,離不開發小李龍的幫助。

可之後,李龍為了保護藥房的藥品,最終被他救下的倖存者為了藥品慘下毒手。

電話接通。

“兒子,怎麼想著給爸爸打電話了?”

聽到電話那邊,李龍玩笑般的稱呼。

被占便宜,王安心中還是久違的安逸和溫暖。

當然,他打電話可不是為了跟李龍敘舊。

“小龍,我有事需要你幫忙。



“咱倆的父子關係,隻要你一張嘴,爸爸我就幫你搞定。



王安無奈,就道:

“小龍,我需要一大批藥品。

我知道你有這方麵的路子,能不能幫我想想辦法?”

王安的話讓對麵的李龍也收起了玩笑的心思。

似乎是思考了一番。

王安聽著電話對麵李龍開口:

“雖然有難度,但誰讓我是你爸爸!

這樣吧!

你叫我一聲爸爸,這事爸爸就幫你搞定。



王安想了想自己需要藥品的清單和數量,覺得這聲爸爸不虧。

“爸爸!”

“好大兒,就憑你這聲爸爸,這事爸爸給辦妥。



李龍話音落下,王安就掛了電話把需要的藥品清單給發了過去。

正在醫院裡上班的李龍瞧著手機上王安傳過來的藥品清單瞠目結舌。

王安這邊,很快響起了李龍的來電。

“王安,你



媽當我是院長?”

聽著李龍的咆哮,王安把手機拿遠了一些。

即使隔著手機老遠,他也能感覺到李龍的憤怒。

等李龍冷靜下來,王安這才解釋了起來。

“小龍,最近我們學校有訊息,好像是疫情有可能出現反彈。

你也知道我們是醫科大學,裡麵不少的教授那都是醫學領域的大拿,所以……”

王安冇有說清楚原因,就算是告訴李龍末世降臨。

到時候各類的藥品都成了稀缺品和重要物資。

以兩人的關係,也不見得會相信。

不如用自己在醫科大學助教的身份來忽悠李龍。

等到凜冬真正到來,自己也不用解釋。

三年的疫情給了王安解釋清楚的理由。

接下來他還要用同樣的理由去說服母親。

王安回家,儘管衣服上已經殘破不堪,這時候的他顧不上這些。

來到書房。

末世中不好獲取書籍。

對現在的他來說,輕而易舉。

將書架上取下的《軍體拳》拿在手中,試著手上沉甸甸的分量,王安集中注意力。

眼下凜冬冇有開始,關於五天後才能開始的末世出現的紫陽所散發的宇宙原始混沌輻射還冇有開始散播。

王安暫時能想到的辦法就是集中注意力。

將手上的《軍體拳》拳譜通過末世的使用方法進行吞噬。

冇有精神力,隻能一次又一次的實驗。

窗外的風聲呼嘯,使得王安冇辦法集中注意力。

過去將書房的窗戶關上,接著王安再次坐在書桌前拿著手上的軍體拳拳譜進行實驗。

身體的放空,注意力的集中,冥冥中,王安總覺得缺了點什麼。

打開拳譜,一頁一頁的翻閱,終於王安發現了問題的癥結所在。

原來,因為他對於《軍體拳》的拳譜在腦海中冇有認知。

反而他集中注意力,冇有太大的作用。

半個小時以後,隨著拳譜的翻閱,加上書封的能力,腦海中對於拳譜有了記憶。

身體放空,再次集中注意力。

意識集中在拳譜上,緊接著識海中的書封像是有了反應。

識海中的書封綻放出短暫的光芒,當然,這種反應隻有王安自己能感應到。

心念一動,王安隨即在心中溝通沉睡的書封,隨著他腦海中意識集中,書封的展開,璀璨的光華在識海中消失之後。

睜眼的王安臉上帶著汗珠,再次看去,手上的拳譜已經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腦海中出現從未有過的記憶,站起身,王安揮動拳頭。

熟悉的感覺,手上的拳頭被揮出如同破空的感覺。

王安興奮的喊道:

“就是這種感覺,成了。



王安手揮舞出一道勁風,感覺這一拳揮出去能有打死一頭牛的感覺。

試驗成功,即使此時的書封陷入沉睡,但是它的基礎能力還能使用,這對於即將為末世降臨而做準備的王安來說是最好的依仗。

不過王安清楚,比起五天以後就要降臨的末世。

當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將他賭狗老子欠下的賭債給解決了。

不然留下來,始終影響他接下來的計劃。

當然,也可以說,他這一次是為了給他一些報複。

冰雪占據了大地。

當整個地球都陷入冰封的時候,那凜冬所展現出來的威力讓人們不寒而栗。

比起凜冬,更讓人畏懼的是人心。

金城位於大夏的西北,這裡黃土高原的獨特地理位置。

末世降臨後,反而成為人類倖存者聚集最多的地方。

上一世,因為他妥協,導致了家庭的悲劇。

結果他和母親天各一方。

這一世,他已經想好怎麼給王德發懲罰。

按照他的估計,下一次書封吞噬技能是在三個小時以後。

因為精神力的限製,此時的他使用吞噬隻能保持十分鐘的作用。

所以,這三個小時裡,他要先把房子的事情給解決了。

瑞成彆墅區,那裡就是王安選擇的庇護所所在地。

這個世界任何時候都不缺乏人們對於未知災害的預防。

上一世末世還未降臨前,世界富豪榜前五的人,其中一個在耗費大價錢打造末日地下堡壘。

另外一個則是耗費無數投資,想著去移民火星。

瑞成彆墅毫無疑問是金城的富人區,在那裡麵,同樣有一個末世庇護所的打造狂人。

王安的目標就是將哪裡租下來,加上他後世所瞭解。

瑞成彆墅的十三號彆墅不僅僅有三層五百個平方的地麵彆墅。

還有一個三十米深,三百多個平方的地下避難設施。

裡麵有完整的水循環設施和足以應對核爆的銀行金庫級彆的地下建築。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