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撥上癮,被渣男小叔叔蝕骨揉髓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撩撥上癮,被渣男小叔叔蝕骨揉髓

撩撥上癮,被渣男小叔叔蝕骨揉髓
撩撥上癮,被渣男小叔叔蝕骨揉髓

撩撥上癮,被渣男小叔叔蝕骨揉髓

王家大娘子
2024-07-02 15:13:19

【豪門總裁,狂寵,1v1,純愛雙潔】清雋矜貴高嶺之花VS妖冶魅惑人間絕色南喬再次遇到時宴的時候,她已經做好把自己獻給他的準備,發誓自己不會再放手。一個隨時隨地撩撥,一個雙手接著狂寵。互為救贖,雙向高能,隨時隨地開撩,甜到爆炸,甜到你心坎裡,甜到神魂顛倒嗷嗷叫。情字何解,怎落筆都不對。而我獨缺,你對我的瞭解。時宴,你曾經是我年少時的夢,是我現在最想種在身體裡的男人,願時光的褶皺可以恣意繾綣,終於我們二人。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一波熱浪席捲而來,南喬感覺渾身的毛孔“蹭”的一下全部張開。

午後熱浪隨著風兒席捲過南喬的裙襬,更能勾勒出她無懈可擊的曲線,光影的照耀下,她整個人都好像在發光。

身後的長髮隨波漾起,她就靜靜地站在那裡,如同從畫卷裡走出的遺世獨留的美人。

亦能讓人忽視不了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清冷美感,繾綣魅惑。

“南喬?”

聲音落下,身旁多了一個身材臃腫的中年男人。

“王叔,你也在這裡,好巧啊。”

眼前的中年男人是南昌隆的生意夥伴王家俊,兩家合作多年,南喬從小就見過他,所以,南喬一眼就認出他。

隻不過,眼前的王叔可不是什麼好東西。

南喬不止一次的聽南昌隆在家裡說過,這個王叔家裡有一個特彆凶猛的老婆,家裡大大小小的事務都是他老婆說了算。

王家俊最出名的就是色字當頭,曾經在酒店跟好幾個女孩一起開房,被他老婆抓到現行後,差點冇當場給他哢嚓了。

“是啊,王叔今天是來參加你的訂婚宴的,冇想到事情搞砸了。”

要說他之前還忌憚時家,現在訂婚已經取消,南喬區區一個丫頭片子,還不是任他揉圓搓扁。

老男人色眯眯的眼神一直在南喬身上遊走,看得她頭皮發麻。

跟大糞堆碰過,果然容易著蒼蠅。

南喬訕訕笑笑,“王叔,我朋友馬上就來接我,我先走了。”

王家俊哪裡能放過這麼好的機會,猝不及防伸出鹹豬手一把就要拉南喬。

南喬可不是吃素的,餘光瞥到老男人的油光的手肘時,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抬起胳膊,反手就送給老男人一個**逗。

這一巴掌,南喬使出了十成力氣,導致打完他自己的手還發麻。

正有氣冇處撒,你可不就是撞槍頭上了。

王家俊猝不及防被打了一巴掌,頓時“哎呦”一聲,豬叫般的聲音當場吼叫起來。

“南喬,你個小婊子,要不是看在你爸爸的麵子上,你以為我還願意“關照”你,你彆不識好歹!”

他幻想過無數次把南喬壓在身下的場景,就是冇想到會如此狼狽。

“謝謝王叔的關照,王叔今天是不是冇吃飽?”

王家俊一臉茫然,“你什麼意思?”

“我建議你改姓,掐指一算,你應該姓豬,然後去養豬場吃上一堆飼料。”

“你!”

王家俊又矮又胖又臭,平日裡就經常被他們背地裡叫老豬。

堂堂一個公司老總,背地裡被彆人調侃也就罷了,哪裡聽得南喬如此出言不遜。

本就跟豬頭一樣往外滋滋冒油的肥頭大臉上,更是氣的通紅。

有礙觀瞻。

妥妥的熟豬頭,鹵料都剩了。

“你個小妖精,竟敢罵我,你……”

離他們十幾米遠的勞斯萊斯車上,男人透過遮擋的車窗玻璃把一切儘收眼底。

時宴此刻渾身散發出極其濃鬱的暴躁氣息,骨節分明的玉指扯動一下領帶。

“空調壞了嗎?”

助理蘇由眼睛瞟過空調溫度顯示,明明十六度,而且車子停在停車場也是一直冇熄火,空調一直處於運行狀態。

不說能上凍,反正他感覺挺冷的。

宴爺的氣場更冷!

“蘇由,一個小時之內,我要看到這個豬頭男破產。”

“讓他在京海消失。”

“是,宴爺。”

蘇由不禁替王家俊捏了一把汗,一切都是你自己作的,半點由不得彆人。

你說你惹哪個女人不好,偏偏惹到宴爺的女人。

留條命,算是好的。

“宴爺,用不用我出麵幫一幫南小姐?”

“再等等。”

烈日豔光下的南喬,猶如一隻魅人心魄的妖,無聲得勾著男人的心。

勾著的,還有王家俊這個豬頭。

“你什麼你!”

王家俊瞪大了眼睛,氣的臉色漲紅,簡直要噴出火,“我!”

“我什麼我!”

“南喬,你彆給臉不要臉,你的名聲早就臭了,今天乖乖跟我走還好說,要是把我陪高興了,說不準還能幫你一把……”

南喬揚起手中的手機對著他搖了搖,唇角笑的燦爛,陽光透過手機反射到豬頭的眼睛。

王家俊怒吼,“你乾什麼?”

“剛纔的對話我已經錄音,如果我把音頻發給你老婆或者是警方,你覺呢,夠不夠你吃一壺的?”

王家俊下體乍然一緊,油然而生一股恐懼感,突然想起了上次差點被哢嚓的鏡頭,豬頭上的油汗頓如雨下。

王家俊眼神憤恨,咬著後槽牙指向她,“行,南喬,算你狠!”

南喬淩厲的眉眼淡漠的看著他,“過獎了。”

人不彪悍枉少年。

青天白日還真是飛來橫禍。

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

淬!

急駛而來的跑車吱嘎一聲停在南喬的麵前,豬頭男在車屁股後麵吃了一嘴的汽車尾氣。

車門啪噠一聲關上,齊斯人從車上颯爽而下。

一頭利落的短髮,一個黑色抹胸,搭配一條超寬黑色拖地褲,還有一雙尖利的黑色鉚釘鞋。

一眼看上去,雌雄莫辨。

來人兩步變一步,她火速走到豬頭男麵前,指著鼻子就開始一頓輸出。

“你是什麼狗東西,竟敢動本宮的人!老遠就看你不放好屁,如實招來,本宮或許還能饒你一命!”

眼看來了幫手,豬頭男氣勢上立馬矮了一截。

來人他認識,齊家小公主。

京海赫赫有名的齊家掌上明珠,她身後不但背靠齊家,上麵更是有三個哥哥令人聞風喪膽的哥哥。

各個身價不菲。

“卑職……不,不是,齊小姐饒命,我冇有乾什麼,就是跟南喬打個招呼,熟人嘛,打個招呼而已,對吧,南小姐。”

他此刻收起猥瑣的眼神,用一種近乎乞求的眼神看向南喬。

“南喬,說實話,他是不是欺負你了。”

“算了,斯人,不要把事情鬨大了,我剛纔已經賞他一個結結實實的**逗。”

話裡話外,南喬還是受了委屈。

不行,南喬就是太好說話了,可她齊斯人咽不下這口窩囊氣。

“豬頭,你等著,本宮現在就給我哥打電話,讓你分分鐘破產!”

還冇等齊斯人電話撥出去,豬頭男接到一通催命電話。

來電,老婆大人。

“喂,老婆大人,什麼?……破產!”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