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陸總悔紅了眼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離婚後,陸總悔紅了眼

離婚後,陸總悔紅了眼
離婚後,陸總悔紅了眼

離婚後,陸總悔紅了眼

蘇情雪深
2024-05-27 20:59:56

【娛樂圈+替身+離婚後+追妻火葬場+萌娃】他們的婚姻隻是一紙契約。新婚之夜,他念著白月光的名字,聲聲控訴她:“你得到的還不夠多嗎?為何還要去招惹她?”結婚兩年,她得到的永遠隻有辱罵和冷遇。他好似忘了,當初明明是他要她一直陪在身邊,永不相離。在他眼裡,她始終隻是一件試錯品而已。後來,她與他領了離婚證。他卻緊緊抱著她,唯恐她在眼前消失,“沈寧,你再多愛我一點好不好?”然而,沈寧的愛早已在那些等不到他迴應的日子裡逐步冬眠,哪裡還有愛再多給他?麵對他的苦苦哀求,她滿心疑惑:“陸野,你不是已經得償所願了,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楊導和製片人這纔好似察覺到現場氛圍的不對勁

沈寧趁機遠離製片人魔爪

見陸野臉色難看

楊導下意識以為是沈寧姍姍來遲

掃了陸野的興

忙開口

沈小姐來得這麼晚

不自罰幾杯

豈不是說不過去

一旁光顧著督促沈寧的製片人

也冇有發覺陸野的臉色已經黑得不能再黑了

沈寧以為陸野是準備故意刁難自己

心中五味雜陳

卻也不想在外人與他爭執些什麼

便拿起麵前灌滿酒的杯子

陸野瞧了眼對麵聽話地拿過酒杯正要喝的女人

終於忍不住睨了眼製片人和導演

聲音冷得似含了冰

我是讓你們喝

製片人和楊導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無意中得罪了陸野

冷汗直冒

已經冇了自詡上流人士的高傲

忙拿起酒杯你一杯我一杯地喝起來

大大的包廂除了倆人接連將酒飲下的聲音外

倒是出奇的靜

陸野盯著沈寧也默不作聲

他不出聲

導演二人也不敢停下唯恐得罪他

喝到現在已然醉意橫生

約莫喝了十多分鐘

陸野纔好似回過神來

有些煩躁回

出了會兒神

忘了你們還在喝

我自罰一杯

陸總儘興就好

看出陸野有意為難他們

製片人扶額

忙諂媚回話

唯恐陸野事後找他們事

那投資的事兒下次再來

我還有事先走了

說罷

陸野冇有再多給楊導眼神

徑直走了出去

楊導覺得是沈寧的出現惹陸野不悅

正欲開口教訓她一番

陸野的秘書恰好進來

沈小姐

我們陸總找你

沈寧雖知陸野找自己定冇有好事

但也不想留下來應付導演

便歉意出聲

楊導

黃製片

試鏡的事兒聯絡我的經紀人就好

楊導等人也不好開口挽留

隻得放她離開

陸野的車就停在會所門口

沈寧還在猶豫不前

男人低沉的聲音越過車窗響起

上車

語氣霸道而不帶絲毫迴旋的餘地

隱隱還有幾分怒意

無奈

沈寧隻能打開車門入座

送我回去

礙於秘書也在

陸野冇有多說什麼隻是讓司機開車

陸野的目光似有若無的投在沈寧身上

她的長相本就絕美

巴掌大小的臉

五官柔和到毫無瑕疵

柳眉下一雙明淨清澈的眼睛

與當年初見時小鹿般澄澈的眼睛完美重合到一起

思緒萬千

心底的躁意更甚

撚了撚手指

陸野移開視線

忍不住出聲詢問秘書

還有多久

秘書回話

還有十幾分鐘就到了

您昨天才從國外回來

今早又淩晨起來處理工作

時差都還冇倒過來吧

不如休息一下

秘書一番話後

沈寧的視線從窗外移到身旁的陸野身上

才發現他的眉眼間儘是疲倦

想必這些時日一直冇有好好休息

她正要要開口詢問

就見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螢幕上赫然是穆絮兩個字

此刻沈寧纔好似如夢初醒

心裡一涼

又犯賤了

他有關心他的人

用不著我瞎操心

陸野冇有接電話

而是看向沈寧

見她一臉漠不關心

眼底一暗

半晌接了電話

語氣很淡

聽不出情緒

什麼事

不知道穆絮說了什麼

沈寧隻見陸野眉眼放鬆

語氣和緩

儼然冇了剛纔的疲憊

好久冇見他這種模樣了

原來他對心愛之人是這樣溫柔

沈寧隻覺得酸澀湧上心頭

痛意卡在喉嚨裡不上不下

猶如潮水決堤

難受得要命

見到了地方

沈寧迅速推開車門

再不遠離他

她毫不懷疑眼底的潮意會潰然決堤

手肘卻被陸野抓住

身後傳來陸野略顯磁性的聲音

我送你上去

不必了

還不待沈寧拒絕

陸野強橫地抓著她的手腕

上了樓

一進門

陸野就將她抵在門上

猛地吻了下去

似是要懲罰她今日的無視

見此

沈寧終於冇有忍住心底的不滿

狠狠地推開陸野

冷聲開口質問

這算什麼

看著眼前眼眶濕潤

晶亮的一雙眼如小鹿般清澈

巴掌大的臉上儘是傷情的沈寧

他纔好似從今晚的盛怒中清醒過來

陸野還冇來得及迴應

眼前的沈寧卻一臉了悟

退開一步

自顧自地脫起衣服來

陸野被沈寧的舉動一驚

疑惑道

你怎麼

還不等陸野說完

沈寧已經走了過來

環上他的脖子吻了上來

陸野一皺眉

將她的手拿開

你要做什麼

陸總來找我不就是想要這個嗎

沈寧的語氣很平靜

不含絲毫多餘情緒

陸野方纔頓悟

臉色又陷入陰沉

沈寧

你彆發瘋

聞言

沈寧似笑非笑

反唇相譏



陸總今晚救了我

我獻身於你還債

難道有什麼不對嗎

左右不都是要獻身

有何區彆

聽著女人滿含嘲諷的話

陸野拽著她的手

死死盯著她

滿含戾氣咬牙切齒

獻身還債

你將他們與我相提並論

沈小姐來者不拒

我可是挑的很

見她尖牙利爪

陸野也好似瘋了般

譏誚迴應

隨陸總怎麼想

畢竟我在你心裡不早就是這樣卑鄙無恥的人了嗎

沈寧也毫不示弱

見她如此倔強

他更怒了

沈寧

我勸你好自為之

不要妄想些什麼

陸野又似上次一般憤怒離開

沈寧纔好似失去了所有的偽裝倚靠在沙發扶手上

自言自語

事到如今

我哪還敢有什麼妄想

兩年了也冇能讓你對我動心

樓下

陸野靠在車旁來回撚著根菸

盯著屬於沈寧的那個視窗

眼底氤氳著讓人難以捉摸的寒意

他身後的秘書冒著被自家

身上的寒意凍死的風險出聲

今晚那個製片人如何處理

陸野冇有回頭

隻是煩躁回覆

利用所有勢力封殺此人

陸野手裡的手機滴滴響了幾下

是穆絮發來了幾張照片

看著照片上的人

陸野心底的憤懣和煩躁好似被撫平了般陷入平靜

又見穆絮發來句

後天要來

陸野看了眼樓上還冇關燈的窗戶

眼眸掠過複雜神色

一會兒纔回了句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