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你深處愛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來自你深處愛

來自你深處愛
來自你深處愛

來自你深處愛

用戶40818377
2024-05-27 17:49:58

在孤獨的世界中直到遇到他,才使我的心靈能得到慰藉,到底是命運註定還是另有安排,主人公燕思對另一個異性的愛。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南方的春雨

總是那麼藕斷絲連

說有吧

好像冇有雨滴落下來

說冇有吧

空氣裡

樹枝上

頭髮上

都濕漉漉的

連眉毛上好像也掛上了水珠

南方的春雨也總是那麼綿長

一下就是好幾天

下得讓人心裡起了霧

發了黴

惱人得很

下午的時候

天放了會兒晴

陽光灑落在書房裡

一陣暖意湧上心頭

忙碌了一上午的思燕

準備停下來好好享受一下這難得的片刻陽光

她來到書櫃前

準備看剛買回來的那套

金庸全集

可手卻不自主地伸向了

平凡的世界

上集

她取了書來到窗前

斜靠在飄窗的牆上

她翻開書的第一頁

目光便停於此

久久未翻一頁

在這頁的空白處寫著一個通訊地址

江東省鶴江市友誼路同德巷



收件人

陳恩銘

郵編

字跡隨著歲月的遠去

越發地模糊

也越發地蒼白

對於這個地址

思燕不知寫了多少遍

此時若讓她閉著眼睛倒著寫

她也能一字不差地寫下來

而且她能寫得和這筆跡一模一樣

這字跡她太熟悉了

熟悉得幾乎刻進了她的心裡

融入了她的血脈中

思燕還記得她考上大學報到入學的那個秋天

母親讓父親送思燕到學校報到

思燕考慮到家裡的經濟狀況

告訴爸媽自己一個人去學校報到就行

這是思燕第一次出遠門

也是思燕第一次坐火車離開小縣城奔赴省城

爸媽極不放心

臨火車發動

母親還在站台上一再叮嚀思燕路上小心壞人

盯緊自己的東西

不要和陌生人說話等關心的話語

一路上

因怕壞人偷拿了自己的行李或偷了自己的錢包

思燕一路上都冇敢眯眼

兩眼一直緊盯著車廂裡過往的行人

連廁所也極少上

經過十個多小時的搖搖晃晃

火車終於進了站

火車剛剛停穩

思燕就急不可耐地將行李取下來

準備下車

下了火車

思燕站在站台上不知往哪裡走纔是出口

後來一想

乾脆跟著人流走

他們肯定知道出口在哪裡

思燕隨著人流來到了火車站出口

站外擠滿了來接站的人

人群裡

有些人手中高高地舉著牌子

牌子上寫著名字

有的上麵還寫著單位

人群中有個男孩

一米八幾的個子

俊秀的臉龐

再加上高高舉起的牌子遠高於其他人

顯得特彆紮眼

思燕被出站的人流連擠帶推地帶出了站

人分散了開來

思燕這纔有機會停下來

將行李放下

站直腰喘口氣

就在思燕迷茫地看著這些牌子的時候

她突然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一下子激動得眼淚都快出來了

她朝那個男孩使勁地揮著手

大聲問到

你是來接我的嗎

那男孩說

你是來自鶴城地區的淡思燕嗎

思燕說

是啊

是啊

我是鶴城陽縣的淡思燕

男孩從人群中擠了出來

來到思燕跟前

自我介紹到

我是財大的陳恩銘

學校安排我來接新生

祝賀你啊

咱們鶴城又多了一個大學生

思燕說

謝謝師兄

恩銘邊接過思燕手中的行李

邊問思燕

你一個人來的

思燕說



以前來過

冇有

厲害呀

一個女娃娃

第一次出遠門就敢一個人

思燕微微一笑

問到

師兄

咱們怎麼走

恩銘說

咱倆到廣場前麵去坐





人家彆的地區

都是學校租的大巴接學生

咱們地區每年考到省城的學生太少了

尤其是考到咱們學校的

一年也就那麼一兩個

有時連一個也冇有

你呀

是我這三年來接的第四個新生

所以

冇有特殊待遇

隻有擠公交車了

思燕

咱們地區考上的人也太少了吧

恩銘

是啊

誰讓咱們那地方落後呢

省城這麼多學校

加吧加吧

也冇多少

兩人來到公交站點

擠上了開往財大的

路公交車

公交車上

人擠人

人推人

思燕第一次坐公交車

人又矮

根本就抓不著上麵的欄杆

恩銘讓思燕抓著自己的胳膊

思燕有些不好意思

快到一個十字路口時

前麵有人橫穿馬路

司機一個急刹車

思燕差點把她旁邊的人撲倒

那人回頭惡狠狠地說

慫女子

你能不能抓緊點

冇坐過車嗎

恩銘趕緊向那人道歉道

對不起

對不起

另一隻手拉住了思燕的胳膊

天色已漸漸暗了下來

上下車的人越來越多

也越來越擠

車廂裡的嘈雜聲以及汙濁的空氣

讓思燕有些想吐

但又吐不出來

她隻好緊緊抓著恩銘的胳膊

以免自己再次摔倒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搖搖晃晃

公交車終於到了終點站

財大

恩銘一隻手拿著行李

一隻手護著思燕下車

他在車上就注意到思燕的氣色有些不太好

下車後

恩銘對思燕說先去找個地方

吃點飯吧

思燕有氣無力地說道



兩人來到一個小飯館

恩銘點了兩碗粥

兩個茶葉蛋

兩個肉夾饃

一盤炒土豆絲

一份小鹹菜

火車上

思燕吃了兩個母親給煮的雞蛋

吃了一個母親烙的蔥油餅

下火車那會兒

她早就又渴又餓

但在恩銘麵前

她不好意思表現出來

隻好一直餓到現在

恩銘告訴思燕

如果不舒服的話

先喝些粥再吃其它的

思燕點點頭

一種莫名的激動湧上心頭

讓思燕有些想哭

但她忍住了

吃些東西後

思燕漸漸恢複了體力

說話也不像剛纔那樣有氣無力

她站起來要去結賬

一摸布袋

錢包冇了





地一下哭了起來

把恩銘嚇了一跳

恩銘趕緊站起來問思燕怎麼了

思燕說

錢包丟了

恩銘問思燕什麼時候丟的

思燕說

下火車的時候

抹布袋還在呢

恩銘說

那肯定是在公交車上丟的

思燕說

我一直用胳膊護著布袋

怎麼一點都冇感覺到啊

恩銘問思燕錢包裡的錢多嗎

思燕說

大概有二三百吧

其他的我媽縫在衣服裡麵了

恩銘說

那就好

那就好

思燕邊哭邊說

好什麼呀

走的時候

我媽說先給我一個月的生活費

等地裡的核桃

板栗下來賣了錢再彙給我

可我這還冇開始就把錢給弄丟了

這可怎麼辦啊

恩銘趕緊勸說到

思燕

你看

這錢丟了也找不回來了

好在報名的錢還在

咱明天先報了名再說

生活費的話

我先借給你一個月的飯票

等你媽彙了你再還給我

你看咋樣

思燕感激地說

隻能這樣了

謝謝你

恩銘哥

第二天

恩銘幫思燕報了名

借給了思燕一本飯票

並幫思燕買了些生活用品

思燕說謝謝恩銘哥

等我媽把錢一彙過來

我就還給你

恩銘說不急不急

開學一個月後

思燕母親給思燕彙來了六百元

告訴思燕在學校彆節儉

等柿子

大白菜等下來

賣了錢都會給思燕彙

思燕收到錢後

就去中文係找恩銘還錢和飯票

恩銘說他正好也有事要找思燕

要不這樣他請客

到學校二樓食堂去吃小炒

思燕說還是我請吧

你幫我那麼多忙

我還冇謝謝你呢

恩銘說等你以後能自己掙錢了

你再請我吧

我是師兄

還是由我來請

思燕見恩銘堅持要請

就說那我去占個位兒吧

恩銘點了兩個小炒

一份湯

兩碗米飯

恩銘坐下後

對思燕說他幫思燕找了個家教

是教個初二的學生

女娃

數學

幾何

還有化學

物理都不太好

恩銘問思燕初中的課忘了冇有

思燕說

冇有

記得呢

恩銘說

女娃家裡母親下崗了

父親就在附近的鋼廠上班

這次可能隻能補一門

錢給的也不是太高

一小時三十塊

比彆人能低個二十塊

恩銘問思燕帶不帶

帶的話

他給人家回個話

思燕說帶

隻是自己冇帶過學生

不知道怎麼帶

恩銘告訴思燕

即使她同意了

人家也要試講幾節課

如果試講可以

前幾節課的課時費回頭就給她了

如果試講通不過

人家就不給錢了

思燕說好的

她先試講一下再說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