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我靠技能養世界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快穿:我靠技能養世界

快穿:我靠技能養世界
快穿:我靠技能養世界

快穿:我靠技能養世界

不愛吃海鮮的北極熊
2024-05-22 08:32:47

“一不小心挪動'潘多拉魔盒'後,3577世界即將開啟毀滅模式。”一手拿著蓋子,一手抱著罐子的唐?山覺得自己可能幻聽了。她低頭看看這個普通的罐子,再看看以自己為中心的逐漸裂開的地麵,滿頭問號:不是,你把這個普裡通氣的罐子叫“潘多拉”?我就是想醃個鹹菜而已啊?這也觸犯天條啊?不對!什麼妖魔鬼怪在說話!“是本係統哦~”歡快的類人機械音在她的腦海中響起。——————————————————————————————————本來以為是個腹黑係統,冇想到居然是壞心眼的傻白甜?手握漏洞百出的劇本的唐?山陷入沉思。“嘛,不過是喪屍、民國、古代、仙俠、校園、現代而已……?”#等等,誰能告訴她為什麼喪屍世界裡說好的武器庫變成植株溫室了啊?#雖然這個世界是架空,但在民國時期寫狗血文真的冇問題嗎?!#其他美少女穿越古代不是公主就是大小姐,怎麼會有人一睜眼就是勾欄院老鴇啊???#翻身農奴把歌唱(指有錢),但反派正派再反派再正派的角色竟是我自己?#見鬼的校園生活居然真的能見鬼?#社恐的倒黴coser在線演出“霸道親友愛上我”?唐?山:救個世界而已,還能不能好了(掀桌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沉悶的聲響從宿舍門口傳來

一下接著一下

老舊的木門不斷髮出脆弱的嘎吱聲

透過門縫

還能隱約聽見不似人聲的嘶吼

唐珺山便是在這一聲比一聲高的撞擊聲中醒來的

她看了眼還在流血的手腕

抓過一旁衣架上的衣服進行簡單的包紮後

又在宿舍裡轉上幾圈

確定安全後

纔開始接受劇情記憶

這是一個被喪屍病毒侵占的世界

原主是本市的一名大學生

因為不合群而與宿舍的幾位舍友發生矛盾

在喪屍潮爆發的前一天晚上

舍友沈安然突然請全寢室喝奶茶

其中也包括原主的一份

當時的原主以為這是舍友向她求和的信號

卻冇想到沈安然在給她的奶茶中加了安眠藥

並在她熟睡之後將她一個人反鎖在宿舍

若隻是這樣

也就是一般的校園欺淩事件

但是

第二天

喪屍的話題衝上了微博熱搜

特彆是她所在的清潭市

更是一夜之間哀嚎遍野

變成了人間煉獄

而原主的鑰匙被沈安然拿走

在宿舍既冇有充足的物資

也冇有出去的辦法

隻能等死

然而就在原主絕望地割腕自殺後

一抹異世界的魂魄來到了她的體內

這抹異世界的魂魄不要臉地打著為原主複仇的名號

不僅殺了一路上給她打下物資的刀疤男和一直好心收留她的楊嬸

還為了加入反派沈雲州的隊伍

以各種手段引誘主角團陷入智慧型喪屍的陷阱

造成了這個國家數百萬人的死亡

儘管這抹異世界的魂魄最終被反派殺死

但也因為這次的重大事件

原本還隱隱占據優勢的人類徹底敗給了喪屍

喪屍的病毒感染了這個世界的本源

該世界文明徹底走向毀滅

唐珺山揉了揉有些刺痛的太陽穴

一體雙魂

這下的麻煩可就多了

需要購買去除靈體的丹藥嗎



係統悄咪咪地發出聲音

不要

不要

隻要

就能藥到病除哦

統子

你認真的

唐珺山嘴角抽了抽

那你還不如直接去搶劫

正好係統商城在你的主機層下方

係統沉默了

半晌

它發出



的一聲

委屈地下線了

冇管自家係統的日常抽風

唐珺山此時屏息凝神

靜下心來感受了一下身體內的情況

神識探索間

發現了蹲在心臟處的一抹灰濛濛的魂體

毫無疑問

這便是那從異世界穿越過來的魂魄

她用神識碰了碰那抹魂魄

卻冇想到冇有任何的迴應

什麼情況

這傢夥擱這冬眠啊

唐珺山有些疑惑

但很快她又轉過彎來

這位穿越者的魂魄大概是被世界本源壓製了

所有穿梭在不同世界的不同靈魂

除去本身的強度外

還有世界意識標簽的區分

像那抹異世界穿越過來的魂魄

在這個世界便隻能被打上偷渡者的標簽

會受到該世界本源的壓製

而唐珺山則與這個穿越者不同

她是通過係統連接世界本源的求救信號進來的

換言之

她有官方的證明

是官方邀請過來的

因此並冇有受到任何限製

反而還可以稍稍壓製住這個穿越者的魂魄

不過

現下的當務之急是要先逃出這裡

唐珺山環顧四周

發現周圍冇有任何趁手的可以當作武器使用的物品

而根據原主的記憶

網絡論壇上分析市麵上流通的喪屍有兩種

一種是跑起來飛快的

一種是跑起來姿勢扭曲的

假設空手迎麵而上

那絕對是跑不掉的

畢竟人類有體力消耗

喪屍冇有

更何況

作為一個華國公民

也不可能非法持有槍支

而桌椅之類的物品過於耗費體力

想要砸開再殺出去的概率又基本為零

沉思間

唐珺山點開係統卡池抽到的人設卡頁麵看了看

剛剛新鮮出爐的人設卡上除了

專注修仙二百年的機甲師

身份資料可以顯示外

連底下自帶的

武器庫

都還冇有開放

而武器庫的開放條件

居然是擊殺喪屍

現在

唐珺山手中唯一的武器隻有原主遺留在桌上的那把十五厘米的小刀

想她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大學生

外有喪屍潮的威脅

內有穿越者魂魄即將甦醒

簡直是兩難的境地

但唐珺山一向是一個心大的人

強大的自我調節能力是她在這麼多世界做完任務後還能冇心冇肺的主要原因

因此

她選擇先觀察幾日

趁著現在網絡還在

蒐羅目前喪屍潮及原劇情中主角團的情報

點開

平台介麵

熟悉的數據推送將熱點一股腦的推送到唐珺山麵前

囤貨教學

喪屍類型

武器自製

各種各樣的有關喪屍和末日的帖子和短視頻呈現在手機頁麵上

甚至還有些人居然喪心病狂地開起了

老鐵們進我直播間看我打喪屍

的現場直播活動

這些傢夥真是為了流量連命都不要了

唐珺山沉默的看著這些直播畫麵

一邊心不在焉地吐槽了幾句

一邊思考著應該如何衝出喪屍的重重包圍圈

平安地逃出校園

暗夜籠罩下的校園如同蟄伏的野獸

往常熱熱鬨鬨的食堂如今一片死寂

鱗次櫛比的高樓隻剩下殘垣斷壁

唐珺山舉著手機在暗夜中緩緩前行

警惕地環顧著四周

小心地繞過地上的斷臂殘肢

地麵和牆壁上一天前的暗紅的血跡還留在原地

甚至多了幾灘顏色不同的不知名液體滲進牆縫裡

手機的光與周圍的環境格格不入

血腥味和腐屍味讓唐珺山的胃裡不受控製地開始翻江倒海起來

突然

身後的一陣窸窸索索的聲音讓唐珺山猛然一驚

毫無意外地與身後的喪屍看了個滿眼

嚇得後退兩步

手裡的手機應聲落地

黑暗中唯一微弱的光源緩緩熄滅

嘶吼聲中

唐珺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倒

冰冷僵硬的喪屍一擁而上把她撕個粉碎

我去

唐珺山猛然從床上坐起來

驚出一身冷汗

我的媽

我的姥

我的秋褲

我的襖

這些喪屍真是醜到我了

嚇我一大跳

唐珺山拍拍胸脯

稍稍平複了心情

雖然剛纔的噩夢非常真實

但對於她來講

大世界小世界千千萬

其實也不是冇有遇到過類似的情況

比起恐懼

她更多的是覺得那些生物實在是辣眼睛

簡直醜得彆出心裁到了一定的高度

反正也是睡不著了

唐珺山便下床走到宿舍窗邊向外望去

慘淡的月光下

隻有幾個僵硬的人影遊魂一般跌跌撞撞

遊蕩在宿舍樓下

她清楚

這隻是這所大學的表象

一旦發生點什麼動靜

一大波殭屍便會從四麵八方襲來

將受困的人當成盤中餐撕成碎片

況且

宿舍的門鎖並不是非常結實

相信用不了幾天

樓道裡的喪屍便會攻破這扇木門

把裡麵的她拆吃入腹

當然

前提是如果那時候的她還冇逃出去的話

唐珺山摸了摸藏在領口處的玉墜子

沉思片刻

便低低地笑出聲來

眸子在月光的映照下微亮

像個即將惡作劇的壞孩子

手錶的指針在令人發毛的吼叫聲中走向了十二點

一盆裝滿血水的臉盆突然從

宿舍門裡潑出

新鮮的血腥味很快便引發了附近喪屍群的小小的暴動

有幾隻身形消瘦到可怕的喪屍從喪屍群中鑽出

顫巍巍地爬進樓道

向唐珺山的宿舍門口走去

喪屍的速度不快

卻能夠順著氣味精準地來到唐珺山的宿舍門口開始撞門

而此時

宿舍內的唐珺山躲在門後

用手中的髮夾撬開鎖

心底默數了三個數

直接將門把手一按

一張血盆大口撲麵而來

距離之近

甚至能看到兩排藏著腐肉的牙齒和爛到化膿生蛆的舌頭

說時遲那時快

就在這時

她猛地關上門

幾經摧殘的木門發出淒厲的叫喊

將第一隻闖入領地的喪屍直接牢牢夾住

事實證明

人在危急情況總能爆發出不一樣的潛能

唐珺山也不例外

她一邊大力地壓著門

一邊立刻將手中早就準備好的小刀紮入喪屍的太陽穴

這是她在今晚從擊殺喪屍的現場直播中總結出的方法

很快

被擊中太陽穴的喪屍失去了活動意識

卡在門縫中再也不能動彈一下

唐珺山瞅準時機

將已經死亡的喪屍推了出去

又重新關上門

費力地拖過一邊的行李箱

椅子等一係列的東西都堵在門邊

同時

係統提供的那張

機甲師

人設卡的卡麵閃過一絲幽光

卡牌中的武器庫解開了

唐珺山看著麵前的人設卡中的技能名稱從武器庫

變成了武器庫

植株版

臉上寫滿了大大的問號

不是

說的是什麼冷笑話嗎

植物大戰殭屍也可以搬到現實來

這是喪屍不是殭屍啊

再說這和機甲師又有個半毛錢的關係

這不靠譜的死係統居然又坑我

看我之後不把它舉報了

唐珺山在心裡嘟嘟囔囔的

雖然想要吐槽的點還有很多

但她還是捏著鼻子把這個虧給認了下來

在所有打著問號的武器牌麵中

她看向麵板上第一個亮起的植株

綠色的外表

紅色的內心

細密的尖刺鋪滿葉片邊緣

牙尖嘴利的樣子長得跟剛纔的那隻喪屍的血盆大口有的一拚

居然是

捕蠅草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