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係統後,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覺醒係統後,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

覺醒係統後,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
覺醒係統後,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

覺醒係統後,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

土豆是個泥
2024-07-01 08:00:51

秦惠文王駕崩後,其長子嬴蕩繼承了王位。那就是秦武王!剛剛穿越到大秦不久的他,名正言順的當上了一國之君。外有倭寇,內有奸臣,情急之下他覺醒了神級簽到係統,召喚華夏無上神將。張飛,典韋,張昭……他帶無上神將開疆辟土。一眼望去,都乃朕打下的天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和樗裡疾的聯手下,他被萬箭射中,當場斃命。

那個時候,他已經是“義渠”的王子了。他倉皇而逃,來到了楚國。

因此,對於秦國,他是發自內心的痛恨。不過,他還是被秦惠文王收拾了一頓。秦國連下二十五城,實力大減。

次日中午,樗裡疾便下令,召集手下所有將領。他走過去,檢視了一下自己的馬匹。

經過一番仔細的檢驗,冇有一匹劣質的青驄馬。

“傳我命令,三萬人。策馬而行。驅趕牛羊戰馬回鹹陽去吧!”

中軍帳中,樗裡疾把所有將領都叫了過來。高聲宣告。

眾人齊聲應了一聲:“喏!”

兩天後,朝陽初升。一位手持令旗的秦軍令旗。一人騎著雙馬,風馳電掣般向鹹陽西門衝去。

“報!大勝。我們的軍隊不花一兵一卒就取得了勝利。向義渠王要了兩萬頭最好的馬匹。還需要五千頭犛牛,三千隻羊!”

鹹陽西門,城牆之上的一百名將領,臉色都變得興奮了起來。聞言一臉喜色:“那就好。大勝!”

“快點!先遣使臣到鹹陽去,再遣人去知會丞相和儲君!”

如此一來,鹹陽城的所有人,所有的貴族,都聽說了。秦軍兵不血刃地戰勝了義渠。收貨兩萬頭坐騎。

整個鹹陽城,都為之震動。山呼海嘯般的聲音,在這一刻,徹底的沸騰了!

秦國秦武王,嬴蕩的聲望也是水漲船高。

他的事蹟,亦由鹹陽傳了出來。漸漸的,關中大草原也被波及了。

與此同時,鹹陽。鹹陽皇宮內,嬴蕩正坐在一個木盒中,望著那顆頭顱。臉色一沉,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喉結不停的滾動。

畢竟,他是從未來而來的。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頭顱。

魏冉,是他弟弟贏姬的舅舅。這是他父親的侍妾,羋八子,同父異母的弟弟。

“大王,魏冉是我親手把他吊死的。”他對著嬴蕩半跪了下去。

嬴蕩把木盒合上,好讓自己平靜下來。“你確定,他不是被人掉包了?”

“”任鄙一臉懵逼。

“大王,什麼意思?”任鄙皺了皺眉,若有所思。一臉糾結。

嬴蕩微微一怔,然後迅速說道:“換一個人,就是找到一個身材和他差不多的人。為了把魏冉從死牢裡解救出來。放他一馬。”

壯漢任鄙突然明白了。“大王,我願意用我的腦袋來保證。”

“盒子裡的人頭,屬於魏冉。”

“嗯。嬴蕩擺了擺手,忽然想起要獎賞:“來人!任鄙對我忠貞不二,賜十兩金子。”

任鄙兩眼放光,喜形於色:“那就多謝陛下了!我願意為您效死。”

隨後欣然出了鹹陽王宮,領賞去了。

嬴蕩低頭,望著麵前的一堆竹子。一時間,隻感覺一陣頭大。

要知道,在如今的世界中,每一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當時尚未發明筆,人們用的是刻書簡。

而發明這支筆的人,正是秦國名將,蒙恬。

蒙恬、蒙毅這兩個人,到目前為止都還冇有誕生。

然而,他有一顆現代的心。秦國的小篆,他是一點都不認識。

“冇有彆的選擇,我就用上一世的宋體字。”

一念至此,嬴蕩立即行動起來。他從書桌上取下一把小刀,將一張冇有雕刻的竹簡打開。開始書寫最初的

一份竹簡,最多也就是二十個,甚至是三十個。

嬴蕩長歎一聲,隻覺身心俱疲:“怪不得後人說,讀書人都是讀書人。”

換句話說,就是指知識淵博的人。

“典韋,你說得對。你快派人,把五輛馬車的竹簡運進來。嬴蕩抬頭望向了後方的典韋道:“寡人有大事要辦。”一聲令下。

典韋一襲漆黑的鱗甲,腰間繫著一對沉重的長戟。他的兩條腿上,都繫著四根小小的長戟。“諾大王!”

而在他的身後,則是一群的人。把五輛裝滿了竹簡的馬車,送到了鹹陽宮內。一一擺放在嬴蕩身前。

“典韋兒,拿著竹簡過來。”嬴蕩拿著一柄小刀,在上麵刻著一些簡單的文字。三卷竹簡上,密密麻麻寫滿了六十個細小的文字。

所有的字體,都是後來的簡化版宋體,非常工整。

典韋點點頭,揮退了眾人。他捧著八疊竹簡,彎腰爬上樓梯。放在了書桌上。

一盞茶的功夫,贏蕩一盞茶的功夫就已經過去。才刻出400餘字。

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情,如果不是他自幼習武。胳膊上長滿了肱二頭肌,他已經很疲憊了。而且,每一根竹子之間的距離都很近。

嬴蕩手中握著一把小刀,控製著力道。否則一個弄不好,整本書都會變成廢紙。

“大王!我們贏了!”

“啟稟大王,北方有好訊息。樗裡疾也,不費力也。不費吹灰之力,就讓義渠王交出兩萬多頭馬。”

但是就在這時,丞相張儀,上卿甘茂,還有嬴華三人,同時出現在了這裡。兩人一前一後,來到了鹹陽宮門外。

嬴蕩忽的抬頭,滿臉驚喜:“好!哈哈,請丞相入內!”

典韋跪倒在地,高聲應道:“喏!”

張儀、甘茂、嬴華三個人隻感覺自己的耳朵裡嗡嗡作響。聲音如雷,震耳欲聾。

“大王,此戰,都是大王的功勞。”嬴華拱了拱手,一臉的欽佩之色。

“叔叔,謝謝。”

“寡人隻是說說而已。這一切都要歸功於我們大秦的士兵。”嬴蕩一臉謙遜道。

“是啊。快來看,道教神仙靈寶天尊昨晚在我的夢境中顯化了出來。我把這幾個字寫得簡單一些。”

贏蕩騰的一下從地上爬了起來,將自己親手雕刻的一卷竹簡取了出來。幾步來到三人跟前,雙手奉上。一臉認真的說道。

畢竟,這是一個很神秘的時代。

丞相張儀、上卿甘茂、嬴華三人,都得到了這位神仙的祝福。一臉的疑惑。

“大王,還請陛下恕罪。這些文字,並非是大篆。也不是魏,也不是趙字,不是楚字。”張儀看著手中的竹簡,皺眉說道。

畢竟,到了春秋時期。七種語言,來自七個國家。一共有七種錢幣。

“丞相,你說得對。你瞧,人就是這樣。一條線,一條線,代表著我們是兩條腿的。”

“這是‘水’,‘水’的旁邊,有‘水滴成冰’的意思...”

“這就是我們的家園,寶帽在我們頭頂。意思是蓋房子的房頂,可以避風避雨,避風避雨…”

嬴蕩很有耐性,把每一件事都說了一遍。400多個字,用了整整一個小時。

張儀、甘茂、嬴華都明白了的意思。就像是一記響亮的耳光。

他們不是傻子,而是受過良好教育的人。

“好,大王。如此一來,會讀書寫字的人就會更多。”張儀眼中精光一閃,說道。

甘茂遲疑了一下,道:“大王要效仿孔子,普度眾生。教化天下?”

嬴蕩看了甘茂一眼,明白了他的意思。

甘茂有個外孫,叫什麼名字?他的名字,就是甘羅!

更何況,秦國還是有一些王公貴族的。他也不想秦國的子民,都能讀書寫字。

這些人主張廢掉商鞅。

“甘茂。此乃靈寶天尊道教之神托夢於我。仙人說過,寡人要開民智。這是一件大好事。”

“首先,擴大人口基數。讀書。”

“那是自然,寡人是為大秦著想,纔會這麼做的。寡人自然要聽道教之言。”嬴蕩攤開雙手,慷慨激昂地說道。

嬴政微微頷首,一臉尊敬之色。“大王得了一位仙人的祝福,這是我們秦國的榮幸。日後定可一統江山,圓我祖宗之願。”

“六國從東方出,統一天下!”

張儀出身低微,若不是拜在了鬼穀子門下,他不可能混得風生水起。想要學會那無上**,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這也是為什麼,他會讓更多的人讀書的原因。江塵倒不是很排斥這個問題,也不是一個固執的人。

張儀問道:“不知道陛下有冇有見過,這是何字?”

嬴蕩想了想,故作思索地道:“道教靈寶天尊,他說過,這件事是真的。我可以給起一個名字。”

“多謝仙人在我的夢境中,為我賜下了這仙字。嬴蕩必會儘心儘力。這是一種特殊的文字,用在仙界,叫做嬴字。”

嬴蕩麵對的是一眾大臣,麵對的卻是正東。他麵朝東邊,雙膝跪地。

上卿甘茂一臉的糾結。然而,他們冇有任何辦法。

作為秦國的丞相,張儀掌握著極大的權力。

嬴華是大虞皇朝的大將軍,他是有軍職的。都是站在嬴蕩這一邊的。

“大王,樗裡疾派出軍隊,把所有的馬匹和牲畜都送到了秦國。”相國張儀幾乎忘記了自己來這裡是為了什麼。

嬴蕩皺了皺眉,沉吟道:“丞相。你給寡人留五千匹馬,一千頭綿羊,讓他們去通知大散關鎮守將軍。讓他們訓練一隻優秀的弓騎兵。”

“其他的馬匹和牲畜,都給寡人運到藍田大營去。”

嬴蕩的目光落在了他的叔叔贏華身上。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