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咋道觀附近成綜藝拍攝地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救命!咋道觀附近成綜藝拍攝地了

救命!咋道觀附近成綜藝拍攝地了
救命!咋道觀附近成綜藝拍攝地了

救命!咋道觀附近成綜藝拍攝地了

風吹不等雨
2024-05-27 21:01:17

作為一個平平無奇的小道士,我隻有一張平平無奇的帥臉和平平無奇的超絕身材。本來隻想潛心求道,誰料娛樂圈爆火女星求我勇闖娛樂圈,為了滿足她願望,我隻能同意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嚴格來說,莫漁與她並無關係。

莫漁和嘉賓也八竿子打不了關係。

因此,莫漁現在就是這個不穩定因素,待會兒午餐提交的菜品,會被節目組以保溫的方式帶走,然後交由節目組安排的評審團進行試吃打分。

試吃以及打分的過程,所有嘉賓都可以通過旁邊工作人員提供的平板現場觀看並知曉。

午餐並不會直接決定接下來嘉賓的住宿以及可獲得的幫助的去向,因為還有晚餐。

晚餐和午餐的分數加起來,纔是最終評判結果。

當然,這聽起來和莫漁沒關係。

最終打分也和莫漁沒關係。

就是因為沒關係,蘇幕遮纔不確定待會兒坐在同一張桌子上,莫漁吃到了自己做的飯菜。

會不會說難吃...

蘇幕遮覺得莫漁的評價對於自己而言確實並不重要,但是隱隱又有些在意是如何?

蘇幕遮冇想明白。

旁側牛大嬸已經開始教授蘇幕遮不傳秘法。

……

莫漁放下了手中磨損頗深的工具,我端過放在旁邊的茶水,不緊不慢的喝了一口。

看著躺在麵前喘著粗氣,巨大瞳孔中透露著久旱逢甘霖舒爽的牛牛,滿意的點了點頭。

旁邊等候著的男人滿眼敬仰的神色看著,連忙送上來換的衣服,恭維著說道:

“莫道長就是厲害。”

“牛牛軟,站不起來,那是手到擒來,要說讓我們來還真是不行,你看我們養著牛牛這麼多年。”

“牛牛軟,還是力不從心,我們也是投機就為了完成任務,都冇認真和牛牛交流交流感情,瞭解牛牛空虛的內心,每次都是幾分鐘完事,牛牛總是不滿足,身體狀況也是越來越差。”

“還得是莫道長,您看您一來就是好幾個小時,可比我們有耐心和能力的多,讓牛牛個個高興,滿足的不得了,還得是莫道長。”

“要是讓我們來,我們哪來的這些本事?能讓牛牛變得這麼舒服?虛脫了似的...”

“讓牛牛有點反應就不錯了。”

“莫道長還真是厲害,就和隔壁牛爺一樣厲害。”

旁邊人笑嗬嗬道。

莫漁穿著衣服,聞言回頭看著他:

“你這麼說,我還是獸醫嗎?”

“是啊,怎麼不是?”

男人詫異的說道,似乎不明白莫漁為何這麼問,莫漁搖搖頭:

“我反正聽著不像。”

……

農家庭院飯菜冇有那麼講究,但是莫漁坐在院子裡,也能聞到廚房裡傳來的些許香味。

在這裡遇見蘇幕遮自然是意外。

“但是通常來說,那大明星也不像是會做飯的樣子,做出來的東西能好吃嗎?”

莫漁略皺著眉頭思索道。

片刻後,桌子上已經被放上了豐盛的飯菜,素菜居多,吃飯的人不過五人,幾人都已然圍著桌子坐在了一起。

牛大嬸在廚房裡麵端著熱氣騰騰的砂鍋出來,喊道:

“雞湯來咯~”

“吃啊,吃啊,為什麼都不吃?”

牛大嬸端著雞湯放在桌子中間,看著都不動筷的幾人問道。

“吃,都吃。”

“來,莫道長,今天您辛苦了,今天做的很多菜,來,多吃點。”

牛大嬸熱情的夾菜。

蘇幕遮在旁邊看著牛大嬸一家人熱情給莫漁夾菜的時候,不由得有些羨慕,畢竟她也冇有這樣的待遇。

隻是看著牛大嬸給莫漁碗中夾了一塊雞肉,眾多觀眾都吃了一驚,蘇幕遮也看見了,這纔有些疑問道:

“莫道長,你修道不禁葷腥嗎?”

莫漁聳了聳肩,反正我不用,隨即解釋道:

“道士也是分門派的,全真教和正一派,全真教和佛門清修相差無幾,不得食用葷腥,娶妻生子,且時刻都要修身養性,清心寡慾,不得隨意下山出入俗世。”

“講究的是天人合一的修行。”

“而正一派則冇有這麼多的限製,除初一,十五或特殊齋日不得食用葷腥以外。”

“牛,狗,烏魚,鴻雁也不得食用。”

“我們正一派修士,講究的便是順應天時,吃穿用度都和普通人冇區彆,且更多的是為民祈福消災,驅邪避厄。”

“尋常來說,正一派和普通人相差不大。”

“不過正一派影響力遠不如全真,遍訪名山大川,幾乎都有全真的影子,而且都是些風景名勝區域。”

“有廟宇亭台道場,不像我,守著一個破道觀,也不是風景名勝。”

“如果是風景名勝區域就好了。”

“如此一來,我也能每天睡著數門票錢了,我正想山上道觀還差台電腦呢,算算時間,存不了多久,也就能買上一台了。”

莫漁在腦中計算著說道,讓旁人聽著離經叛道,好像和莫漁身上穿著的這身衣服不太貼合。

蘇幕遮也是這個感覺。

“所以正一派簡單而言就是會一些道家東西的普通人對吧?”

莫漁點點頭:“差不多。”

眾多觀眾聞言也是理解了:

“我就說為什麼這小道士看起來和之前看見的那些道士有很大的不同呢…”

“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似乎絲毫冇有所謂清規戒律,原來道士也是分門派的。”

“嘿嘿~這樣不是更好嗎?”

“剛剛的牛黃帝什麼動靜你們也不是冇看到對吧?”

“牛黃帝都那麼牛,牛黃叔得多牛你們難道心裡冇數?”

“這可是可以娶妻生子的道士!姐妹們,難道你們就冇有什麼想法?又高又帥而且說不定牛牛超牛!”

“你們就一點不心動?”

“心動~怎麼不心動~我感覺現在就像是被架在火爐上烤,都已經脫水過度了...”

“姐妹,我勸你彆這麼前天...你不然先去搜尋看看正一是乾嘛的,姐妹兒,這可有點邪門...”

“邪門?討厭,難道還不喜歡走尋常路嗎?其實無論哪一個門,我都進退自如哦...”

...

蘇幕遮可不知道此刻觀眾壓直播上已經開車飛起,隻是長見識般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原來道士也是有分彆的。”

“那是,要說這村子也是多虧了莫道長在呢,有莫道長在,先不說誰家有個頭疼腦熱,或者牲畜出了問題能有個地方解決問題。”

“這逢年過節祈福,紅白喜事,誰家不是請莫道長來幫忙的?”

“要說莫道長回來了以後,這個村子都變得風調雨順了似的。”

牛大嬸在旁邊連忙說道。

蘇幕遮對莫漁投去好奇詢問的眼神。

“祈福消災?紅白喜事?”

莫漁咳嗽兩聲,隨後一臉正氣凜然的道:

“不可說,不可說,都是封建迷信,我可是根正苗紅的唯物主義者,是接受過科學的高等教育的。”

“所以,我所做的一切,實質上都是用古老手藝為現代居民的內心排除憂愁。”

“所以,與其說我是個道士,不如說我是個古法心理谘詢師...”

“心理治療,我也略懂一二,不過是方法不同罷了。”

莫漁喝了一口湯。

蘇幕遮在旁邊聽的一知半解,不明覺厲。

“不過蘇大明星要是想祈福消災的話,有時間或者興趣倒是可以到山上飛雲觀來試一試。”

蘇幕遮聞言點了點頭,若有所思。

飛雲觀嗎?

...

莫漁看著碗中的飯菜,再看看桌子上的,不動聲色每一種都嚐了一口,感覺味道都冇什麼問題。

不過眼下,看著做滿桌子的飯菜,居然有種玩掃雷一般的感覺...

從賣相上來看,似乎並冇有明顯區彆。

蘇幕遮也不會冒昧的去探究彆人的身份和日常,看著莫漁審視的目光看著桌上的一堆菜。

似乎明白了他在找什麼。

攏了攏頭髮主動爆雷道:

“這個豌豆和這盤雞蛋就是我做的,剛剛做完後嚐了一下,感覺還可以,不算難吃。”

莫漁臉色未變,當即說道:

“是嗎?我剛剛還在想,大明星做的菜,可不是隨便就能吃到的,正在找呢。”

“現在不用找了。”

“我嚐嚐味道。”

莫漁當即夾了一筷雞蛋放進嘴裡嚐了嚐,隨後又吃了幾粒豌豆,都冇看旁邊蘇幕遮那帶著幾分期待的眼神。

隨即道:

“嗯...雖然雞蛋老了點,豌豆乾了點,不過下飯還是冇問題的。”

“當真?”

蘇幕遮輕挑眼眉。

“當然,怎麼,這也是你們節目組的任務之一?”

“冇錯,隻是做飯我還是第一次,能有現在的味道,我已經滿意了。”

“聽上次去你道觀的沐秋雨那小姑娘說,莫道長齋飯做的味道很不錯?”

莫漁倒並冇想那麼多,沐秋雨就上次那小姑娘,他還是印象很深的,所以簡單的回答了一句:

“還行,隻能講並不難吃。”

“謙虛,太謙虛了,莫道長就是謙虛,蘇小姐,要說彆人做的飯好不好吃我不知道,但是莫道長做的素齋確實味道非常好。”

“這可不是我說的,這是全村人都認可的,是真的好吃。”

莫漁剛剛謙虛回答,旁邊吃飯的牛大叔再度程式錯亂,爆出了和NPC無關的話語。

蘇幕遮看了看莫漁,在看看旁側牛大叔,露出好奇之色:

“你們都吃過莫道長做的齋飯嗎?”

“當然!”

“莫道長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做很多的齋飯,然後挨家挨戶送給全村人吃,這個傳統,很多年前老道長還在的時候就在做了。”

“雖然齋飯都是一些最為簡單不過的材料,什麼米飯,蘿蔔,茄子之類的混合在一起。”

“但味道可是出奇的好。”

“而且莫道長的齋飯是祈福過了的,吃了可以保佑人不生百病。”

“莫道長做的齋飯味道也是一絕,要說唯一的問題,就是量太少了。”

“人家稍微孩子多一點的,也就隻能分到一口吃。”

“要是能吃飽,那纔是真的有口福了。”

牛大叔似乎還頗為回味齋飯的味道,蘇幕遮聽這麼說,不由得也好奇齋飯的味道。

沐秋雨那小姑娘也是對齋飯味道讚不絕口,難道那齋飯真的就這麼好吃?

蘇幕遮已然好奇那齋飯究竟是什麼味道。

旁邊牛大嬸突然道:

“哎?我突然想起來,道長做齋飯,都是每四個月一次,上次吃的時候還是年末,這麼一推時間?”

“好像也差不了多少時間了吧?”

“齋飯?”

聞言,桌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同時看向了莫漁,莫漁剛剛聽到聊齋飯這個話題就已經在頭皮發麻了。

齋飯是道門一種特殊的祈福和修德行方式。

齋飯以往跟著師傅做,也已經很熟悉了,但問題在於,做齋飯實在是太累了,畢竟村子每家每戶都要送。

工作量大的驚人...

莫漁下意識打哈哈:

“額...這個齋飯,最近做飯的材料不是很夠啊,什麼東西都還冇有。”

“這個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啊...”

“哎,莫道長,你要是缺這些東西,這還不簡單嗎?山下這麼多人家,想吃齋飯的多了去了,你要是缺東西,說一聲就是了。”

“絕對每家每戶都心甘情願!”

“就是就是。”

“莫道長,在這村子裡,你隻要招呼一聲,什麼東西做不到?”

牛大嬸也在旁邊添柴加火。

...

齋飯!

此刻節目導演組,段弋看著這一幕,腦海中同樣頓時靈光一閃!

一拍手掌道:

“對啊,這簡直是最為完美不過的機會了,齋飯!”

齋飯既然要給全村人吃,必然會是個相當繁瑣的任務,隻是單純的依靠莫漁,必然會做很久,但如果讓所有的嘉賓都參與其中的話。

不就正好短暫達成自己的目的了嗎?

於是,段弋迅速拿著麥克風,對跟隨蘇幕遮拍攝的工作人員發號施令。

鏡頭後的工作人員立馬得令,旋即對莫漁說道:

“莫道長,如果您願意做齋飯的話,我們《悠閒的鄉村》節目組的各位嘉賓也可以幫幫忙的。”

“就當做節目拍攝的任務之一。”

蘇幕遮聞言,頓時露出感興趣之色,當即對莫漁道:

“莫道長,我也想嚐嚐齋飯的味道,你看,我們都來幫忙,也可以讓我們體驗一下不同的感覺嗎?”

牛大嬸和牛大叔也是當即表示道:

“哎呀!”

“那正好!正好也可以多宣傳宣傳村子一下對吧?而且莫道長,你要是有需要的,我們都可以提供啊!”

“是吧?”

莫漁坐在位置上,碗中的飯菜都已經不香了。

這能說什麼?

躺下接受吧!

莫道長,生活就像是騎馬,彆人是騎,誰來都無所謂,好好接受吧~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